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八卷 第三章 感情更上一层楼

张单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半个小时以后,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是再次来到了棋盘山的山脚之下了,当他们两个人是来到山脚之下的时候,梁中国是立即双手按住盛樱的身体,想告诉盛樱是一些事情,和做一些事情出来的,但是,还没有等到梁中国开口说话,他梁中国就发现盛樱忽然是哭了,她的美眸之中都是流出了清泪了。 梁中国可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半个小时以后,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是再次来到了棋盘山的山脚之下了,当他们两个人是来到山脚之下的时候,梁中国是立即双手按住盛樱的身体,想告诉盛樱是一些事情,和做一些事情出来的,但是,还没有等到梁中国开口说话,他梁中国就发现盛樱忽然是哭了,她的美眸之中都是流出了清泪了。

梁中国可是一个男子,凡是只要是一个男子,那么,他都是会怜香惜玉之人,梁中国自然是不例外,故此,当梁中国是看见盛樱竟然是哭了以后,前者是立即大惊失措,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了,他梁中国是连忙慌慌张张,急急忙忙,吃惊不已,对盛樱,道:“盛樱,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是不是你受了什么委屈,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呀?”

盛樱是白了梁中国一眼,道:“梁中国,其实,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梁中国这下子是变成了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梁中国皱眉奇怪,道:“盛樱,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让你生气了,你快点说说,我是一定改!”

盛樱是轻轻的摇了摇螓首,道:“不是的!梁中国,是你今天为了保护我为王亚樵翻脸,实在令我太感动了,从小到大,你是第三个人对我这么好的。”

梁中国是忍不住问盛樱,道:“盛樱,那前面两个人男人是谁呀,你能不能跟我说说。”

盛樱是横了梁中国一眼,道:“梁中国,我不告诉你,想知道的话,那么,这一切就都要看你的反应了。”

梁中国见盛樱不想说这些,前者也不想勉强后者说出来,梁中国知道自己目前要做一件比知道这个答案更重要的事情出来,梁中国是想到这里以后,他梁中国是从自己的衣兜里面掏出一包的东西递给盛樱,然后,梁中国是温柔对盛樱,道:“盛樱,这个给你,希望你不要嫌弃?”

盛樱是出于礼貌,她是不管自己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些东西,她都是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是接过了这个东西,然后,她盛樱是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包东西,她是问梁中国,道:“梁中国,这个是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梁中国是对盛樱,道:“盛樱,这是压缩饼干,你要是不觉得压缩饼干是难吃的话,那么,就请你把压缩饼干给吃了吧,这样子,你的小肚子就不会饿了。”

盛樱有点奇怪,她是惊讶的看了梁中国一眼,然后,盛樱是低下了投来,问梁中国,道:“梁中国,你怎么知道我肚子饿了,我的肚子开始没有发出咕咕的叫声呀!”

梁中国是嘿嘿了两声,道:“盛樱,我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连一个女孩子肚子饿不饿也不知道,那我梁中国以后还怎么行走江湖,怎么做大事情!”

盛樱听了以后,她是不有的会心的笑了,然后,他是笑颜如花对梁中国,道:“梁中国,谢谢你了!”

梁中国嗯了一声,道:“盛樱,肚子饿坏了可是头等大事,你可千万不要马虎了,我看你还是先把压缩饼干给吃了吧!”

盛樱是点了点头,然后,她就按照梁中国说的做了起来了,饼干的历史饼干(Biscuit)的最简单产品形态是单纯的用面粉和水混合的形态,在BC4000年左右古代埃及的古坟中被发现。现代饼干产业是由19世纪时因发达的航海技术进出于世界各国的英国开始的,在长期的航海中,面包因含有较高的水份(35%-40%)不适合作为储备粮食,所以发明了一种含水份量很低的面包——饼干。

那是在一百五十多年以前,有一艘英国帆船在航行到法国附近的比斯开湾时,忽然天空狂风大作,帆船因此迷航搁浅,且又被礁石撞了个窟窿,顿时海水灌进了孤岛。这座岛上没有什么东西可拿来充饥,而船员们饥饿难忍。这时,一个船员想到,帆船里有面粉、砂糖、奶油。于是船员们又划着小舢板来到帆船上,把被海水浸湿的面粉、砂糖、奶油等运到小岛上去。然后,他们就用面粉拌着砂糖、奶油,捏成一个个小面团,再放到火上烤熟了吃。不几天船员们遇救回国,为了纪念这次遇难,他们用同样方法烤了许多小饼分给周围的人们,大家十分喜欢吃。就这样以“比斯开”这个名称命名的小饼就流传开了。

说实话,盛樱的肚子的的确确是饿了,她这种饿是早就有了,于是,盛樱就开始吃压缩饼干了,常言道:“站有站相,吃有吃相”,盛樱可是一个日本女人,日本可是讲礼貌的国家,盛樱是知道自己不能在任何人面前给国家丢脸,是露出一种十分难吃的吃相出来,所以,盛樱现在的肚子即使是饿的咕咕叫,那么,盛樱也是吃的极斯文,绝对不是囫囵吞枣,饿鬼投胎的那种!

