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 正文 第三章 初步计划

ld6365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URL] 一百三十四号人黑压压站在打谷场上,让四人一时还真不习惯,俘虏虽多,但看到旁边停着只有存在于传说中的坦克(溃兵中的军官才听过,却也没见过,以为这种车型矮小,火力凶悍的东西就是。)上黑洞洞的枪口,另一边一挺造型精美的轻机枪,其它两人手里也是更加小巧的手提机枪,这种火力,怕只有洋人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


一百三十四号人黑压压站在打谷场上,让四人一时还真不习惯,俘虏虽多,但看到旁边停着只有存在于传说中的坦克(溃兵中的军官才听过,却也没见过,以为这种车型矮小,火力凶悍的东西就是。)上黑洞洞的枪口,另一边一挺造型精美的轻机枪,其它两人手里也是更加小巧的手提机枪,这种火力,怕只有洋人才有吧。哪里还敢生出反抗之心。

李想站在人群前,道:“我不管你们来自哪里,干什么的,只要跟着我们干,决不亏待你们,保证你们吃的更好,赚的更多,”

人群中顿时一阵窃窃私语,李想一挥手,打断了他们,一指一个象是当过兵的,问他道:“你们大当家的叫什么?”

那人连忙一弯腰,恭敬接道:“回爷,‘疤眼狼’郑三。”听的众人一阵迷糊,这位爷什么也不问一上来就大打出手,死的那些个也太冤了吧。

李想哈哈一笑,道:“这就对了,这家伙一年前偷袭老子车队,叫他跑了,这次是算旧帐来了,冤有头债有主,不会为难兄弟们。”

众人听了放了一大半心,这种事太常见了,怪只怪疤眼狼不开眼,惹毛了这几个阎王。钱复听着直乐,这个李想,还真是个演戏的天才。

众人中一位军官模样的人双手抱拳,问道:“不知各位在哪里开山立窑。”

“啊,”李想也一抱拳,道:“咱史弟是农工社的,从北平出来,见过一点世面,想来这里重开一片天地。”

那军官一听,反道一付释然的神情,道“但不知您是想投在镇嵩军刘将军属下,还是投在靖国军胡司令的属下,或是从北平来,难道要投在直系阎相文麾下?”

“什么,”李想有点反应不过来,问道:“什么刘司令,胡司令,这里那里?”

那人反倒奇怪了,“刘镇华刘司令,阎相文阎司令,胡景翼胡司令,现在入陕的,谁不想靠这几棵大树。”

“哈哈哈,兄弟好见识。”李想顿时明白了,自已是在陕西,正是军阀混战的时代。不是20年,就是21年,又道:“兄弟出来时日多了,不知今天是哪一年哪一日了?”

“民国十年五月。”那人答道。

民国十年,1921年,李想心道,看来自己来的时代还不晚,留给自己发展的空间很大,这时候正是军阀互争天下的时候。

又问道:“这是哪里。”

这一句并没引起对方奇怪,现在的民国,地图远没有广泛使用,不知道具体地点很正常,那人又道:“这里是洛川,从这里沿山道出去,走一天就可以到洛川县城了。”

“洛川,我们到革命圣地了,”景珩想起了中学时历史课本上的洛川会议。

“扯淡,这时候的洛川,还不知是什么样子呢。”

“看来我们这地方是陕北了,正是各方势力的空缺,我们的南边,就是靖国军了。”李想一边说,一边走到那名军官面前,问道:“看你神清气正,不是土匪,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军官叹了口气,道:“我们是陈督军的手下,在三原被靖国军打的大败,觉得天天打来打去的,没个休止,我们心也冷了,想到北边找个吃饭的地方,却不想在这里遇到了洛川最大的悍匪,也就留下来了,我们约法三章,我帮他们整顿军队,他们供给粮草。打家劫舍的事,兄弟不参予。”

“他们的实力很强吗?”杨竽笙对历史很少关心,不禁道:“装备很一般嘛!”

