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閩南人的視角看統一台灣(前篇)

wangjinglve2010 收藏 0 759
导读:  对于从小生长于福建泉州的闽南人而言,在我们的眼中——台湾与闽南之间不仅仅是“地缘相近、血缘相亲、文缘相承、商缘相通、法缘相循”这等简单而抽象的“五缘概念”而已,而是有着实实在在且极为丰富的定义。本人曾看过郎咸平在《郎咸平说——身在台湾》中大讲台湾特色。郎教授所谓的台湾特色,对于我们闽南人而言并不特别,因为许多东西在我们闽南都可以看到,这便是我们作为闽南人眼中的台湾。所以,下面本人来详细论述一下闽南人眼中的台湾。   其一,血缘方面:在今天2300万的台湾人口中有1750万是闽南人,占总人口的76%。在

对于从小生长于福建泉州的闽南人而言,在我们的眼中——台湾与闽南之间不仅仅是“地缘相近、血缘相亲、文缘相承、商缘相通、法缘相循”这等简单而抽象的“五缘概念”而已,而是有着实实在在且极为丰富的定义。本人曾看过郎咸平在《郎咸平说——身在台湾》中大讲台湾特色。郎教授所谓的台湾特色,对于我们闽南人而言并不特别,因为许多东西在我们闽南都可以看到,这便是我们作为闽南人眼中的台湾。所以,下面本人来详细论述一下闽南人眼中的台湾。

其一,血缘方面:在今天2300万的台湾人口中有1750万是闽南人,占总人口的76%。在1750万的闽南人中,绝大部分祖籍都在厦漳泉的闽南地区,祖籍泉州的有900多万,祖籍漳州的有700多万。台湾的闽南人大多都是两三百年里从闽南地区移民到台湾的,尤其是1684—1885年期间,在这两百年的时间里,台湾一直是作为福建的一部分而存在的。

本人曾在杭州西湖边遇到两台湾人:家住台北的大叔说他祖籍是漳州,住在台南的大叔说他的祖籍是泉州永春县;曾在福州火车站遇到一遇大叔:他家住基隆,祖籍是泉州人;曾在北京遇到一台商:他说他姓洪,祖籍是泉州南安,但具体南安哪里已经不清楚了(据本人推算应该是南安英都一带,因为那里姓洪的多,历史上著名的洪承畴便出自那里)……在这些人中,没有一个人在血缘、民族、文化否定他与大陆中国的联系,但几乎没有一个人在政治上认同大陆中国。所以基本上可以认为台湾人只是在政治上丧失了中国认同,其他方面依然存在。

其二,文化习俗方面:一、语言方面,台湾人所谓的“台语”便是“闽南语”。一般认为台湾口音与厦门口音比较相似,介于泉州音与漳州音之间。所以作为泉州人,我们可以和台湾人顺利的交流。温州苍南一带及广东潮汕一带虽都有讲闽南话,但交流起来远不如与台湾人来得顺利;二、歌曲方面,自八十年代起,大陆人所能听到的闽南歌基本上都来自于台湾,我们从小便是听着闽南歌长大的,即便在今天,我们听的闽南歌基本上也都来自台湾;三、影视方面,今天泉州闽南语频道所播放的闽南语电视剧几乎都来自于台湾,对于泉州老一辈的大量文盲而言,他们不仅不识字也听不懂普通话,所以他们看普通话的电视剧就跟我们看没有中文字幕的日剧或韩剧一般,但是他们都看得懂闽南语的台湾电视剧。所以老一辈的泉州人一般都喜欢台湾的电视剧。据说当年台剧《厦门新娘》在闽南播出的时候,万人空巷;四、传统文化习俗方面,木偶戏、歌子戏、布袋戏、南音等台湾所谓的特色传统文化,在闽南地区都能看到。这些对于我们而言习以为常,并没有什麽特别。对于关公和妈祖的信仰,闽南人与台湾人也是一样的,只是在闽南,一般只有靠海为生的人才信仰妈祖。郎咸平曾讲过台湾人具有特别健谈、好客,喜欢泡茶聊天等特点,这些在闽南也是一样的。总之,许多台湾人所谓的特色对于闽南人而言并没有什麽特别的,因为那些早已是我们生活中习以为常的文化现象,有些时候我们甚至会发现,台湾影视所展示的台湾社会我们是那样的熟悉,就好像只是在闽南的一个地方而已。

其三,政治军事方面:村头村尾或街头巷尾,常会有一些平时比较喜欢看新闻、报纸的大叔们在讲台湾问题。尤其是当台湾出现一些诸如李登辉“两国论”、马英九上台等比较大的事件的时候,常会引起一些关于台湾问题的讨论。有些人讲两岸历史、有些人分析战争或统一的可能性及对福建的影响、有些人则讲他的光荣史。本人听过不少这样的话题,有些听起来很肤浅可笑,有些很有意思,有些则很实在很具体(报纸和书本上根本不可能了解得到)。本人特别喜欢听老人们讲他们的故事,在村里面,有听到过许多老人讲他们都曾捡到过台湾投下的传单,还有人捡到过台湾投下的人民币;也曾听一位挑着豆腐担卖豆腐的老人讲他当年如何参加炮轰金门;还听过村里人讲,某某某当年跟国民党退到台湾了,现在怎麽样了……此外,讨论得比较多的就是,“因为台湾问题的存在福建才发展不起来”、“统一之后福建会发展得怎样”、“打起来福建会受怎样的影响”……甚至还有人会相互调侃,“打起来,台湾肯定先打机场、道路和导弹基地,肯定不会打到你家”、“台湾人那点兵力,连几个大城市都占领不了,还能占你这破地方”、“台湾人连自保都难,还能打到福建来”……