盛樱是在一旁吃东西,梁中国则是看着盛樱是怎么吃东西的,虽然,在这期间,他们两个人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就是一直保持着这种动作出来,一直到盛樱是吃完东西以后,他们两个人的动作是这才开始改变了,或者消失不复存在了。

当梁中国是看完盛樱吃饭以后,他梁中国是忽然对盛樱是明白了一些事情,于是,梁中国的嘴角死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了……

对于梁中国的微笑,盛樱是没有看见到,所以,他浑然不知道梁中国是这么笑了起来,而且,当盛樱重新看梁中国的时候,他梁中国已经收起了微笑了,所以,盛樱是没有看见梁中国的微笑的,对此,盛樱是对梁中国的动作是一无所知,一点也不知道的。

因为,肚子饿的原因,盛樱是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包压缩饼干是全部都给吃了下去,然后,盛樱是发现梁中国是在一直看着自己,遂盛樱是有话对梁中国说了。

盛樱道:“梁中国,我的吃相会不会很难看?”

梁中国是摇头道:“盛樱,才不会呢,你的吃相是比我的好看多了。”

盛樱是得到了梁中国的赞赏,前者的心中是很高兴,于是,前者就问后者道:“梁中国,你该不会每天吃的都死压缩饼干这类这么没有营养的食物吧?”

本来,盛樱是用一种很奇怪的语句来问梁中国的,可是,盛樱是万万没有料到梁中国也是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来问盛樱,道:“盛樱,如果,我每天不吃这些,那你认为我应该吃些什么?”

盛樱道:“梁中国,你母亲呢,难道她每天不煮饭给你吃吗?”

梁中国的神情是不由的黯然一下,他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梁中国是伤心,道:“盛樱,我的母亲在我六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我每天就只能吃这些了。”

盛樱明白的点了点头,然后,盛樱是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盛樱为了更好的宽慰梁中国,遂盛樱,道:“梁中国,你要太难过,你难过了我也难过,因为,我的母亲在我小时候也就去世了!”

梁中国哦了一声,问道:“盛樱,你的母亲是怎么死的,我母亲是得了喉癌而死的。”

盛樱道:“梁中国,我的母亲是出车祸,被汽车给撞死的!”

梁中国颔首了一下是表示明白了盛樱的所说了,自然的,梁中国可不是傻子,他当然明白失去母亲是盛樱的伤心事情,对于伤心事情,梁中国是知道自己能不提就尽量不提,故此,梁中国也就不在对这个话题上面再多讨论了,他梁中国是想另外找一个话题跟盛樱好好的聊一聊,就当聊天解闷了!

正当梁中国是想另外找一个话题的时候,忽然之间,梁中国是听见了马蹄之声,这马蹄之声是从远到近,是缓缓的朝自己和盛樱这里是传了过来了,梁中国是听见这里以后,他是顿时明白这是自己的马儿回来了,于是,他梁中国对盛樱,道:“盛樱,我和你的新任务是来了,不知道,你会不会陪我一起执行呢?”

盛樱这下子是换了一个人似地,她听了梁中国的话语以后,盛樱是正色的对梁中国,道:“梁中国,不要忘记了,我们可是朋友,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既然,你是有任务,那么,也就是我有任务,我自然是要参加了,你说是吧,梁中国!再说了,梁中国,我盛樱虽然只是一介女流,但是,我也知道国家为何物,我是绝对不会在朋友面前,和在他国人面前是丢脸,出洋相的!”

日本女子和中国女子不一样,日本女子可是比中国女子爱国多了,中国女子从出生到死亡,基本上都是为了自己而活着,都是不肯为国家考虑的,而日本女子却是中国女子爱国多了,日本女子是肯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甚至,日本女子是肯为国家是献身,去当妓女也是在所不辞的,而这点,是中国女子是万万做不到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