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复榘笑话修订版

齐鲁将军 收藏 1 3109

韩复榘笑话一(转载)


韩复榘是冯玉祥部的将领,出生地河北霸县,发迹地为河南漯河,在1930年中原大战当中叛冯拥护蒋介石,并于1930年底被蒋该死委任为山东省政府主席,一直到1938年其在日军进攻济南之时临阵脱逃,并于39年被蒋该死判处死刑。可以说韩复榘虽然做错过很多事情,但是其治理济南和山东时期教育经费始终不少,而且还沿用梁漱溟的乡村治理法则,并且把农村搞成了小康;剿灭曾经制造临城火车大劫案的2万于众的土匪刘黑七(据说可能是由日本人策动)。其临阵脱逃原因为:蒋介石把调拨给他的炮兵部队和武器弹药全都给扣发,使得其部队损失惨重;加上日本人的劝降,其无奈只好撤出济南,调整兵力。可以说,比起唐生智,陈诚,桂永清等人他在济阳地区打击日军已经够努力的了,蒋该死这是故意要弄死他。虽然他已经死了这么些年了,我还是认为韩复榘是山东近代民国至今以来,唯一一个算是比较有建设才能的省长,其余的都是政绩官僚。他的还留给了我们非常搞笑的许多诗集,笑话;以下就是,请大家仔细品味!


诸位、各位、在齐位:

今天是什么天气?今天是讲演的天气。开会的人来齐了没有?看样子大概是五分之八啦,来到的就不说咧,没来的举手吧!很好,很好,都到齐了。你们来得很茂盛,敝人也实在是感冒。

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大家应该互相原谅,因为兄弟和你们大家比不了。你们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和留洋生。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都懂七八国的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也不懂。你们是从笔筒里爬出来的,兄弟我是从炮筒里钻出来的。今天到这里讲话,真使我逢荜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像——就……对了,就像对牛弹琴。

今天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双手赞成,就是一条“行人靠右走”着实不妥,实在太糊涂了。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留给谁呢?

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国人在北京东交民巷都建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不在那儿建个大使馆?说来说去,中国人真是太软弱了!


(韩进校时见学生在进行篮球比赛,此时,他因此而痛斥总务处长)要不是你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这样穷酸?十来个人穿着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子?多不雅观!明天到我公馆再领笔钱,多买几个球,一人发一个,省得再你争我抢。


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在民国二十年左右他盘踞山东,不到十年光景,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

他不管犯罪不犯罪,就看他问案子的时后高兴不高兴了。那位说了:问案是司法部门的事啊

,韩复榘是省主席怎么还管问案子呀?哎,您别看他没文化,斗大的字不认识半升,还是军事、

政治、财政、文化、司法一把抓!每天自己问案子,问案的时候要是赶上他高兴,多大的罪名

也能当场释放;要是赶上他不高兴,那算倒了霉啦,他怎么看你怎么别扭,哪怕是你在小胡同

里撒了泡尿,他能给判八个字:随地便溺,应该枪毙!哎,这就毙啦!

他问案子还特别,三个、五个、十个、八个他不问,非得凑够了百八十个他才问哪,这叫

一堂轰!您别看一堂轰,可有区别:有放的,有毙的。至于哪个放,哪个毙,他不说话,定了个暗

记儿,什么暗记呢?捋胡子。他要是一捋左边儿的胡子,就让那些犯人站左边儿,问完了案子这

些人全部释放;他要是一捋右边儿的胡子,让那些犯人站到右边儿,等问完了案子这些人全毙

!你瞧,这什叫么主意?

所以说指不定谁倒霉哪。不光是犯人,就是给他做事当差的也不例外。有一回,他的参谋

长沙月波打发个小勤务兵给韩复榘送一封信,正赶上韩复榘问案子。小勤务兵一喊:“报告

韩主席,您的信。”

(山东口音)“知道了,站那边儿等着吧!”(同时捋右边儿胡子)

等问完了案子再找那个送信的小勤务兵,没啦。韩复榘纳闷儿啦:“哎,刚才给俺送信的

那个人呢?”

“回韩主席话,已经给毙了。”

“毙了,为嘛毙了呢?”

