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



“谁都不许抢,一个一个上,注意秩序!”坦克登陆舰秦皇岛号闸门前,王大虎、王二虎兄弟一边一个,端着机枪维持秩序,摆在们眼前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难民海洋。最近,城里盛传着日军的种种残暴行为,闹得人心惶惶,市民纷纷想办法出逃,一时间,下关码头拥挤异常。


不过换个角度看看这样也好,满城风雨的传言说服了很多舍不得离开家的市民,纷纷收拾行装踏上逃难的征程。这样一来,一些持观望态度的市民也坐不住了,全家老小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直奔据说有船的下关码头。

“一个一个上,一个一个上!老人和小孩优先!”王二虎举着喇叭扯着嗓子大吼着。

“长官,行行好,让我老娘先上吧!”旁边一个衣衫褴褛的汉子带着哭腔央求着,他要上船时被生化战士拦了下来,旁边一个老太太抱着一个破包裹,满面愁容的拽着儿子的胳膊。王二虎看着看着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山东老家的老娘,禁不住动了恻隐之心,一挥手放过了他们母子。

“长官,俺娘腿不好啊,让俺上去吧!”后面的人跟了上来。

“长官,求求你放俺上去吧!俺娘一个人住在江北,俺不放心啊!”后面一下子涌上来好几个,都拼命地往船上挤,饶是王二虎身高力大也被拥的连连后退。

“砰砰!”阿布罗狄朝天空放了两枪,“都不许抢!排队!”此时战火还没蔓延到下关,两声枪响还是非常醒目的,拥挤的众人一下子救安静了下来,出于对当兵的恐惧,都不敢抢了。

“排队排队,一个一个来!”码头上又响起了海军陆战队员们维持秩序的呼喊声。

……

“秦皇岛号呼叫北戴河号,请报告你们的方位!”驾驶舱,回到岗位上的阿布罗狄焦急的对着步话机大喊,完全不顾美女形象。

“我们停靠在江阴要塞船埠,正在卸货!”过了好一会,才传来雅柏菲卡的回应。这次北戴河号不仅要去下关抢运逃难的老百姓,还有给苦苦支撑的江阴要塞送去弹药补给。码头上,孙德胜大声吆喝着指挥手下源源不断的扛着东西,迫击炮、机枪、面包、羊腿、药品、酒……一包包一件件从北戴河号扛了下来,搬进了要塞中。

现在日军已经攻入江阴城了,要塞上虽然又大口径火炮,可是由于射击死角的存在,并不能向江阴城的日军阵地开火,这几天全凭两辆坦克拼死守住入口,才使江阴要塞没有像历史上那样于12月3日陷落。这次舰船制造所武器部紧急生产的八十门迫击炮、一百挺马克沁应该解了燃眉之急了吧!

“真舍不得你们走啊!”码头上,许康中将紧紧握着狮子一的手说。由于送来了迫击炮和机枪,要塞的火力问题迎刃而解,这样,两辆坦克就必须要调到南京城去发挥更大的作用了。

“我们很快就会见面,到时候我们来接你。”狮子一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一板一眼的说。

“嗯,那全要塞的弟兄就指望你们了!”许康中将也还了一个礼说,这几天的接触,他知道狮子一虽然不善言谈,但绝对是个标准的职业军人,非常值得信赖。

……

“妹子,你放心去吧,哥这里不要紧。”少了一条腿的钱盼福抱着一支M-16,坐在轮椅上说。他虽然少了一条腿,但猎户出身的他并没丢下那一手好枪法,分了一支加装瞄准镜的M-16,依然威风不减,打得有声有色。

“嗯……”旁边哭成泪人的瞿可可背着医药箱站在那,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却呜咽着说不出话来。由于注射了生命针剂,她的伤口早已痊愈,考虑到前线医护人员奇缺,雅柏菲卡选中了她随着北戴河号一起去南京。

