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八卷 第四章 暗涌

张单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为此,中国女子和日本女子是相比起来,梁中国国是更加喜欢日本女子,原因除了日本女子更加会讨男人的心意外,更多的是就是这个原因了,而绝非外人所想的那样梁中国是有着龌龊的想法。 马蹄之声是离梁中国越来越近了,也是离盛樱越来越近了,梁中国和盛樱都是在这个时候一时之间是没有说话,他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为此,中国女子和日本女子是相比起来,梁中国国是更加喜欢日本女子,原因除了日本女子更加会讨男人的心意外,更多的是就是这个原因了,而绝非外人所想的那样梁中国是有着龌龊的想法。

马蹄之声是离梁中国越来越近了,也是离盛樱越来越近了,梁中国和盛樱都是在这个时候一时之间是没有说话,他们两个人都是站在原地静静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是害怕自己和对方的说话会掩盖马蹄之声,让自己和对方都死听不见马蹄之声,所以,此时的梁中国和盛樱才会如此不发一语的。

终于,在这里的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都是不再听见马蹄之声了,他们两个人都是从远处看见了一个黑点是从远到近驶向了这里了,逐渐的,在这里的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都是看见了一样物事是朝自己和对方这里驶了过来吗,因为距离的关系,梁中国和盛樱是逐渐看见了这样物事是什么,这样物事,不是别的,正是梁中国他的坐骑了。

梁中国的坐骑是急速的奔跑到梁中国和盛樱的面前了,然后,梁中国的坐骑这才停了下来了,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是终于零距离的接触到了两个人都曾经做过的马儿了。

梁中国的坐骑只不过是一匹普通的马儿,可不是那种汗血宝马,所以,梁中国的马儿的的确确是会出汗,但是,出汗绝对是普普通通的透明的汗水液体,绝对不是红的跟血一样的汗水,这点,梁中国还是知道的!

故此,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是梁中国知道事情是有点不妙了,因为,梁中国是在自己的坐骑身上看见了斑斑点点或者是大股大股的血迹了,这样子,是让梁中国发觉出来的。

不过,发现这点最早还是盛樱,或许是盛樱是一个女子,女孩子的心思都是比较细腻,心细如尘的缘故,所以,当梁中国的坐骑是回来到两个人的面前的时候,盛樱是立即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了。

盛樱是看了看梁中国一眼,然后,前者是指着梁中国的马儿,道:“梁中国,你的马儿是汗血马儿这类的宝马吗?”

梁中国摇头说“不是”,盛樱接着指的马儿,道:“梁中国,那你的马儿怎么到处都是血迹呀?”

梁中国是起初没有发现这点,如今,是经过盛樱的提醒以后,他梁中国是立即也明白了这点了,于是,梁中国也注意自己的马儿是有点不寻常的地方在自己的身上了。

梁中国是仔细的看着自己的马儿,他是发现自己的马儿是除了自己的身上是流着许许多多的汗水,浑身上下都是气喘吁吁,嘴巴搐动的不停意外,其余的就是他自己的马儿是还沾满了大量的鲜红的血迹了。

梁中国是看见这里以后,他是顿时明白可能自己的父亲和己方的弟兄们是请客有点不妙了,他梁中国遂眉头是紧皱起来,一脸的忧心忡忡,似乎会担心自己的亲人和弟兄们是会发生什么事情似地的样子。

他梁中国的这副模样可是让盛樱担心透了,因为,后者和前者一样,他们两个人都是失去了母亲之人,所以,他们两个人之间都是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在里面,而且,他们两个人聊天是聊天甚为投机,他们两个人是实在已经是朋友了,故此,梁中国是难过伤心,他盛樱也是如此的!

梁中国是叹了一口气,道:“盛樱,看来,我们现在是要分别了!”

盛樱皱眉道:“梁中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梁中国解释道:“盛樱,我的马儿身上有血迹,看来我的弟兄们和我的父亲是出了事情了,所以,我要赶过去,马上去救他们。所以,我们是要就此别过了!”

盛樱是对梁中国微笑道:“梁中国,你的意思是不是想撇下我,一个人行动了?”

现在,情况是有点紧急了,他梁中国可没有心思说这种拐弯抹角的话语出来,于是,他梁中国是干干脆脆的回答道了一声“是!”了,盛樱是听了以后,她是连连摇头,一副不依从的样子,道:“梁中国,这样可不行,我不答应?”

梁中国皱眉道:“盛樱,现在情况对我来说可能是十分的危急,我可没有时间在这里是磨磨唧唧,你能不能听话一点?”

盛樱是怕也不怕,他梁中国是用命令的口气对盛樱说话的,而盛樱也是用命令的语气对梁中国说话,她盛樱,道:“梁中国,你以为我不听你的话,是我太任性,告诉我,我这是为国家考虑才这么做的!”

