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浴血之战 第二十七章:未开战,先死人

qazwsxedczzzz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URL] 但是,就在一切紧锣密鼓的有序的进行着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影响非常恶劣的事情,这件事情足以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留下一片阴影。 那天早晨,我们一切照旧,起来洗簌刷牙之后,正准备出去训练,却突然听到旁边的一个营地里传来噪杂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喊:“死人了,死人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但是,就在一切紧锣密鼓的有序的进行着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影响非常恶劣的事情,这件事情足以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留下一片阴影。

那天早晨,我们一切照旧,起来洗簌刷牙之后,正准备出去训练,却突然听到旁边的一个营地里传来噪杂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喊:“死人了,死人了。”

我们大家都听到这个声音,而且还看见四周都有人向着那里跑去,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好奇心还是驱使着我们的心里,向那边跑去。

驻扎在我们旁边的这之部队是我师112团的一个营,虽然是邻居,但是由于平时时间紧,更本没有时间走动,这次还是因为情况特殊大伙都跑过去看看。

等我们走进的时候,看见大伙都在议论着,而且大家伙脸上的表情也都不一样,有的是义愤填膺,一连的怒色,有的着是一阵白脸色,一阵黄脸色,正在呕吐着今早吃得早餐,还有的人则是在低声的哭泣,有个别的尽是哇哇的大哭起来,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抓住在旁边一个脸都吓白的家伙问道:“我们是隔壁的1营,你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家伙看到我,眼睛里流露出恐惧,但还是神志清醒的告诉我:“死人了,昨天晚上越南特工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来,杀了我们两个个起夜的战友。”

妈的,这些越南特工真实猖獗,平时在边境上杀我边民,略我领土,抢夺耕牛粮食没有跟他们算账就算了,但是没有想到这些特工真是胆大包天,连部队营地都敢来闯,并且还杀了我们的两个同志,让我们更难以接受的时候被杀死的俩个战士连脑袋都被一起砍去了,可以说是相当的残忍。

看着躺在我们面前的俩具血淋淋的无头尸体,裸露在脖子上面的一节气管,上面还有一层液状的东西,体内的鲜血已经流了一大摊,血已经凝结可,变成了紫黑色,看来这两个人已经死的有一段时间了。有一个战士的样子更是可拍,他的肚子被越南特工用刀划开了,肚子里白花花的肠子早已经流淌在外面,其中还有几只苍蝇在那里飞来飞去,寻觅着食物。

肚子里的肠肝肚肺真真实实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人体内的器官,看得肚子很不舒服,感觉那些流淌在外面的肠肝肚肺就是自己的一样。心里也是发毛。

我废了好大的一股子才把内心的翻涌给压了下去,当我转身看了一眼二狗他们的时候,一个个脸色也是苍白无力。看得出,他们心里也是毛毛的,虎子也是大口大口的跟着那些人一样,把今早刚刚吃下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其实,我明白他们并不是懦夫,他们不是害怕,只是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面对着这几具冷冰冰的尸体,他们不知道该是怎样的去面对。

, 我仔细的看了一眼他们的尸体,看着都是胸口中刀,一刀致命,然后在被割去了头颅。

没过多久,112团的团长跟副团长等一大群领导也来到了现场,当看见自己的袍泽已经西去的时候,我看的处112团团长的脸上是一股子的怒气,要是那几个越南特工被当场抓住的话,我相信我这家伙一定会上去把那些砸碎给枪毙了。

来的人正在疏散着人群,我们没有什么可看的了,也就悻悻而去,在回来的路上,宋世杰对着我说道:“妈的。那些越南特工真他妈的不是人,既然连脑袋都给人家割去了\,,”、

我并没有他的问题,因为我不知道我该怎样去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因为我也不得不承认越南人的凶残是我们所有人始料未及的。

不过这次事件也给大家敲响了一个警钟,那就是我们的敌人并不是纸老虎,相反,我们的敌人也是凶残冷酷的,我们的敌人也非常的狡猾,并不是一群待宰杀的绵羊,同时让一些一直把战场描绘成爱情海的家伙们也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也给那些轻敌思想眼中的战士们敲了一个警钟。我们并不是恶狼,并不能把武装到牙齿的敌人一口吃掉。

这次事件,引起了全军全师的重视,所以,事件发生以后,上级把由原来的二级战备提高到了一级,每天随时跟换暗号,夜间的岗哨也有单岗变成了双岗,而且还不定时的派出流动哨,暗哨,一时间,军营林面也充满着一种紧张的气氛,战争似乎就是要一触即发。



在我们周边驻扎的部队是越来越多,有好几支部队听说还是从其他地方抽调过来的,所以,几支部队的混杂在一起,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矛盾,再说,这么多人驻扎在一起,又都是一个个充满着阳刚之气的小伙子,打打闹闹是难免的,不过这次我们几个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这倒是值得欣慰。

目前,各种战争需要的物资都在紧锣密鼓的向这里运来,每天都能看见长龙似得军咔从我们军营前的路上穿过,来的时候都是慢慢的物资,而去的时候,又是空空的,堆积的军用物资跟把仓库都塞得漫漫的,有一些还被放在了用帐篷临时搭建的仓库里。为了保证仓库的安全,师部把看守仓库的重任交给了我们团,而团部又把仓库交到我们营,听说当初张营长还向团长保证,人在仓库,人死仓库也在。

我们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妈的,人死了,你还怎么守仓库啊,这些东西又不会自己反抗。来自己保护自己嘛。

张营长就是这样一个人,平时的时候笑哈哈的,好像什么事情都不关心似得,但是真的遇到正事的时候,绝对是一个靠得住的家伙,也绝对是敢提着脑袋干仗的家伙,这人跟我一样,骨子有也有着不羁,不服训的傲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