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四十三章: 家属来队(2)


随着“黄金五月”的到来,航校的校园里几乎每天都有一些陌生的老百姓面孔在我们的眼前出现。这些人大都是来此探亲的新兵家属。他们满载着思念、承载着亲情,在这个春暖花开的美丽季节来到岛城。

五月中旬(“崂山抗洪抢险英雄群体” 事件发生之后)一天下午的课间休息时间,张区队长悄悄把我叫到一边,很开心地说:“哎,李冰,今天,我爱人、就是你那嫂子从北京到青岛来探亲,我马上去青岛火车站接她。第四节自习课时,你带几个人到纠察队找蒯队长帮我抬一张床回队里,顺便再帮我把房间里给调整一下。你、、明白怎么个调整法吧?”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眼前这位一脸喜气的张超刚理过发,而且,还换穿上了一套熨烫笔挺的新军装,周身上下精神焕发得像是个新郎官一般。

看着张超那满带喜悦又充满意味的眼神,我坚决地回答道:“明白!张哥,相信兄弟我的办事能力,保证完成这项‘艰巨’任务!”

、、、

带着九班一帮众人等把从纠察队蒯队长处借来的一张单人床抬到队里之后,刘畅等人立刻开始用湿抹布认真地进行着内外擦拭和清理工作。而其他人也开始扫地、擦桌椅、擦窗户和整理内务架,大伙在张超的房间里忙得是团团转。

在队门口擦拭干净床架,准备搬床进屋时,面对着房间里原有的那张单人床,葛秋生愣头愣脑地问我:“李冰,你看,这二张床是面对面放还是一溜排地并在一起放?”

我怪憎地用眼睛瞄了他一眼,心想:你小子真的是缺心眼不是?这还用问吗,人家是结了婚的二口子,讲究就是同宿同床,这床肯定是要并在一起放了!

想到这里,正要开口训斥这不懂人情世故的葛秋生二句,就听到手里扣着个烟头又在偷偷抽烟的赵立君语气暧昧地说道:“哎呀,天气炎热,两张床就不要摆在一起了,就临窗靠墙摆放在老张原来这张床的对面吧,中间隔着张桌子,像招待所的那样布局还通风凉快,多好。老李,你说对不对?嘿嘿、、、”

赵立君把这番怪话刚说完,还没等我开口回应。没想到,平时在此方面看似傻了吧唧、什么都不懂的葛秋生,却马上开口回敬起了他:“老赵,你是不是拿我葛秋生当傻子呀。人家张区队长是夫妻俩,肯定是要睡在一个大床上才对!”

听葛秋生这么一本正经地说出这几句话来,把个故意搞怪的赵立君倒是给逗乐了。他转头“嘿嘿”一笑,对大家调侃道:“我说各位弟兄,以后谁也不准再说小葛没开化、不懂风情了啊!看来,这小子在此方面比我们这些‘老江湖’懂得都多!所以,以后晚上讲故事时他可不能再耍赖不说了啊。”

顿时,满屋子里发出一片哄笑声,还有的人开始跟着赵立君一起对葛秋生瞎起哄,非要他介绍、介绍自己在男女方面的经验不可。直窘得葛秋生一张柿饼子脸涨得红紫,开门跑了出去。

听赵立君口若悬河地继续在和夏东海等人开心地说着不堪入耳的“荤话”,我脑海里猛然闪现出了一个想搞出点恶作剧的坏念头来。对呀!为何不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来逗逗我们亲爱的张区队长、张超同志,给我的枯燥生活增添一点乐趣呢。

主意打定,我立刻语气严肃地向众兄弟布置道:“来、来,都别在那里瞎白话了。你们都动起手来,把这张床摆在对面墙边。抓紧一点时间,‘新娘子’马上就接回来了。”

看到我突然无来由地突然这样安排,赵立君和夏东海等几个整天满脑子花花念头的兄弟都感到糊涂了。于是,他们站在那里不动,用一种非常难以理解的眼神看着我。

还是跟我平日里没深没浅的赵立君先开口,他不解地问:“老李,你没说错吧,人家小夫妻团聚,还是久别似新婚,你却让人家分床睡,你、、你为什么要这样搞,不是你嫉妒人家了吧、、、嘿嘿!”