“回您的话,我们看您刚才跟他说话的时候捋右边儿的胡子来着。”

嗬!韩复榘一听乐啦:“哈哈,真有意思,算这小子该着死呀!其实俺刚才不是捋胡子,那

是俺挠痒痒呢?”


他到什么地方去讲演呢?是当时山东的最高学府——齐鲁大学讲演那天,他坐着小轿车就去了

,等车开到学校门口,韩复榘一看就火儿啦,怎么?是这么回事。韩复榘来这儿讲演,这地方得

加强戒备,门口得设岗啊。站岗的这兵啊是早晨六点钟上的岗,都十二点半啦韩复榘还没来呢

!站岗的是又困又饿,靠着墙睡着了。正赶这会儿韩复榘的汽车到了。

韩复榘当时就火儿了,下车过去就给站岗的一个嘴巴。“叫你站岗跑这儿睡觉来了,真他

妈的‘玉不琢,不成器’!”

这当兵的一听韩复榘这句话,马上跪下了:“是!我永远记住韩主席的这句话!”

“你光记住不行啊,‘玉不琢,不成器’,你知道怎么讲嘛?”

“他……不是我这儿睡觉,您要是遇不着就不生气了嘛!”

韩复榘一听乐了:“好啊,你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对呀!你在这儿睡觉,俺要遇不着不就

不生气了嘛;好小子,别屈了才,起来!弄个连长当当吧!”


韩复榘笑话一


韩复榘当上了山东省主席,驻进了济南府。从来没有见过电灯的他,很是稀奇,电灯点了一夜也没熄,外面的警卫以为韩主席在办公。


第二天一早,几个警卫员拿着牙膏、香皂,端着一洗脸盆水进到他的房间。只见韩复榘光着膀子,汗流浃背的坐在那吹电灯。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奶奶个熊,什么灯呀!俺吹了一晚上都吹不灭……把那些个警卫员乐得够呛,但又不敢笑。放下洗漱用品,赶快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警卫员进去倒洗脸水,就听到韩复榘说:今天的早点,那长长的好吃,甜甜的。那方方的不好吃,苦苦的。那盆汤我都喝了,就是没味道……

韩复榘笑话(二)




一天,韩复榘接到蒋介石的一份电报,要他速到南京一晤。




他看了电报不太高兴了,对副官们说,俺的公务这么繁忙,就为了一“语”呀!副官说:不是一“语”,是一“晤”,委员长要见你一面。韩复榘说,俺一个大老爷们,有啥好看的?俺不去。副官说,肯定是有要事找你面谈,并且是要你速去,主席你不去不好吧!韩复榘说,麻烦,那俺就去。那“速去”是什么意思?副官说,就是要让你快去。




韩复榘说,那好,俺坐电报去,那家伙快。




韩复榘笑话(三)




韩复榘到了南京,看到了很多马路旁大大的写着“行车靠左”几个大字,心中直嘀咕。




当天就见到了蒋介石,两人谈了很久,十分投机。蒋介石说,韩主席为国为民操劳,就在南京多玩几天吧!韩复榘说,谢谢委员长!南京也没啥好玩的,俺还要给南京提一个意见。蒋介石说,韩主席有什么意见尽管说。韩复榘说,俺在马路上看到写的“行车靠左”,那右边留给谁走?这样不对吧?




蒋介石一听,呵呵大笑起来,假牙都差点笑掉了……




韩复榘笑话(四)




有一次,韩复榘看到教官在训练新兵。




那些新兵怎么也走不到点子上,教官气歪了鼻子,骂那些新兵笨得像驴。韩复榘气的骂教官说:你他妈才笨得像头猪!谁知道啥1、2、1啊?韩复榘让那些新兵,一只脚穿草鞋,一只脚穿皮鞋。对教官吼道:你他妈现在给我喊,皮鞋草鞋皮鞋草鞋......




