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近日,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达尼-罗德里克为在《金融时报》时表示,不要指望中国拯救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增长更有可能只是一段插曲,这种增长的力度太小,尚不足以推动全球经济。以下是全文:


在一个亮点即将消失殆尽的全球经济中,很多人将希望寄托在了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身上。过去10年,其中很多经济体经历了非常迅速的增长,多数经济体已迅速从2008年至2009年的危机中复苏。


-

乐观情绪随处可见。花旗集团预测,未来20年,尼日利亚和印度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每年将增长9%以上,柬埔寨、印尼和埃及也将超过7%。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项最新研究中,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预测,未来20年,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总产出将以5.6%的年率增长。


如果这些预测被证明是正确的话,那么发展中国家将为步履维艰的富国的总需求做出重大贡献,并确保全球经济稳步增长。我们将见证人类历史上最引人瞩目的贫富差距的缩小。


遗憾的是,这些预测在很大程度上都来自最近的推算,忽略了重大的结构性限制。中国的问题已得到充分认识。过去10年,中国的增长一直受到日益扩大的贸易顺差的驱动,而目前中国的顺差已达到不可持续的水平。中国必须进行经济调整,从依赖出口导向型的制造业,转向国内需求来源,同时控制这种转型可能带来的失业和社会动荡。


至少,中国成功建立了基础广泛的现代工业,对于大多数其它国家而言,这仍是一项令人畏惧的任务。印度在it和商业服务领域获得了重大成功,但该国经济要想为广大低技能劳动力创造体面的就业机会、并保持增长,就必须扩大其制造业基础。在尼日利亚,由于公共部门精简、私有化、贸易自由化以及新行业创造的就业机会不足,正式就业人数实际上已有所缩减。尼日利亚劳动者正大举返回家庭农场。


在拉美,全球竞争推动了制造业和非传统农业生产率的提高。但这方面的增长仅限于狭窄的经济领域。劳动力转移到了生产率不那么高的服务行业和非正规活动。例如,尽管巴西去年的表现出色,但该国过去10年的平均增速,仅为1980年之前数十年的一小部分。


其它国家正沉迷于危险且不可持续的外国借款。尽管国内储蓄少的可怜,但由于经常账户赤字不断扩大,土耳其经济增长迅速。这使得该国经济容易受到市场波动的影响,最近几周土耳其里拉遭受的打击就说明了这个问题。基于资金流入或大宗商品热潮的增长热潮往往都不会长久。


乐观主义者认为,这一次将有所不同,因为发展中国家在政策和制度方面有了明显的改善。他们指出,这些国家致力于宏观经济稳定、向全球经济开放以及更优秀的治理。这些变革是好的预兆,但它们主要是为了降低危机爆发的风险。它们没有构成增长引擎。


亚洲少数国家成功实现的那种持续增长,需要的不仅仅是常规的宏观经济及开放政策。它需要积极的政策来推动经济多样化,并促进从低生产率活动到大多可以进行交易、生产率更高的活动的结构性变革。它需要将经济中的劳动力引入处于上行趋势的行业,例如正规制造业。


这种结构性变革很少是独立的市场力量的结果。它通常源自于一些令人生厌的非常规干预行动——从公共投资到补贴信贷,从本国含量要求到低估的货币。几乎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很好地管理这些产业政策。


现在的另一个难题是,美欧决策者早已不再对发展中国家的补贴和汇率低估做法故意视而不见。由于失业率高企且经济停滞不前,他们对此类政策的反对程度,可能会比任何时候都更为强烈。


因此,那些乐观主义者希望能够保持新兴市场增长的政策,不太可能发挥作用;而那些会带来增长的政策,则不太可能得到发达国家的许可。类似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其增长更有可能只是一段插曲,这种增长的力度太小,尚不足以推动全球经济。




相关新闻:


中国经济速度将使美重蹈苏伊士危机


经济主导权主要取决于一国的国民生产总值gdp、贸易量以及全球信用。由于崛起的新经济体总是会面临一些固有的问题,据保守估计,未来20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将保持在7%左右;相反,即使乐观预测,美国经济的增速也将保持在2.5%的较低水平。从中美经济增长上的反差可见中国经济相对于美国经济的巨大优势。


-

而且,中国的优势在将来会日益凸显。中国的经济实力将比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强大,人民币日益攀升的信用将对美元的世界货币和首要储备货币的地位构成重大挑战。


根据这一趋势,到2030年,美国相对于中国的衰弱可能会相当出人意料地展现出如此一番图景:不是美国还能占一席之地的多极格局,而是中国一家独大单极世界。


美国有力挽狂澜的可能性吗?


