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大染坊和大宅门


最近一直在重温大染坊,其实与大宅门一样,就是讲述了一个企业是如何发展和壮大的。但是大宅门主要说的是企业家的内部的事情,而且大宅门是讲述一个与皇亲国戚有关系的家庭的荣辱兴衰,当然这里面都有比较有骨气的一面,如:大宅门当中的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杀他个干干净净;白景琦的四叔;这里面说的主要是日本占领以后如何在夹缝当中去抗日,在占领下的北京咋整。以及其与老屁的交情啥的。主要讲的是北京的皇城根儿文化和比较油滑的做事儿方式,外加门第根深的人家的家教和个性。换了一下视野,那就是大染坊,因为大染坊讲述的是一个算是小资或者是中农阶级从一个乡镇的作坊,到了垄断整个乡镇;再到了开厂去青岛,最后去了济南,济南的制锦市,山东周村,以及章丘旧军这都是当时顶呱呱的织布匹和染布的重镇。如何与作对的商家打交道,如何去利用反间计,如何在商业上抓住时机,如何去在自己占有上峰的时候一下子把人际关系笼络到你的这个群体里,如何对待自己的工人,当有了一定的实力的时候如何对待平民或者是难民等等;还加上了或多少的调侃韩复榘,啥趵突泉三股水咕嘟咕嘟又孤独,就是不能蒸馍馍;以及蒋该死不抗日专门剿共啥的。这这些都是当时社会的一些现状,虽然有演艺效果,但是确实如此一个国家太弱一个个人太强会吃大亏的;一个日本商人从比较老实到了一种骄狂的地步,军国主义的毒瘤;以及一个年轻的商人企业家为了打破日本的垄断,被日本人杀死,等等的一幕幕,我认为都是反映出来山东人当时的社会影响和对社会的理解;虽然陈寿亭目不识丁,但是无论是对老青岛,对老留学生,对土匪,对帮会,对律师出身的商人,对日本鬼子,对小留学生(被杀的那个和在天津的那个),还有对所谓的上海大城市的人;都是有很多的点子,不能不治理他们,不然的话就会乱,但是治理好了以后为我所用,或者成为我的一个资源,这才是比较关键的一步,可能有人也有治理的办法,但是以后就是咋结仇,但是人家是把每一个人都变成自己的资源,这才是比较聪明的举动,经商不可以不较真,但是较真一定要讲究分寸和度数;过头了就会适得其反。最后的那句话,随着抗日战争的爆发,把中国的民族工业彻底摧毁,宛如把一个资本主义博兴的希望又给彻底的毁灭。如此我们必须明白,即便是在现在,工商业者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国家必须得保护自己的商人,记得还是看了一个别的电影,刘长纯演的(就是燕子李三里面的云飞,新铁道游击队里面的李政委)讲述的是温州打火机业余法国正牌打火机业得斗争,人家政府为了自己的企业不蒙受损失和不被倾销是如何互相服务的;剧中的省府确在法国发出此类声明给温州打火机协会很长时间后才来闻讯。可见我国政府还是对商业的合作和支持方式以及分寸掌握不够。虽然这些都是在演电影,但是也算是比较明显的说明吧!说归正传,对于大染坊当中的典型的山东商人,重义气,讲究交情,脾气比较火急火燎,不想被人踩在脚底下,这些都是山东比较典型的一面儿,其实他们讲的还是比较有帮助,尤其是对我这个硕士刚刚毕业马上就要踏入商界的新人来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