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dwzxc 收藏 0 4100
导读: [img]http://img0.itiexue.net/1361/13612152.jpg[/img] 台湾街头的“红灯区”。 为达成性工作除罪化的目标,台当局“内政部”近日宣布考虑开放性工作者“个体户”,性工作者可采“一楼一凤”个体户或三至五人小型个人工作室的经营模式。台湾“内政部长”江宜桦表示,为了避免个体性工作者遭到黑道暴力威胁,将会发照管理。但如此一来,等于是恢复了台湾9年前废止的公娼制度。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关于“性交易处罚化”的讨论迅速在岛内发酵。有人认为,当局此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台湾街头的“红灯区”。


为达成性工作除罪化的目标,台当局“内政部”近日宣布考虑开放性工作者“个体户”,性工作者可采“一楼一凤”个体户或三至五人小型个人工作室的经营模式。台湾“内政部长”江宜桦表示,为了避免个体性工作者遭到黑道暴力威胁,将会发照管理。但如此一来,等于是恢复了台湾9年前废止的公娼制度。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关于“性交易处罚化”的讨论迅速在岛内发酵。有人认为,当局此举大大维护了性工作者的合法权益,拯救她们日益艰辛的生存现状;也有人认为,这无疑是将全台湾都变成广义的红灯区,最后落得“春城无处不飞花”,甚至“全民皆娼、全岛皆娼”。台湾历史上的公娼制度源起何时?岛内现在的“性工作者”生存状况又是怎样?本文将为你一一揭秘。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虎尾铁枝路脚低矮简陋的娼馆,还可嗅出古早暗巷寻芳问柳的味道

台湾妓女的发展可以追溯到清道光年间,当时移民台湾的人数渐多,水陆码头妓女慢慢形成气候。到了清光绪年间,大稻埕一带的大小妓院约有两百家。在午后的阳光中,台北大同区的归绥街显得十分宁静,然而,正是这条并不起眼的小巷,却经历了台湾公娼历史的兴衰。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从日据时代就是公娼馆的文萌楼,在废娼之后,成为台湾第一个被列为古迹的情色场所。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文萌楼”,就位在台北市大同区归绥街,和台北万华区的华西街齐名。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原来在角落不被看见的、被扭曲的性工作者,开始在各种公共空间,包括在对政客的抗议行动中出现。她们召开五次娼妓国际会议,把全球最经典的性产业政策模式带到台湾讨论,将性工作者演唱歌曲录制成**、拍摄性工作者纪录片、将公娼馆“文萌楼”成功转化为文化古迹。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台湾性工作者游行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性工作者在身上贴满抗争的标语。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性工作者的血泪控诉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不愿意曝光的性工作者(左)到“行政院”,要求修改社会秩序维护法,将娼妓除罪化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妇女团体反对设立红灯专区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性工作者当场向反对性产业的妇女团体下跪。


“除罪化”、“设置红灯区”,政策风向的转换间,让这些抗争了12年的性工作者看到了希望。


她们要的只是工作权。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台湾性工作者屡屡走上街头,要求当局实施“性工作除罪化”

性交易除罪化? 岛内新一轮民意交锋


对于性产业是否应该合法化,岛内舆论曾经有过多次交锋。近日,台“内政部”表态称,未来不排除将实行性交易除罪化,甚至可以探讨实行“一楼一凤”的性产业制度。消息一出,引来岛内舆论口水一片,反对者认为这会造成“全岛皆娼妓,任何地方都能卖淫”的局面。


从废娼到性工作除罪化,连“娼妓”一词也在不知不觉间改称为“性工作者”。变化已经发生,且相关的变化亦将持续下去。其实,性工性者除罪化,只算是小小的一步,后续问题不少,例如,台湾真会出现像荷兰红灯区那样的情色专区吗?且在性工作者除罪化后,“一楼一凤”对社区清静的威胁又如何防制?接踵而来的问题,在在可能在观念及实际生活上引发激烈的社会冲击。



从“公娼”到“流莺” 揭秘台湾性工作者辛酸血泪史


台湾性工作者游行,争取工作权利。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