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38章:少林武会

冫雨柔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URL] 上章写到燕京之战因宋廷的腐败、将领的无能,导致奇袭失败,最后宣抚司童贯无奈向金军请兵,而金军兵不血刃占领了燕京城,当银铃子看到金军掳掠燕京城中的汉人女子时,在她的心里似乎被民族相惜的情脉所动,不顾一切想阻止金军的行为,却遭到金兀术第一次最为严厉的教训。银铃子该何去何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上章写到燕京之战因宋廷的腐败、将领的无能,导致奇袭失败,最后宣抚司童贯无奈向金军请兵,而金军兵不血刃占领了燕京城,当银铃子看到金军掳掠燕京城中的汉人女子时,在她的心里似乎被民族相惜的情脉所动,不顾一切想阻止金军的行为,却遭到金兀术第一次最为严厉的教训。银铃子该何去何从?在她心里面满是伤感、尽是仇恨,一名女儿家在乱世她将如何选择自己的立场?


燕云飞雪正月夜,却有哀家痛泣声;


女真铁骑忙不停,载金押女送会宁。


银铃子跨上马背不顾一切策马冲出金军营地,径直骑马奔来燕京内城,这时已经过三更,她愤怒地推开守卫,拔出随身匕首走向已经被捆绑在一起的无数女子。


这时,有的女子见银铃子气势汹汹地走来,以为是要杀自己,故吓得惊叫起来,纷纷向里退宿,一下成批被捆好的人乱了起来,哭声顿起,求饶声不断。


银铃子走近,忽然取下白貂绒帽,瞬间她的长发飘然落下,迎着正月的寒风徐徐飞起,遮住了她的半张俏脸。


接着银铃子欠道:“你们不要怕我是汉人,我现在给你们解开绳索。”


说罢,银铃子拉起绳索用匕首切割起来,一名金军伍长见状,上前阻拦于她。


伍长道:“公主殿下,这些人都是要押往会宁的奴民,没有将军的命令谁也不能放了她们。”


银铃子一听,气急焦躁地回身一刀刺来,还好伍长向后一退躲了过去,见没办法阻拦于她,立即派人向完颜宗望报告。


不多时,完颜亨也策马冲了进来,见银铃子奋力地用匕首在割绳索,逐跳下马背走了过来,他一把将银铃子拉开,误会的银铃子怒目看着他。


忽然完颜亨举起钢刀,手起刀落,砍断了绳索


银铃子见状上前又一一给她们解开。


完颜亨道:“阿妹,带她们跟我来。”


金军守卫没想到银铃子和完颜亨竟敢放肆,不顾完颜宗望和金兀术的军规,带着奴民就要冲出内城。


守卫立刻开始阻拦奴民,银铃子冲在最前,持着匕首不准守卫近身,伍长又命令守住内城城门,谁敢放肆格杀勿论。


完颜亨听罢,疾步走到伍长面前,重重一拳将他打翻在地。


大声说道:“我是太祖孙,谁敢杀我?你们快快给我让开。”


见士兵都不敢动作,银铃子带着许多人冲出了内城,但是正巧遇到完颜宗望和他的人马。


完颜宗望见了银铃子的行为,真是那个怒啊!立即命令士兵将她们全部抓起来,包括银铃子。


而银铃子却不依不饶,带着她们准备夺路而逃,一群红颜丽人为免遭金军羞辱和奴役,跟着银铃子迎着士兵的刀枪冲去。


完颜亨见到,大叫道:“阿妹不要。”


话音落,完颜宗望手一挥,无数箭矢向她们射来,片刻许多女孩中箭到地,完颜亨同时策马冲了上来,一塌马镫纵了出去抱住了银铃子,将她按在自己的身下。


箭雨过后,金军开始重新清点人数,并把没受伤的又抓了起来。


“报将军,活着的我们已经全部押了起来,受伤的怎么办?”