那些新兵果然走到了点子上。




韩复榘笑话(五)




韩复榘到某学校去演讲,校长把全体学生召集到礼堂,请韩主席训话。掌声雷动……




诸位,各位,在齐位,(不懂是什么)今天是什么天气呀?今天是讲演的天气,该来的都来了吗?没来的请举手吧!(校长说都来齐了 )今天大家到得很茂盛,鄙人是实在的感冒。




你们都是读大书的人,都是喝墨水长大的,每个人都懂他妈的七八个国家的英文。兄弟俺是炮筒子里爬出来的人,是吃枪子儿长大的,俺在你中间哪,简直就是鹤立鸡群哪.……




这个这个蒋委员长啊……提倡这个这个新生活,新生活当然好,要提倡。就是这个这个行人靠右行,人家住在左边的,哪不就回不了家啦……




新生活还要搞体育,搞活动(校长说是体育运动 )刚才,进门哪里,一伙人抢一个球,(校长说是篮球赛)这就不对啦……没钱,上俺哪去领一点嘛。多买几个球,每人发一个,省得你争我抢的。不成体统嘛。再就哪个篮子,整个就是个漏的,丢一个,漏一个。再没钱,补一补篮子总会吧……




整个礼堂一遍哗然……




韩复榘笑话(六)




有一次韩复榘审理一个偷鸡的,一个偷牛的。




韩复榘判偷牛的释放,偷鸡的有罪。




偷鸡者不服,韩复榘小眼一瞪:“他娘的,牛不会反抗,鸡又叫唤又扑愣你都敢偷,还说你没有罪?”




韩复榘笑话(七)




韩复榘不识字,却非常的精明。




每当军械库要发装备或是军饷的时候,必须要有韩复榘本人盖了章的条子。副官知道韩复榘不识字,而且每天军械库的出入单据众多,认为有机可乘,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为自己捞一票。于是,副官就自己悄悄的写了张单据,再伪造了一个与韩复榘的印章一样的大印,盖在单据上面然后将假印销毁,再拿这张单据去军械库领出一批装备,偷偷卖得的钱中饱了私囊。




过后不久,韩复榘来到军械库检查,他将所有的单据全部拿过来,一张一张的装模做样看过,突然,他举起一张单据来:“这张不对,有问题,有人竟敢伪造我的印章!”




副官一瞧,吓得魂差一点没飞掉,韩复榘手里拿的,正是他伪造的那一张:就遮掩道:“韩主席,这明明是你盖了章的吗,是不是时间久了,你自己也想不起来了?”




“不对,”韩复榘摇头道:“这一张是假的,我知道。”




“可是韩主席,你怎么能够肯定这一张是假的呢?”副官不明白:“这一张上的印章,跟其它上面的印章没有任何区别啊。”




“是没有区别,”韩复榘道:“可是我的印章有记号,我认得,这张上没有记号,所以肯定是假的。”




副官心想,我刻的印和你的一模一样啊,怎么就没有看到你说的记号呢?再问韩复榘这个问题,韩复榘把单据举起来,指着上面的印章说道:“你看清楚了,在我的印章上,有一根针,所以凡是我盖的章,纸上都有一个小洞,这张纸上的印没有小洞,所以我就知道是假的。”




竟有这种事?副官一下子傻了眼。 回答者: 热心网友 | 2010-2-15 19:04


韩复榘笑话集




话说山东济南三圣地:大明湖,趵突泉,千佛山。


韩复榘分别去游玩,先到大明湖,觉得风景不错,于是作诗一首:


大明湖,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


一跳,一蹦达。




手下听后拍手称好。韩复榘心情甚好,就去趵突泉游玩,又作诗一首:




趵突泉,泉趵突。


趵突泉水咕嘟嘟。


咕嘟咕嘟咕嘟嘟


咕嘟嘟嘟嘟……




手下人又拍手称好,说千年难遇的好诗。韩复榘自信心大受鼓舞,于是去千佛山游玩,并且作诗一首:




千佛山啊千佛山。


上头尖来下头宽。


有朝一日倒过来。


么年?


下头尖来上头宽。


……




旧中国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在民国二十年左右他盘踞山东,不到十年光景,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他不管犯罪不犯罪,就看他问案子的时后高兴不高兴了。那位说了:问案是司法部门的事啊,韩复榘是省主席怎么还管问案子呀?哎,您别看他没文化,斗大的字不认识半升,还是军事、政治、财政、文化、司法一把抓!每天自己问案子,问案的时候要是赶上他高兴,多大的罪名也能当场释放;要是赶上他不高兴,那算倒了霉啦,他怎么看你怎么别扭,哪怕是你在小胡同里撒了泡尿,他能给判八个字:随地便溺,应该枪毙!哎,这就毙啦!


