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家属来队(1)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1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四十三章: 家属来队(1) 五一节刚过,三区队37位兄弟的情感就受到了一次强烈的冲击! 因为,和我们大伙朝夕相处了半年、6个月、190多个日日夜夜的郭海涛区队长,根据工作需要,将要调离学员五队,离开我们这些小兄弟,前往校务部军务科担任军务参谋。 这个令人伤感的消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四十三章: 家属来队(1)


五一节刚过,三区队37位兄弟的情感就受到了一次强烈的冲击!

因为,和我们大伙朝夕相处了半年、6个月、190多个日日夜夜的郭海涛区队长,根据工作需要,将要调离学员五队,离开我们这些小兄弟,前往校务部军务科担任军务参谋。

这个令人伤感的消息,对于此时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最不能接收的现实。因为,在过去这段时间里,我们和郭区队长之间已经建立了超越上级与下级、干部与战士这些传统概念之上的感情。更多的时候,学员们已不是简单地把他当成上级或领导,而是视为可亲可敬的兄长。

郭区队长正式离开五队那天,恰逢阴天下雨,三区队人员正在教学大楼的专业教室里上着自习课。

周队长亲自陪同郭区队长来到三区队所在的105教室中,宣布这项让我们不愿接受但同时又必须面对的干部调动命令。

随同他俩一道前来的,还有一位身材高大、容貌帅气,身穿干部制服、佩戴学员肩牌的伙计。坐在教室后排座位上的我看着此人总觉得有那么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一时间却又怎么都回想不起来与他在那里曾经见过或打过什么交道。

在周队长宣布完郭区队长的干部调动命令之后,郭区队长走上讲台,对台下端坐着的三区队全体兄弟说了一些鼓励和惜别的话语。

但在此时,我和肖小军等骨干以及三区队的大部分人,却是一句也听不进去。

看着郭区队长最后面向大家抬手敬出的那个军礼,虽然我们都在座位上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眼中的泪水还是不争气地顺着腮边滚滚而下!

郭区队长简短的几句话说完之后,那名佩戴着学员肩牌的伙计走上了讲台。

只见,他标标准准地给下面端坐着的37位学员敬了一个军礼。朗声说道:“我叫张超,将接替郭区队长担任我们五队三区队的区队长。希望今后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协助。在未来二个半月的日子里,让我们共同努力,为三区队这个优秀的集体创造出更多的成绩!”

张超?这个名字猛听入耳,怎么让我感觉是这么的熟悉呢?但是此时,处在和郭区队长即将分离的伤感情绪中,我一点也集中不起精神来联想眼前这个名唤张超的人和我或是和三区队这帮兄弟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联系和渊源。

、、、

自此,张超走马上任,担任了五队三区队的区队长。之后连续四天的时间里,面对我们不加掩饰的消极抵触,他都表现出了极度的宽容和理解。

每天,作为副区队长的我,依旧习惯性地整队集合,将区队带往饭堂或者教室。

在这个过程中,这位新到任的张区队长都是一声不吭地与我所带三区队的队伍保持一、二十米距离、尾随其后。不去评说、也不去干涉我对区队所实施的日常管理。

这是他此时最聪明的做法,因为,在不断的潜移默化和渐渐平淡中,很快,一周时间过去了,而我们也已经不再会拒绝他这个新来的陌生人。

周六晚上吹哨熄灯之后,我依例对三区队所属各寝室进行人员在位情况和个人物品摆放的检查。

检查完毕,来到二楼的队部,在向值班区队长将以上的检查情况通报后离开时,我注意到:正在队部观看电视节目的张超也紧随在我身后下到了楼下。

原以为他是要回到自己那位于走道西侧的区队部(区队长房间)休息。但当我俩脚前脚后下到一楼时,他却出乎意料地对我开口道:“九班长。一个小时后,也就是今晚十一点整,你和另外三个班长到区队部来一趟,我们好好聊聊。”

我沉默着点头算是应答,没多说什么话,犹自推门进入到自己班的寝室中。

聊聊?聊什么?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难道是新官上任的那“三把火”准备烧起来了?还是他已经看清形势、想出了办法、憋足了力气准备对不拿他这个区队长当一回事的我们发威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可就太小看眼前三区队的这帮“精英”了!今非昔比,我们已经不再是刚穿上军装时那种木呆呆的“傻B青年”了,也不是谁想摆弄就能摆弄的“新兵蛋子”了。想想那时候,一个外强中干的“二等残废”——老兵“小土豆”,都能把我们“江南七怪”的一干群雄给震唬住。现在,我每当回想起来这件事,就觉得特别地可笑。

