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国军中的将才

雪山猎人 收藏 0 1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林松因为指挥失误造成所部较大伤亡,攻下严家庒后义愤填膺,大开杀戒以泄愤,不仅当场劈死老地主,还杀了他家不少人,杀红眼的战士在他的影响下也杀了不少民团团丁,杀得所有人心里都哆嗦。 林俊赶到时战事已经结束,庄园前面几乎成了屠宰场,景象恐怖,他心中暗骂林松混蛋,违反军纪,滥开杀戒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林松因为指挥失误造成所部较大伤亡,攻下严家庒后义愤填膺,大开杀戒以泄愤,不仅当场劈死老地主,还杀了他家不少人,杀红眼的战士在他的影响下也杀了不少民团团丁,杀得所有人心里都哆嗦。

林俊赶到时战事已经结束,庄园前面几乎成了屠宰场,景象恐怖,他心中暗骂林松混蛋,违反军纪,滥开杀戒造成很不好的影响,但没有说出口。他毕竟是来自后世的军人,没有当时死板教条的束缚,思索一阵,跳上了一座几张桌子临时搭建的平台,面对黑压压的红军战士和大片低头战栗的地主家属及庄丁,大声说:“红军战士们,是你们英勇顽强、舍生忘死攻下了这座反动透顶的顽固堡垒;是你们前仆后继、勇于牺牲解救了受苦受难的老百姓和被俘的战友,我代表师首长向你们表示祝贺,祝贺你们为胜利建立红色根据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打响了奠基的礼炮。”说罢带头鼓掌,底下掌声一片。

他继续说:“对于敢于压迫老百姓,残害放下武器的红军战俘的地主恶霸,我们坚决予以镇压,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绝不姑息。”他一指地上身首异处的老地主尸体“今后谁若敢勾结国民党反动派,屠杀人民、为虎作伥的这就是例证。”他再指战后遭报复而死的团丁尸体“谁若敢为了钱而丧尽天良,帮助反动主子助纣为虐与人民为敌,与红军为敌的,他们就是下场,我们红军绝不滥杀无辜,但也绝不轻易放过双手沾满烈士鲜血的刽子手。只要你们今后洗心革面,红军只会保护人民的利益,绝不会为难你们。”说得团丁一惊一愣的,个个心惊肉跳,暗想原来听说红军优待俘虏,还想趁机溜出去再参加别的民团,回来再跟红军干仗,打不赢就缴枪嘛,没啥大不了的,看来这帮红军杀人不眨眼哪。这以后很多心存侥幸、恶意不改的团丁意识到红军铁腕的厉害,再没人敢轻易与红军为敌了。这是后话。

叶俊也是没办法,后世的他了解过刘伯承、邓小平率师挺进大别山时,那时的大别山已不是闹红时的大别山,基本上被匪化了,军队和当地老百姓结成亲戚,四乡百姓组织了“小保队”、还乡团对落单被俘的解放军战士手段极为残忍,许多人缴过三四回枪依然与解放军为敌,解放军对抓获的这些民团束手无策,都怕触犯群众纪律,往往是缴枪释放了事。可是这些人却始终不肯罢休,对付解放军俘虏照样挖心、剖腹、剥皮、点天灯的,简直是欺负解放军太好说话了。国民党正规军不会这样干,他们也要名声。凶狠至极的就是这些“小保队”,直到一次他们三四千人被解放军包围击溃,但只击毙三四百人,其余全部混进老百姓中了无痕迹,他们本来就是来自老百姓,放下枪和老百姓一般无二,就像今天的塔利班和伊拉克反美武装,指战员辨认不出也不敢轻易释放这么多人。请示刘邓首长怎么办?刘邓首长大手一挥,十五岁以上、五十以下的男子,全部处决。哇,那次杀的人可老多了,杀得这般土匪魂飞魄散,再不敢与解放军为敌。虽然国民党的报纸大肆攻击共匪惨无人道,滥杀无辜,但从此响应国民党,敢与解放军为敌的土匪却再不敢轻举妄动,刘邓大军在大别山站稳脚跟。

今天叶俊这么说,也是理解林松的心理,这帮土匪太可恶了,竟敢在阵地前枪杀红军战俘,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杀不足以平息战士的愤怒。杀得好,但是适可而止,不能把矛盾扩大化。当然林松的错误也不能姑息,要受军法惩治。

他跳下高台,指示老烟袋继续将缴获的武器、金银财宝全部登记入库,粮食、牲畜除留下部队必须外,分给当地的老百姓,将地主的租契全部当众烧毁,土地分给百姓,每户人家领取一头牲口用于春耕,将地主家的家具、农具全部分给百姓,基本上按照后世土地改革的政策实施的,老烟袋等人听着新鲜,“队长,我们在苏区时是地主不分田或分坏田,你怎么将他们和贫雇农一样分配哪?”

叶俊解释:“我们要消灭一个阶级,并不是从肉体上消灭他们,而是将他们改造成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地主阶层中也有不少赞同革命、同情革命的开明绅士,我们不能将他们和地主恶霸一视同仁,不能将他们推向对立面。我们要建立最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他暗想:毛主席,虽然我对您无比崇敬,对您的仰慕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这里也只好先借用您几年之后才会提出的口号,对您的不恭之处也请多担待啦。

老烟袋、林松等人听了默默点头,叶俊接着问:“你们说的最后是哪位副连长提出了正确的战术思想?让我看看。”

众人闪过一旁,一位红军装束的中等个的精悍军人走到叶俊面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队长,属下是原湘军七十九师三营四连副连长黄志辉,向您报告。”他还改不了当时在国民党军队中说话的口吻,叶俊也没责怪。

叶俊回了个礼“很好,你指挥的不错,打得也很英勇,你原来指挥过战斗吗?”