……

“北戴河号驶离江阴,重复,北戴河号已驶离江阴。”雅柏菲卡报告着自己的方位,北戴河号载着两辆坦克和丁鹏崔富贵的二连,乘风破浪向下关码头驶去。

……

“哦?下关出现一艘坦克登陆舰?还在抢运出逃的市民?”山东省长山县东南荒郊,一座巨大的金属建筑里,一个年轻人惊讶的问道。他旁边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军官,站得笔挺的向他报告着南京方面的一干事情。

“是的,指挥官,郡级坦克登陆舰,不过现在是两艘了。”面无表情的军官面无表情的答道。

“嗯,我知道了……鼠二,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是!”面无表情的鼠二抬手一个敬礼,下去了。

“郡级登陆舰……那是1944年才服役的舰种,有意思,看来有和我一样的人来了!”年轻人自言自语道说。

……

“童虎,你们的滞空时间还有多久。”往光华门行进途中我边跑边问,悍马车送艾欧里亚和阿鲁迪巴去野战医院还没回来,只好跑着去,好在我体育不错,加上装备轻,只有一支MP5K和一个笔记本,倒也能从容的跟上队伍。

“报告指挥官,除去返程的燃油,还可滞空约90分钟。”童虎一边调整飞机姿态一边回答道。两架轰炸机投完弹后还都没返航,而是继续用机载机枪对地扫射,充当着空中炮艇的角色。

“弹药呢?”

“炸弹耗尽,机枪子弹剩余68%!”

“很好,你们先在空中待命,十五分钟后到光华门处集结。”

“是!”

我们到达光华门最多20分钟,而B-17们还能有一小时的滞空时间,虽然没了炸弹,可还有20挺能对地射击的M-134呢,那也不是吃素的!

“快快,光华门就要到了!”魏东来一边跑一边给手下士兵鼓劲,自从蓝运东参谋长阵亡之后,他就把自己当成了独立舰队的人,也带了一个连队兵力与我们协同作战——这是预备十师全部的剩余战斗力了。一路上,还有许多部队在向光华门移动,但也有一些背道而驰的,想必是统帅部指挥混乱所致。

“让开让开,你们是哪一部分的?”迎面撞上一队士兵,一个中校呵斥道。

“报告长官,我们是税警总团的,他们是海军陆战队的,奉命增援光华门。”

“哦,我还以为你们要逃跑。”中校口气稍微缓和了一些,“可是我接到的命令是增援中华门,你们怎么反倒跑来光华门?”

“我们原本就是中华门的,刚才进攻中华门的鬼子都被烧死了,朱旅长才让我们去贵部那里增援。”魏东来走上前去说,中校见他也是个中校,语气又缓和了许多,“不对呀,我们师座听说朱旅长身负重伤,才让我们……”

“什么!?朱赤旅长负伤了!?”我一听急了,连忙上前问道。

“长官!”中校看到了我的军衔也急了,连忙立正敬礼。

“我们就从朱旅长那来,走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怎么说伤就伤了?”

“报告长官,在下也是接到电令,说日军第六师团接替了攻击部队,中华门告急。”中校看着我说,显然已经把我当成了主心骨,“长官,怎么办啊?我们都听你的!”

我越发感到军衔越高责任越大,这个少将可不是白当的,怎么办?继续增援光华门?不行,中华门那边来了疯子谷寿夫,朱旅长他们已经损失惨重了,一个旅只剩下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哪能抵挡得住?可是折回去的话光华门怎么办?唉,要是沙加在就好了。

“长官,咱们折回去把!”魏东来上前道。

“好吧,回中华门!”

“是,全体都有,向后转,跑步走!”金牛一命令道,可是大伙还没迈出第一步,光华门方向忽然跑来一群士兵,他们穿过硝烟,满脸的疲惫,神情狼狈不堪,边跑边喊,“城破了,城破了!”

“怎么回事!?”郝东来一把揪住一个士兵。

“长官,不好了,小鬼子放毒气,已经突破光华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