呆在自己的床铺边,坐在黑暗中思索了一会后,我起身前往十班长肖小军所在的103寝室。

来到床边,用力推醒了刚刚迷糊着的“肖大侠”,把张超想召见我们“四大金刚”、计划对我们摆“鸿门宴”的猜测和想法跟他说了一下。

肖小军裸露着壮实的上身、后背依靠在床架上,很熟练地探手从头顶上的搁板处取出了一根烟,用火机幽幽地点燃。

他猛吸了二口,沉思了一会,昂起头,很专业地吐出了一个圆圆的烟圈。然后,用力一拍我的大腿,满不在乎地说道:“老李,聊聊就聊聊,怕他个球!我说,他要是对咱们客气一点,我们就安安稳稳地熬到七月份毕业走人;他如果对咱们兄弟有一点不客气的意思,那我们就一起让他难看到最后毕业、、、”

到了约定时间,我和肖小军等班长虽心有疑虑但还是准时来到了位于九班寝室斜对门的区队部。当然,来此之前,我们几人就已共同商议好了对可能发生情况下的各种对策。

刚轻轻敲了二下门,就听到房间里面传出极客气的应答声:“请进!”(按照要求,熄灯后前往队干部或区队长宿舍,都是敲门而不采用报告,以免影响他人休息。另外,按照以往的经验,郭区队长在我们在门外报告后,都是说:“进来”。而从未说过:“请进”。)

推开房门,目光触及之处,忐忑中的我们四个人顿时就觉得眼前一亮。只见,张超这间面积不大的区队部兼宿舍和储藏室正中央,那张已从北面窗边拉开摆在屋子中央的办公桌上,已经大碗小锅的高高低低摆上了七、八份海鲜。

乖乖!原以为只是简单聊聊,给我们摆一个无茶无水的“龙门阵”,甚至,还可能是一个剑拔弩张、刺刀见红的“鸿门宴”。怎么也没有想到,呈现在我们四人眼前的居然还是一顿酒香菜美的“海鲜宴”呀!

就这一个大出意料之外的情况,就让我们呆立在门口半天没回过神来。

好、好,我们最喜欢这种阵势!对此,我们历来都是来者不拒。现在,什么都先不想了,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等大伙吃饱、喝足了,再看看他张超能有什么话要说、有什么手段会使。

当下,我们这憨皮厚脸的“四大金刚”没再客气,相互鼓劲般地对视了几眼,然后,由肖小军带头,四人大大咧咧地上前入座,倒酒动筷开吃海喝。

别说,这位新来的张区队长今晚给我们这几位下属准备的菜肴还真不赖,不要说我们日常溜到野外偷偷解馋的“罐头宴”无法与之相比,就连食堂会餐时吃的大菜也没法和眼前的这些海鲜美味相提并论。虽说桌上碗碟中都是简简单单的葱姜炒或清蒸、水煮的海鲜产品,但是,吃在嘴里的味道就是感到鲜美无比!

就这一下子,张超同志就赢得了我等兄弟的三分人气和好感。

双方放松情绪开始边喝边聊,谁都没有谈一句学员队或区队以及各班日常管理上的事情,大家都在刻意回避着这个可能会引起彼此间尴尬和不愉快的话题、、、

不知不觉,酒已喝到半醉。在张超的自我介绍中,我们了解到:他是青岛本地人,老家就在青岛近郊石老人附近的海边渔村,家庭从事海产养殖,因此,家境颇为殷实。

张超本人在部队服役已经八年,因为特别喜欢部队生活和这身军装,不愿回地方继承父业去当海产养殖的“万元户”,再加上自己的表现优秀,就超期服役转为了志愿兵。而且,他已于一年前结婚,爱人在北京的一家机关事业单位工作,是他在仪仗队服役时与地方搞“军民共建”活动中结识的北京女孩。

相互坦诚的交流最能拉近彼此间那种无形的距离。人均二瓶啤酒下肚后,我们俨然已经成为了相见恨晚的兄弟。眼前这位爽直的山东汉子张超,行为言谈中没有丝毫的扭捏和造作,都是直来直去的快人快语。

这时候,红光满面、情绪激动、大敞开军装领口的张超高高端起了装满了啤酒的军用口杯。他开心地建议道:“来,哥几个,一口一口的慢慢喝实在没劲,我们兄弟几个一起来干了这杯。为了、、、好,就为了你们欠我的那顶军帽!”

什么?欠他的军帽!喝着好好的酒,怎么又说到了军帽?还是我们欠、、、

哎呀!猛然间,酒在兴致中的我想起来了,眼前和我们这几个“坏小子”正在推杯换盏的这位新区队长张超,原来,就是那晚在樱花树下被我们众骨干拿下捆在树上的那个大个子纠察呀。难怪一见面时我就觉得他特别的眼熟,名字也似曾相识,真的就是他这个家伙呀!

