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否超越美国成世界第一经济体?

从某些指标来看,中国的经济总产出已经上升到仅次于美国的水平。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将凸显“中央王国”在18世纪失去亚洲军事、科技和文化强国地位过后一直未曾享有的一种辉煌。


中国的出口额、汽车购买量和钢铁产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一,它的全球影响力正在与日俱增。从美国底特律的汽车生产商,到巴西的铁矿石生产商,它们的财富都取决于中国消费者和企业的支出。


财富的增加也带来了政治上的影响力:来自中国的压力,帮助发展中国家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赢得了更大的发言权。


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首席亚洲经济学家苏帕曼(Rob Subbaraman)说,日本曾是推动亚洲其余地方的动力;现在,潮流在转向,中国正成为一种影响着包括日本在内亚洲其他地方的强大势力。


矛盾现象无处不在


中国的崛起已经带来引人注目的矛盾现象。从30年改革获得最大利益的精英与贫穷的大多数之间,贫富差距已经达到极端:中国拥有好几十个亿万富翁,而13亿人口中的其他人,平均收入却处在世界的落后水平。北京已经完成了两次载人航天任务,且正在谈论向美国加利福尼亚和欧洲出口高铁,而偏远地区家庭却生活在凿山而建的窑洞里。


日本民众仍然属于世界最富之列,去年人均收入达到37,800美元,中国人均收入才3,600美元。美国人也属于世界最富的一批,他们的人均收入达42,240美元,其经济规模到目前为止仍为世界最大。但日本陷入了一场长达20年的不景气,美国正在同一场金融危机搏斗,而中国的经济规模和巨大消费市场的吸引力,让它的国际影响力变得越来越大。


中国的高速增长给亚洲和其他地区带来了矛盾的转变,它让人们为了商业机会而争抢,但也燃起一种不安,认为其财富正在帮助资助一种军力的积累,使之在本地区强力推行这个共产主义政府的主张。


《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国际版编辑谢里丹(Greg Sheridan)说,我觉得地区内所有人都在努力利用中国经济的活力而获益,但同时也在努力确保中国不成为一个地区霸权。


重塑大中华


从漫长的历史角度看,21世纪中国的崛起是一种回归──过去2,000年中大部分时间中国拥有“中华”(明亮中心)的地位,是东亚的经济和军事巨头,以及从越南、朝鲜到日本等社会的科技和精英文化的指路明灯。


中国曾经是最大的经济体,作坊和纺织厂最多可以占到全球制造业的三分之一。不过,19世纪时,由于统治者拒绝效仿日本引入西方技术,中国走上急剧的下坡路。20世纪30年代前,中国的制造业产量只占全球的百分之几。


在经历了内战、共产党掌权和政治动荡之后,邓小平提出的自由企业改革为数亿中国人打开了劳动致富的大门。


自1979年开始改革以来,中国已经成长为世界的低成本工厂、最大的出口国,钢产量占了全球的一半。中国希望不止发展廉价的制造业,还努力加强科技行业,不过目前为止收效甚微。


去年,根据世界银行的排名,中国人均收入在全球排第124位,位于拉美和一些非洲国家之后。日本则排在第32位,美国排在第17位。


不过,中国消费者已经受到了全球公司的热烈追求,从汽车到家用电器等在全球销售的各色产品在设计时都会将中国消费者的喜好考虑进来。今年,法国奢侈品生产商爱马仕集团(Hermes Group)推出了一个名为“上下”(Shang Xia)的品牌,是为中国消费者特别设计的。


亚洲的军事领袖


与在二战战败后放弃了武装侵略力量的日本不同,北京方面自视为亚洲名正言顺的军事领袖。自60年代以来,中国公开拥有了核武器,如今在军费上的支出巨大,以建立由250万人组成的人民解放军队伍。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估计,中国去年的军费开支为1,000亿美元,为2000年的三倍,远低于美国的6,170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二。


中国对石油、铁矿石和其他原材料的需求,正在给供应这些产品的安哥拉、哈萨克斯坦等偏远发展中经济体注入资金。中国企业也在深入非洲寻找资源和市场。


华盛顿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现在非洲有了另外一种发展模式。他说,西方的投资附带有环保或其他条件,于是非洲把中国的投资视为一种替代选择,他们跟西方人说,我们不想跟你们做生意,我们将让中国的某个国有企业在这个采矿项目里注资15亿美元。


来自中国的压力,一定程度上触发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了几十年来的最大改革。这两个由欧美主导的机构同意在遴选领导人、制定政策的过程中给予中国、土耳其和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更大的发言权。


经济的繁荣有助于共产党领导人花钱培养“软实力”,即开展教育和传媒活动,以赢得国外的人心。


当然,日本即使滑落到第三名,它仍是一个富裕国家,作为“亚洲瑞士”的地位不会动摇。


在发明了混合动力汽车和随身听(Walkman)的日本社会,识字率高达99%,预期寿命达83年,为世界之最。东京是美食之都,获《米其林指南》(Michelin Guide)星级的餐馆比巴黎都多。


丰田汽车(Toyota Motor)取代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成为全球最大汽车生产商之时,中国企业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品牌。


下一个目标:美国?


把日本甩在身后之后,中国能不能赶上美国?


很多分析人士说,可以。


世界银行在6月份预测说,中国的总产出最早可在2020年达到与美国相当的水平。但它说,到时人均收入只有美国的四分之一,与马来西亚或拉丁美洲相当。


就算要达到这个目标,中国不靠选举产生、行事秘密的领导人也得对其政府主导的经济实施大刀阔斧的改革。


他们需要提高科技与教育水平,打击激发民愤的猖狂腐败,并克制诱惑,不要偏袒国有企业而牺牲创造就业和财富、充满活力的私营部门。


世界银行等机构警告说,能不能成功,变数还很大。


它们说,如果不培养出一支有文化、有创造力的劳动力队伍,并打造支持创新的法律体系,如果放任既得利益企业扼杀竞争,那么中国和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很容易在达到中等收入时停滞不前。


史剑道说,他们的整体GDP会不会超过美国?会的,非常可能;他们会不会迈入中上收入水平?这是一件困难得多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