“这位兄弟好大口气,别说洛川,就是白水的靖国军,一个连队也没有一挺马克沁,何况还有一挺刘易斯轻机枪,一门七五炮,这七五炮,就是靖国军全军也没几门,就更不容易了,放眼这洛川的四里八乡,我们敢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了,当然,比不得你们手里的西洋货。”军官言语颇有怨气。

“呵呵,这么说,你是不服气了?”李想笑着问道。

“当然,你们不过仗着坦克,机枪比我们好,其它的。。。”

没等他说完,李想就笑道:“好,既然这样,你们选一个单兵素质最好的,我们就比单兵技能。赢了,你们听我们的,输了,我们听你们的。”

军官看了看大家,自己站了出来,“我们比三场,刺杀,投弹,射击。”

“很好,”李想把自己的枪扔给龙海,道:“给我换支汉阳造。”

接过枪来,李想开始分解,见他动作并不熟练,军官笑着问道:“阁下没用过汉阳造?”

“没用过也一样赢你。”李想头也不抬,完成了第一次组合。

军官不气反笑,“好,我也不占你便宜,打平算我输,等你半个时辰。”

李想又一次分拆,从车上取来纱布之类将枪擦拭干净,压上五发子弹,向着预设目标放了一枪,没打中,惹得众人一阵大笑,李想跟着又放了一枪,还是没中,其他几人也都担心了起来。李想却不紧不慢道:“好了,看见没有,打谷场对面房檐上兽头,五发子弹,看谁中的多。”

“好,”对方答道。

李想看了看天,“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你远来是客,当然你先来。”

李想也不推辞,卧姿装弹,“砰砰砰砰砰”一连五枪,打落五个兽头,看得众人不禁大惊,他的枪法怎么忽然变好了。

跟着那名军官也连着五枪,却只击中四个。军官面如死灰,道:“再来。”

两人迅速换过两支木枪,拉开架式。

双方拭了拭手劲,来来往往交起手来,没两个回合,对方就被李想左右轻动的身体晃的头昏了,李想一个前进刺,将对方捅翻在地,对方刚刚爬起,又被放倒,李想的动作干净,诡异,让人难以捉摸,一袋烟的功夫,对方就被刺了十几枪,李想却一次没有,二十一世纪特种部队的杀人技术,都是经过科学反复粹练的,哪是这个时代上过讲武堂的人可比的,军官面如死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败再败,看清对方使的什么路数,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下,每一次的方位都是匪夷所思。想了想,丧气的把木枪一扔,道:“不比了,兄弟认输了。”

说着一转身,道:“你们大伙,服不服?”

看着这个文文静静的年轻人,单兵素质却如此厉害,大家都不说话了,这个时代游侠盛,最崇拜英雄,顿时都不说话了。

“好,那从今天起,这就是我们大当家的。”

李想一挥手,龙海打出一发信号弹。安思远带着两女走下山坡,众人看抢窑的好汉里还有两个时髦漂亮的女孩,一个戴眼镜的大学生,更是大吃一惊,见三人手里85微冲,手枪不是手枪,机枪不是机枪,更加认定几人留洋身份。

李想跳上车,算是开始第一次政治演说,“我看诸位,多是穷苦出身,有士兵,有农民,有学生,工人,猎户。想来你们原来都有各自稳定的生活,可为什么这短短的几年,你们就都变成以前都不屑一顾的土匪,你们想想,你来自南北各地,为何如此相同遭遇,你们中间也有过殷实人家,为什么现在不得不上山落草,你们也想过安安生生的日子,为什么就有人不让你们过,你们想过没有,这都是为什么。”

一番话,下面立刻象开了锅一样,是啊,这都是为了什么,人群中的几个学生,脸上都露出神往的表情,他们显然想的更多,明白了李想这话背后更深的含义。

等众人安静下来,李想又道:“谁愿意跟着我,我就用我的行动,告诉大家为什么,让大家从此以后,可以有一个安安生生的活计,富足的生活。我绝不强求大家留下,不愿留的,我们发给路费,愿意留下的,我们一起弄明白这个世界不平等的道理,为自己,也为大家,过上好日子,有田,有地,有房子,吃得饱饭,穿得暖衣。”

