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鉴三国》连载2

沐风008 收藏 0 164
导读:《通鉴三国》 第一部《魏武传奇》 第二章 虐董卓暴 闵贡见宦官已除,便护着少帝刘辨、陈留王刘协往南行走,打算回到洛阳宫中。行路途中,朝中官员这才陆续赶来护驾。 夕阳亭的董卓给何太后上完书后,便率军向洛阳进发,行至洛阳西郊显阳苑,远远望见洛阳城中大火冲天,料定城中已有变故,于是率军急进,很快进入到洛阳城西。 董卓派人侦察后才知道,刘辩一行正在北郊,遂立即带领人马北上,在北郊的北芒坡下与刘辩一行相遇。 董卓下马到刘辩跟前见驾问安,就在这时东汉历史上非常具有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刘辩见到董

《通鉴三国》

第一部《魏武传奇》

第二章 虐董卓暴


闵贡见宦官已除,便护着少帝刘辨、陈留王刘协往南行走,打算回到洛阳宫中。行路途中,朝中官员这才陆续赶来护驾。

夕阳亭的董卓给何太后上完书后,便率军向洛阳进发,行至洛阳西郊显阳苑,远远望见洛阳城中大火冲天,料定城中已有变故,于是率军急进,很快进入到洛阳城西。

董卓派人侦察后才知道,刘辩一行正在北郊,遂立即带领人马北上,在北郊的北芒坡下与刘辩一行相遇。

董卓下马到刘辩跟前见驾问安,就在这时东汉历史上非常具有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刘辩见到董卓的西凉大军后吓得面无人色,竟然“哇啦”一声哭了出来,然后语无伦次,完全不像个十四岁的皇帝。随行大臣见状当即呵斥董卓:“立即带领你的人马后撤,不要惊了圣驾!”

董卓一听,大为反感,很不耐烦地指着皇帝身边那帮大臣大骂:“都是你们这帮昏官才让陛下今天落到这步田地,现在你们竟然还有脸训斥我,让我后撤?”众大臣尽皆无言以对。

董卓见刘辩实在没出息,便转而参拜旁边九岁的刘协,询问洛阳城中的情况。刘协倒是泰然自若,侃侃而谈。董卓大为惊奇,转眼又看看还在旁边抽抽嗒嗒的刘辩,心中一阵恶心:“你算什么狗屁皇帝,连个弟弟都不如!”遂对刘辩极为厌恶。再加之,刘协从小是由何太后的婆婆董太皇太后带大,而董卓一向自诩与董太皇太后是同族,自然觉得刘协跟他们董家要亲的多,怎么看怎么比刘辩顺眼。于是此时心中便起了废掉刘辩,改立刘协的念头。

当天,董卓护送刘辩回宫,才发现经过这么一折腾,传国玉玺不见了。

这可真是人死了,狼来了,东西没了。从此东汉王朝便进入了狼的时代,黑暗至极。

董卓由于来时走得匆忙,所带人马不过精锐三千。现在既已入主洛阳,董卓顿时觉得自己这点家底实在太少,难以在洛阳城中站住脚,要想想办法才行。

董卓是一匹狼。是狼就有两个特点:一是凶狠,二是狡猾。

这次董卓耍起了滑头。

董卓每隔四五天,到了晚上就让自己的部队乔装改扮溜出洛阳城,第二天早上又敲锣打鼓、旌旗招展,军容严整地开进城中。这样一连好几次,每过四五天都有董卓的部队开进洛阳城,搞得洛阳城中个个胆战心惊,谁也搞不清董卓的底细,于是都不敢轻举妄动。

滑头毕竟是滑头,耍几次骗骗人可以,但不能当饭吃。董卓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要想在洛阳城中当大爷,不干点实质性的嘛是绝对不行的,于是做起了买卖。

董卓先是设法让何进原来的人马归附自己,接着又挑拨五原(内蒙古包头)人吕布和顶头上司、时任执金吾(首都警备司令)的丁原之间的关系,唆使吕布去杀丁原。结果吕布很傻很天真,架不住董卓狼的诱惑,真的杀掉了丁原。董卓于是一箭双雕,既吞并了丁原的人马,又得了悍将吕布。