梁中国疑惑道:“盛樱,此话何讲!”

盛樱是大声对梁中国,道:“梁中国,告诉你,我虽然是一个女子,但是,我是一个日本人,我懂得什么叫做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所以,现在,我必须是为我的国家争光,所以,我决定不能因为有危险我就不去了!”

梁中国是怒道:“盛樱,你这不是胡闹吗?”

盛樱是冲梁中国也吼道:“梁中国,你这么做是陷我于不义,你这是让我给国家丢脸,这你明白吗?我盛樱就算是死,也绝对不能给国家丢脸!”

梁中国知道盛樱是一个爱国的女子,前者知道如今的后者是为了国家才如此的坚定要付危险,绝对不是因为耍小性子才如此的,虽然,他梁中国是认识盛樱的时间是连一天都不到,但是,梁中国却是已经做到了车盖入故,白头如新的地步了,他梁中国是深深的了解盛樱此人,他是知道盛樱是绝对不会为国家丢脸,不会在这点上面是屈服自己的!

于是,他梁中国是忍不住开始思索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办了,应该用什么方法来更好的劝说盛樱不用如此冲动了,结果,就在梁中国正在思索的时候,盛樱的一番话语倒是让梁中国开了窍了。

盛樱是知道梁中国是为自己的性命安全是考虑,于是,前者是看见后者正在沉思的时候,盛樱是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劝说梁中国,她盛樱是对梁中国,道:“梁中国,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是知道我只是一个孤家寡人,你总不会放心我一个待在这里吧?”

盛樱是把话语说到这里以后,梁中国是觉得盛樱说的有道理,遂梁中国是忍不住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了,盛樱可是一个聪明机灵的日本女子,她是一瞧见梁中国这副样子以后,她是立即来了一个见缝插针,是一下子离开了梁中国的身边了,是跑到了梁中国的马儿身边了,然后,是一下子纵马而上,骑到了马背之上了,最后,她盛樱还是对梁中国打了一声招呼了,道:“梁中国,你还不快点上来,我们一起去救你的父亲和你的弟兄们吧!”

梁中国国是看见这里以后,他是知道自己是改变不了盛樱的想法了,再加上,梁中国此时在心中也是没有任何比带上盛樱一起去冒险的方法能够更好的救盛樱了,所以,梁中国是考虑了很久很久,他梁中国是最终决定骑马带上盛樱了。

遂梁中国是对盛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前者也是上马了,他梁中国是和后者盛樱一起同骑一匹马了,最后,他梁中国国是有点是怜爱的看了看了盛樱以后,他梁中国是两脚用力一蹬马肚子,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坐骑是一吃痛,就策马跑开了,驶向他们两个人需要的目的地了。

棋盘山的故事是到了这里还没有结束,等到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是消失不久以后,哪里知道,在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走了以后不久,很快的,就马上又出现了两个人是暗暗跟踪在他们两个人的身后了,也随着他们是一起去了目的地了,执行了跟踪之术!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梁中国和盛樱在一起的王亚樵和南川原重将军两个人了,先说王亚樵,他此人虽然是负伤离开了棋盘山,但是,王亚樵其实是根本没有走远,他们就一直待在棋盘山下,是暗中观察,看看有没有自己可以从中渔利的地方和机会,结果,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的所有举动都是在王亚樵的掌握之中了,甚至,包括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骑马离开这里,也是亦然的,他王亚樵是看见他们两个人是消失以后,他王亚樵也就跟着骑马的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了跟了过去了,看看他们两个人是到底做什么究竟了!

而南川原重将军情况基本上也是和王亚樵差不多的,前者之所以去跟踪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他也是为了一探究竟,他们两个人到底是去做什么,因为,他梁中国可是一方土匪,绝对不是寻常之人,所以,他南川原重将军是觉得自己有必要不能让梁中国脱离自己的掌握之中,而盛樱虽然只是一个女子,但是,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他南川原重将军是认为自己也是有必要掌握一下盛樱的行为了。

不过。南川原重将军和王亚樵两个人都是在追踪骑马的王亚樵和盛樱两个人,但是,前二者都是以为在这里是只有一个人,根本都不知道,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在搞跟踪,而且,目标还是同一个!

王亚樵今天本来就是一个人来这里,所以,王亚樵是只能一个人搞追踪了,但是,南川原重将军却虽然是有好几个日本士兵自己的下属陪着他,但是,南川原重将军这次是想一个人行动,再加上,那些不在这里的日本士兵还要送给其他的太刀师团的士兵鸦片,所以,南川原重将军是决定独自行动,让自己的士兵把鸦片送回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