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地的最大收获就是学会了骑三轮和开“蹦蹦车”,没过多久,我所学的技术就派上了用场。在寒冷的北疆,冰封了的土地,无法耕作,由于生产基地刚成立不久,想走集团化规模化的模式,便注定了和从前有许多的不一样。

为了便于开春后种植,在无事可做的寒冬,团里决定先为明年的种植打下基础。派了一辆军车去地方养鸡场拉鸡粪,我们在营房里呆着,等待军车来时,便去将鸡粪从车上卸到地里,每天能拉三四车,这点体力劳动对我们来讲还是小意思!没有累的感觉。由于团里唯一的塑料大棚在团部军人俱乐部的旁边,解放车不能直接运到位置。我和江林为了补充大棚里的肥料,开始用基地的“蹦蹦车”转运鸡粪去大棚。

等到解放车运来鸡粪时,便将“蹦蹦车”开到军车车厢的后面,让其他战友将鸡粪从军车上直接卸在“蹦蹦车”上。我开车,江林坐在副驾位置上,很快就从基地来到了团部大门口,看到到门口的哨兵,惊奇地看着我们,心里生出了一丝得意的神情。当车行到团部军人俱乐部前时,才发现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团里的几百号新兵,正在俱乐部前宽大的操场上集会,进行我们在新兵连时经常举行的会操。看到那样多的新兵,心里很开心,也很想在新兵面前露一手,于是加大油门,在他们好奇的目光里,飞快地向前奔驰,“突突突”的马达声,吸引了许多新兵的注意力。以至于后来新兵分到我们基地后,一来便认出了我和江林。

这车的样式本来就很拉风,再加上我和战友坐在车上,让许多新兵觉得格外新奇。许多新兵的注意力都被我们吸引,当我和战友的车从他们整整齐齐的队列前经过时,那一排排的新兵,向我们行着注目礼。江林将手一挥,来了一声“同志们好!”在众多瞠目结舌新兵的眼光里,顺利地“检阅”了新兵的方阵。车开到了俱乐部的旁边,到了那里后,才发现团里在整修,将那条唯一通往塑料大棚的路给挖了一条沟。我将车停在那里,江林下来看后,将旁边的石头往沟里填,刚好够“蹦蹦车”的轮子过去。然后他在一边指挥,我慢慢地开动车辆,眼睛却还在不停地瞅正在会操的新兵。江林在前面指挥,我兴奋的心情还没有平静,注意力也不那样集中,最重要的是自己刚学会开车不久,估计轮子的位置出现了偏差,当江林喊打方向时,半离合控制不好的我,前轮刚弄到挖的沟时,没有压到江林放石头的位置,而是直接将前轮开到了沟里,车一偏,差点将我从车上摔下,心想这下糟了,在新兵面前丢脸了。

车陷到了沟里,前面斗里的鸡粪洒了一地,我赶紧下车,发现许多新兵的目光全都聚集在这里。当时心里很郁闷!这脸给丢到了家。新兵还在紧张的会操,此时我却没有了先前的好心情,当务之急是怎样将车给弄起来。我和江林四周看了看,凭我和他两人的力量是无法完成这个重任。江林去团部,给基地主任,也就是我们在江巴斯的老连长打电话,汇报了这里的情况。我们的老连长本来是该任团军务股长,他放弃了军务股长而想在生意场上干一翻大事业,虽然人没有在军务股的位置上,但上级下文他的编制还是属于军务股。所以在许多时候,还是有很多当官的会买他的账。他让我和江林原地待命,其余的事情由他来安排。

我和江林在那里等了十多分钟,便看到特务连一个排的兵力出现在团部大门,我和江林明白,这是支援我们的部队到了。特务连就在团部大门对面,主要负责团部机关的警卫和执勤任务。在团部大门的哨兵,都是特务连的兄弟。在来支援我们的队伍里,也有我许多熟悉的战友和老乡。他们到后,人多力量大,先派人将鸡粪给铲下,然后用石头从陷进沟里的前轮下面填起来,最后直接将车的前轮抬起往下面垫石头。等一切准备就绪后,江林上去将车启动。开着车顺利地通过了那条让我丢脸的沟!和战友将鸡粪倒在塑料大棚的外面,然后开着车灰溜溜地从新兵面前过去。再也没有来时的好心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