一名清点人数的士兵向完颜宗望禀报道。


完颜亨这时将银铃子扶起,走到城墙下坐了下来,突然女孩们的惨叫声惊破了夜空,银铃子抬头一看,只见士兵用长矛正在刺杀倒在地上还在挣着的女孩们,而完颜亨生怕叔父不利于她,死死将银铃子按在地下,不准她再过去。


“啊不要啊!放了她们。”


银铃子哭喊着、大声叫着,虽然被完颜亨按住,不知道是不是仇恨和悲伤给她的力量,竟挣扎起半个身子拖着完颜亨拼命地向前爬行。


挣扎爬行了一段,完颜亨死力再次把她压住,可能是力气用尽,银铃子痛苦地伏在了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金军用长矛将受伤的女孩刺死。


这时,她看到一名母亲身中数枪,拖着身躯艰难地爬到一名中箭的小女孩身旁,身后数尺拖出长长一条血痕。最后艰难地伏在女孩身上不再动荡,银铃子伸出双手用力挣扎着,希望自己能爬到她们的身躯上,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她们


“阿妹,醒醒、阿妹,醒醒”


完颜亨抱着银铃子,一遍、一遍的唤醒着她,银铃子慢慢睁开了双眼,推开完颜亨起身就往女孩们的尸体中寻去,但刚走几步就摔倒,可以说是连爬带走才寻了过去。完颜亨知道她现在心里满是怒火,故站在她身后默默地看着她。


当银铃子走近时,看着倒在血泼之中的女孩们,双膝一软跪在了雪地上,抬头看向夜空,片片雪花落在了她的脸上,她伸出双手捧起一团被鲜血染红了的冰雪举向苍天,大声问道:“苍天,汝能这般无情!”


完颜亨看着她一下去抱住这名女孩的尸体,一下又去抱住另外一名女孩的尸体,银铃子不想让她们的身体冰凉下来,但这些都是徒劳的行为。


完颜亨欠道:“阿妹,走吧!她们已经死了。”


银铃子似乎没有听到完颜亨的欠说,依然抱着尸体不放。


突然,尸体中轻微地传来一声:“姐姐。”


银铃子听到欣喜异常,循声盲目的寻找着。


这时,微弱的声音再次传来,银铃子终于寻到,拉开一具妇女的尸体,只见一名十四五岁的小女孩露了出来,她脸色苍白,右胸被箭射穿。


银铃子立即将她抱进怀里,用自己的体温为她取暖。


小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姐姐会救你的。”


随后起身想把小女孩抱起,可是两人又摔翻在地,完颜亨过来想要帮忙,却被银铃子怒斥退了回去。


银铃子想再次抱起小女孩,可是小女孩摇了摇头,拉住她的手说道:“姐姐,我不行了。”


随后一阵激励咳嗽,接着小女孩微笑着伸出右手,轻轻抹开她的头发,看了又看。


说道:“姐姐,你和我好生相像,不知道姐姐叫什么?”


银铃子听后,刚把‘银’字说出口又立即打住。


顿了顿回答道:“我叫卢雨柔。”


小女孩听后依然脸上挂着微笑,没有表现出惊讶之情,只是紧紧地握住了她的左手。


小女孩用微弱的声音最后说道:“姐姐,我知道一个很厉害的哥哥,他在寻找你”


这时,又一阵激烈的咳嗽声响起,小女孩本想接着说什么,却不能话出口了,鲜血从她的口角流出,但她还是微笑着看着银铃子,再次伸出右手轻轻摸向她的脸庞,忽然手一滑,重重地落在了雪地上,小女孩面带着微笑闭上了双眼。


而这名小女孩就是卢友天相救的尹雨轩,金军入城后母女两人被掳掠后编为奴民准备带往会宁,母亲跟她说了如是有机会逃脱就拼命跑,要是被带去做奴民不如死了好,故当夜母女两人不顾身死跟着银铃子冲出了内城,拼死一搏只是为了自由。


