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讲韩复榘

齐鲁将军 收藏 5 1432
导读:讲一讲韩复榘 1890年,韩复榘生于河北省霸县的一个小康之家。他的父亲韩静源是前清秀才,以在私塾教书为生;母亲李氏是村庄中颇有贤名的家庭妇女。韩复榘兄弟5人,他排行第四。韩复榘自幼聪明好学,受到父亲偏爱,幼时就入私塾跟随父亲读书达七八年之久。   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韩复榘的叔叔因接触过洋人,被义和团视为“二毛子”而遭斩首,韩家宅院也被焚烧,从此家境沦落,韩复榘也被迫辍学。在韩复榘14岁时,由父母作主,娶了当地名士高步瀛的侄女高艺珍为妻。韩复榘成家后,因为字写得很好,经人介绍到县衙任“帖写”

讲一讲韩复榘

1890年,韩复榘生于河北省霸县的一个小康之家。他的父亲韩静源是前清秀才,以在私塾教书为生;母亲李氏是村庄中颇有贤名的家庭妇女。韩复榘兄弟5人,他排行第四。韩复榘自幼聪明好学,受到父亲偏爱,幼时就入私塾跟随父亲读书达七八年之久。

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韩复榘的叔叔因接触过洋人,被义和团视为“二毛子”而遭斩首,韩家宅院也被焚烧,从此家境沦落,韩复榘也被迫辍学。在韩复榘14岁时,由父母作主,娶了当地名士高步瀛的侄女高艺珍为妻。韩复榘成家后,因为字写得很好,经人介绍到县衙任“帖写”,相当于现在的文书。由于薪俸极低,加上韩复榘又嗜赌如命,他欠下了一屁股赌债。

1909年,为了躲债,韩复榘想投奔早年去东北谋生的大哥,结果还没找到大哥,盘缠就花光了。无奈之下,韩复榘只好到新民府当兵,被编入清军某营。当时该营的管带是冯玉祥,他见韩复榘外表斯文,还能写得一手好字,颇为喜爱,就叫他当了司书。

韩复榘跟随冯玉祥多年,在连年征战中因作战勇敢,不断逐级提升,与石友三、孙良诚等人成为冯玉祥的得力战将,被称为冯的“十三太保”。


二次北伐后,冯玉祥手下的宋哲元、孙良诚等人都当上了省主席,而韩复榘却仅仅是个小师长,被派驻防河南漯河。由此,韩复榘认为冯玉祥对己不公。在漯河期间,韩复榘终日沉缅酒色,遇到了漯河名伶纪甘青,不久便将其纳为妾,成为他的“外交夫人”。

1928年12月,冯玉祥为安抚韩复榘,委任他为河南省主席,并派与韩素来不和的石敬亭接任师长。上任不久,石敬亭就不断撤换韩复榘在部队中的亲信。为此,韩复榘感到十分苦恼,只有抛开政务,终日吃喝嫖赌。不料,冯玉祥于1929年2月视察河南省,把韩复榘训斥了一顿。

1929年3月,蒋桂战争爆发,韩复榘重新担任第二十师师长,并出任“讨逆军”第三路总指挥,统率7个师南下。当韩复榘行至湖北孝感时,蒋桂战争已告结束。蒋介石派人前往慰劳,并邀韩复榘到汉口会晤。

蒋介石、宋美龄亲自设宴招待韩复榘,并对韩嘉奖备至,称其“战功卓著”。临别时,蒋介石还送给韩复榘一张10万元的支票,并说已在上海为他准备了一处住宅,韩欣然接受。蒋介石的极力拉拢,使韩复榘受宠若惊,于是他便有了投蒋之意。不久,韩复榘就联合他人叛冯投蒋。

1930年9月5日,蒋介石正式任命韩复榘为山东省主席。从此,韩复榘登上了山东“土皇帝”的宝座,开始了对山东长达8年的统治。


韩复榘主政山东以后,立刻密锣紧鼓地实行他的治鲁方针。他趁蒋、冯、阎还陷于中原混战之机,迅速将山东的军、政、法大权集于一身。韩复榘作为一个军阀,自然有他粗俗不堪的一面,然而却并非民间所流传的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

在吏治方面,韩复榘规定政府人员都必须穿戴与士兵一样的布制服装;对政府人员吸食毒品惩罚很重,一旦发现,轻则革职,重则枪毙。韩复榘特别厌恶贪官污吏,他专门设立了高级侦探队,选用高中毕业的青年充任队员,对各部门和各市县进行明察暗访,定期直接向他密报。一旦发现有贪污受贿的官员,就立即逮捕,以军法处置。

