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集团 正文 第三零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


陈雨德到道台府时,杨湘、张剑侯都在门口等着,这让陈雨德非常吃惊;要知道现在还不是后来的军阀混战时代,这个时期的文人还是觉得自己高武夫一等的,可是现在却是一道之首居然在大门口等一个末流武官!

那些人看到陈雨德过来后,都随着杨湘走下台阶朝陈雨德走过来;陈雨德看着这些人刚想下拜,杨湘就把他扶起来,注意不是那种虚托的扶,而是实实在在的扶着陈雨德的手臂让他不下跪,嘴里还说着:“陈队长有伤在身就不用讲究了,本道还想快点听你讲剿匪情况!走,这就跟本道进去!”说完话的杨湘也不等陈雨德说话,就拉着他进道台府。

让陈雨德没想到的是,杨湘居然把他带到客厅,而不是书房,那些本来陪站的人也都进来,各自按照顺序坐下。看着客厅中央的椅子,陈雨德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座位了,他刚想做,就听到杨湘说:“陈队长,你快点坐下啊;今天各位乡绅官员可都是来听你如何剿匪的!”

陈雨德也不管了,他做到一种上朝所有人拱手后问:“大人,不知各位想从何处听起?”他想起进城后全城慌乱的民众,再看看这些所谓乡绅看向自己仇恨的目光,心里诽谤道:“MD,幸亏老子把俘虏带回来,不然还不知道怎么给我脸色看!”

“就从你们遇到土匪时说起吧,不然各位乡绅恐怕就要逃难了!”杨湘看着那些满脸愤慨的乡绅说道,杨湘其实心里也在骂这些人;也不能怪杨湘,谁也不会对打乱自己也生活的家伙有好脸色。

那些乡绅听到杨湘的话,都满脸的的不自然;陈雨德见这样也知道,这些乡绅和杨湘不是一条心的了,他就说:“既然这样,那卑职就从保安队进入博树开始说起吧!”

十二个小时的时间,陈雨德只用了大概半小时就说完了,等他不说话时,杨湘试探的问:“说完了?”

陈雨德想了想自己说的话,回答道:“是的,大人!”

等陈雨德用肯定否认口气回答后,坐在客厅的所有人都送了一口气,乡绅也不用担心土匪会来攻城了,自己的银子又保住了!

杨湘见陈雨德肯定自己说完了,他就问道:“你们真的用死20人,伤61人的代价,剿灭205人、活捉305人的土匪?”

“是的,大人;卑职敢用性命担保,如果大人不信,死去的土匪,大人可派人到博树查验;活捉的土匪,卑职现在就可押送进城!”

“大捷啊,大人;保安队用区区二十人的死就消灭205人的土匪;那只需2000人保宁府就无忧矣!”这时候陈雨德才发现不知何时又走进一个人,陈雨德看着这个眼熟的人,一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那人见所有人都朝自己看,居然不慌不忙的朝杨湘抱拳行礼后,自己找地方坐下来了;而杨湘也没有不满,而是高兴的说道:“赵兄何时回来的,怎么不通知我一声,我好派人去接你!”

那人听到杨湘这样说,笑着说:“不用人接,我不也回来了吗!我回来的正是时候,要不然怎么知道我的小老乡会如此厉害,仅仅用死20人剿灭205人的土匪!”

杨湘跟这人打过招呼后,见大多数人都一副好奇来人的样子,他就说:“这位是赵冰岩与我同年,他可也是进士出身!我们二人可是有半年没见面了,是把赵兄!”杨湘的意思就是:本道要跟同年叙旧了,你们还是赶紧离开!

唐百万知道来人的身份,也知道杨湘也有点不耐烦了,他就起身说道:“既然大人的朋友回来,那明天我等再来跟大人商讨保安队之事;告辞、告辞!”唐百万的离开让其他的乡绅也只好跟着离开。

陈雨德见人都走了,他也说道:“大人,卑职有伤在身,也先行告退!”陈雨德心想,你让那些大鱼都走了,我这个小虾总不会留下吧!哪知道杨湘没留,却被赵冰岩留下来了,说想知道剿匪细节!