这回董卓真的发财了,够本当大爷了。

董卓发了财,接着就想升官。董卓于是鼓动朝中大臣,认为天气干旱,老不下雨,全是司空刘宏的责任。

朝中这帮大臣,哪一个不是官场的老油条,自然会意董大爷现在想要干什么,于是纷纷向皇帝表示,刘宏不够德高望重却又位居三公,惹得老天爷现在很生气,久不下雨,后果很严重,建议司空一职应由董将军担任才合适。

于是,董卓升官了,摇身一变,位列三公,很有面子。

财也发了,官也升了,董卓自然还是要像模像样地搞搞国家建设,安定一下局面。要搞建设,董卓这个文盲肯定不行,那得有人才,而且是人才越大越好。东汉名士蔡邕就是个大人才。

蔡文姬,后来上演震撼后世无数人心灵的“文姬归汉”故事的那位大才女,便是蔡邕的女儿。蔡邕精通书法、音律、辞赋,在当时名动天下。

关于蔡邕,其中有这么两个故事至今广为流传。一个是蔡邕救琴,另一个是蔡邕倒履。

据说蔡邕有一次经过吴地(江浙一带),看见有人把一块桐木“噼噼啪啪”当柴烧,当即大吃一惊,连忙说道:“别烧了,别烧了,这可是块做琴上乘好料!”说完,蔡邕也顾不得火势之大,伸手就将那块刚塞进灶膛当柴烧的桐木拽了出来,然后买了回去,金雕细琢,做了把琴,就是后来名震古代乐坛的那把焦尾琴。

话说还有一次,蔡邕因工作劳累,十分困乏,正躺在床上休息。忽然家丁来报,说是建安七子之一的名士王粲来访。蔡邕于是立即起身出迎,由于太过高兴,竟然顾不上穿好鞋子,倒拖着鞋子,就跑了出去迎接,一时传为佳话。成语“倒履相迎”便是从此而来。

董卓看上蔡邕了,便派人去请他入京为官。蔡邕觉得董卓不是什么好伺候的主,名声也不好,于是称病不去。

“什么?居然不给面子,小心老子灭你族!”董卓又开始耍流氓,吓得蔡邕赶忙到洛阳赴任。

人才找了,建设也搞了,该有的过场都有了。董卓觉得哪都挺好,就是现在这个皇帝看上去不太顺眼,想着早点换一个。

一次上朝的时候,董卓先问袁绍:“皇帝的人选至关重要,主上如果昏庸,天下必乱。所以每次想起灵帝刘宏,我就生气。现在刘辩很显然远远不如他弟弟刘协,我想改立刘协为帝,你觉得如何?”董卓本以为他现在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有人敢跟他对着干,问问大臣也就当是走个过场,大臣还不都得奉承附和自己。

可是没想到,偏偏还就真有横人。

袁绍大义凛然地反驳道:“皇帝年幼,并无过错,你若行废立之事,必失天下人心!”

董卓听后先是一愣,然后回过神来破口大骂:“你算神马东西,竟然敢这样说话,小心老子一刀劈了你!”

袁绍好歹“累世三公”,名震天下,如果他丢得起这个人,他家也丢不起。当即一股血气涌上心头,拔出佩刀怒斥董卓:“你别在这里逞什么英雄,天底下英雄有的是!”说完愤然离去。

董卓气得发狂,要杀袁绍,但又顾忌袁家的声望,不好当场发作。袁绍回去后,自知已经得罪董卓,洛阳不可久留,于是悬印而去。后来董卓果然越想越气不过,要把袁绍抓回来。这个时候身边的人劝他不要把袁绍逼得太急,以免逼反,不如送个顺水人情,给袁氏兄弟一个当地官当当,以示拉拢。董卓也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于是任命袁绍为渤海(河北南皮)太守,袁绍的同父异母弟弟袁术为后将军。

