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四章(4)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小张吓了一跳,他起来给展鹏让座,展鹏把他按住他,对他们说:“这个张氏集团绝对不是个好茬子,想想,军警两界想了那么多方法,做了那么大的牺牲还没有彻底粉碎,我们又是主要负责人,以后要加油了。” “是!”大家互相给彼此鼓气。 刘坤继续手中的工作,所有的人也开始自己的工作,她仔细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小张吓了一跳,他起来给展鹏让座,展鹏把他按住他,对他们说:“这个张氏集团绝对不是个好茬子,想想,军警两界想了那么多方法,做了那么大的牺牲还没有彻底粉碎,我们又是主要负责人,以后要加油了。”

“是!”大家互相给彼此鼓气。

刘坤继续手中的工作,所有的人也开始自己的工作,她仔细的检查每一个细节,在看到一个重案的时候,她忽然一惊,问对坐的小张:“姚贝莉那个案子谁负责的?”

“老于那组负责的。”小张已经沉浸在工作里了,用手指指靠窗的那个位置。

刘坤走过去:“老于,记得你办的那个受害者叫姚贝莉的谋杀案吗?”

老于正在擦自己桌子上的相框,他放下之后想想,说:“没错,我现在还记忆犹新,枪法相当准确,应该受过喜欢也训练,而且现场也没发现弹壳。”

“姚贝莉生前在哪儿工作?”刘坤问道。

老于想想,继续说:“她是个外来务工人员,换的地方比较多,最后好像就在张氏集团工作,不过这个我们已经排查了,认识姚贝莉的人都找不出任何证据证明她跟张总有非法的交易关系。怎么了,有什么遗漏吗?”老于好奇的问,他担心自己办案有什么遗漏。

刘坤点点头:“哦,这我就明白了,就是刚刚看到有些不明白,因为我们主要负责张氏集团的案子的。”她笑笑。

“哦,这样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呢!”老于拍拍自己的胸脯打哈哈。

“谢谢你。”刘坤告别老于回到自己的位置。

“哦,对了,那个姚贝莉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刘坤抻着脖子问他。

“这个倒不清楚,我们排查的人不知道她有过男朋友。”老于拿起相框重新擦拭。

“好的,明白了,谢谢!”刘坤摆摆手。她扣上面前的案卷,拿起下一个案子浏览。


“新疆那件事处理的怎么样了?”展鹏忽然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

“交给那边了,失职处理。正在查找关系人。”赵子明从电脑前面抬起头。

“那么严重的错误给个失职就行了,这世道!”展鹏重重的摔上门,办公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耸耸肩继续。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刘坤告别同事后拨通手机上一个没有姓名的号码:“出来方便吗?就在我们上次见面的地方好了。”

对方的回答是肯定的,刘坤打了个车找到一家餐馆在里面等着,一会儿,陈风急火火的赶过来,看到刘坤就一屁股坐下来,说:“发现什么了?”

“你性子越来越急了。”刘坤有些责备的看着他,“先喝点水。”她推过去一个杯子。

刘坤点了两个菜,说:“现在着急也没用,吃完再说。”

“你找我出来不仅仅为了吃饭吧?”陈风有些坐不住了,嘴里的水差点喷出来。

“我敢吗!先静静,我担心你一会儿又失去分析能力了,再加上这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她看看周围坐满的客人。

这顿饭陈风吃的不是滋味,吃过饭他开车带着刘坤往中心广场上开去,他停下车的时候,刘坤说:“就在这说吧。”

陈风扭头看看刘坤,点头同意。

“今天整理案件的时候,我发现有几个案子有串联,有个叫姚贝莉的女人,被枪杀的,手法相当专业,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刘坤不愿往下说。

“怎么了?说啊!”陈风着急的说。

“我看过整理的现场照片,你还记得陈露吗?她射击的时候有个习惯,就是枪口不愿意直着瞄准目标,总是有一个距离人质最安全的斜度,她说那样对人质可以起到最大的保护。”刘坤想着今天整理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的?”陈风双手扶在方向盘上。

刘坤说:“我借口说张氏集团的枪击案,想在的所有的枪击案中找找有没有共同点,能不能并案侦查。”

陈风重重的叹口气,从身上掏出烟点上:“的确,陈露虽然是我教过的最短的一个队员,但是我记得她,她射击的时候的确有那么个习惯,关键不能这样就认定是她干的,也许有一种巧合,拿枪杀人的人多得是。”

