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照片中的离奇事件[贴图]

心痕 收藏 173 347241
导读:一百年前的民生百态现如今只能从黑白老照片中了解到,这些黑白旧影中的零散照片也为我们讲述了旧时人们生活中的奇闻轶事 [img]http://himg2.huanqiu.com/attachment2010/110823/02e84f8a07.jpg[/img]   这是一帧约两寸许的照片,画面上的男童、女童身着粗布长衫并排坐在一张矮凳上,稚嫩的脸上隐含着些许不安。让人诧异的是,那女孩半开夹袄坦露右乳,怀抱着的婴儿正作吮奶状。照片的两旁用端正的楷书竖写着四行字,从右起为:“宣统二年庚戍岁有童夫童妇男九岁女八

一百年前的民生百态现如今只能从黑白老照片中了解到,这些黑白旧影中的零散照片也为我们讲述了旧时人们生活中的奇闻轶事

中国老照片中的离奇事件[贴图]

这是一帧约两寸许的照片,画面上的男童、女童身着粗布长衫并排坐在一张矮凳上,稚嫩的脸上隐含着些许不安。让人诧异的是,那女孩半开夹袄坦露右乳,怀抱着的婴儿正作吮奶状。照片的两旁用端正的楷书竖写着四行字,从右起为:“宣统二年庚戍岁有童夫童妇男九岁女八岁正月初八日生一子长仅七寸特志之以备后览。”照片上方横书一条为 “系山西省太原府祁县涧壑村人氏薛姓奇闻”。



宣统二年即1910年,距今整整100年。那时,法国人达盖尔发明摄影技术虽已有半个多世纪,广东科学家邹伯奇研制的照相设备也在国内外应用,但晚清之际的山西照片还是非常稀少。谁可能为一个乡野农户拍摄这张照片呢?因照片上没有像民国照片上常有的店名字样,看来照片出自何人之手已难以考证。



中国老照片中的离奇事件[贴图]

在访谈中,这张百年老照后面的故事逐渐在时光的模糊中清晰起来:


清宣统二年正月初八日(1910年2月17日),涧壑村农家薛姓8岁童养媳李福珍生下一个男孩子,其夫薛子道当时9岁。男婴五官端正,肢体健全,只是体型极小,乳名贵民,学名万春。这是迄今全国范围内发现生育年龄最小的图片资料。


正月初八,在晋中一带的民俗中是祭祀星辰的日子。8岁女童生子本就极其罕见,又巧与星宿奉祀之日相遇,人们便说这男婴是天上星宿转世,非同凡人。于是不日便在祁县乃至省城引起轰动。十里八乡前来探看的人挤满了这个曾经落寞的乡村。祁县、太谷的知县也都亲临探视,馈赠礼品。村里的富户还集资为贵民唱了一台好戏,乔家堡乔在堂则把薛子道、李福珍夫妇及其子薛万春接到乔家堡住了十几天,并设宴庆贺。后薛家利用所收的喜钱为孩子寻了奶妈,将其养大。李福珍8岁生贵民后,10岁又生了一个女儿,取名贵仙,以后再没有生育,于1948年病逝,终年47岁。薛子道于1965年去世,终年65岁。薛万春自幼身体健康,终生务农。幼年订鲁村王雪梅为童养媳,生有两个儿子,5个女儿,并有9个孙子。薛万春2000年1月去世,享年91岁。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02年第15期的封面照片


照片左方的新娘眼睛向上看且看不见裙子下面的双脚只见鞋子而被网友称其为“冥婚”照


中国老照片中的离奇事件[贴图]

张让我们惊讶不已的民国夫妻照,主人公是身穿中式服装中年男子,围坐在他身边的,是他1妻12妾中国老照片中的离奇事件[贴图]


中国老照片中的离奇事件[贴图]