陈雨德最后没法,只好留下;没想到在酒桌上,杨湘把陈雨德走后的几天的事告诉了陈雨德,陈雨德这时候才知道为什么那些乡绅,听到保安队死伤惨重会如此着急。杨湘又絮絮叨叨的说,军械没有问题,庄宏远来信了,再过一个月就会送到,人也没问题,现在差的就是你的人了!杨湘最后的意思就是:川北道危急,你作为保安队队长应该把你的责任抗起来了!不过你放心,人、钱不用你操心。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把保安队训练出来,接替巡警的职责!

陈雨德在杨湘和赵冰岩两人的语言轰炸下,就在他想答应时,他想起来土匪所说的那个冉老板;他怕自己没死在战场上,却被人阴死;他就对杨湘他说道,光训练好看是没用的,士兵只有经过真正的战斗,下次才会悍不怕死,还有必须对战死的保安队员的抚恤要高,这样更加会让保安队员死心塌地的为大人效命,保安队也不会像巡防队那样遇到土匪就溃散!陈雨德总之一句话,剿匪要继续,不过战死的保安队您的出银子,不然保安队说不定跟巡防队一样!

杨湘这时候担心的是连巡警都调走后川北道的安全,他脑袋里的唯一想法的就是尽快训练好保安队,好派下去维持治安;而到陈雨德话中无意的威胁他也没有注意道到,不过赵冰岩看向陈雨德的眼光则由开始的欣赏变得捉摸不定不一会又变得怜悯起来,这怜悯的目光里也包含着杨湘!

这时候杨湘陶醉在保安队编练成功的幻想里,陈雨德则在想着什么时候自己几人就得离开,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赵冰岩看向两人的目光,而赵冰岩在看完两人后也好像在想着自己的事情一样,眼睛没有了聚焦。一时之间三人都好像忘记其他人的存在,而又知道其他人的存在的局面。最后陈雨德的肋骨实在是疼的厉害了,他首先打破了三人的遐想,他对杨湘说道:“大人,卑职该回去了!不然明天的献俘就的推迟了!”

杨湘被陈雨德的话惊醒,他这才注意到,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了,他对陈雨德说道:“哦,那你先走吧,明天的献俘你再来吧,到时候再跟那些乡绅讨论保安队的具体数额,你回去吧!”

陈雨德也不客气的站起来,对两人抱拳:“那卑职告退!”说完就离开。陈雨德走后,杨湘和赵冰岩两人坐了一会,杨湘突然的说:“赵兄,你看陈雨德此人如何?”

赵冰岩也不知道杨湘想什么,他也知道杨湘其实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不过至从上次宋天雄事件后,他做事有点雷厉风行的样子,可这一句话让赵冰岩知道杨湘还是原来的杨湘。他想到陈雨德刚才讨价还价的样子,想想说:“从这件事看,陈雨德几人还是有军事才华,如果他们进军校学习,将来可成名将!”

“连你也这么说,看来陈雨德几人的确有才能;可是我担心几人会不甘人下,将来说不定是大患!”赵冰岩的话让杨湘感到无力,他既想陈雨德等人为其赚取进身资本,又怕陈雨德几人不受控制而引火烧身。

“杨兄,我有话不知当说不当说?”赵冰岩见杨湘又犯老毛病,没办法的说道。

“何意,但说无妨,我又不是以言罪人之人!”

“那好,”赵冰岩见杨湘这么说,就放心的说道“杨兄,即使你不帮陈雨德,陈雨德等人也可在孙忠文的帮助下招兵买马;可是陈雨德没有这么做,那只能说明一件事,陈雨德几人没有威胁杨兄之意!那为何杨兄不帮助陈雨德等人,这样即让陈雨德感恩戴德,又让孙忠文欠你一个人情;到时孙忠文就算不帮忙也不会拖后腿,杨兄你的问题也可小很多意外!”

“对啊,我都把孙忠文忘记了,这可是总督大人的第一幕僚,”杨湘在听到孙忠文的话后,才想起来陈雨德身后还有一个孙忠文,“那照赵兄这么说,保安队扩编之事,我就可完全交给陈雨德等人了!”

“这样不就行了,你就等着加官进爵了!”赵冰岩见杨湘这样说,家乡的土话都出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