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日本鹰派雄起

屠丶夫 收藏 0 71
导读:[size=14] 如果自己当上首相,不会在乎支持率的高低,因为那是外表花哨的‘金鱼’追逐的东西,而自己是一条‘泥鳅’,更加务实。   ——野田佳彦   野田佳彦曾称日本战犯“不是战犯”   政治立场保守,鼓吹日本努力开拓太空和海洋;强调重视中国市场   野田佳彦现年54岁,出生时其父是日本最有名的特种部队第一空挺团的队员。他身上浓缩了父母双方最鲜明的特点———强硬、但外表显得质朴。以他曾经的言行来看,野田对华态度强硬。但是他也在近日表示日本与亚洲是“双赢的关系”。   军

如果自己当上首相,不会在乎支持率的高低,因为那是外表花哨的‘金鱼’追逐的东西,而自己是一条‘泥鳅’,更加务实。


——野田佳彦


野田佳彦曾称日本战犯“不是战犯”


政治立场保守,鼓吹日本努力开拓太空和海洋;强调重视中国市场


野田佳彦现年54岁,出生时其父是日本最有名的特种部队第一空挺团的队员。他身上浓缩了父母双方最鲜明的特点———强硬、但外表显得质朴。以他曾经的言行来看,野田对华态度强硬。但是他也在近日表示日本与亚洲是“双赢的关系”。


军人子弟投身政治


1980年,野田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政治学专业,1985年毕业于松下政经塾第一期,其后做过家庭教师、燃气检查员、私立教育咨询所所长、青年政治机构副干事长等。1987年,野田成为其家乡千叶县的县议员,时年29岁。1993年,以日本新党党员的身份参加众议院选举并当选,其后参加新进党,最后合流到民主党。


但是,据日本媒体透露,野田其实想加入自民党。不过,自民党长期执政,资深政治家的选举地盘多会传给自己的子女,像野田这样缺乏背景的年轻从政者很难进入自民党的后备梯队。迫于无奈,野田不得不在民主党栖身。


2002年,野田第一次参与民主党党首选举,挑战鸠山由纪夫和菅直人。虽然落败,却也让野田打出了名头,积累了政治资本。


2009年民主党夺取政权后,野田被任命为财务副大臣,2010年6月,时任财务大臣菅直人当选首相,野田继任财务大臣,9月菅直人改组内阁,曾有意让其出任内阁官房长官,但他坚持留任财务相,由此奠定了其在权力体制中的核心地位。


曾经对华放出“狠话”


在外交与安全领域,野田是“双重”保守,既支持参拜靖国神社,又特别注重“加强日本的安全”。


野田是民主党中少数支持参拜靖国神社的议员。民主党主流势力认为靖国神社供奉甲级战犯,因此不应参拜,而野田则认为,甲级战犯在“法律上已经不是战犯”,即便在以保守著称的自民党中,他也算得上是“最右”的。


在对华关系上,野田也颇为强硬,称中国的军力发展让“周边国家感到不安”。野田曾经说:“实际控制南海的中国没有道理来对‘冲之鸟礁属于日本’说三道四。”


不过,野田也强调重视中国市场,希望能借亚洲的力量帮助日本走出目前的困境。他8月28日在NHK“日曜讨论”中表示,日本与亚洲是“双赢的关系”,对华经济交流应该成为日本经济外交的支柱。


而且,在担任菅直人内阁财务相期间,野田并没有参拜靖国神社。因此,野田如何看中国,如何与中国交往,现在是新的起点,过去的都是历史。


主张太空军事应用


野田将太空和海洋称为“新的前线”,鼓吹日本要努力开拓太空和海洋,以此“开创日本的百年大计”。他将推动制定日本的“宇宙基本法”视为自己的突出政绩,在2009年众议院选举时大肆宣传。


事实上,野田的太空政策主张不仅限于和平利用,他还积极研究太空的军事利用,企图修改日本一直以来禁止以“防卫目的”使用太空的政府方针,称只要不是用于侵略目的,就可以扩大使用的范围与层级。(杨冬)


■ 国际观察


野田佳彦恐难有作为


野田佳彦的胜利,标志着日本民主党的失败。


名气稍逊的现任日本财务大臣野田佳彦在日本民主党代表选举第二轮投票中,当选新党首。今日,他将通过日本国会提名成为日本第95任首相。


野田佳彦的意外胜出,是民主党内“去小泽化的结果”。由于小泽一郎派系在党首选举中举足轻重,因此,小泽本人支持的海江田万里呼声最高。但是,这反而促成了野田圈子与前原圈子的联合。按约定,假如首轮选举中前原诚司不能胜出,其票数将归于野田佳彦,野田佳彦因此得以在第二轮逆转海江田。野田的胜利,标志着民主党的失败,导致民主党裂痕扩大的这次党首选举,将增加野田佳彦内阁的挑战。


首先,野田佳彦没有继承到好的政治遗产。民主党2009年众议院选举大胜自民党,破除自民党主导实行了54年的“55体制”时,既挟有金融危机赋予的巨大民望,党内士气也正值高峰。而如今,金融危机后遗症仍在发作,灾后重建头绪仍然不畅,野田上台时,又赶上了日本主权信用等级被下调。在党内,2010年7月,民主党已经失去国会参议院控制权,此次选举造成的裂痕又将牵扯新内阁的精力,分散本该拢聚的政治资源。


其次,野田佳彦也没能继承到很好的政策遗产。民主党2009年大胜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反对自民党提出的税制改革,主张维持现有5%的消费税率。但此后,受困于福利财政难以为继,菅直人改弦更张,要求提高消费税。税改还未推动,就导致2010年参院败选。野田当选后,已提出“迅速处理好核泄漏事故,实施灾后重建,应对经济和财政困难”三大优先施政目标。无疑,这些目标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这实际上是要求野田必须推动菅直人未竟的加税进程,意味着巨大的政治风险。


政经格局的形势,决定了日本新内阁运作空间的有限性。野田佳彦的选择,很可能是国内事务尽量进取,国际事务相对静态。日本对华关系同样不会陡然突变。尽管两国关系中的结构性问题仍未解决,野田在对华关系上也曾多有强硬陈词,但是,中日关系毕竟已经超越个人性格和立场就可主导的阶段。过去5年的5任首相时期中日关系的双曲线特征仍将在野田时期延续,即情绪曲线的剧烈波动与利益关系曲线的较为平滑双向而行。结构性问题不会在此期间解决,利益关系也不会在此期间中断。[/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