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四章(3)

墨檀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刘坤在临时的公寓放下随身的包和药品,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能觉得自己的真实感觉才能表露出来,他气喘吁吁的喘着气,感觉身体特别疲倦,看来自己的身体情况越来越差了。她起来想烧点开水,结果刚起来就一头栽倒在地。 肖丽娟最近让队里发生的事搅得思绪混乱,这天她正在写一份总结报告,忽然手里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刘坤在临时的公寓放下随身的包和药品,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能觉得自己的真实感觉才能表露出来,他气喘吁吁的喘着气,感觉身体特别疲倦,看来自己的身体情况越来越差了。她起来想烧点开水,结果刚起来就一头栽倒在地。

肖丽娟最近让队里发生的事搅得思绪混乱,这天她正在写一份总结报告,忽然手里的笔突然掉在桌子上,她皱了皱眉头,拿笔的时候手碰到了放在旁边的手机,一瞬间一个名字涌进脑海,忽然想给刘坤打电话了,她拨通刘坤的号码,没人接。不对啊,刘坤一般不会莫名其妙的不接手机的,她又一次拨通,还是没人接,想来想去又拨通了一次。

刘坤隐约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在震动,模糊间她感觉好像有小狗在拱自己的身体一样,她慢慢苏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昏了有段时间,她看看手机上的号码,颤抖着接起来,扶着善法倒进沙发里:“丽娟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她勉强装出没事的样子。

“你怎么了?听你的声音有些不对劲。”肖丽娟听出了话筒里人的无力。

“没事,刚刚睡了一会儿。”刘坤感觉头发昏,她把药干吞下去。

肖丽娟不是那种好忽悠的人:“你是不是犯病了?你在家里吗?”她的声音严厉起来。

“没有,别瞎想啊!”刘坤用最大的力气说,可是出来的声音与自己的声音相差十万八千里。

肖丽娟站起来:“你在家是吧?我现在马上过去。”她把没写完的报告放进抽屉,拿过外套大步离开办公室。

刘坤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电话,她看看刚刚被自己弄乱和打碎的玻璃杯,慢慢的起身收拾。

没有三十分钟,刘坤也是慢慢的收拾完的,她过去开门,进门的是一脸着火的肖丽娟:“刘坤你怎么了?”

刘坤让她进来,她感觉现在好些了,除了身上没力之外:“挺好的,你看我不是站着吗!”

“你的脸好白。”肖丽娟眼尖的看见客厅废纸篓里打碎的玻璃杯。

“我有病能跟正常人一样吗!”刘坤故意好笑的看着她。

肖丽娟气呼呼的把刘坤带到沙发前坐下,她认真的看着她:“你不能这样了,体检的时候你造假,你这样还能撑到什么时候?接受治疗好吗,听我的。”

“不可能了,我比你更清楚我现在的情况,除非换肾,要知道除了经济上还有根本没有适合我的肾源,现在所有一切都是浪费时间,而且,如果我的推断没错的话,我妹妹正处在危险中。”刘坤疲倦的摇摇头。

肖丽娟几乎是跳起来的:“刘坤啊刘坤,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犟呢,你说,就你这样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犯病你怎么救你妹妹,你好歹告诉我也好,你什么都不说把我当什么了!”她气呼呼的喘着气。

刘坤还是摇摇头,这让肖丽娟气结。

“这里面太复杂太危险,当年就是为了保护我妹妹才把她送走的,现在她还不知道她爸妈是谁,我们亏欠她太多。”刘坤内疚的说。

“靠!”肖丽娟喊出了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喊出的字,“我要不是亲耳听见亲自听你说我以为在看美国大片呢!告诉我,我来帮你好吗?”她认真的看着刘坤。

“等我不行的时候我会找着你的,现在让我一个人做好了。”刘坤笑着说。

肖丽娟顿了下脚,气呼呼的拿墙出气,以前她也是接受过正规训练的。

刘坤坚持肖丽娟马上归队,执拗不过刘坤的肖丽娟只好归队,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王志文的副队长潘建国拿着个篮球乐呵呵的从她身边走过去,肖丽娟不知道哪来的神经,抓过潘建国的衣领,没有防备的潘建国没想到平时坐办公室的肖丽娟会有这么大的手劲,差点吃不住力倒在地上,他回过头骇然的看着她:“肖少校有什么事吗?”

“陪我打一架,就咱们训练馆。”肖丽娟拖住潘建国的衣领就走。

潘建国以为自己听过了,挣开说:“少校你这是怎么了?我没犯错吧,我没招你吧?”他现在是一头雾水。

“不管,我招你,现在陪我打一架。”肖丽娟气呼呼的说,狠狠的踹了一脚潘建国的小腿。

好疼!潘建国差点喊出声,他看看周围的兵带着好奇的眼光经过,拿出副队长的神气:“看什么,不小心磕着了!”