答案是:几乎没有。美国掰正历史趋势的几率不大,是因为美国的经济条件并不允许。美国不仅面临严重的财政困境,更有增长难题,以及最难对付的中产阶级面临重重压力已渐萎靡。


更为关键的,美国将不可逃脱人口上的必然逻辑。中国在人口数量上早已超过美国,鉴于其gdp的增长如此迅速,将来人均gdp赶超美国也是迟早的事。


这些事实和可靠的预期都意味着美国扭转历史趋势的可能性不会很大,主动权将更多地掌握在中国手中,何时取代美国似乎完全取决于中国。


不自知的美国人


但是美国人自己却还没有足够重视这项日益逼近的威胁,美国人依旧对其实力非常自负。美国杰出的经济实力每次都会挽救其于水深火热,而且总以为中国威胁并不紧迫,来势也似乎并不汹涌,美国似乎不会很快被踢出世界舞台的中心。


甚至许多精英和高层人物也都不乏如此天真想法。美国人似乎总以为凭着得天独厚的资质,只要在末日来临前努力一把,就完全可以应对来自中国的威胁。


但是这种乐观低估了中国20年后主导世界经济的可能性。美国人的问题在于过于以自我为中心,片面地以为主动权完全掌握在美国手中。但实际上,最终中美博弈的结果绝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


苏伊士危机重演?


在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中,当时的英国首相麦克米兰曾经预言“也许两百年之后的将来,美国人也将切身体会到衰落大国最后喘息时的悲凉。”


这一天似乎不再遥远。而且更可能的似乎是,中国将使美国以远快于麦克米兰和大多数人所预料的速度体会当年英国吞下的辛酸苦水。历史总是不断重演,角色却换了个遍。





基金大鳄:中国经济将出现“大逆转”


亨德里是个大嘴,他的话能告诉你这一点。亨德里有一副机智而又尖锐的舌头,他也是颇具思想的对冲基金经理。


欧元怎样?亨德里答道,快完蛋了。


中国呢?走向崩溃。


奥巴马总统怎样?亨德里称,我想他也长久不了。


-

亨德里成功的掌控对冲基金公司-eclectica asset management,他的公司运作模式与索罗斯的量子基金相似,投资基于宏观经济,具有大思维、跨全球的风格,而非华尔街流行的量化分析。


drobny global advisors公司创立者斯蒂芬称,“亨德里是一个过时的人,他让人想起七、八十年代的对冲基金经理。”


对于他人的不同意见,亨德里的批评向来还不留情。有一次,在诺贝尔奖得主斯蒂格利茨谈未来欧元前景时,亨德里不等对方说完,就打断他,“喂,我能告诉你真实的世界是怎样?”,这段视频在youtube上引起疯狂点击。


他的挑战经济学家的言语为他赢得了声誉,他也被许多过于悲观的人所赏识。


他最近一直担心中国经济。像美国着名的对冲基金经理查诺斯一样,他认为中国经济良性增长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他坚持,中国危机不久将来临。


亨德里经营的基金今年升值13%,表现迥异于同类基金平均1.3%的亏损。不过,也有投资者认为其基金回报,“常大起大落,例如,2008年的一个月升50%,而下一个月下降15%。”不过,亨德里决定改变这一状况。


他最近十分关注中国,他把中国比作星巴克,“增长快速但不能创造财富”。“我的意思是,很多将要发生的事情,当下的人们认为不可能,尤其是中国经济将出现大逆转。”


他的办公室的墙上是地图,蓝色的磁针显示他不久前访问过中国。他表示,看到很多空置的办公大楼,以及通往荒芜之地的新型大桥,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信贷泡沫的征象。他也押注中国经济将急剧恶化,并希望大赚一笔,不过他拒绝透露任何细节。


亨德里的直率之谈也赢得了很多的支持者。有“末日博士”之称的国际投资家麦嘉华称他是一个“深思熟虑的人”。


亨德里称,他的投资哲学源自巴肯1932年出版的小说《the gap in the curtain》,他形容这小说是“最佳投资书籍”,启发他要展望未来,不要忽略眼前种种预兆,而他认为这正是很多投资者所犯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