黄志辉脸一红,低下头“属下从黄埔军校长沙分校毕业后担任班长,参加过对贵军贺龙军长率领的红二军团的围剿,但屡遭失败。”周围一片哧哧的笑声,议论纷纷。

“你是怎么想到这样的作战方法的?”叶俊挥手制止周围的低语声,对黄副连长不虚美不隐恶的诚实态度徒生好感,心中增加了几分器重。

“因为我们的原师长向子云就是被贺军长运用这样的战术打得全军覆没,向师长以身殉职,那一仗我的印象太深了,我只是向贺军长学习。”黄连长很有勇气,并不因为加入了红军就对以前的上司大加污蔑、大泼污水,周围人都为他捏着一把汗。

“住口,狗日的,你竟敢为反动派树碑立传,还‘以身殉职’哪,我看你是反革命!”一声怒吼从人群后响起,众人回头观看,一个四十上下的红军干部闯进来,脸带伤痕,戴着破碎的眼镜,一脸怒气,看来是这次被解救的红军将领。

“你是……”叶俊不认识他。

“我是红二军团后备留守团的李广明副政委。”那位干部挺直身躯,斜视着叶俊,“你任用原国民党军人为干部,有谁允许过了,你是什么人?”

“我是红三十四师独立支队的支队长叶俊,这次解救你们的就是黄副连长带领的部队,你是团副政委怎么样了?你将战士们带入虎口难道不应承担责任吗?你作为指挥员对于战士的惨死你问心无愧吗?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发号施令的?”叶俊听说“李广明”三个字怒火中烧,当年就是这些人帮着野心家夏曦在贺龙的洪湖苏区大搞肃反,将三万红军愣是整成三千多人,多少红军战士冤死,多少优秀的干部蒙受不白之冤,国民党想做却做不到的事,他们轻易地做到了,多么令人痛心的事啊。因此叶俊顾不上战士还在身边,和他大吵起来。

你不是自命最纯粹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吗?你们这些给革命带来巨大损失的蛀虫,今天想在我们这里发号施令、大发淫威,你真是瞎了狗眼。想到这里,他对警卫排长童晓凯命令:“带王副政委等人去休息,三天之后,给他们每人发一支步枪,五十发子弹,送他们回二六军团。”

“不行,我要见你们师首长,我要责问他,他是怎么带兵的,竟有你这么一个无组织、无纪律的人任支队长,红军不是要在你手下变质吗?你的革命警惕性和阶级感情到哪里去了?”李广明显然不肯就此罢休,指手画脚还在那里嚷嚷。老烟袋、林松等人虽在为叶俊担忧却不知如何应对现实的场面,只能为他着急。

“李副政委,请问你是中央委派下来的吗?你不是,你作为红军高级指挥,当战士们死伤殆尽,你为什么没有举枪自裁,为什么甘愿做俘虏?难道说你是为了在敌人的酷刑下展现你真正的革命本色嘛?你觉不觉得可笑,你既然被俘,那么就存在叛变投敌的可能,你在狱中的表现会有人调查清楚的。如果你叛变了革命叛变了人民,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你还是多考虑考虑你自己吧。带走……”叶俊说着挥了挥手。

“我,我不是,姓叶的,你这是污蔑……”不容他多说,上来几个警卫排的战士把他横拉竖拖地架走了。叶俊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冷冷一笑。

他转过身来,看着面色苍白、满脸流汗的黄副连长“黄副连长,你别害怕,只要你真心为了革命,真心参加红军,我们就是生死兄弟。在我这里,没有中央文件,谁也无权轻易处置你。事实胜于雄辩,你的战场表现有目共睹,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好好工作。现在我想听听你对下一步战略的部署有何打算?”

黄志辉有些担忧地看着他“队长,你为我冒这么大风险,黄某感激不尽,士为知己者死,只要您能相信我,我这一百多斤就交给您了。”

叶俊一挥手,警卫员立即取来地图就在地上摊开。黄志辉指着严家庒所在的位置“队长,你看伏龙山以严家庒、马家套、李家洼为铁三角地区,牵一发动全身,您对严家庒攻击,处于三四十里外的其他两家不可能没有反应,当初如果我们能够智取,快速破庄,还可以摆下‘鸿门宴’,用严家庄的名义宴请他们,兵不血刃地解决这两庄。如今战事拖了三天,他们肯定会有反应,强攻会造成较大伤亡,两庄互为犄角,不易攻取。”

他看了一眼叶俊,“如果采取诱敌深入,将他们诱出坚固的堡垒,截断其退路,趁虚突破他们的老巢,则可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胜利。”

叶俊赞许地点点头,看了看他半晌无言,“黄副连长,你真不愧是军校毕业的高材生,这种红军经典的战略战术也能谙熟于心,运用自如。你真的是国民党的湘军吗?”

黄副连长微微一愣,笑了,笑的很含蓄,包涵了千言万语。

叶俊这么问是有道理的,这个国民党军人熟读兵书,用兵很有思想,当初为什么会轻易败给咱们?难道他是共产党安插在国民党中的内线吗?看他的战术不就是红军和解放军百战百胜的经典战术“围城打援”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