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37章:民族相相

冫雨柔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URL] 又是一年将去,北方十月的寒风刺骨的吹着,完颜阿骨打躺在病榻上,掌起的油灯被吹进来的寒风吹得闪幻起来,影影约约差点就要熄灭,银铃子急忙跑过去,用娇嫩的纤手护住油灯,慢慢灯火逐渐又冒出了头。 “铃子,你去把他们都叫进来吧!我有话要说。” 完颜阿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又是一年将去,北方十月的寒风刺骨的吹着,完颜阿骨打躺在病榻上,掌起的油灯被吹进来的寒风吹得闪幻起来,影影约约差点就要熄灭,银铃子急忙跑过去,用娇嫩的纤手护住油灯,慢慢灯火逐渐又冒出了头。


“铃子,你去把他们都叫进来吧!我有话要说。”


完颜阿骨打尽力地坐了起来,吩咐银铃子让她将金兀术、完颜宗望、完颜宗翰、完颜亨、撒改等人叫了进来。


完颜宗望、完颜宗翰进到帐里后,对银铃子非常敌视,使得金兀术和完颜亨非常难堪,两人只见银铃子刚到后的汤药,被完颜宗望一把夺了过去,差点就全洒在了地上,银铃子不敢出气,委屈地退到一旁。


完颜亨见状逐要为银铃子出气,却被父王金兀术一把拉住,金兀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意思叫他不可对长辈无礼。


从辈分算来,完颜宗望是金兀术的二哥,也就是完颜亨的叔叔,金兀术还是懂得礼数之分,故让完颜亨强忍了下来。


不过金兀术见银铃子委屈难受,怎么说她现在还是大金国的公主,自己的义女,也为在众人面前挽回自己的面子,他走将出来。


金兀术向着完颜宗望说道:“二哥,我家铃子有何做得不对,你和我说便是,我自会教她处事,父王病卧床榻,需要有个细心的人照料。”


见完颜宗望笨手笨脚,银铃子擦拭了泪水,又急忙走了过来,接过汤药,吹了吹再一勺一勺喂进了完颜阿骨打的嘴里。


金兀术走到银铃子身前,看着完颜宗望说道:“二哥,看吧这事你做不了的,我们就只会打打杀杀,细心活还得铃子来做才行。”


完颜阿骨打吃完药后,在众人的搀扶下坐到了虎皮椅子上,在自己的亲人面前仍不失王者风范。


完颜阿骨打说道:“宗望,我刚才看见你欺负铃子了,以后你可不要再欺负于她,她现在可是你四弟的女儿,我大金国的公主,将来你可要为侄女说个好亲家。”


金兀术一听,终于明白那天完颜阿骨打所说话里的意思,而银铃子听到也是一惊,‘叮咚’一声将正在擦洗的药碗掉落在了地上,众人立即看着她,看得她不知所措,心里一急用手去拾碎片,不料将自己的手指划破。


完颜亨见了,急忙跑过去为她包扎划开的手指,并关怀的问她疼不疼,完颜阿骨打、完颜宗望等人见了,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完颜宗望讽刺的说道:“四弟,看来为兄不用再跟你女儿说亲家了,恭喜你了。”


金兀术听后心里很是火了,但又不能发作,再次强忍了下来。


“撒改,拿我手谕出来。”


完颜阿骨打命令丞相撒改取出手谕,交给了他。


完颜阿骨打,打开手谕说道:“我不久将要去见长白山之神,金国不可一日无君,今天召你们前来,是要你们在我面前立下重誓。”


完颜宗望听后率先欠道:“父王我们不能没有你,你会好起来的。”


说完,随即跪在了完颜阿骨打身边,金兀术等人也跪了下去。


完颜阿骨打将他们召了起来,继续命令丞相撒改宣读手谕,当听到继位之人时,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完颜宗望万万没有想到继承王位之人,尽不是他们直系子女,而是自己的叔父完颜吴乞买。


撒改宣读完毕后,完颜阿骨打再次命令他们对天发出重誓效忠于吴乞买,如有背信人人可以弑其家室,剥除完颜氏家族,遭到永远的唾骂与诅咒。


这时,完颜宗望等人久久不语,只有金兀术拉着完颜亨和银铃子站了出来,拔出马刀指向夜空。


金兀术大声说道:“太祖圣谕,我力当执行,今对天发誓,如是今后有不轨之心,身死梃下,全家死故。”


众人只听金兀术说一句,完颜亨和银铃子跟着说一句,完颜阿骨打听到,知道了金兀术一家的忠心,甚是欢喜。


而完颜宗望他们也没有办法,只有个个照着金兀术所说的话各自重复了一便。


立誓后,完颜阿骨打将银铃子叫到身边坐下,银铃子见他头上直冒汗珠,欠他回到炕上躺下,但他却坚持要把遗言说完。


完颜阿骨打虚脱地看着银铃子,再次抚摸着她的秀发。


片刻后说道:“二十余年前,有个叫萧峰的契丹人帮助了我们,而此时我们起兵推翻了大辽的统治,用不了多久战事即将结束,北方草原将归我女真治理,不过令**心的却是南方的大宋,我们虽签《海上盟约》至今,但大宋一直对我女真也是用心防备。我此生已经无缘南方疆土,不过听铃子和我说过,那边物质丰富、风景秀丽,真想去那边走一走!”