雨轩抚摸银铃子的脸庞,不是羡慕她的漂亮,而是带着一点遗憾,想见的姐姐竟会是在此相见,真的和自己太像了,看着她就如看见长大了的自己,雨轩的微笑一是为卢友天祝福,二是愿银铃子幸福的活着,她把希望寄托在了和自己长相一样的‘姐姐’身上。


银铃子看着雨轩离去,但却不知道她的姓名,坐在雪地上抱着她的尸体一遍、一遍的呼唤着‘妹妹’二字,温暖的泪水一滴、一滴从她俏丽的脸庞上落下,打在雨轩苍白的面容上,和雪花一融立即结成冰晶。


银铃子见到迅速用胸怀伏在雨轩的脸上,将冰晶溶化后用手轻轻拭去。


她整个人坐在雪地上,紧紧地抱着雨轩的尸体一动不动,完颜亨脱下自己的坎肩轻轻地盖在她的背上,自己则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


慢慢日头从地平线上升了起来,天亮了。


一些老者寻了出来,见到眼前的情景也是悲痛万分,逐组织起来将女孩们的尸体一一抬上了牛车,拉走一起将她们埋葬。


突然,银铃子回头对着完颜亨说道:“阿哥,我要你帮我个忙。”


完颜亨诚恳地看着她点了点头。


银铃子说道:“阿哥,帮我寻辆马车来,帮我葬了她们母女。”


完颜亨爽快地答应了银铃子的要求,逐迈开大步去寻找马车去了,没想到回来后却不见了银铃子的踪影,以及小女孩母女两人的尸体。


完颜亨一急,跨上马背在燕京城内四处寻找,三市寻遍也没有找到她心爱的银铃公主


燕京战役结束了,童贯等人打着胜利的旗号回到了汴京,许多宋军士兵脸上却无光彩,他们心里知道这战打呢是怎么一回事,两个字‘丢脸’。


而宋徽宗赵佶却嘉奖了童贯等人,反而批评了种师道,认为他不服从上级指挥,收回了他的西路军兵权,留在京师任职。


郭药师和杨可世出任燕山府,不过得等和女真人协商归还燕云事宜后才能名正言顺上任。


(注:金国归还燕云州区,经过了宋廷多次追要协商,最后金国同意按《海上盟约》之约定先后归还燕京、涿县、易县、顺义、景县、蓟县六城,不过宋廷得出纳金银换之,而宋廷接管以上城池后,却发现城内空空如也,已经被金军搜刮一空,仅是空城而已。)


一换数月过去,此时也是春时,少林寺住持玄寂大师盘腿坐在大雄宝殿上正在主持少林寺一年一度的比武切磋,今年将要选拔武功及佛悟高深的弟子晋为达摩院和戒律院方丈。


而在大殿外,百名少林弟子列队站好,每一队都有自己的禅师师傅带队,分为:玄、慧、悟、空、法五大佛系,玄系武功以掌为主,慧系武功以拳为主,悟系和空系则以棍、刀为主,而法系让少林寺最为骄傲,所学武功和悟性是当时少林寺中最为厉害的,入得这一系的弟子永不还俗,不过法系弟子人数只有一十五人,在禅师法戒的带领下站在队伍最前面。


(注:玄、慧、悟、空、法五大佛系,也就是元朝后分的东、西、南、北四院,而法系变化为看院戒院)


法戒和虚竹是同一辈少林弟子,二十年余年前各大门派在少林寺一会后,法戒脱颖而出,被后继的住持玄寂方丈看中,入选进了达摩院,自己刻苦修炼了‘大力金刚指’,又在玄寂的指点下习了他的一半看门武功‘拈花指’,这样法戒是少林寺中唯一会两项绝技的僧人,玄寂对他寄予了重望。


这会,住持玄寂和玄生、慧能两位方丈,手持法杖走出了大雄宝殿,立于众弟子面前,玄寂看了看站在殿前的弟子们,个个精神饱满,故点了点头,同意比武切磋开始。


随即玄生方丈大声说道:“各队僧众听令,按比武安排在你们各自禅师的带领下,两人一组逐一切磋,弟子对持弟子,师傅对持师傅,不得乱辈而武,点到即止、逐一淘汰。”