“老赵,你老兄呀!这么聪明的一个人现在怎么脑筋一时反倒转不过来了呢?你刚才说得对,不能让天天为我们呕心沥血的张区队长太伤身体、太沉湎于女色了!要让他养精蓄锐、保护好身体。哎,你翻什么白眼呀,我这是真正在关心领导呀。”

看着众人无可奈何地按我吩咐把木床摆放到位,我就贴近耳朵悄悄地对赵立君说:“你瞎叽歪个啥,我就是要让老张同志多运动、运动身体,你明白吧?这样的话,这一时期的‘蜜月’阶段,他的注意力就能少放一点在我们身上了。

我俩打个赌,待会老张接他的北京新娘子回来后,看见我们把床摆成这样,肯定当时不好意思说再调整。但我敢说:他晚上一定会自己把床给调过来的。”

军营里有嘹亮的歌声,整齐的步伐,严格的纪律和规范的管理,也有我们这种士兵式的小幽默!

晚饭后,我们都心不在焉地呆在寝室里各自复习专业课程和写着作业。

大概七点半钟的时候,已经接受了我的“指示”、正在队门口担任小值日的一个十一班战友急匆匆跑进我们九班寝室,只见他气喘吁吁、眉飞色舞地告诉我:“老李,张区队长刚刚回来了,而且,他还带回来了一个女的!嘻嘻、、、嘿嘿、、、”

“怎么样,那女的长得漂亮不漂亮?”还没等我开口,原本坐在屋角处正在看《解放军文艺》的夏东海已经扔掉了刊物,快速蹿了过来,猴急地问道。

“漂亮,真的是很漂亮呀。弟兄们,那女的漂亮得简直是一塌糊涂、乱七八糟的!”

这名小值日竟如此夸起了我们的张家嫂子。

听说张超已经带着媳妇回来了,而且,带回的还是个漂亮得“一塌糊涂”的媳妇。闻此消息,三区队的各个寝室立刻就热闹了起来!大家的作业不写了,书也看不下去了,都瞪大眼珠等着区队长过来“请”我们大家排队到区队部(区队长宿舍)去看新媳妇了。

可是,纵然是盼穿了双眼、一等再等,都快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还是不见张超那里有任何的动静。

我对已来到九班寝室里、正急迫准备看热闹的肖小军不满地说道:“‘肖大侠’,你说,这老张可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这不是典型的‘重色轻友’吗?我们一个班的兄弟整整忙活了一个下午,为他抬床、铺被、打扫卫生、忙前忙后的,他最起码先得让我们跟新媳妇打个照面吧!”

“谁说不是呀,这个张超,简直就是见了媳妇真忘了兄弟,回来后大气也不敢吭一声的,没意思,真没意思!回头,我们得好好地‘批评’他一下。要不,下半夜咱们找几个兄弟去‘闹闹房’、惊惊他们,怎么样?”肖小军眼睛转了几下,想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

人家张超二口子也不是新婚洞房,虽然结婚不久,但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如果组织人半夜去听房、闹腾,肯定是不太合适。同时,我们也不了解他媳妇的性格秉性,冒冒失失地瞎闹一番,也确实有所不妥。但是,也不能就这样便宜他了呀,谁叫他拿咱们兄弟们不当一回事、不大重视的呀。

可是,现在,究竟该怎么对付他才能更解气呢?

各种搞怪念头在快速地在我脑子里转了几百圈,忽听到走道里传来一声“报告”声,于是,我马上就有了一个 “坏”主意。

于是,将嘴巴贴近了肖小军的耳朵,我低声说道:“‘大侠’,我想到个‘好’主意,既可以给兄弟们出出气,又能逗逗老张。这么办,现在对一下手表——八点二十五分。来,我们俩分个工,你负责十班和十一班那里,我负责九班和十二班的人。

我们每隔五分钟时间轮换安排一个人到区队部门口去喊“报告”。时间到整五分时你安排人去,到整十分时我安排人去。记住,一定要选各班里那种最死心眼、头脑最不转弯,执行命令最坚决的人过去!”