银铃子一听,明白人都知道此言何意,众人又把目光集中在了她的身上,看她的反应如何。


完颜阿骨打知道她的心思,虽然她痛恨着宋庭官府,不过对自己的民族肯定是心心相惜的,见她久久不语,故拍了拍银铃子的肩头,吩咐她道:“铃子,你和亨儿去帮我的坐骑牵来。”


两人出去后,完颜阿骨打口谕道:“灭辽之后,定国安邦,如有借口,挥师南下,定军中原。”


说完,完颜阿骨打不在言语,稳稳地坐在虎位上,用眼睛看着他们,忽然一阵寒风吹了进来,油灯被即刻吹灭,当金兀术再次点亮油灯时,只见完颜阿骨打脸色苍白异常,轻声唤之没有反应,丞相撒改大着胆子走近用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全无,吓得跪在了地上。


撒改哭着喊道:“太祖去了。”


立即帐内所有人‘噗通’一声,齐齐地跪了下去,银铃子和完颜亨牵马寻到帐前,只听里面悲声而泣,完颜亨掀开布帘匆忙走了进去,取下腰身上的佩刀,放于身侧并跪在金兀术身后,金兀术回头看了看,没见银铃子,逐又探头向帐外看去,一阵风吹来将帐帘吹起,只见银铃子双膝着地,跪于站外。


金兀术突然明白了,她还是汉人,而我和她是有区分的,铃子呀!将来你何去何从!


评价完颜阿骨打一生,可谓是金戈戎马,具英雄气概,不负女真族所托,推翻了两百余年来契丹在北方草原的统治,而在他建立大金国后,对女真血缘婚姻关系为基础的部落联盟组织进行了改革,清除了同姓通婚等落后习俗。同时重视发展生产,命令完颜希尹“仿汉人楷字,因契丹字制度,合本国语”创制了女真文字,使女真人结束了刻木记事的落后状态,对女真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注:以上文献均可参考《三朝北盟会编》)


翌日午时,卢友天牵马托着高世宣的遗体站在了卢沟河宋军大营门前,不多时刘延庆在杨可世、郭药师的陪同下寻了出来,众人将高世宣的遗体放了下来,郭药师冲上去假惺惺地抱着高世宣的遗体痛苦了半天,卢友天观察着他的表情,只见他欲哭无泪,脸上根本没有一丝泪痕。


卢友天大叹一声逐要离去,杨可世将他叫住,说道:“英雄谢谢你带他回来。”


说罢举手拱券施以礼数。


卢友天飞身骑上马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宋军大营。


而在傍晚,刘延庆等人还在商议如何再取燕京之时,忽然一名将官带着几名士兵来到帐前。


几名士兵见到刘延庆,声称自己是从燕京城中杀出来的,口口讲到城内辽军数十万,铁骑锐不可挡。


刘延庆听后顿觉驻守卢沟河很是不妥,虽是会遭到辽军进攻,住下令南撤,正当大军收拾装备要离开时,萧干带领的两万骑兵赶到,见到刘延庆中计,又命令所有骑兵在马后拴起树枝,而有的马上绑上了军鼓。


萧干一声令下,但并没有向宋军大营发起进攻,而是带着所有骑兵隔着卢沟河岸不到三里处快马疾奔,即时尘土**,升起数丈之高。


宋军哨兵站在瞭望塔上见到,立即吹响备战号角,刘延庆登上瞭望塔一看,只见那边尘土**、延绵数里,更加确信辽军主力尚存,急忙下了瞭望塔,命令杨可世等人率军抵挡,自己跨上马背带着亲信随从先行出了营地。


宋军将士们见主帅跑了,顿时乱作一团,争相恐后夺营而出,完全失去了战斗的意志,杨可世拦也拦不住,差点被奔逃的士兵推翻踩死,无奈也只有跨上马背向南行去。


萧干得知宋军现在混乱一团,抓住时机领着两万铁骑杀向卢沟河,另自己都没想到的是,近二十万宋军现在溃不成军,只见他们在互相踩踏,营地内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宋军尸体。


萧干使出的诳军之计让刘延庆立即溃不成军,被兵力远远低于自己的辽军一路追杀,最后退至白沟河以南,不战尽损失兵员数万众,大型物资装备沿宋军逃跑路上,尽数可取。


刘延庆兵败消息传开,燕人作歌及赋以诮延庆,传笑虏中。


宋金两国在签订《海上盟约》后,其中约定大宋攻取燕京地区,大金攻取西京之地,各有所侧重。可是北宋的两次进攻燕京的失败,让宋徽宗感到极为的不安,京城中已经开始流传童贯又败的消息,还有的说辽军主力尚存,正在开始渡黄河南下,民众开始议论纷纷,整个京师也乱作一团。