“走!”肖丽娟不依不饶,拖着潘建国就往搏击场走。

这天下午,不少武警战士对肖丽娟刮目相看,平时看起来文邹邹的电脑工程师,打起架竟然是一个狠手,大家赞叹的交流看法:武警队是卧虎藏龙啊!看着潘建国因为疏忽脸上挨了一下,有些战士忍不住叫好,看见潘建国瞄过来的眼神后马上该干啥干啥。


晚上到了吃饭的时间,潘建国才脱身,他绝没有想到一个相当于文职的人竟然有这么狠的手,他摸摸被打肿的眼眶,拿过盛水的杯子贴在上面,杯子传来的凉度让他觉得好受一些。

“哎,怎么回事,我下午放你们假你就出去打仗了是不是?”王志文端着盘子过来。

“我下午压根就没出去,很老实的呆着,没有比今天还老实过。”潘建国气呼呼的压低声音,继续照顾着自己的眼角。

“跟自己家里人打架?我看你就这点出息了。”王志文往嘴里扔了一块西兰花。

看到肖丽娟进食堂,她现在还是平时那张平淡的脸,根本看不出下午在训练场上的狠劲,她看了一眼潘建国这边,后者赶紧把脸别过去:“对抗打的。”

王志文更不可思议了:“你休息的时候从来不找人对抗的,怎么你今天皮痒破例了啊?”

“我的队长你留点口德好不好,我不想打的,是被别人拖着打的。还是个首长。”潘建国看了一眼肖丽娟,她正在拿自己的餐具。

王志文看出他眼一直关注和回避的焦点,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可能,队里首长谁会找着没事跟你打仗,要找也找队长级别的。”

“我真——”潘建国真想把杯子里的水扣在面前这个一脸坏笑的人脸上。

“好了好了,不闹了,负伤啦——”王志文又往嘴里塞了一口米饭。

“跟她打的。”潘建国把头往肖丽娟的方向一扭。

王志文看看那个方向,有五六个人,回过头问:“谁?”

“少校,工程师少校。”潘建国继续揉着自己的眼眶。

“啥?”王志文惊讶的看了一眼肖丽娟的方向,肖丽娟正在跟一个上尉军官说着什么,“她打的?哦。”

“你怎么那么平静?我让一女人打成这样我明天都不知道怎么带兵了你还这么平淡!”这回轮到潘建国惊讶了。

“一个于晴,一个肖丽娟,也就这两个人能把你打成这样。我猜到了。”王志文好像提前知道一样。

潘建国喝口杯子里的水:“什么意思,一个坐办公室的把外勤军官打了你还说不奇怪!”

王志文又看看肖丽娟的位置,此时她还在说着什么,他喝口汤:“你知道人家以前是什么来头吗?”

潘建国脸上写着不知道,睁大眼睛等着。

“她以前也是作战部队的,咱们挖过来的。她在军校的时候就有光电上面的天赋,对光电特别精通,这点都出了名了。而且在全军比武的时候曾经得过亚军,现在是经常钻研光电了,可是她的作战水平不比外勤的低多少,还有丰富的野战经验。没发现每次出战场的时候都必须带着她吗?”王志文背书一样的说。

“哦——”潘建国张大嘴巴,“看不出来,人家平时够低调的。”

“你以为和你们一样啊,有点什么就出去瞎得瑟!”王志文往嘴里塞了最后一口米饭,“我吃完了,晚上还有会,别迟到啊。”

“能不去吗?”潘建国是在不想肿着眼睛去开会。

“你以为躲得了今天躲得了明天啊,再说也没什么。”王志文看透了他的心思。

潘建国脑袋耷拉在餐碟上面。那边的肖丽娟也吃完了,走的时候还看了一眼潘建国。下午无缘无故和潘建国打了一场,心里自己舒坦了不少但是下手有些狠了。

出餐厅的时候肖丽娟正好碰上独自在操场溜达的陶思然,她看起来有些心事。她想想自己晚上也没事,走过去和她攀谈。

“陶队长,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

陶思然从思绪中回过神:“哦,没什么,这不是于晴住院了吗,我这两天全部我担着队里的事,有些忙。”

肖丽娟不以为然:“忙还有时间在这?是不是在想于晴的事?”

“你怎么知道?”陶思然有些惊讶自己被面前的这个人看穿了心思。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会,只是我站在你的立场考虑罢了。”肖丽娟有些得意的说。

“呵呵,还真让你猜中了。”陶思然做了个伸展的动作,的确于晴让她头疼不少。

肖丽娟看着一群晚上越野的士兵跑过去说:“有几个人知道于晴以前干过什么?”

“不多,除了领导之外,排长级别的都不知道。”陶思然晃晃脖子。

肖丽娟说:“我跟于晴虽然接触不多但是我可以放心她,我不放心的是她以前的经历。”

“怎么说?”陶思然有些糊涂。

“你想不到吗?于晴的卧底任务其实没有真正完成。”肖丽娟在一个单杠前停下,熟练的跳上去,做了几下跳下来。

“不愧是原来作战部队的,功底没丢。是啊,没完成,都知道。”陶思然也跳上刚刚的单杠,不过她只是撑了一会儿。

肖丽娟看着单杠上的陶思然:“这样的队员很危险,不仅仅在心理变化上,还有以后,如果有天她在街上或者什么地方被人认出来,你想想会发生什么吧。她的经历就是她的错误。”

“说啥呢!”陶思然从单杠上跳下来,有些不满的看着对方:“我们都是为军队效力的,有的选吗?你这样说还不如说是军队错了呢!”

