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林松的失误

雪山猎人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建立根据地所必需的粮油、食盐、布匹、柴油、药品等日常生活用品被提上与查尔斯的交易清单中,叶俊这边用以交换的是湖南、江西特有的铅锌、钨钼矿以及当地出产的水果、土特产等。这可以说是安全的交易,暂时没有涉及军事内容,查尔斯也可以接受,双方一拍即合。

临走时,叶俊告诉了他在储藏间发生的一幕,并和洋院长商量了应对办法。叶俊正告洋院长说不得再骚扰女医生,而且她在医院的安全必须由洋院长负责,如果女医生出事,那么谈判即告崩溃,双方可以不计手段地报复。洋院长无可奈何。

正要出门时,查尔斯突然在身后低吼一声:“站住,你们以为可以活着离开这里吗?你们死了我的威胁也就不存在了。”

回头一看,洋院长竟从办公桌里拿出一支勃朗宁正对着他们三人,带着狞笑“杀了你们,我可以说是击毙共匪,没人会怀疑我,国民政府只会为我授勋。哈哈……”

叶俊头也不回地冷笑一声,“查尔斯,你以为你的那点伎俩瞒得住我吗?别存侥幸,不好好合作,你的下场是非常可悲的。如果你不信尽管开枪。”说罢扬长而去。

洋院长楞住了,手指始终没敢扣动扳机,等叶俊他们消失很久了,才犹豫着打开弹匣,果然发现里面满装的十发子弹早已不翼而飞。不由冷汗淌下来,幸好自己只是恐吓,没存杀机,如果当时开枪估计这会站着的人就没有自己了。

有仆役和男医生闯进来“院长,出事了,有人混进太平间,窃走外运的物品;在储物间发现七八具无名的尸体。”

洋院长无力地挥挥手,“去吧,我都知道了……这都是什么人哪,上帝,我是在和魔鬼打交道啊。”

出来之后,叶俊问女医生是否和他们一起返回根据地,女医生摇头拒绝了,“俊,虽然我真的很喜欢你,但是我对共产党没有印象,也不理解你们的信仰。我还是不能离开我的父母和岗位。你们是正义之士、是勇者,我佩服你们,我会力所能及地帮助你们一些的。”

接着她为叶俊指出了国民党已经发现的和怀疑的漳州市共产党地下组织的一些交通站、联络点。叶俊一听大喜,正要和组织上设法取得联系,睡觉碰上枕头了。太好太及时了,虽然有风险也不可不试。最后女医生说:“我知道你们根据地的内部有着一个我们安插的谍报人员,代号叫‘蜘蛛’,具体是谁我就不清楚了。你自己当心,多保重。”

叶俊闻听此言大吃一惊,同时非常感激“谢谢你告诉我这么重要的情报,你也多保重。”

说罢和童晓凯闪进黑暗的街巷中,女医生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流下了泪水。

趁着黑暗,叶俊和童晓凯溜出漳州市,疾步如风地赶向林松率部正在攻打的严姓大地主家的庄园,他们可不会老老实实地安步当车,何况还有那么多缴获的武器,两人从一家老地主家牵走两匹快马,一路奔驰着。很快赶到崇山峻岭中的大庄园。

战斗在一天前刚刚结束,叶俊看到庄园内到处是来来往往搬运战利品的人群,看到地上剁成小山的武器,同时也看到地上整整齐齐躺卧的三十八具尸体,全是红军战士的尸体。不由怒火中烧,一回头,林梅和吊着一只胳膊的林松等人走了过来。

叶俊脸色有点发青“怎么回事?我们攻打一座地主的庄园竟然伤损这么多战士,负伤的肯定也不少吧。我们的队伍刚刚组建,力量薄弱,怎么可以如此不加爱惜。虽是胜利也是惨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你们是怎么指挥的?啊,你们给我说说清楚!”

林梅脸色发红,低着头没敢说话,林松讷讷地说:“都是我的错,是我指挥失误,我轻敌了……”

接下来叶俊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这次战斗开始前,林松由于没有严格地执行战时准备,忽略了一个不起眼的小细节,那就是在庄园的后山上竟然有大地主安排的观察哨和火力点。尽管旁边有个战俘出身的国民党副连长指出不能轻易攻击,庄园后面那座山的地形可以俯瞰全庄,控制了那里可以给全庄提供俯射火力,压倒全庄的抵抗。但林松从心里瞧不起国民党军也厌恶他们,没将他说的话当成一回事,同时也不相信地主还能有那样的战术眼光。

林松照叶俊交待的事先安排战士推着暗藏爆炸物的小车走近庄园,然而事先的大部队行动已经被居高临下的观察哨发现了,所以化妆的战士没能骗过守卫庄园的庄丁,战士在庄园门前遭到枪杀,偷袭失败了。一看战士白白牺牲,林松的怒火丧失了,端起枪就打倒了守门的庄丁,战斗在一瞬间打响了。