从日文说明中看到,这是一头动物标本,长两百五十五公分,旁边还有一头更大的,长两百六十二公分,推测活着的时候两兽体重都超过千斤揭开日本老照片中的清宁宫怪兽之谜


萨 苏


所谓宫殿,皇上住的地方,一般来说都是记者的禁脔。不过清末民初时期,日本有一名记者乘乱跑进了沈阳故宫,拍到了一些照片,倒是保留了不少这座清朝旧皇宫的遗影。这套照片,老萨在日本1925年的一本旧摄影杂志中偶然看到,觉得颇有历史价值。


此图为奉天清宁宫宝物之一——怪兽(日本《历史写真》摄影杂志1925年版)。注意照片后面的椅子,那是满清特色的鹿角椅,用猎取的雄鹿角做的。这两把只是椅背上有鹿角装饰,还有整个椅子全是鹿角做的。中国人对椅子要求是尊严重于舒适,坐着其实可难受了,从太师椅到皇帝的宝座都是又硬又凉;所以沙发是个外来词。不过,画面上最吸引人的还是伏在桌上的那头怪兽。


从日文说明中看到,这是一头动物标本,长255公分,旁边还有一头更大的,长262公分,推测活着的时候两兽体重都超过千斤。也就是说,站起来比姚明还要高20多公分,体重,至少顶5个……


宝物里怎么会有动物?


从这张沈阳故宫的地图上看,的确有清宁宫其地,由此可见日本记者的记录并非忽悠。据介绍,清宁宫是后金首位可汗努尔哈赤的寝宫之一。


清宁宫附近一座建筑的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镇殿熊馆”。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还真让我找到了一条新闻:



中国老照片中的离奇事件[贴图]

清宁宫怪兽头部特写(日本《历史写真》摄影杂志1925年版)2010年6月11日,两张已有百年的特大熊皮悬挂在沈阳故宫的镇殿熊馆,吸引了不少游客观看。这两只熊一雌一雄,据说,它们生前因护驾有功被皇太极封为“镇殿侯”。二熊死后,又被制成模型,陈列在金银库内,为皇上看守金银珠宝。


这两张熊皮巨大,雄的高度为2.45米,宽为2.03米;雌的高度为2.47米,宽为1.05米。尽管随着岁月变迁,熊皮黑色的毛发已慢慢脱落变成棕黄色,但从这魁梧的身材和凶煞的面孔,仍然可以看出当时“镇殿侯”的风采。据展馆的工作人员介绍,每一只熊的重量都在千斤以上,是世界上极为罕见的东北黑熊。


这熊皮到底啥来头?流传最广的一段民间传说是,两只熊被驯养在盛京皇宫,因为力大无穷,又通灵性,皇太极用这两只熊协助侍卫守护大清门。一次,皇太极在经过大清门的时候,遭刺客袭击,这时二熊扑上前去奋力将刺客扑倒,救了皇太极一命。为了感激它们的救命之恩,皇太极封二熊为“镇殿侯”。熊死后,又将它们的遗体制成模型陈列在金银库内,要二熊继续在此守护。在沈阳故宫博物院刚刚建立的时候,两张熊皮被放在大清门陈列展览,它们继续完成自己的使命(《故宫展出清宫巨大熊皮》,载《沈阳晚报》2010年6月12日)。


这条报道基本解开了日本记者旧照片中怪兽的谜团。不过,依然存在一些疑问:报道中称这种熊为“东北黑熊”,这是“亚洲黑熊”的别称,根据互动百科提供的资料,亚洲黑熊体长1.6米左右,体重一般不超过200公斤,怎么会长成500公斤的巨兽呢?要知道,哺乳动物与爬行动物的一个重大区别就是体内有控制体型大小的基因,不会像恐龙一样越老个儿越大,对自己的身体一点儿没谱。


那么,会不会是其他的熊呢?比如,棕熊。中国的棕熊虽然不算太大,但美洲的能长到680公斤,从那边游过来两头也没准。不过,棕熊是典型的圆脸庞,和这标本如动车车头一样的脑袋有点儿不搭界。或者是变色的北极熊?


