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官员答访耍赖皮:“不想说”“领导不让说!”

阳信人 收藏 0 10
导读:[size=16]   近年来,不断有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语出惊人,烟台教育系统一干部接受记者录音采访时曝出的雷人语言更是将此推向了极至。当记者询问烟台芝罘区尚未改造好的小学校舍如何安排上课的问题时,这位官员竟然表示:具体情况不想说,而且领导不让说,怕造成不好的影响。(大众网 2011年08月27日)   新学期开学在即,而烟台芝罘区仍有多家小学没有完成校舍改造任务,许多小学生将推迟开学。当烟台某媒体记者询问尚未改造好的小学校舍如何安排上课问题时,芝罘区教体局教产科的负责人在简单介绍情况后对记者说:

近年来,不断有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语出惊人,烟台教育系统一干部接受记者录音采访时曝出的雷人语言更是将此推向了极至。当记者询问烟台芝罘区尚未改造好的小学校舍如何安排上课的问题时,这位官员竟然表示:具体情况不想说,而且领导不让说,怕造成不好的影响。(大众网 2011年08月27日)


新学期开学在即,而烟台芝罘区仍有多家小学没有完成校舍改造任务,许多小学生将推迟开学。当烟台某媒体记者询问尚未改造好的小学校舍如何安排上课问题时,芝罘区教体局教产科的负责人在简单介绍情况后对记者说:“你直接和学校联系就行了,直接打学校的办公室,整个躲迁都是学校在安排的。但是我们不愿意透漏给您,领导不同意现在朝外说,怕造成不好的影响。”


这段雷人录音播出后,立马在网上炸开了锅,也不禁让笔者联想起近年来一些官员面对媒体采访时的惊人言论,可谓“雷声滚滚”。质问记者“为党说话还是为人民说话”的某领导,回答记者提问时“驴唇不对马嘴”的“背书帝”科长等,直至芝罘区教体局某负责人直言不讳“领导不让说”,继而对记者的提问闭口不答,无一不证明越来越多的官员患上了“媒体恐惧症”。


众所周知,记者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获取新闻事实并向大众传播,是法律赋予的一项权力。而党政官员更有责任在不违反法律、纪律要求的前提下,接受记者采访,以尊重群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倘若因为涉及国家机密或者确实不了解情况等原因,无法向记者奉告还有情可愿。然而只是因为“领导不让说”便成了官员拒绝记者采访的“挡箭牌”,实在让人如梗在喉,难以接受。


何以至此?首先是因为工作落实不到位,不好意思说。烟台芝罘区教体局安排在暑假期间进行加固施工的10所小学,在新学期开学时仍然没有完成校舍改造任务,面对媒体采访,教体局官员只能以“我们不能透露,领导不让说,怕造成不好影响”的态度将“皮球”踢给学校。但他没想到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一踢反而让自己臭名远扬了!试想,如果此项改造任务完成的足够好,能给这位官员脸上贴金的话,就是“领导不让说”,也会到处悄悄说吧。


其次,“领导不让说”,办事人员“不敢说”也算是我国官场中的一大特色。一些主要官员总是怕别人分了他的权,大事小事都要统一口径,以防出现“第二种声音”。久而久之,不要说一般工作人员,就是单位的二把手、三把手、四把手们,也只能惟主官的声音是从,在维护团结、顾全大局之名下,不敢说,不想说真话,只能说官话也就习以为常了。在官场中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的笔者,任“班子成员”几十年,自然对此再清楚不过。


其实,如烟台芝罘教育官员这般,你问的我知道,但是领导不让我说,我也不愿说,所以我就是不说。“非不能也,实不愿也,实不敢也。”虽然足以噎得眼巴巴盼着官员说话的民众无话可说,但也不能不说,相较于某些官员的“一问三不知”,故意装糊涂而言,这位教体局官员的确“实在”多了。起码人家是有一说一, 可正是这份“实在”才让民众有了一种“伤不起”的感觉。


这正是:官员雷语频听说,精彩荒谬赛小说。具体情况不想说,全因上级不让说。领导二字大过天,哪管民众知情权?他人不过传声筒,与那泥雕差不多!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