偷袭不成变成了强攻,虽然林松安排了多路进攻,但彼此间缺乏配合协调。尽管林梅的特攻队员们枪法如神、弹无虚发,给庄丁造成了重大伤亡,但红军也损失不小。眼看着英勇的红军就要逼近庄园大门了。突然从庄园后山的山坡上冒出火光,接着就是接连飞来的迫击炮弹,炸得红军战士躺倒一片,伤亡加剧了。林松恨得直咬牙,嘴唇流血也无办法。这时要绕过去进攻后山,敌人已经有所防范,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强攻又是仰攻无疑送死。第一次单独指挥战斗竟然打成这般烂仗。

林松火了“老子不信啃不下你这乌龟壳。”,带人频频猛攻,结果被庄园内的枪手一枪在胳膊上穿了个窟窿也无济于事,战斗受挫。庄园内的敌人兴高采烈、摇旗呐喊,甚至将以前被俘的红军伤员押上寨墙枪杀泄愤,气焰十分嚣张。

这个时候,那个国民党战俘的副连长站出来说:“副队长,战斗不能这么打,得改换战术。”

“你还有什么办法?说说吧。”这时的林松痛悔之余也没有别的办法。

“我们可以以迫击炮的烟雾阻挡敌人的视线,造成强攻寨门的假象,并在阵地前多点烟火,阻拦敌人的有效射击。派特战队配合一排兵力偷袭敌后山的火炮阵地,拿下那里就是控制了全局,同时派小部队秘密运动到寨门前的沟渠内,点燃炸药包,炸开寨门。两相呼应,会造成敌心大乱,定能攻下这座庄园。”

匪军副连长自告奋勇去攻打后山,林梅带部分特工队员配合。

由于敌人的前次胜利造成敌人的轻敌情绪,放松了对正面红军的监视,加上用迫击炮发射的燃烧弹、烟雾弹,遮蔽了敌人观察哨的视线,使得红军能凭借暮色秘密运动到后山山腰,在接近山头不足五十米的距离,匪副连长命令大家投出改装后的手雷,每个手雷上都缠着三角铁钉。因为仰攻投掷手雷很可能受地形影响,会滚落回战士身旁,反而杀伤自己,缠上三角铁钉,投到哪儿都会固定住,不会滚落,即使滚落也滚不远。

突如其来的手雷弹雨给敌人造成绝大的伤害,烟火弥漫中许多敌人坐上了土飞机,尸骸不断地被抛向空中,剩下的敌人早已魂飞魄散,滚下山去了。只恨爹娘没让自己多长两条腿。红军攻上山顶,匪副连长制止了战士们追杀的举动,立即将缴获的敌重机枪和迫击炮压低枪口炮口直射庄园。林梅的特攻队不愧是叶俊亲自训练出来的精兵,对每件武器都很娴熟,拿起来就打,重机枪、迫击炮像长了眼睛一般射向敌阵地,其他的战士也是忙着搬运弹药、不停地投弹、呐喊,造成千军万马的气势。

庄园内的敌人发现红军已经攻占后山,他们的火力能覆盖全庄阵地时,一时军心大散,再也无力组织有效还击。林松派出的秘密分队不失时机地炸开了寨门,如潮的红军冲进庄园,喊杀连天,见到持枪的敌人就是一刺刀,根本不留活口。杀的敌人叫苦连天,跪地投降。

林松用没受伤的胳膊抡着大刀,怒气冲冲、满脸杀气地冲进庄园,老地主一家跪在地上叩头如捣蒜,魂不附体,苦苦哀求。

林松也是杀红了眼,抡起大刀,二话不说“喀嚓喀嚓”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满地。不少地主的家眷已经昏过去了,锦衣玉食的他们哪见过这么血腥的景象啊。孩子大人哭爹喊娘,许多庄户人家也是大小便失禁,全家抖做一团。红军太疯狂了,俘虏也在愤怒的战士刺刀下杀了不少。幸亏老烟袋、老猎户赶来,紧紧抱住疯魔般的林松,林松不肯罢休,跳着脚要杀光老地主一家。

老猎户狠狠一巴掌把林松扇醒了,“混蛋,造孽啊,残杀俘虏、屠杀无辜,你和狗日的白匪军有什么区别,叶队长平时就是这样教育你们的?逆子,你不是我儿子,我家没有你这么丧心病狂的儿子!”

林松一看周围的战士,一看吓得魂飞天外的地主一家和庄园百姓,深深叹了一口气,把刀丢下了。紧紧闭上眼睛,两行泪水夺眶而出。

老烟袋忙和其他年岁稍大的战士做庄户人家的安抚工作,将老地主的财产和粮食除留给他们使用外通通分给贫苦农民,基本上做到了每家每户都有一头耕牛和三担麦子,还有布匹等生活物质。在一定程度上使农民的情绪得到了稳定。

至于林松犯的错误要等叶俊回来亲自处理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