他问案子还特别,三个、五个、十个、八个他不问,非得凑够了百八十个他才问哪,这叫一堂轰!您别看一堂轰,可有区别:有放的,有毙的。至于哪个放,哪个毙,他不说话,定了个暗记儿,什么暗记呢?捋胡子。他要是一捋左边儿的胡子,就让那些犯人站左边儿,问完了案子这些人全部释放;他要是一捋右边儿的胡子,让那些犯人站到右边儿,等问完了案子这些人全毙!你瞧,这什叫么主意?


所以说指不定谁倒霉哪。不光是犯人,就是给他做事当差的也不例外。有一回,他的参谋长沙月波打发个小勤务兵给韩复榘送一封信,正赶上韩复榘问案子。小勤务兵一喊:“报告韩主席,您的信。”


(山东口音)“知道了,站那边儿等着吧!”(同时捋右边儿胡子)


等问完了案子再找那个送信的小勤务兵,没啦。韩复榘纳闷儿啦:“哎,刚才给俺送信的那个人呢?”


“回韩主席话,已经给毙了。”


“毙了,为嘛毙了呢?”


“回您的话,我们看您刚才跟他说话的时候捋右边儿的胡子来着。”


嗬!韩复榘一听乐啦:“哈哈,真有意思,算这小子该着死呀!其实俺刚才不是捋胡子,那是俺挠痒痒呢?”


嘿,他给挠出一个去!




他到什么地方去讲演呢?是当时山东的最高学府——齐鲁大学讲演那天,他坐着小轿车就去了,等车开到学校门口,韩复榘一看就火儿啦,怎么?是这么回事。韩复榘来这儿讲演,这地方得加强戒备,门口得设岗啊。站岗的这兵啊是早晨六点钟上的岗,都十二点半啦韩复榘还没来呢!站岗的是又困又饿,靠着墙睡着了。正赶这会儿韩复榘的汽车到了。


韩复榘当时就火儿了,下车过去就给站岗的一个嘴巴。“叫你站岗跑这儿睡觉来了,真他*的‘玉不琢,不成器’!”


这当兵的一听韩复榘这句话,马上跪下了:“是!我永远记住韩主席的这句话!”


“你光记住不行啊,‘玉不琢,不成器’,你知道怎么讲嘛?”


“他……不是我这儿睡觉,您要是遇不着就不生气了嘛!”


韩复榘一听乐了:“好啊,你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对呀!你在这儿睡觉,俺要遇不着不就不生气了嘛;好小子,别屈了才,起来!弄个连长当当吧!”


韩复榘进了礼堂,上了讲台冲大家一点头儿,开始讲演。您听吧,这热闹就来啦。


“诸位,各位,在其位!”


“今天啊……今天……是啊,是……是什么天气?今天啊,是……是讲演的天气!”


“今天,来宾来得十分茂盛,敝人……啊俺呢,也实在的感冒!”


“现在看来,来的人实在是不少咧!看样子大概有五分之八啦!”


“来到的就不说咧,没来的请把手举起来吧!很好,都来了!”


“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来训一训!”


“兄弟俺说得对不对的,大家应当……这个……这个……互相原谅,你们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留洋生。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都懂得七八国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都不懂。因为兄弟和你们大家比不了哇,兄弟我是大老粗儿,你们大家都是从笔杆子里爬出来的,可俺呢,是由炮筒子里钻出来的!你们大家都是这个……各国的留学生,都会说各国的英国话!今天来这里讲话,真使我蓬荜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像对牛弹琴,也可以说是鹤立鸡群了。


所以今天俺不打算多讲,只讲三个纲目……这个……第一个纲目就是南京国民政府发布的命令,什么‘新生活运动’,敝人俺是极表赞成.兄弟我举双手赞成……而又他*的反对!”