众僧听罢,同时应声答应。


其实这次比武切磋是这样安排的,玄、慧、悟、空四大佛系因人数较多均等,故先让四大佛系弟子在各自师傅的带领下逐一淘汰,选出一十五名优秀弟子再同法系切磋,最后决出两位僧人晋为达摩院和戒律院方丈。


经过两日的淘汰比武,玄、慧、悟、空四大佛系各选出了含师傅在内的一十五人,准备和法戒带领的弟子挑战。其中,惠行禅师拳系下的一名三代弟子让他刮目相看,比武中仅以所传的少林基本武功力克众师兄弟,不过他入少林以来少言寡语,只是一个人勤作劳苦,别人不干的苦事,他也去尽力完成,这人现年二十有三,法号:惠安。


这日早晨风和日丽,法戒带领着他的一十五名弟子走了出来,站在大雄宝殿前的广场上,从他脸上得意骄傲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没把其他师兄弟放在眼里,心里以经胜券在握,一副方丈之尊挂在了脸上,其余四系师兄弟见了心里满是不服气。


一阵清风吹过,住持玄寂大师走了出来,宣布比武开始,这次他和两位方丈亲自裁判,一声令下比武开始了。首先,慧系弟子对阵玄系弟子,玄明禅师派出了最为厉害的徒弟玄德出来,想在第一场取胜,大展徒弟们的士气。


“惠安,出来以玄德师兄切磋。”


惠行禅师吩咐道。


惠安听到领师傅命,走了出来站在场中,双手合十向着玄德师兄行了佛礼,而玄德也是自视武功高强,没把他放在眼里,只是单手对他行了佛礼。


两人行礼完后,玄德悄声对着惠安说道:“没想到经常挑粪桶的也能出现于此!”


说罢,还没等惠安反应,起掌就向他胸口击来,玄德使的也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一项掌法:散花掌。


惠安双手合十还没有分开,见他袭来故持双掌向下一压,玄德的掌力加上惠安的压力,逐一掌打在地上,顿时灰尘**;惠安顺势向后一跳,落在两丈开外。


玄德一掌打空没想到这小师弟如此神速,逐运力于掌,掌风随即四起,掌法快速无比,形是幻影一般,看上去像千手观音手舞袭来。惠安则站定脚跟,两步踏开,举拳面对着玄德的散花掌击来。近时,只闻散花掌的掌风‘呼呼’作响,一股掌气袭面而来。


众师兄弟见惠安还不避让,急得大声叫道:“惠安,快闪开你接不住的。”


可是惠安却是一动不动,持着双拳站在原地,双目一眨不眨地看着玄德袭来。


突然,大家看到玄德数掌打向惠安胸口,即刻一股真气而出,加上散花掌的掌风,片刻两人周身形成了一团尘罩,两人都被尘罩遮蔽,众僧只能依稀见到他们两人的身影,只见惠安的罗汉拳有了变化,罗汉拳的速度加快,一拳挡之一掌,速度快过于玄德的散花掌,仔细一看到显得是玄德在招架他的罗汉拳。在看他们下盘,玄德步步后退,如是惠安一脚踢出,玄德定被一脚踢翻。


这时,惠安停住了脚步,重重一拳击出,打在了玄德的掌中,本想玄德会借掌抓住他的拳击,但是只听‘嘭’的一声,玄德师兄向后飞了出去,同时右肩衣服炸开一个口子。玄德坚持着本想站起身,可觉右手疼痛无比,逐又捂着手臂跪了下去。惠安走近,双手合十行了佛礼,取出一瓶金疮药递给了玄德,悄声和他说到没事的,涂些金疮药一周后手臂便能自由使唤了,逐将玄德从地上扶了起来。


惠安扶起玄德后,退身说道:“师兄承让。”


逐反身走出场地,盘起腿坐于众师兄弟身后,不论他们如何表扬称赞,惠安却默默无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