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金达莱 正文 十三、追杀(2)

尹琦 收藏 0 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




“妈的!追!去开车!马翔天!把吉普车开过来!其他人上剩下的装甲车!给我追!”常志德发疯似地喊着。

我摆了一下身子,将已经打空了的机枪还给还愣在那儿的机枪手,坐在了沙垒上。

不一会儿,马翔天开着吉普车驶来,我一搭便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你起来!我的座儿!”常志德朝我吼。

“我就坐这儿了,你能怎么着?”我一边为驳壳枪换子弹一边朝他嚷着,一副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赖皮的样子,搞得他也有点儿无奈了,“得了,服了你了。就坐那儿吧,机枪手!把机枪给他!”

机枪手痛快地把枪管还发热的点三零冷风式机枪递给我,帮我架在车的前挡风玻璃上,还往我脚下的空当塞了三箱弹链(一链二百五十发),我冲他点点头。

此时,后面也已经开来了三辆M3装甲车,车上乘满了我们的士兵,另一辆吉普车又抛锚了,只好停在库里。

常志德跳上了吉普车:“李政委,你看家!张圆康!上第二辆车!各车注意都跟紧喽!出发!去灭了那个敢偷你常爷爷车的小子!”

于是车队出发了,顺着那战俘逃跑的路线去追击。由于我们是吉普车,速度比装甲车快了一大截,不一会儿我们车便把车队甩在了后面。

“在前面!”我指了指前方的那辆被我打得留下一排排枪眼的M3装甲车,它果然还在加速前进,向双方交战战线驶去。

嗒嗒嗒……我开始向装甲车开火,车的后盖被打出了阵阵火星。

我们逐渐接近了那辆装甲车,我丢下打空的子弹盒,从脚底下又拿出了一盒子弹装上,继续射击,常志德手里的汤普森也响了起来。

我们车一加速超到了它的前面,我和常志德一同转过身来向装甲车射击。此时的装甲车已被打得千疮百孔了,那个战俘竟一手开车,一手持寇特45手枪向我们还击(牛人啊,要我,我能把车开稳了就不错了,况且这家伙还有伤)。

马翔天急打方向盘来躲子弹,我猛地磕在风挡玻璃上:“妈的,你小子到底会不会开车?”

废话!你开你试试?”马翔天也来了脾气,一踩油门继续加速。

叭!那小子又朝我们开枪了,我只听丝丝的声音,我们的车失控了。

“他打中了轮胎!妈的!”我们一头撞在了一棵树上,前引擎盖都被掀了起来,常志德则是飞了出去,扎在了一个雪堆里。

我晃晃悠悠地跳下了车又打了十几发子弹,看着装甲车开远,我恨恨地骂着:“妈的,又让他给溜了。”

不远处常志德从雪堆里伸出一只手:“娘希匹的!来拉老子一把!”

我无力地坐在地上:“马天祥!去拉你常爷一把!”

马翔天依然坐在驾驶座上,一脸痛苦地转过头来:“我说,沈哥,你先让我救救自己行不?我的腿被卡住了!”

得了,我只好一瘸一拐地走向常志德,把他拉出了雪堆。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哆哆嗦嗦地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儿点上,然后冲我喷了一口烟:“又让那小子跑了?点儿真背!”

“倒是来拉我一把呀?”马翔天还在驾驶座上挣扎着。

我在常志德的搀扶下走近吉普车,刚才的撞击使驾驶座那里严重变形,他的左腿被卡在里面。

“怎么办?”我有点儿无奈地问。

“还能怎么办?用工兵锹把边上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去掉,再把他拉出来呗!”常志德回答道。

于是我从吉普车后座上取出了工具箱,翻出了一把斧头递给常志德,然后又掏出了一把工兵锹,一起来帮马翔天脱身。

五分钟后,当马翔天终于吱呀乱叫着把腿抽出来时,我们后面的装甲车队终于姗姗来迟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