正在此时,蔡京等人又进言要求宋徽宗下旨童贯,命令他向金国请兵,宋徽宗没有多想立即下旨给童贯授权其向金国请兵攻打燕京。


历史中有人指责是女真人撕毁了《海上盟约》并在以后大举进攻中原,致使北宋灭亡,但是我们用历史的眼光来看这一时期,完全都是北宋末期朝廷的腐败无能造成的,《海上盟约》约定宋金各自攻击辽国重镇,夹击于其中,可宋徽宗一是迟迟不发兵攻辽,二是攻辽失利,请求金兵攻取燕云,自己违反了《海上盟约》的约定,就是金兵不得过松亭、古北口和榆关之南。


1123年十一月童贯接到朝廷的圣旨,命令王还带领使臣前往金军营地,请求面见完颜阿骨打,可他们不知道完颜阿骨打已经去世,只是秘不发丧。


完颜宗望出来接见了王还等人,王还以为是完颜阿骨打,逐奏言:“我大宋宣抚童枢密令臣见陛下,闻尝有国使交通两朝,已议夹攻。”


完颜宗望一听大喜,自作主张接受了大宋的请兵之求,命令侍从将王还送出了营地,在王还登上马背之时,银铃子见到了大宋官员,以为是来向完颜阿骨打奔丧的,逐没有问他,看着他和其余大宋官员行出了金军营地。


十二月五日,完颜宗望带着七千精锐行出金军营地,很快占领辽军驻守的居庸关,耶律大石率军回援已经太晚,逐进燕京城同萧太后商议对策,在几番廷议后,只有萧干一人坚持守住燕京,当晚耶律大石和萧太后悄悄出了燕京城,径直向着契丹人的发源之地阴山而去。


翌日,完颜宗望率军抵达燕京城下,还未准备好攻城计划,契丹统军都监高六等人开启燕京外城门向金送款归降。


萧干得知气得操起战刀就要杀将出去,可是命令将士却没有人跟随。


这时,统军副使萧乙信站了出来,欠道:“萧干,投降吧!大势已去。”


哪知萧干不听,逐要杀萧乙信,却被兵士按翻在地,萧乙信走到他身前,举刀向他脖子上一抹,顿时脖颈鲜血直流,不多时萧干死去。


萧乙信立即命令士兵打开皇宫城门迎降,这样金军兵不血刃地进驻了燕京城。


完颜宗望吸取郭药师的教训,入城后先安抚了城内辽军及官员,以完颜阿骨打之命,下达了军令:即赦免所有原辽国官员之罪,让现有辽国官员继续管理燕京内部事务。


数日后,金兀术带着完颜亨和银铃子也进入了燕京城。这日,完颜亨带着银铃子在燕京三市内游走,行到辽皇宫时,见金军正在清点皇宫内人数,他们将契丹人和汉人分开计数,是契丹官员的予以放行,但不准出燕京城,是汉人的全被羁在皇宫的广场上。


银铃子行了进去,一看恐有数千之多。这时,完颜宗望策马来到皇宫广场上,见银铃子和完颜亨在,逐命令士兵请他们两人出去,没想到这女子今天吃了豹子胆,坚持不走,非要向完颜宗望问明事情原由。


完颜宗望气急,坐于马上手持马鞭指着银铃子威胁道:“你,汉人,少管我大金国内事。”


哪知银铃子还是不走,一双大眼睛定定的看着他,完颜宗望顿时非常生气,举起马鞭向他打来,完颜亨见状快步迎上抱住银铃子。


‘啪’的一声,马鞭重重地打在了完颜亨的背脊上。


完颜亨回过头看了叔父一眼,说道:“叔父,要打你就打我,铃子她没有错。”


深夜,银铃子被一阵喧闹声惊醒,行出帐外查看,只见士兵正在将城内百姓捆在一起,大多数为汉人女子。


正当银铃子和士兵交涉时,金兀术也走了出来,厉声命令她速速回帐内休息,而这时的银铃子似乎被民族相惜的情感所动,尽不听金兀术之言,拉住绳索不放手,并命令士兵解开绳索放了她们。


金兀术快步走到银铃子身前,举起手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银铃子娇柔,被金兀术打得倒退三步摔翻在地,扑在地上痛苦地哭泣起来。


完颜亨也冲了出来,见银铃子被父王打翻在地,气急败坏的对着金兀术叫道:“父王,你打铃子做甚?”


金兀术没有言语,也没对儿子的不敬加以训斥,叹了一声后,默默地走开了。


完颜亨扶起银铃子,掏出丝巾为她擦拭去嘴角上的血迹,扶着她坐到篝火旁,两人不语,久久地看着篝火燃烧。


突然,银铃子自言自语道:“哥,不要扔下我,我好怕!”


一遍一遍重复的念着,她的神情开始激动起来,完颜亨急忙安慰于她,可是却被她推开。


又说道:“你不是我哥,你不是我哥。”


忽然站起身,跨上马背鞭马冲出了营地,完颜亨不敢怠慢抢过一名哨位的钢刀,也跨上马背追着银铃子出了营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