此时,先后反应过来的我和肖小军等四个班长,特别是我,一下子就都窘住了,筷子和酒碗端在半空,不知道以何为答。

见此情形,张超已经爽朗地大笑了起来。他满不在乎地说道:“四位老弟,其实,我早就知道那天晚上把我捆在樱花树下的是咱们五队的几位骨干,也了解到你们都是关键时候能取得成绩,平常时间又能惹出麻烦来的性情中人。

前几天,在军务科分配我们纠察队三个人到各学员队担任区队长时,我私下里还特意走了一点‘小后门’,目的就是为了能使自己如愿地分到咱们学员五队来,就是为了能够好好见识并会会一下你们这几个无法无天的‘好汉’。

却没想到,进了五队之后,还正好就被分到了三区队。这不能不说是你我兄弟之间的缘份呀。哈哈、、、”

看他一副开心豁达、毫不在意的直爽样子,我和肖小军等人的忐忑情绪才渐渐缓解了下来,虽说这样,我的额头还是渗出了一片冷汗。的确,张超是个说话算话、不计前嫌的真爷们,在其后二个多月的相处中,他真就没有计较过我们那次如此过份的鲁莽之举。

那晚的豪饮,我们五个人喝光了整整二捆啤酒。兴致之间,大家都说了很多从此之后肝胆相照、愿意为对方舍命取义的豪言壮语!

肖小军喝到最后尤为显得激动,他拿起口杯晃悠悠地站起身来,口齿已变得不大利索的他颠三倒四地说道:“弟、、弟兄们,经过今天晚上这么一打交道,我算真正了解张、、张区队长、、张老兄了。本来,我是要、、、好,不说废话了,今后,我们大家都努把力,为了张区队长、、张老兄,把、、把三区队的各项工作都搞上去!来,来,弟兄们,都、、都干了这杯!”

张超也高兴地站起身,很仗义地拍了拍肖小军的肩膀:“各位兄弟,本来,我今天晚上是不想谈工作的,既然肖老弟开口先谈起了,那我也就简单地说几句。

首先,谢谢你们前期在各项工作中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绩。是我张超有幸来到三区队这个优秀的集体和大家一道工作;第二,我们要继续努力,保持和发扬前期郭区队长带领大家所取得来之不易的成绩和荣誉;第三,我要说明的是,再有二个多月的时间,你们就要毕业了,你们的个人成绩和最后这段时间的表现,不是学校对我个人考核的主要指标。第四,也就是最重要的是,大家要在离校前为自己填写一张完美的答卷。

兄弟们,不是我说出的话不中听,而是我在此必须说出心里话。相信你们都会理解的。”

当时,酒桌上的我们四个人、特别是其中的我,还真觉得张超说出的这番话听到耳朵里就不是太舒服!本来嘛,“肖大侠”借着酒劲说是为了你把三区队的工作搞上去,这样用词不管他准不准确,你“顺坡下驴”什么都不说不就完了吗,还非要特别较真地说明白那究竟是为了你张超还是为了我们自己干嘛呢?

到了最终的毕业留校时,我才算真正理解了张区队长那晚所说这番话的意味深长!在这个问题上,我和一道留校的肖小军二人都有同样的体会。

自那晚我们和张超推杯换盏地开怀豪饮和开诚布公地交流感情之后,三区队的几位骨干就开始不遗余力地积极配合起了张区队长在区队里所开展的各项工作。

有了几个骨干首先带头响应,区队里的其他人员自然也就不用多说了。不久,大伙都摆脱了因郭区队长突然调离而导致情绪低落的影响,五队三区队这个优秀集体重新焕发了昔日的激情!

要说这位张超区队长的工作方法和为人处事,和他的前任郭海涛的确有一些区别。二人相比而言,他更喜欢和手下人进行沟通和交流。虽说他和郭海涛二人都属于在工作上较起真来一样的铁面无私、翻脸不认人和爱钻牛角尖一类,但私底下,张超则更加平易近人和没有架子。这可能同他是志愿兵身份和初次管理学员队学员有一定的关系。

而且,每当他那养殖海鲜的专业户家里有送海鲜的货车来青岛时,都会给他捎来各种应时新鲜的海产。每逢这时,我们这些身居三区队“要职”的骨干就又有机会大饱一番口福了!

由于相处得融洽,加之年龄相差不大,我们三区队的“八大金刚”(四个班长、四个副班长)在工作上称呼张超为区队长,但在私底下都称呼他:张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