“军队也是人管理的,让于晴这么做本来就是错的,或者说,这个计划本来就是错的,虽然我不知道什么计划。”肖丽娟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陶思然靠近她:“那是领导的事,于晴经历过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还有这些话你别让上面知道,我发现你是越来越胆大了。”

肖丽娟笑着摇摇头:“那又有什么,是人就会犯错,我们是军人,所以我们没得选择,所以即使是错误也要选择。”她有些无可奈何。

“我们是为国家犯错,所以我们承担的药更多。”陶思然坚决的说,她看着肖丽娟身上的军装。

“既然是为了国家为了祖国,我们就应该减少错误带来的损害,你不要一味的盲从。”肖丽娟有些气结的说。

“肖少校,我真想知道你今晚怎么了,我劝你回去好好休息下,明天把今天的话在想想,有些话不能乱说。”

肖丽娟想说什么的,最终放弃,她不做没有肯定下来的事。


特战大队最近一直很平静,没有什么任务也没有什么突发事件,一切照常进行,雷震霆对队里的训练也比较满意,他今天正乐呵呵的修剪自己的那几个八百年都不管的盆景。

“大队长。”敲门进来的是徐青林。

“我让你进来了吗?”雷震霆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

“哦。”徐青林退出去,敲敲门:“报告!”

“进来!”雷震霆拿过自己的杯子喝了点水,看到徐青林进来他说,“注意在平时也要保证良好的习惯。”

“是!”徐青林敬礼。

“好啦,现在不用太拘束了!坐下说。”雷震霆把杯子递过去,“给我接点水。”

徐青林把杯子接上水放在雷震霆面前,并且把把手向着他。

“这花该见见太阳了。”徐青林是个实在人。

雷震霆用手上的剪子敲打一下一个枝头,那枝子“吧嗒”一下不给面子的掉下来,雷震霆咂咂嘴。

“大队长,陈队长要我把这个交给你,让你签字。”徐青林把刚才手上的文件夹递过去。

雷震霆接过文件看看:“还行,不过训练强度加大,现代作战要快速,精准,加强单兵个人和协同作战的能力。你们要掌握的东西还有很多。回去再修改一下再送给我。”

“是。”徐青林接过文件站起身。

“陈风最近又上哪儿了?怎么又不见人影了。”雷震霆叫住要离开的徐青林。

徐青林想了想,说:“哦,不知道,不过看样子没什么大事,最近队里的训练都是他带的。”

“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雷震霆皱起眉毛看着徐青林。

徐青林捂了一下嘴:“应该没有吧,人的精力也有限度的,看这两天的状态就知道了。”

“好的,你回去吧,注意把训练重点往我说的哪几个方面调整调整,对了,你找两个兵帮我把花搬出去见见太阳。”雷震霆叫住徐青林,后者以为自己穿帮了。

徐青林带上办公室门的时候拍拍自己的胸口,这队长,大清早的就翘班了,要不是今天休息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陈风的确有事,而且这次是队里不知道的。


刘坤在办公室里整理一些资料,这半年的案子需要一次大的汇总,这是队里的规矩,小张拿过一摞文件档,他拍拍上面的灰尘,说:“这个可是个大案,到现在还没结案。”

“这么多资料?”刘坤看这堆成小山打的文案咽了口唾沫。

“张氏集团的案子,那个集团真是无恶不作,贩卖军火都挂上勾了。”小张趴在案子上面。

刘坤心里咯噔的跳了一下:“张氏集团的所有资料?”她看着面前的小山。

“不只,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这些只是当时搜查出来的,要知道张氏集团的老总虽然在那次围击中死了,但是关于这个案子的一个经理郭啸江还有一个大家都叫刘经理的人失踪了,后来我们也竭力想找刘经理一些把柄,但是很遗憾——”他坐到于晴对面,“没有找到,从表面上看他绝对是一个合法市民,而且还做过公益事业,报纸上都有报道的。”

“其实他背后有什么我们差不多能猜到。”小高走过来,他也是这个专案组的技术员。

刘坤看着那一摞资料:“就这些了?”

“这些还不够啊?哎呦,你又不是不知道当时排查的时候花了我们多大的精力,这不,为了祝贺我们粉碎张氏集团,公安厅决定给我们开表彰大会了,就在下个月。”小张把落在桌子上的灰用手拂掉。

“案子没结就开表彰大会。”刘坤低头把手中最后一页没看完的笔录看完,然后归档。

“表彰会还是要开的,毕竟粉碎张氏集团这个大毒瘤也是值得表彰的,不过你们身上的任务也就更重了,张氏集团表面虽然是粉碎了,但是背后的刘经理什么的也慢慢浮出水面,与其说是去参加表彰大会,倒不如说是去参加动员大会。”展鹏从他们背后突然出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