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53.心惊胆颤

周于仲谋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山里的夜晚,天气凉爽之极,但小伙脸上豆大的汗珠还是不由自主地肆意往外冒出。 用在刀尖上跳舞不足以形容此刻的境地,把生命安全寄托于素不相识的他人手中,全凭撒旦们的良知来决定生死,嗐,自己何曾处过这样的环境? 左右观察,很快选定一处绝佳的庇护之所,与胸部齐高的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山里的夜晚,天气凉爽之极,但小伙脸上豆大的汗珠还是不由自主地肆意往外冒出。

用在刀尖上跳舞不足以形容此刻的境地,把生命安全寄托于素不相识的他人手中,全凭撒旦们的良知来决定生死,嗐,自己何曾处过这样的环境?

左右观察,很快选定一处绝佳的庇护之所,与胸部齐高的大石头后天然凹入,两棵大松树如左右护法,天衣无缝遮蔽着石头。

无论向下或向右,视野都非常开阔,下山小径近在咫尺,进可攻,退可守,实在不行,还可以马上跑路。

小包已经收入背包内,拔出左裤兜里的枪支,左手54式,右手64式,站在大石头后谨慎向外张望。

山坳下,密林小径中,有人影移动,不一会,手握81杠的两名全副武装士兵小心探出头。见一切安全,向后挥挥手,身后一大群人员围上,指挥员模样的军官做出分散隐蔽的手势,战士们跑步散开。

没时间多考虑,仲谋用枪支瞄准离自己最近的战士脚下前方,果断扣下扳机。战友们呀,只能这样提醒,万一被发现在帮你们,我自己恐怕都应顾不暇。

让小伙意想不到的事情眨眼间发生,右边山梁上有人朝战士们扔出如雨点般的小东西,AK-47“突,突突···”的咆哮声同步响起,“轰——”,“轰——”···,手榴弹不断爆炸的声音回荡在山谷间,扣人心弦。

这帮缅甸克钦独立武装军摆明想致人于死地,以部分交织的火网封锁住武警战士的退路,其余的火力逐一点射,像在靶场中追杀猎物,有组织有目的进行屠杀。

山坳下,习惯了猫捉老鼠的战士们明显措手不及,火光中,不断有人员倒下。

仲谋实在看不下去,眼睁睁望着自己的战友被人在屠杀,却不能也不敢去支援。

唉,兄弟们,没有给力的军火,即便“兰博”在此,也同样无能为力,手枪哪里会是AK-47的对手,何况龟孙们手中还有手榴弹,主动进攻,无疑想找死?

跑吧,这里弄不好很快就会被部队包围,夜色中,顾不得路边的荆棘,小伙沿下山小路疾速奔跑。

背后,嘈杂的枪声却骤然停下,应该是武装军已经撤出战斗,这帮龟孙,还真领悟到毛爷爷游击战的精髓,占据有利地形,集中优势火力,而后打完就跑,只苦了倒霉的战友们!

下山好歹比上山轻松,背着十大几斤的背包,小伙不敢停留,快速穿过山谷,气踹嘘嘘来到公路边。手枪关保险后放入背包内,心里打定主意,万一碰上危险,只能丢卒保车,活下去才是最大的道理。

夜空下,盘山公路上车影寥寥,仲谋试着拦车,却根本没有车敢停下,往往减速后马上呼啸而过。也不怪他人无理,半夜三更,谁敢无缘无故接受陌生人的搭车请求?