“好!好!老李,你这一招真TMD是太高了!你小子怎么想出来的呀?乖乖,这么干,缺德都缺出国际水平了!佩服、佩服!”肖小军对我想出的这个坏主意立刻大加“赞扬”。

于是,针对这位不讲“义气”、视我们这帮兄弟于不见的张超、张区队长,我策划的“报复性”骚扰计划开始实施了!

为了使这个骚扰计划达到最佳的行动效果,我们特意选派了各班战友中那种办事特认真又特别死心眼的伙计前往区队部报告、惊扰。给他们的理由是:“区队长要逐个抽查三区队白天刚学习过并要求背诵熟记的‘轰五’飞机的主要综合数据。”

就这样,我和肖小军二人轮番派人开始了针对张超和他媳妇的折腾。

骚扰计划进行还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实际上刚派过去五、六个人,就听到张超的大嗓门在走道里嚷开了:“三区队注意,各班班长和副班长立刻到区队部‘开会’。”

听到张超发出这夹杂着怨气和无奈的呼喊声,正在和肖小军坐在地上聊天的我忍不住一下子就笑出了声:“哈哈,老张呀老张,我就不相信,在这么轮番的折腾之下,你老兄还能挺得住劲。”

同样是闻听到了张超在走道里的喊叫声,站在我身后床头间正在拿着小圆镜对着自己那张黑脸海照臭美的刘畅一下子就从床铺之间的小通道里跳了出来,他急吼吼地说道:“老李、‘大侠’,走,张区队长在喊我们,咱们赶快去看新媳妇!”

此时,面对焦急、兴奋地刘畅,我却不紧不慢地端起了搪瓷口杯,在慢腾腾地喝了一口水后才故作悠闲地说道:“急什么?还怕新媳妇跑了不成。放心,刘兄弟,现在,是老张他在求我们兄弟,所以,不用着急、沉住气,他会比我们更急的。”

众人偷偷嬉笑着齐聚在区队部门口,在肖小军大声嚷了句“报告”之后,也没等屋里的张超应答,我们八个人就互拥着推门一哄而入、挤进了区队长的房间。

一进门,面对着床边上坐着的一个年青短发女人,我按照事先预习好的方案下达了口令:“一、二、三!”

“嫂子——好!”八个人异口同声地高声大喊,可谓是声如雷霆,把笑盈盈看着我们正要起身的区队长媳妇猛地给吓了一个激灵!

挤到近前的床边,我抄起地上的暖水瓶殷勤地给嫂子手中的茶杯里续水。故作埋怨地说道:“区队长,你看这多不好,咱嫂子刚到,我们就不要谈工作了吧,区队的事情由我们几个来把握,你就放心吧。嫂子远道而来也没休息好,让她先休息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不好?”

“对、对!嫂子从大老远过来的,确实很辛苦!是应该好好地休息一下。嘿嘿,嫂子,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区队长就是这样的人,工作起来就没个完。你也劝劝他,多休息,多陪你看看、转转和聊聊。”

我和肖小军这二员“大将”一唱二和地耍起了嘴榔头。

“李冰、肖小军,我就知道是你们这二个小子在后面使坏!还在这假惺惺地说让你嫂子休息?我看,今天不把你们几个家伙给安排满意了,嘴给堵住了,我们这一晚上都别想休息。”经历了刚才的一番折腾之后,张超已经了解到了我等的手段,于是,他假装气哼哼地说道。

众人肩靠肩挤坐在二边的床铺上,接过嫂子递到大家手里的北京特产——果脯和蜜饯,稍作客气一番就大大咧咧地吃了起来。

虽说嘴上在吃着东西,可我们的眼睛却不老实,都在偷眼打量着眼前这位俊俏大方的北京小媳妇。

我仔细观瞧之下,发现:张超媳妇长得的确称得上是标致漂亮,她高高的身材,秀气的身段,大大的眼睛,端庄的脸庞。除了那高挑的身材以外,一点都看不出她是北方人的摸样。而且,一头时髦的短发更加衬托出她的时尚和大方。此时,她热情地向我们手中塞着各种食品,还和坐在身边的刘畅和王金堂等人开起了玩笑,显示出大都市知识女性的干练和亲和。