不仅如此,韩复榘还给公务人员规定了严格的工作时间,规定省府机关每周进行3次朝会:星期一为“总理纪念周”,星期三为“勉励会”,星期五为“军事训练”。韩复榘和各厅长、省委委员轮流讲话,并常常点名,点名不到者必受惩罚。

韩复榘上任之初,山东境内匪情严重。他先后颁布了《守城剿匪办法》以及各种剿匪奖惩办法,并亲自担任清乡督办和清乡总局局长。

“刘黑七”是流窜华北七省的巨匪,他聚众万余,烧杀奸淫抢掠,无恶不作。韩复榘先是派兵围剿,因收效甚微,遂改剿为抚,将“刘黑七”部改编为山东警备军。未及半年,“刘黑七”不听调遣,率部窜入河北继续为匪。在经过霸县时,“刘黑七”还掘了韩复榘的祖坟,以发泄仇恨。

由于旷日持久未能剿灭刘匪,韩复榘曾向南京政府递送辞呈,经蒋介石再三挽留,韩复榘才打消了辞意。在一次剿匪会议上,韩复榘竟声泪俱下地说:“究竟我们还想不想干?”其部属为之感动,刘匪终于被歼。

到1935年左右,山东境内的大股土匪已基本肃清。


早在1922年,梁漱溟(著名的儒学家、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曾应邀到北京南苑冯玉祥部,给部队官佐讲学,宣传自己的主张。当时,韩复榘听了梁漱溟的讲学后,对他的道德学问很是仰慕。于是,便有了韩复榘后来在山东鼎力支持梁漱溟的乡村建设计划。

韩复榘在山东推行乡村建设计划时说:“中国紊乱至此,非从农村整理入手不可……我学识浅陋,而有学识的即‘乡村建设研究院’。”后来,韩复榘更是直言不讳地说:“军队需要整理,不整理早晚要垮;政治也需要改革,不改革也是早晚要垮的……我不会改革,请梁先生帮我们改革吧!”

于是,韩复榘划出菏泽等19个县为乡村建设实验区,所有的专员、县长和保安司令都由乡建派人担任。抗战爆发后,韩复榘将菏泽一带的自卫武装编成一个4000人的补充旅。之后,这个旅又被何应钦补充到中央军,编入炮兵。何应钦曾高兴地说:“山东人身高体壮,可以当最好的炮兵。”

梁漱溟出于一个学者的理想主义,提倡乡村建设,韩复榘不但给予充分理解,还划出19个县供其进行改革实践,并将地方军政大权一并交于他作主。在那个时代,一个职业军人能有如此胸襟和雅量,实为难得。对此,梁漱溟对韩复榘的评价是:“他并非完全一介武夫。”


韩复榘出任山东省政府主席,新省府班子基本上都是他由河南带来的原班人马,只有教育厅厅长何思源(他是蒋介石点名安排在山东的)与南京方面关系密切。起初,韩复榘对何思源怀有戒心,态度也十分冷淡。

韩、何之间的第一次交锋是因省财政要削减教育经费而引起的。一天,何思源愤而面见韩复榘,态度强硬地表示:教育经费不但不能减少,以后每年还要增加。他还说:“这不是我个人的事,事关后代青年。主席要我干,就得这样,不叫我干,我就走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韩复榘非但没有被“触怒”,反而起身对他说:“决不欠你的教育经费,你放心吧!”

正是不打不相识,韩复榘与何思源从此反倒成了朋友。韩非常赏识何的耿直和勇气;何则发现自己“和韩复榘相处很容易,对韩要爽快些,说话不要转弯抹角。韩复榘虽然好明杀人、暗杀人,但他不是阴险的人”。

尽管如此,韩复榘周围的人还是不能容忍何思源的存在,非要把他从山东挤走不可。几位省政府委员曾联袂面见韩复榘,要求将何撤职。韩复榘语重心长地说:“全省政府只有何某一个人是山东人,又是读书人,我们还不能容他?不要越做越小,那样非垮台不可!”

韩复榘主鲁期间,山东教育事业有了很大发展。对教育工作,韩复榘总是放手让何思源去做,且没有向教育界安排过一个私人,这在当时是很难得的。

1938年,韩复榘在开封被蒋介石诱捕后,蒋为了搜罗韩的罪名,曾召见何思源。蒋介石开口就问:“韩复榘欠你多少教育经费?他是怎样卖鸦片的?”何思源不肯落井下石,直言道:“韩复榘从未欠过教育经费,也并不出卖鸦片。”摘自《齐鲁晚报》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