顺盘山路往前走,夜幕中,终于找到一家临近公路的废弃平房。

烟熏火燎过的墙壁上涂满污七八糟的文字和图案,房门估计被拆下变做引火柴,地面一堆堆的灰烬混杂在不知是人还是畜生的排泄物中,显得泾渭分明。

去山脚下拉来枯树枝,部分遮在令人作呕的排泄物上,用大树枝桠挡住门。找个相对干净的地方,人坐下,军用64手枪揣入兜内,手紧握枪支,慢慢打盹。

“咔嚓”,枝桠的响动惊醒半梦半醒中的小伙,快速拔出枪支,对准门口。门外却空无一人,只有呼啸的风声阵阵传来,快速起身,小心来到门口,探头左右窥望,确实没人,虚惊一场。

活动着麻木的四肢,人再没有睡意,靠在墙边,摸出一支烟点燃,静静地凝望。

白色烟卷在滚动的火光中慢慢萎缩、变短,干燥的灰烬渐渐增长,有如蝶飞坠一般,随手指的颤动而散落一地。

天色在枯燥的等待中变亮,盘山路上车辆逐渐增多,看准机会,仲谋拦下一辆小货车。好说歹说下,辅以香烟和钱币贿赂,一脸黝黑的青年司机终于松口,同意带小伙一程。

一路上,青年像警察在查询户口,反复详细追问,仲谋耐心编故事搪塞。小货车很快拐上S321省道,谢过青年,在路边下车。沿原路返回,估计风险太大,拿出地图,蹲在地上仔细研究。

考虑来考虑去,最后决定,走俄罗村-芒棒-广允-姐东吕-瑞丽市,主意已定,到路旁商店买来可乐和饼干,马上赶路。不停地换车,总算有惊无险在天黑前赶到瑞丽。

小旅馆中,安顿好一切,跟总经理简短汇报完情况,仲谋倒头便睡,一整天的神经高度紧张,把人给累坏。

早晨起床,按照预定计划,不从瑞丽直接折返昆明,而是走瑞丽-陇川-梁河-腾冲,从腾冲回昆明。车到陇川前一直都太平无事,眼看临近梁河,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

“停车,全部停车!”前方有警察在挥舞手臂,示意过往车辆接受检查。仲谋在车上坐卧不安,身份证和退伍证早就放入上衣口袋中,以便随时出示。

背包在小旅馆内重新处理过,枪支被擦掉全部指纹,放入最底层,上面用买来的饼干和其它食物饮料塞满,也非常小心地没留下任何指纹。

在瑞丽上车前,还买好一个类似的背包,捏在手中,万一带货的背包被发现,抵死也不承认。

停车接受检查的汽车越来越多,仲谋装出需要小解的样子,“师傅,开开门,我上趟厕所!”

刚刚下车,可越担心越出鬼,一个警察直接冲小伙走过来,“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仔细看完证件,警察追问,“从哪里来,来干什么?”

陪着笑脸,仲谋按照早就想好的措辞答复。

没再多问,警察上车去查看,小伙也跟上车。

“这是谁的包包?”警察指着如定时炸弹般的背包在询问。

脑袋就像被五雷轰顶,木木地看着,仲谋机械回答,“是我的包包!”

“请打开!”

汗飞快冒出,幸好天气很热,装着在擦汗,小伙蹲下身,拉开拉链,“里面都是食物和饮料···您看···”慢慢将上层的物品拿出来摆在地上,手迅速伸入包包往下探。实在不行,只有鱼死网破,把枪拿到手再说。

时间仿佛凝固,世界就此静止,直到天籁之音传来,“行,收进去!”

如遇大赦,仲谋收好物品,怦怦直跳的心脏慢慢平缓,随着车辆重新上路,一切恢复平静。


《为了避免挨砖,声明一下,云南缉毒武警被伏击是真事,十几个人员,死掉六个或者是七个,余者全部挂彩,此事惊动国防部,最后查明,事情是缅甸地方武装为了报复武警而特意设下的圈套。万幸的是,杂牌军不清楚到底上来多少人,怕被包饺子,打完就跑,不然,这十几个人一个都活不了。实际上,武警一直都在猫捉老鼠,没想到倒被老鼠设了个反包围,死伤惨重,郁闷呀,报仇都没有对象,不能越境去攻击,这事不知道在百度上能搜到不?顺便说明,此事是我云南同学告诉我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