我推测这两头熊可能就是当地所出,那个年代没有好的制作标本的技术,好像就是个空心的熊皮里面楦上填充物,因为没有头骨撑着,所以脸是长的,变成了动车车头的形状。正因为里面没有骨架,填充物腐朽以后估计干脆就摊开成张皮子展览了。


中国老照片中的离奇事件[贴图]

30年代,四川江油窦图山上的寺庙,僧侣以简易的铁索为桥,踏索越堑。下面虽是凌空万丈,而照片中的僧侣却神色若定,步伐稳健,仿佛旧时小说所称的武林中人。僧人们离群索居,孤山一隅潜心修行,或有修得独门秘术,以待他日出山替天行道也

中国老照片中的离奇事件[贴图]


中国老照片中的离奇事件[贴图]

清末身高过两米的中国人 1870年

中国老照片中的离奇事件[贴图]

图为1925年,雍和宫的大威德金刚。作为藏传密宗的圣地,雍和宫中曾有多座大威德金刚,不过今天多已被移走,这两张照片记录了其在原位时的真实形象,也可算作无意中留下了历史的一个注脚。



大威德金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欢喜佛,由于其奇特的造型,有些民间的说法讲欢喜佛是皇宫中进行性教育的启蒙之物,多少让其带有了诲淫的性质,甚至有人因此向其求子,把大威德金刚变成了送子娘娘。其实,这是与其本源不相符合的。真正的大威德金刚,在佛教中代表的含义原为光明。


雕像中拥抱的男神与女神,分别是大威德金刚本尊和明妃,威德代表刚勇,明妃代表智慧,二者的结合寓意以勇气和智慧战胜恶魔。而两尊神的裸体则代表其脱离尘世。事实上,佛教传说中大威德可以战胜死神,他曾降伏死神阎魔天,因此其名字具有“死亡的征服者”之含义。大威德金刚这样的造型也有着以生战胜死的哲学暗示。


也有说大威德金刚其实是文殊菩萨的愤怒相。假如这个说法是真的,去向欢喜佛祈祷的恐不应该是求婚求子的,而应该是参加高考的朋友。


让我更有兴趣的是其中日本驻华记者拍摄的风景照片,从中可以看到那个时代中国的影子。


这一册中,有一篇清水安三所写的《燕京杂记》,其中两张插图,用的是佚名摄影家拍摄的一尊佛像,颇令人有些神秘之感,细看,拍摄地点是在雍和宫。


可以看到,这尊佛像与众不同,竟然是一对裸体正在交媾的男神和女神共同组成。这就是藏传佛教密宗的主神之一———大威德金刚

中国老照片中的离奇事件[贴图]

图为1925年,大威德金刚在佛座上的照片。在阴暗的殿堂中,加上特意营造的环境,大威德金刚的神秘与威猛才显露无遗。



估计看曹丞相头盖骨的各位朋友感觉也会差不多,没有了活曹操的生命、霸气和智慧,那不过是一个头盖骨罢了。


仔细一查这篇文章的作者,原来清水安三是个大大有名的人物。他就是朝阳门外崇贞女学(今北京市陈经纶中学的前身)的创办者、教育家,曾经因为揭露日军南京大屠杀而遭到日本法西斯政府的迫害。


《北京周报》被迫停刊,就与他在其上发表的亲华文章有关。他是李大钊和鲁迅的友人,也是中日友好的先驱者之一,曾说“我有一颗十分爱日本民族的心,但同时又有一种把中国的忧患当成自己忧患的心情”。更奇的是这位教育家本身是一名基督徒、传教士,却在文章中引用了佛教塑像的照片做插图,看来,在他的心中,并没有多少宗教的芥蒂。


听说雍和宫的“欢喜佛”并非拆除,而是遮掩起来,这或为真实的情况。前几年,我曾在雍和宫见过此佛,不过,或许是因为修缮的原因,当时已经从莲台上拆下展出,在阳光下看了以后毫无感觉。


然而,在这本杂志上的大威德金刚,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2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751877591 在第57楼的发言:
走钢索的真牛逼

呵呵,还有更牛*的呢......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开播之初,曾经报道过,窦圌山个奇人跨着铁链玩游戏(我看过的),你1次给他多少钱,他给你表演一番......不料报道后没多久,那个人便栽下悬崖了......

1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