这番话立刻引起大家共鸣,纷纷表示留下来,李想却不急着让大家表态。利用埋锅造饭的机会,开展了第一次宣传工作。很简单,让钱复和几个学生沟通,自己和溃兵们交流,景珩刚操起了副业,了解山寨中人员的伤病情况。

军人之间很好沟通,虽然跨越了一个世纪,对于中下级官兵来说,他们就是各级军阀的炮灰,现在李想这么把他们当人看,丝毫没有轻视的意思,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一片,当问起李想的枪法是怎么练的,李想先笑了,“其实,你的枪法并不比我差,你比我差的,是科学知识。”这并不是李想的谦虚之词,后世的战争,没人有那闲功夫瞄了又瞄,天下地下的立体功击,立刻把人碾成粉末,更强调的是先敌开火,先敌命中,所以多采用短点射,由于后世子弹威力大,旋转慢,一入人体就会翻滚,就算不是要害,中弹者也会丧失战斗力,而不是象这个时代,对命中率要求很高,对于连子弹都要进口的军阀来说,他们巴不得一枪穿俩呢。

看着军官疑惑的眼神,李想笑道:“我为什么拆枪,就是为了擦拭,校枪,这种枪我不熟悉,可通过校枪,我调好了标尺,清除了灰尘,保证了它的弹着点精度,而你却没有,加之目标有三百多米,两支枪的性能哪个好,哪个的命中率就高,简单点,就算我们都瞄准了,可你的弹着点散布大,可能你的上不了靶,我的却没问题。还有,目标在高处,和平地的目标相比,风向,风速都有变化,横风,侧风,你算过没有?”

“什么,还有这么多学问?”那个军官呆住了,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些东西。”

“所以啊,我为什么不和你比近距离射击,为什么不和你比动目标射击,你们这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射击这种目标,我非输不可。”

听得周围四五十个兵都呆了,这个大当家的,还真不一般,真是大学问。这样的长官,又没架子又有本事,怎么不让人生出亲近之感。

钱复潇洒的举止,儒雅的风度,很快也折服了一众学生,他的学识远远不是自己在学校里的老师能比得了的,天文地理,物理化学,航空航海,无所不知,有这样的老师在,就是打他们也不走了。

那边景珩不避嫌的为生病的人问诊,感动的那些穷苦乡民哭的稀里哗拉。

这个山村从没有象现在这么团结。

天色渐晚,几人将重卡开进山村,选了几间牢固的谷仓停好。

见他们处处透着现代气息,那些人更佩服了。

一起在聚义厅里吃过晚饭后,留下了七人和那名军官高敬和另外两个中队的队长,三队长贺山子,四队长刘小顺,一中队的那帮惯匪都被李想他们一锅端了。十个人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成之兄,”高敬发言了,“兄弟以为,这三川十里,足够我们休养生息,还是从长计议好,”其它两上队长也一起附和。

李想早明白了他们的想法,在他们看来,有了李想这样的强援,他们大可称雄一方,吃香喝辣。李想让他们参加会议,是想让他们更早的溶入自己的思想,成为这个时代真正的革命者。

“不可,文伯兄,”来到这个时代,李想为自己也顺应潮流的起了表字成之。“我们困守此地,粮乏弹缺,回施余地不大,近有胡景翼,远有刘镇华,西安陈树藩,潼关阎相文,任谁都有几万人枪,其中靖国军人数最少,却最有战斗力,离我们也最近,我们必须在这几方势力中选择一个,才能生存下来,才能发展壮大,最终实现我们的理想,不然,在这种平衡局面打破之后我们很快就会被吃掉。”

几人纷纷点头,询问下一步去哪里。

安思远已取出了地图,二十一世纪为了找这些东西,他们可是费老劲儿了,却也只是找了些日军侵华时绘制的地图。

李想一指洛川,道:“就是这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