看到嫂子非常的容易亲近,平日里能说会道的十二班班长薛东就和她故意开起了玩笑:“嫂子,听张哥说,你在北京的单位里是搞共青团工作的,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拥军爱民’传统吧?你看,我们的被子都半年没洗了,利用这次探亲机会,等你方便的时侯,帮我们拆洗一下被子好吗?这也算是一次有意义的拥军活动吧!我们回头再集体给你们单位写封感谢信什么的。”

没想到,薛东这番玩笑话一说出口,对面不知真假的嫂子却搞得是满脸绯红。她一改刚才的自信和开朗,扭捏着求助般的看着坐在身边的张超,不好意思地说道:“哎呀!真的很抱歉,我、、我最差的就是做针线活和做菜,我、、实在是缝不好被子!要不,改天我请你们大伙到饭店去吃顿饭吧。或者,我帮你们介绍对象,我那里有很多漂亮的好女孩、、、”

我们几个正要责怪薛东不会说话、刚一见面就把嫂子整得尴尬的时候,猛然听到嫂子说要给大家介绍对象,而且,还是漂亮的北京女孩,都立刻像受到电击一样地兴奋了起来。

“好呀,太好了!嫂子,你这话可要当真呀!”王金堂首先响应道。

“嫂子,我这个周末就到沧口照相馆去照几张穿军装的艺术照,你给带回北京去,让她们看看、、、。”肖小军自然也是不甘坐失这么绝好的一个机会。

“嫂子,你一定要给我介绍一个像你一样漂亮的!哪怕、、哪怕是比你差一点也行呀、、、”

、、、

我们注视着嫂子,都伸长了脖子争相表白。

正在我们七嘴八舌、争先恐后地表白个不停时,张超那里却已经忍不住开口了:“好了、好了,你们这几个‘臭小子’,就对这种事情最来劲!给你们介绍对象?你们哪一个没有对象?来,敢说自己没对象的给我举个手,我就叫你嫂子给你介绍一个。肖小军,我问你:烟台的那个黄丽是你什么人?李冰,安徽的那个方妍和你又是什么关系?还有你,刘畅,‘五一’节刚来看过你的周芳又是谁、、、”

看被张超在嫂子面前给揭了老底,大家都是一脸的尴尬和无奈神情。

我心说:张超呀、超哥,你老兄可真是不开面呀,让嫂子介绍个女孩子,通通信、聊聊天,又不是什么大的原则问题,连这你都拆台。哎呀!你这个人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呀、、、

张区队长接着又对嫂子说道:“你别听他们这帮家伙瞎扯,这几个小子说的话你还真敢相信。他们那一个也不是老实人,在当兵前就都有对象了,可能,有的人还有二、三个女朋友吧!别看他们现在装得都似一脸的老实样,告诉你:这些家伙在地方时,没有一个是能够‘省油的灯’!”

我心有不甘地解释说:“嫂子,张哥说得并不十分准确,我们是认识几个女孩,但那都是同学、邻居什么的,根本就不是我们处的对象。你要不相信,可以了解一下呀!反正,我李冰现在还没有对象。

嫂子,你看这样好不好,你给我们介绍几个北京的女孩,我们之间搞个远距离的‘军民共建活动’,让我们相互联系、联系,谈谈理想、人生和奉献什么的还不行吗?”

“对、对!嫂子,我们就是想和北京的女孩子谈谈理想、人生、奉献和爱情,没有别的意思,嘿嘿、、、”

就这样,我们这群厚脸皮的“小流氓”围绕着让嫂子给介绍对象这个主题,一直胡闹到准备就寝哨在二楼走道上吹响,大伙才意犹未尽地离开张区队长的宿舍。

临散场出门,嫂子又给我们每班带回了二盒果脯,说是给班里的兄弟们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