其四,人员交流方面:两岸交流从来就没间断过,几十年来偷渡台湾的现像一直存在。自七九年停止炮轰金门之后,两岸关系缓和,偷渡现象也常发生。本人就听村里的老人讲过,某某人八几年偷渡到台湾,赚了很多钱,回来建很大的房子之类的;另外就是历史遗留问题,曾听说某个地方某某人想报军校,因为他爷爷是国民党连长,随国民党退到台湾去了,所以连报名都报不了;本人也曾听老人们讲过,哪家的某某人当年随国民党退到台湾去了,有一两家八十年代有写信回来,他们回家探亲的时候相当气派。不过也有好几家至今都杳无音讯,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最后,随着两岸的交流,这边偶尔会听到某某人嫁到台湾了,偶尔也能在一些场合遇到过台湾人。在八九十年代,无论是台湾回来的老人,还是嫁到台湾的人,都会觉得台湾太富裕了。然而这些年去过台湾的人都觉得台湾人的生活也跟我们闽南这边差不多,我们也不会输给台湾。

还有需要重点讲一下的就是,基于语言和文化上的相似上,闽南人与台湾人聊起来很容易,本人遇到台湾人就常直接用闽南语进行交流,在交流的过程中常常会涉及到统一问题。但是我们从交流中得到的结论一般都是——他们希望两岸交流,但不想与大陆统一。经过思考,本人的结论是:几乎所有的台湾人,即便是那些所谓的“深绿”,即民进党支持者(本人也遇到过),都不会在血缘、民族、文化上否定对大陆的认同。他们在与我们交流的时候,可以很自豪的说我来自台湾哪里,我的祖籍是闽南哪里。但是他们无意在政治上认同中国。为什麽?本人以为原因有二:第一,他们有一种优越感,在他们眼中台湾的素质、民主、自由等就是比大陆好。无论他们与我们关系如何密切,这种优越感总在有意无意中显露无疑;第二,决策失误。许多台湾人表述很清楚,喜欢与大陆做生意,但不想统一。因为大陆给予了台湾人许多优惠政策,一旦统一这些优惠就会丧失,同时大陆过份讨好台湾也让台湾人有种飘飘然的感觉。有时候本人也搞不清楚,纵观古今中外历史,西晋统一东吴、隋统一陈、康熙统一台湾、俾斯麦统一德国……没有一个像我们今天这样是以“量大陆之物力结台湾之欢心”来寻求统一的。所以,本人只能以决策失误来理解。有时候真觉得,政府若想统一台湾,与其信那一部分只会给政府拍马屁的专家,倒不如多听一些了解台湾的闽南人的意见和建议。

其五,历史方面:在今天的闽南地区,如果要说哪位历史名人最出名,也许当数郑成功。郑成功的雕像寻常可见,郑成功的家乡南安有他的雕像,泉州市区坪山之上有一尊巨大的郑成功铜像俯视着泉州城,即便厦门大学内也有郑成功的雕像。我们从小乡士教材里,郑成功从荷兰殖民者收复台湾的故事是必学的内容,所以郑成功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另外一位与台湾关系密切的历史人物便是施琅。1683年他指挥的大清水师在澎湖全歼郑氏水师,迫使台湾郑氏投降,从而将台湾并入清朝版图。今天在他的家乡泉州晋江衙口的海边上就矗立着一尊巨大的施琅将军像。这两位历史名人都是对台湾起着极为重要作用的人,而他们又都是泉州闽南人。所以,若以历史的角度来看的话,闽南人对台湾也并不陌生。有时候,我们甚至认为既然郑成功和施琅都是泉州的闽南人,那麽他日再对统一台湾起重要作用的有可能又会是闽南人。

如果要理解闽南与台湾的关系,也许可以从中国蒙古族与外蒙古之间,或者吉林延边朝鲜族与朝鲜、韩国之间的关系来理解和形容。对于闽南人而言,甚至连来个台风都离不开对台湾的讨论。因为每年能影响到福建的台风一般必先影响台湾。所以,本人认为如果政府对外蒙有心,那麽必然要重视中国蒙古族的作用;如果想统一台湾,那麽就要多重视闽南人的作用。不仅应该在统一台湾问题上多重用闽南人,也要重视发挥出闽南人的优势和价值。像当前这样,仅用一个范丽青是远远不够的,根本发挥不出闽南人的作用。既然闽南人具备这样的优势,既然郑成功和施琅都是闽南人,那就证明了闽南人在统一台湾问题上的价值。如果政府真有统一台湾的雄心,那麽就应当重视发挥闽南人的作用。

王景畧

注:(若認同本人文章,有興趣再閱余下之連載,可關注以下博客,常會有更新)

http://wangjinglve2011.home.news.cn/blog/(王景畧新華博客)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3198526.html(王景畧鳳凰博報)

http://wangjinglve2010.blog.163.com/blogBackendManage.do?fromnewcenter#m=0(王景畧網易博客)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