“我也是一种猜测,我也不愿相信她现在变成这样,但是现场侦察报告回来说,姚贝莉死前没有挣扎,而且是面对着那个人的,也就可以肯定姚贝莉认识那个人甚至相信那个人,你想啊那么晚了她看见一个人能马上认出来,而且不仅仅从这些地方推测,从监控录像和姚贝莉死的时候的表情和样子,也可以推断出。”刘坤仔细的分析着。

陈风打住她,手上的烟已经烧了一半:“不不,我有些糊涂,你刚刚说的这些只能证明那个什么贝莉的认识谋杀者,但是并不能怀疑陈露啊。”

刘坤有些好气,她抬手挥散飘到自己面前的烟:“我说的有没有仔细听啊,姚贝莉是正面走过去的,但是弹道是倾斜的,打出倾斜的弹道,几个人能做到?你我都不能,这是门技术。还有,姚贝莉生前曾在张氏集团工作过。”

陈风沉默下来,的确,那样的射击技术迄今为止他就看见陈露有着水平和能力,她说是为了人质的安全,只是他到现在不愿意相信陈露会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姚贝莉的社会关系怎么样?”陈风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熄灭在车里的烟盒里。

“曾经在新疆呆过两个月,那个时候,正好是枪械丢失的时候。”刘坤把事情大胆的联系起来。

“高建?她跟高建还有关系?”陈风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可以这么猜想,也可以说只是偶然,毕竟我们的能力太少太轻。”刘坤无奈的摊摊手。

陈风捏捏自己的太阳穴,麻烦大了,高建,张氏集团,刘经理,陈露,肖锐,郭啸江,陆江华,刘坤,于晴……一个个名字在脑海里闪现,他现在不能确定高层策划里除了一个高建还有没有别的长官也是高建这样的人,或者比高建更深奥,现在他无法相信除了面前的这个人和于晴,徐青林那边直接是什么也不知道,因为他不想让队友让兄弟牵扯进来,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于晴,为了为肖锐找回一个公道,为了头上的国徽,他还会这样做吗?他经常这样问自己。

“队长,你没事吧?”刘坤看着陈风皱着眉头发呆。

“哦,”陈风回过神,“没事没事,就是在仔细想想,分析一下。你比我厉害,分析能力比我强,我的队员现在高于我了!”他欣慰的说。

刘坤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她知道陈风想的不是这些,不过她还是很高兴能听到这些。

“高层你能完全确定相信谁?”刘坤实际的问。

“暂时没有。”陈风摇摇头,嘴唇努起来。

“大队长也不行?”

“不敢确定,毕竟他也是指挥官的一员,我再观察一会儿吧。”陈风叹口气,权利,金钱,利益三者完全纠缠到一起了,这个环编的太结实太紧密,想找出一丝破绽不是那么容易的。


晚上把刘坤送回公寓之后,陈风就开车回到队里,没进大门的时候,执勤兵就斜着眼看他,陈风有些奇怪,自己又不是第一次出去了,怎么这次忽然这样了,他向敬礼的士兵鸣笛致意,把车开进车位后停稳下来。

下车的时候几个执勤兵看着他走过去,陈风觉察出他们的眼神有些不对,他奇怪的看着他们,其中的一个少尉赶紧过来拉住他,陈风有些奇怪:“少尉,有什么事吗?”

少尉凑过来:“陈队长赶紧走,别回队里!”他不时的扫着四周,执勤兵也是同样的表情。

“不是,这玩的哪一出?”陈风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

“千万别回队里,赶紧走!”少尉都快跳起来了。

“见了鬼了。”陈风摸不着头脑的推开他往自己的宿舍楼走去。执勤兵跑过来想拉住他被他提前跑了。

进宿舍楼的时候,正好碰上铁青着脸往外跑的徐青林,这回徐青林跟往常有些不太一样,以前回来晚了徐青林总是对陈风大吼大叫的,这次徐青林意外的沉默,而且嘴唇还发抖,他拉住队长:“队长。”

“怎么了这是?我回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陈风发现徐青林的手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胳膊。

“队长,别上去。”王辉从楼梯上跳下来,拖着陈风往外走。

“王辉你给我回来!”雷震霆暴跳如雷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几个人看着那面,陈风就是反应再差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如果他看见气呼呼的雷震霆的时候心里还存有一丝侥幸的时候看到后面跟着的警察和几个纠察之后心里莫名的蒙上了一丝不祥和疑惑。

