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2.html


第二天天刚亮,外面风停雪止,安塔和教授乘着马拉冰爬犁,踏上了查干湖冰面。其余人暂时留在网屋里,和几个伙计一起,等着安塔回来,再做定夺。

安塔一觉醒来,就一直惦记着肖德把头说过,今天会带他去找那个信奉萨满教的鱼把头,心里不免万分牵挂起来。

昨天晚上,他又梦见了他那几个兄弟。

在冰橇上,大虎告诉安塔,马三龙今天一大早不告而别,走了。

安塔想了想,也并不感到吃惊。像这种行走江湖的老油子,机警得很。自己猫冬的地方,必须得绝对隐蔽,容不得半点风吹草动。尽管他也看出安塔没有害他之心,但他却不得不小心谨慎。

查干湖冬捕,是一项集体作业的大型捕鱼活动。一般情况下,渔民们会推举一位有经验,品行正,运气佳的人当鱼把头。鱼把头会按照冬捕的需要,按照每个渔民的特长和手里的工具,合力分配到整个冬捕的每个环节上。有的地方,还采用入股方式组织冬捕队。但所有人都必须让鱼把头过眼。把头觉得你行,这才可以加入冬捕队里。

而让查干湖冬捕极富传奇色彩的,还是它的捕鱼方式。渔民们是在封冻了的查干湖上,凿冰开洞,然后用一种非常独特的方式,把一张巨大的渔网下到冰面下面。通过一种巧妙的手段,让渔网在冰层下面行走,在事先选定的区域内,完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最后,用马轮拉着大掏绳子,慢慢地把大网收拢,并拉出冰面。如果你够运气,这一网上来,可以捕获好几十万斤的鱼。

“大虎兄弟,我们现在去哪?”一路上教授非常兴奋。眼前的一切,对他而言,哪样都很新鲜刺激。

“我们去渔场呀。”大虎坐在前头赶着大马道。

“鱼把头也在那边吧?”

“是啊,他一大早就去抢泡子啦。”大虎说完,举起鞭子,凌空甩了个响子,冲着马匹,短促地吆喝一声。爬犁在冰雪覆盖的湖面上飞快向前。

“什么是抢泡子?”教授回过头又问安塔。

安塔望了望好奇心无限膨胀的教授,暗暗一笑,道:“抢泡子,就是在湖面上抢占地盘。你想想,冬捕季节一到,附近就会有很多冬捕队聚集在湖面上。可并非湖面上任何一处都能打上鱼来,那就得看鱼把头的眼力了。好地方其实并不多,那就要靠大伙行动迅速,抢先占据……”

“哦……那场面一定很壮观啊!”教授感叹一声,无限向往。

说话之间,爬犁在湖面上飞快的滑行着。没有多少时候,开始有不少冬捕队出现在了湖面上。爬犁在人群里左拐右转,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渔队。肖德鱼把头正在人群中指挥作业。

此时鱼把头正在安排大伙干活,所有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忙碌着插旗,凿冰打眼,解马,卸网,固定马轮子,安塔不便打搅。于是和教授一起,无声地走到近前,看着大伙做事。

没有多少时候,下网的冰洞打开,一张大网被放了下去。紧接着,几个把手忙碌着从冰眼里扭矛走勾,引导着大网在冰层下面徐徐展开前行。

这个时候,鱼把头肖德基本上不再盯着某个细节。他朝着包围圈的中心独自走去,站在一个空旷处,纵观全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