“兄弟俺反对的不是别的,而是在‘新生活运动’里有这么一条叫右侧通行,就是说叫行人一律走马路右边儿,可俺就想咧,如果行人一律靠右边儿走的话……那左边儿马路上不就没人了嘛!”


“第二个纲目,就是当初孙总理孙中山孙先生说过的两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大家知道这两句话怎么讲吗?好,既然不知道,那就听俺慢慢道来!”


“这个‘革命尚未成功’啊,就是这个孙中山孙先生说话客气,他说,想当初啊,这个‘革命’不是他发明的,那么是谁发明的呢?是个当兵的发明的‘革命’!对咧,是个当兵的搞起来的革命,这个当兵的后来升了连长咧,唉,到这个时候革命才成功咧!你们不禁要问咧,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当然俺知道了,要不然,俺怎么来回扒拉你们呢?!孙中山孙先生说得明明白白:‘革命尚未成功’,‘上尉’就是连长啊,所以说,这个当兵的升了连长的时候,革命就成功咧!”


“你们别乐呀,听俺说嘛,这个连长姓什么呢?姓于,叫于之力!孙中山先生的遗嘱里写着呢:‘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这就是说在孙先生搞革命以前,于之力于连长就已经搞了四十年啦!”


“虽然搞了这么多年,但是我们中国人跟外国人还是比不了,中国人比起外国人来,我们还是……还是……很软和的!”


“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大家看一看,外国人在我们中国占有租界,并且各国在我们中国都设有大使馆,外国人在北京东交民巷都建立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我们中国为什么不在那儿建个大使馆呢?说来说去,中国人真是太软了。大家说,对不?”


“另外……另外(咳嗽)我说你们学校是怎么搞的?你们的卫生不好!哎,对咧,我顺便把‘卫生’谈一谈。大家知道‘卫生’这两个字怎么讲吗?卫生嘛……就是这个……这个……为了活着!我们应该每天早晨起来,把窗子打开,把这个空气放出去,把‘卫生’放进来,这样子才叫‘卫生’呢!”


第三个纲目,学生篮球赛,肯定是总务长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会那么穷酸?十来个人穿着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多不雅观。明天到我公馆领笔钱,多买几个球,一人发一个,省得再你争我抢的。


今天这里没有外人,也没有坏人,所以我想告诉大家三个机密:第一个机密暂时不能告诉大家,第二个机密的内容跟第一个机密一个样,第三个机密前面两点已经讲了,今天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诸位。




韩复渠的对联


上联:山上石稀烂蹦硬


下联: 河中水滚开冰凉




韩复渠诗集




咏闪电


忽然天空一火燫


可能神仙要抽烟


如果不是要抽烟


为何又是一火燫




咏泰山


远看泰山黑乎乎


上头细来下头粗


有朝一日倒过来


下头细来上头粗


韩复榘的功与过 回答者: 13503484339 | 十二级 | 2010-2-15 19:23


韩复榘在山东大学演讲(演绎):


(这个稿子是刘宝瑞相声里的,并不是韩的作品。)


诸位、各位、在齐位:今天是什么天气,今天就是演讲的天气。来宾十分茂盛,敝人也实在感冒。今天来的人不少咧,看样子大体有5/8啦,来到的不说,没来的把手举起来!很好,都来了!


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大家应该相互原谅。你们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留洋生。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都懂得七八国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都不懂。你们大家都是笔杆子里爬出来的,我是炮筒子里钻出来的。今天来这里讲话,真使我蓬荜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像对牛弹琴,也可以说是鹤立鸡群了。


今天,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举双手赞成。就一条,行人靠右走,着实不妥。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留给谁呢?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国人在北京东交民巷都建立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我们中国为什么不在那儿建个大使馆呢?说来说去,中国人真是太软弱了。第三个纲目,学生篮球赛,肯定是总务长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会那么穷酸?十来个人穿着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多不雅观。明天到我公馆领笔钱,多买几个球,一人发一个,省得再你争我抢的。


今天这里没有外人,也没有坏人,所以我想告诉大家三个机密:第一个机密暂时不能告诉大家,第二个机密的内容跟第一个机密一个样,第三个机密前面两点已经讲了,今天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诸位。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