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怒海外 第一卷:F国遇险 第十二章 第二滴血

中土散仙 收藏 0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6.html[/size][/URL] 领头的汉子叫林健,是当地华人群体年轻人中的领袖级人物之一。前些天劫持记者并枪杀人质的事件表面上得到了F国政府的控制,可是实际上为了地方选举的需要,为了打击异族选票,当地的统治者仍然继续扣押、劫持不同宗族的领袖作为人质。林健他们就是来解救被当地武装扣押的华人社团领袖人质的。 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6.html

领头的汉子叫林健,是当地华人群体年轻人中的领袖级人物之一。前些天劫持记者并枪杀人质的事件表面上得到了F国政府的控制,可是实际上为了地方选举的需要,为了打击异族选票,当地的统治者仍然继续扣押、劫持不同宗族的领袖作为人质。林健他们就是来解救被当地武装扣押的华人社团领袖人质的。

本地最高地方首长是当地最大的一个土族首领,在地方选举中被选为省长。他们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欺压其他种族民众,强抢抢占欺男霸女地事情是家常便饭。而为了选票的需要,F国政府对这些当地的政治家族的非法勾当也是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养成了他们毫无人性,**跋扈的心态。

大致了解了相互的情况,孙斌对林健说出了他的计划,将原定的大刘掩护两人夜袭的方案扩充,留下两个枪法比较好的,与大刘一起。其他人跟孙斌他们进去,还是尽量使用冷兵器。

天黑下来之后,一切按照计划开始了。借着月光,大刘带了两个枪法最好的兄弟攀上了大树。孙斌和于超带领大家向营地大门摸了过去。

于超最先到了大门的侧面,回头示意大家停下,然后手持两把匕首先一跃身跳过了路障,紧接着闪身到了木板搭制的岗楼内。

进了岗楼的于超,心里一惊,可以容纳两个人的岗楼竟然是空的!于超连一秒钟都没有迟疑,迅速纵身跃出了岗楼扑倒在地上。按照他的判断,这里要么是有埋伏有机关,要么就是一座空城。如果是自己触动了机关,一定会有感觉,可是自己的判断是没有机关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跃身跳出来并且一个前仆到底的动作趴在了地上。

四周依然很安静,没有爆炸声,也没有枪声。于超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妈的,真丢人。他从容的起身,向营地内看了一眼。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广场中央堆满了尸体!于超一眼估算下来起码有三十多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堆在广场中央,如同一座小山一般,似乎是主人有意堆起来向来访者示威。而那一排木板房是黑洞洞的毫无一点声息。

于超向后面挥手示意跟进。然后迅速移动到了中央的板房门口,其他人也都分散开分别守住了各个木板房的门口和窗口。于超在木板房的门口贴着耳朵停了一下,没有一点声音。他轻轻的推了推房门,门没有上,很轻松的就打开了。

里面是空的,其他房间也都是空的,这是一座死亡城堡,到处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

林健很是懊恼的跺了跺脚:“唉!来晚了!”让兄弟们点燃了火把。

大刘让两个兄弟转换方向继续保持外部警戒,然后自己下树冲进了营地。其实他一上树就发现了广场中央的尸堆,还有那一台老吴他们烧焦了只剩框架的吉普车。当看到火把点燃,确认没有危险,就忙不颠的跳下树。

进了营地的大刘先冲向吉普车的残骸,面对被烧成黑炭一般的几个团友的尸体,刘勇悲从心起,跪倒在地放声大哭。这个曾经冷静面对生死,已经焠变的凛然从容的冷血杀手,此刻又回复成了一个内心敏感细腻的摄影师,与十几个兄弟姐妹同胞一起出国旅游的普通游客。终于嚎啕一般大声释放出了内心被杀戮和血腥压抑许久的悲呛。

孙斌和于超默默地找来了铁锨等工具,在旁边的林子里挖了六个深深的大坑,用树枝草草的将六位同胞已经烧成焦炭的尸骸分别包裹后掩埋了。在六座坟头上,孙斌根据登车时的记忆,分别用木板刻上了他们的姓名,以便将来能够通知他们的家人带他们回家。

而林健他们也在做着同样的工作。将成堆的尸体分开,辨别死者身份,分别登记然后掩埋。他们没有人流泪,只是默默地工作,眼神中充满了仇恨。

大刘一个人呆呆地坐在老吴的坟前,好久没有动,如果不是点燃的香烟在一明一暗的燃烧,简直就是一具雕塑。良久,雕塑动了起来,缓缓地点燃了三根香烟,插在地上。又剥开两包压缩饼干,把包装纸展平,把饼干码好放在纸上。掏出两包没开封的F国香烟也放到坟前。

“老哥,没啥给你带的,几包烟路上抽。饼干不好吃,但也能挡饥。等兄弟们给你报了仇,我一定会来看你,带你回家。”

又一阵沉默,时间如凝固了一般的沉默,大刘又变成了一尊雕塑。。。。。。

突然,那具雕塑疯了一般抓起铁锨刨开了坟土。孙斌和于超愣愣的看着大刘发疯,想要阻止,却都没有动。

他们知道,几天之内突然经历了如此变故,需要承受极大的心理压力,而适当的释放是最好的疗伤方式。一个摄影师,一个来自长期和平国度的普通观光客,突然遭遇血腥、杀戮,眼看着自己的同胞被生生的剥夺了生命,而自己由一个受人尊重的艺术家突然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杀手。当他突然反思这几天的经历,做出一些不合常理的事情是正常的。孙膑和于超都是在特殊战场上见过生死的特种部队战士,也见过新兵蛋子第一次杀人后的各种反常表现,因此也就任由大刘疯下去。

大刘将新土刨开,把身上背的ak47摘下来,反复的压上子弹,打开保险又锁上,似乎在给老吴做演示一般,说着又已经是带着哭腔了:“老哥,你看清楚了,这枪是这么使得!这么!这么!这么!。。。。。。学会了别忘!记住了老哥!”

“到了那边你不是要闹堂吗?兄弟把这支枪给你带上,给你带上,过去干他狗日的!记住了,你旁边还有几个弟弟妹妹呢,你得保着他们,别让狗日的F国猴子们欺负喽!拜托了,你得保着他们!啊!!!!”说到后来,已经是声嘶力竭而又凄惨悲凉的喊叫了。

大刘郑重地把枪放倒在老吴的身旁,又重新将土填好,插上墓碑。他是想起和老吴在一起的最后一天晚上,老吴开玩笑说要去F国的黑猴子阎王老儿那里闹堂的话来。。。。。。

泪流干了,心更硬了,大刘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背起他的狙击步枪转身回了营地,此刻他已经不再是摄影师,他是一个战士,一个复仇者。

林健他们也做完了他们的事情,看到三个人掩埋了同胞尸体,回到营地。就问他们什么打算,要不要帮忙联络华夏国驻F国大使馆,安排回国的事情。

三个人同时摇了摇头,大刘很坚定的代表三个人回答:“不,先报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