没过多久,董卓便逼迫何太后下诏废少帝刘辩为弘农王,改立刘协为帝,改元永汉,是为汉献帝。再后来,董卓觉得刘辩真是越看越别扭,于是干脆杀掉了事。

董卓既行废立之事,手上握着个傀儡皇帝,那还不是想当什么官就当什么官。很快,董卓被拜为太尉,封郿候。没过几天又拜为相国,并且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一时大有把朝堂当做自己家的主人翁精神。

董卓从入朝开始,就一通忙活,现在终于把正事都干完了,接下来都是娱乐时间。

董卓作为一名资深流氓,专业素质绝对过硬,像什么抢个劫、劫个色、杀个人,都不在话下。

董卓先是放纵士兵们到处抢劫。士兵们有组织,有纪律,每到一处,一律先劫财,再劫色,从不乱来。

接着,董卓开始自己在宫中玩杀人游戏,见谁不顺眼就杀谁,杀累了就到后宫转悠转悠,想干嘛就干嘛。

董卓天天都这么玩,鬼都受不了,何况是人。于是,洛阳城里的人往外跑,洛阳城外的人往里打。袁术逃往南阳,曹操逃回陈留,关东(函谷关以东)群雄则起兵讨伐董卓。

汉献帝初平元年(公元一九零年)正月,关东群雄纷纷起兵讨伐董卓,共同推荐渤海(河北南皮)太守袁绍当联军的盟主。袁绍自称车骑将军,与冀州牧韩馥留守邺城(河北临漳),负责后勤。后将军袁术驻军鲁阳(河南鲁山),曹操等群雄则屯军酸枣(河南延津),在洛阳东边布了一个大口袋,一时声势动天。

董卓眼看人家在自己家门口耀武扬威,也玩不下去了。左思右想,觉得关东军气势正盛,惹不起,打算迁都长安先避避风头。

迁都,这么大的事,当然照例要和群臣商议一下。照例也还是有那么几个不怕死的大臣要出来唱唱反调,董卓也都照例一一杀掉或者免掉。

汉献帝初平元年(公元一九零年)二月。董卓正式迁都。司徒王允护着汉献帝先行前往长安,董卓亲自坐镇洛阳断后。

董卓在洛阳一边防备着关东联军,一边干着老本行,到处烧杀抢掠。董卓先杀掉洛阳城中的所有富户,倾吞其财产。然后再转攻地下,掘开东汉历代皇帝、王公贵族的坟墓,将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最后将洛阳百姓全部驱赶出城,迁往长安,再一把大火将洛阳城付之一炬。

董卓在洛阳烧杀抢掠,关东的那些群雄们此时却各怀心腹事,谁也不敢去招惹董卓这个煞星,整天搞搞联欢会,互相吹捧了事。这其中只有两个人例外,一个是曹操,另一个就是袁术帐下的孙坚。

曹操见大家不思进取,实在看不下去,便单独率军西进,直逼成皋(河南荥阳)。曹操刚抵达汴水便和董卓旄下悍将徐荣遭遇。徐荣凶悍,且人多势众,曹操力战一天最终不敌。混战中,曹操的战马被流矢击中,堂弟曹洪见状忙把自己的战马让给曹操骑,并说出那句震烁千古的效忠名言:“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君!”曹操于是趁机逃回酸枣。

几乎在曹操出击的同时,孙坚也一路率军向西狂飙,进逼阳人(河南临汝),大败吕布,立斩华雄。然后挺进到距洛阳仅有几十公里的大谷,跟董卓大军正面交锋。孙坚实在太过生猛,董卓招架不住,急忙放弃洛阳,西撤渑池,集结重兵,固守陕县(河南陕县),以扼制孙坚西进。

孙坚紧随其后,派军进击渑池。董卓叫苦不迭,无心恋战,赶紧命部将董越驻守渑池,段煨驻守华阳(陕西华阴),女婿牛辅驻守安邑(山西夏县),扼守西进要道,自己则溜回长安。

