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谍战:影子 正文 十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3.html



钟云惠之所以主动要求进山,并不真是为了云山游击队,对于象她这样与共产党没有任何认识,又没有接到上级任何指示的特工来说,是绝不会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去浪费精力的。

她是为了执行天雷计划。

当然,天雷计划的全部方案她也不清楚,只是按照鼹鼠的指示,进山设法与前来执行天雷计划的特工队接头,并负责妥善安排他们。

因为刚才一直和赵传凯谈论关于共产党的话题,这使她越发对上官雄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恰巧现在走到了医院的对面,因此临时决定去见见他,看看能不能窥探出一些端倪。

她进门的时候,刚好碰见一个病人出门。

上官雄开始还没注意到是她进来,刚准备象询问其他病人一样询问的时候,才看清楚她的面孔:

“你……怎么打……打扮成这样?”

钟云惠径自地走到他的桌前坐下:“你希望我打扮成什么样子呢?”

上官雄心里明白,她既然打扮成一个村妇的样子,大概就是要进山了,不过他不明白的是,成森怎么会让一个电讯组的人进山,现在知道她是日特的,也仅限于戴老板和丁处长,即使成森知道了,也应该会受到丁处长的暗示,断然不会把她当成烫手的山芋,让她战死在对付游击队的战场上。如果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那么成森更没有理由派她进山,难道他是想排除异己?

上官雄看着她:“你……打扮成什么样还……是你,太扎眼了。”

钟云惠心里微微一荡,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他对自己的评价。她明白,他的意思和赵传凯一样,无疑是说自己太漂亮了,只不过不会讨女人喜欢,不会用那些令人激动的褒扬词汇罢了:“什么叫‘太扎眼了’,你是说我太丑了,还是太漂亮了?”

上官雄面颊微微泛起红晕,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这……这是要上哪…….里去?”

“云山,抓共产党。”她故意说的很快,几乎是脱口而出,想借此来查看上官雄的表情。如果上官雄是共产党,或者与共产党有什么瓜葛的话,那么她相信自己能够从他的表情中看出来。

但她失望了,上官雄没有任何表情。

随即,她又有些惊愕,或者说有点始料不及的惊喜,因为她看到上官雄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只银手镯。

那只手镯她太熟悉了。

还是在东京的时候,她就看到只要独身一人时,他就会从怀里掏出这只手镯不停地端详着,沉思着。后来才知道,那是他母亲临终前留给他的唯一遗物。他母亲说过,这辈子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够亲手把这只手镯给自己的儿媳妇戴上。

现在,看到他不动声色地掏出了那只手镯,她的心里忍不住小鹿直跳。

上官雄神色凝重地看着手镯,并没有抬头望她:“听……听说山里很危……险,进山……后,你要尽量把脸弄……弄脏点,再戴上这个手……镯,一是农村媳妇一……一般都戴着;二……是希望我母亲的在天之灵能……能……能够保……”

还没等他说完,也没等他完全把手伸过来,钟云惠几乎是站起身来,伸手过去把手镯抢过来的。因为她知道,这个手镯对他太重要了,把它送给自己就已经表明他对自己的态度了。

她立即把手镯戴着手腕上,然后立即跑到墙角伸手摸了些污泥涂在了脸上,兴奋得连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跑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上官雄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就在这时,李厚德出现在门口,他一边进门,一边回头望着兴高采烈的钟云惠的背影:“哎,上官,那女人怎么了,像是捡到什么金银财宝似的?”

上官雄心想,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钟云惠什么时候来,你都会出现,还要尽量演戏给我看。

“我……我告诉她,她没病。”

“嗯,怪不得。”李厚德点了点头,然后又露出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上官,你小子可不能象打发别人一样打发我,今天得好好给我看看,我这肚子实在是闹得不行了。”

钟云惠一溜小跑刚刚下楼,恰好碰见了正准备上楼的田东亭,两人差点撞了个满怀。田东亭伸手扶了她一把:“姑娘,小心,别摔着。”

“谢谢。”钟云惠对他笑了笑,依旧是忍不住内心的喜悦,快步离开了医院。

田东亭站在楼梯上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想什么呢,田副主任?”这时,药剂师罗嘉从后面过来:“人家可是走远了。”

田东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奇怪,刚才她进医院的时候还叫爹喊娘的,怎么一出门就活蹦乱跳了?”

罗嘉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肩膀:“看看人家上官,那可真是妙手回春,而你们外科呢,白养了你们两大主任,好人被你们看残了,病人被你们看死了。”

“哎,罗嘉,你这是怎么说话的?”田东亭推了他一把:“你不知道江石州的人不相信我们西医,这人要是还剩一口气,他们都不愿开刀动手术,能怪我们吗?”

罗嘉笑了笑:“开个玩笑你当什么真?老实说,你们外科还真的不行,咱们医院还全靠上官和吴起燕撑着。亏你还是美国南卡莱罗纳医科大学的高才生,斯丹法诺院长都准备到美国去告你们学校了。”

“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