“怎么回事?”王辉还要拖着他往外走,陈风挣开他,他没做亏心事。

队里的队员都陆续下来了,他们的脸上表情复杂。

雷震霆快要爆炸了:“你究竟背着我做了什么!”他冲上来质问陈风,眼中除了怒火之外更多的是心痛。

陈风看看后面的警察,无辜地看着雷震霆说:“大队长,我绝没做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还在狡辩?”雷震霆话语中增加了不可思议。

“我没有狡辩,还有,警察是怎么回事?”陈风看警察走过来,其中一个人拿出了手铐。

雷震霆转头看看身后的警察,说:“你告诉我有没有背着我干一点,哪怕是一点对不起我对不起你这身军装的事!”

“我绝对没有!”陈风大喊出来,他只想知道事情的缘由。

“于晴,前两天军车撞车事件,上面押了一批重要的文件,那件事你怎么解释?”雷震霆有些无奈了。

“我压根不知道车上有什么,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妈的,这是怎么回事,徐青林你告诉我!”陈风的声音更响了。

徐青林上去跟一个警衔很高的警官说:“是不是误会了,队长的人品我可以保证,他不会做任何背叛国家的事。”

警官看着在理智边缘崩溃的陈风:“关键是我们掌握的证据对他很不利,对不起。”警官抱歉的说,绕过徐青林和其他队员,走到陈风面前。

“陈风,在219交通事故的肇事车辆上发现了有你笔记和签名的一张委托信,信的内容是关于在半途中制造交通事故然后窃取军队机要文件的委托,经过调查,字迹和签名均出自你的笔迹,在你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搜查了你的办公室和宿舍,在你的办公室抽屉有一封与肇事者通信的信件,作为案件的重大嫌疑人,我们已经对你申请批准逮捕,这是逮捕令请跟我们走一趟!”警官接过一个警员递过来的文件,上面的字刺的陈风眼睛发疼。

“妈的什么东西!我连什么车撞得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和肇事人有关系,我要看证据!”陈风疯狂的叫嚣着,徐青林在旁边狠狠的抓住他,脸上挂上了两行清泪。

“队长,别冲动。”徐青林忍着被陈风踢痛了的膝盖,狠狠的抓住他不让他再干傻事。

“按住他!反了你了。”雷震霆下令,身后的队员没有动弹的,好像没听见。

“我是大队长,现在命令你们按住他!”雷震霆冲身后的队员吼着,几个站在前排的队员没精神的耷拉着脑袋慢慢的磨蹭上去,几个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陈风按在过道的墙上, 陈风本来还想用狠的把队员推开的,可看见几个队员眼中闪动的泪花和几个已经忍不住泪水的队员的时候,他放弃了反抗。

“青林,你相信我,我没有干,那封信怎么回事?”陈风反过身抓住徐青林的肩膀使劲摇晃。

警官有些不忍,对身后的警员说:“把那封信拿来。”警员应声从身边手提箱里拿出一个已经封好口的透明文件袋,陈风看着那个袋子和上面的字迹,面如死灰,他使劲摇着头:“不,不可能,我不认识这个人,诬陷,纯粹的诬陷!”他看着楼梯上的队友,他们有的人脸上开始有些将信将疑了。

“就在你办公室左边的抽屉找到的。”警官看着陈风,让警员把文件收好。

“大队长,我跟了你这么多年,相信我不会做这样的事!”陈风看向雷震霆,他的眼睛里再也没有稳重。

雷震霆对把警官拉到一边,说了一会儿,虽然听不清具体内容,但是看雷震霆的表情就知道他现在是在用祈求的语气说话,雷震霆从来没求过人,这是出了名的,现在他为了陈风向面前这个警官求情,警官看看陈风然后回过头说了些什么,他脸上也写着难办。

就在两个长官的交流的时候,陈风慢慢冷静下来,他慢慢的靠在墙上,看看周围熟悉的队员,他冷静下来:“大家散开吧,如果你们还相信你们的队长。”

队员几乎在一个时间散开,几个人擦擦脸上的泪水。

“队长,你告诉我你不会干这种事!”一个年轻的少尉冲上来。

“我没干。”陈风擦擦少尉脸上的泪水,看着他的眼睛。

警官看着兵们慢慢散开,对旁边的纠察使了个眼色,纠察点点头,把手中的手铐打开,特战的兵们见了之后哗啦的一下围上去,堵在陈风面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