董卓虽然前方打仗不行,但一入长安便无所不行。先是加“太师”衔,位居亲王之上。然后大肆分封亲族,只要姓董,不论男女老少一律加封,就连自己小妾不满一岁的婴儿都封了侯。没过多久,董卓又在自己的封地郿县(山西郿县)建造巨大的郿坞,城墙高大无比,粮仓堆积如山。建好后,董卓对自己的这项大作颇为得意,扬言如果大事可成则称雄天下,实在不行就在窝在郿坞中养老,嘴脸极为厚颜无耻。

董卓暴虐,人神共愤。愤怒,是一种很可怕的情绪,如果到了极点,是会出人命的。

以司徒王允为首的群臣此时对董卓的愤怒很显然已经达到了极点,早就想除之而后快。

董卓是匹恶狼,身边还有个猛男吕布不离左右,要想杀他实在太有难度。如果找不准机会而轻举妄动,必将万劫不复。

机会,总是会有的,只要你能耐心等待且时刻做好准备。

果然,不久之后,机会真的来了。

董卓是个流氓,流氓的脾气貌似都不太好。

有一次,因为一件小事,吕布把董卓惹毛了,董卓随手就拔出了手戟扔了过去,幸好吕布身手敏捷,及时闪避,才侥幸逃过一劫。事后,吕布大为不悦,从此对董卓耿耿于怀。后来,吕布又与董卓的侍女私通,心中极为惶恐不安。

王允素来与吕布友善,得知吕布的处境后不由心中一动,觉得这次机会来了。王允于是趁机鼓动吕布杀掉董卓,为民除害。吕布心中本就窝火带紧张,当即便和王允一拍即合,开始共同密谋诛杀董卓。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整天不离左右的吕布反了水,董卓现在已经是粪坑旁边打地铺,离(屎)死不远了。

东汉献帝初平三年(公元一九二年)四月,汉献帝刘协大病初愈,准备在未央宫接受群臣朝贺。董卓乘车前往,沿途岗哨密布,甲士林立,戒备极为森严。只可惜,董卓再怎么戒备,最终也还是吃不消吕布架炮往里打,惨死于吕布之手。这正是应验了那句话“人算不如天算”。

此时,王允已经密授吕布诛杀董卓的诏书,打算趁这次机会将董卓刺死。吕布命骑都尉李肃带领人马预先在宫门内侧埋伏,伺机行动。

此时的董卓依然毫无察觉,继续向未央宫进发。就在董卓车驾刚入宫门的一瞬间,李肃急如闪电,冲出抖戟直刺董卓前胸。没想到董卓由于素日自知做恶太多,害怕有人刺杀自己,所以时刻内穿铁甲防身,李肃刺中铁甲,戟头打滑,随即顺势刺向董卓手臂,董卓受伤掉下车来。

董卓大惊失色,急忙大喊:“吕布在哪里!”

吕布闻言冲出大喝:“吕布今天奉旨诛杀董贼!”

董卓大怒:“你这个王八蛋,竟敢如此!”

话音未落,吕布举矛就刺,董卓当场毙命。吕布随即从怀中取出诏书,当场断喝:“陛下只杀董贼一人,与其他人无关!”董卓部下一时间都被震住,当即跪下,山呼万岁。

董卓终于死了。

长安百姓举城欢庆,一时间大家典当衣服、首饰,买酒买肉,欢呼雀跃。

一个人的死如果可以换来老百姓的欢呼,只能说明那个人真的很该死,因为老百姓才是最公正的评判者。纵观整段封建历史,老百姓的要求其实都低得惊人,他们只希望那些封建统治者可以行行好,让他们可以能够有口饭吃,能够活下去。可是很显然,这个要求在那些封建统治者看来实在是很无理取闹,最终真正能够给老百姓一口饭吃的实在太少。这就是封建制度下家天下统治的必然,也是封建统治者无法克服自身自私人性的必然。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是万古不变的真理。

董卓死后被暴尸街头,由于素来肥胖,尸体居然在阳光的照射下油脂满地。守尸的小吏在百无聊赖之际,突发奇想做了根巨大的灯芯,插在董卓的肚脐上,把董卓点了天灯,灯火竟然一天一夜不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