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于晴,你来一下。”晚上队里活动室,于晴正在和几个女兵看电视,陶思然出现在她身后,于晴从人堆里出来。

“队长,什么事?”于晴脸上还带着意犹未尽的表情。

陶思然笑笑,说:“过来一下。”她接过一个女兵扔过来的水果,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于晴跟着她走出去,对身后的几个人挥挥手,她们回头又沉浸在电视里。

陶思然带她到办公室,关上门:“最近队里的成绩不错,都是你的功劳啊!”

于晴笑着说:“可别,那是她们努力。”找个沙发一屁股拍下来,私下里她们没这么多的规矩。

陶思然坐到椅子里:“别,大队上都表扬了,还说这样下去要参加明年的全武警大比武呢。”

“那好啊,巴不得。”于晴摩拳擦掌。

陶思然今晚很冷静,就连于晴也感觉有些不对:“今天看你怎么兴致不高啊,有什么不开心的?吵架啦?”她故意逗她。

“去你的,没有的事。”陶思然没有兴致的扒拉一本桌子上的书。

“于晴,跟你说件事,”陶思然回到正题,“我开始听说你来的时候我是不同意的,后来沈国队长专门做我的工作,我想着试试看吧,毕竟是个优秀的苗子,为了这个队我也应该试试,你知道的,我不想你来是因为……”

“因为我经历的不一样,你怕我给这群兵带来不同的信念。”于晴接过话。

“是的,”陶思然忽然轻松了许多,于晴原来早就知道,这些话或许早说会更好,“你知道你以前部队的性质和我们现在的性质不同,或者说有的时候就是两个世界,这里的兵或许一辈子也无法经历你经历过的那些,你来的时候沈队长已经对我说出了全部,完全是需要,这个我不反对,但是我想问你一句:你真的脱离了以前吗?真正的脱离了以前,现在只是一个副队长。”她郑重的问道。

于晴点点头:“是的,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我现在只是于晴,一个简单的女兵,一个简单的副队长。”

陶思然有些怅然:“那就好,这也是我希望的。要知道我比任何一个人都不愿失去你,只要你现在是我们看到的纯粹的你。我们是刀,只有执行者执行的时候才能出鞘,不能擅自出击,那就失去了刀的性质。”

于晴依旧点点头:“我就是这样,当兵的没有选择,我也一样。”

“那你告诉我,你还有没有一点关于你参与过的任务的东西,哪怕一点。”她表情严峻。

“我没必要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吧。”于晴淡然一笑。

陶思然欣慰的点点头:“很好,刚刚我的话别介意。”

“永远不会。”于晴保证。


已经没有心思回娱乐室了,于晴回到宿舍,看着自己放衣服的柜子,回想着张总临死前的眼神,她平静的铺好被子,看来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啊!

刘经理狠狠的把笔记本扣上,看着旁边心惊胆战的属下:“怎么回事,你不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吗?怎么破译不了?”

“刘经理,不是破译的问题,是程序缺少下半章,这个程序设计的很复杂,如果首次破译不成功,这里面还有一个炸弹,那样会激活炸弹密码,使整个程序毁坏,而且这个东西还有防拷贝功能,对不起!”那人小心的说。

“必须要下半章?”刘经理眯着眼睛问。

“只有这样了,这不是一般的软件,这是机密。最幸运的话有了下半章就可以马上激活,不过我估计不会这样,或者还有密码之类的。”工程师这回有了自信。

“他妈的下半章在哪儿!”刘经理狠狠的拍了一下电脑。

工程师看刘经理正在气头上没敢说话,出来一个亲信将他打发走,他对刘经理说:“这也不能怪他,这东西耗费了十年心血由中央精英研究出来的,他一个工程师怎么解决。”

“我现在就他妈的想知道那下半章在哪!”刘经理狠狠的说。

高参谋一直在办公室的另一个房间里听着这里发生的一切:“有个人估计会知道,于晴。”

刘经理问:“怎么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张总生前喜欢于晴,就是因为这个他才想金盆洗手,最有可能知道真相的就是于晴了。”高建说。

“不可能,张总决定的事不会改,他不会给假资料,况且那天就算是假的,还有技术员在那。”

“如果是于晴私自换的呢?”高建不慌不忙。

“她提前知道突袭任务吗?你告诉我那天如果不是最后关头,就是自己被当做敌人击毙也不能暴露!”刘经理反驳。

高建笑了:“你啊,你忘了于晴是做什么的吗?她本来就是卧底。当然我也是一种猜测,或者说那天就算没有军警的突袭,于晴也想带着东西溜走呢?就像我给你找了条没有埋伏的路一样。”

“你是说有人提前告诉了于晴有任务,所以她也敢大胆的做?”

“不,”高建竖起一根指头摇了摇,“是她本来就很大胆,雷震霆手下的人有个特点,就是敢做,做别人不敢为,做别人做不了的。虽然只是一个女兵,但是她绝对不是个善茬。”

刘经理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对:“那个这样的话她应该把东西交给专案组啊,她自己留着能怎么样?”

高建认可的说:“这也是我正在纳闷的,我观察过这个女兵,很正直很公平,不过谁也不能保证人内心的贪欲,我想她知道这个东西的价值。所以——看看吧,要知道,人不可能干净的活在世上的。”

“高建,我不希望留着这个人,这是个大隐患。”刘经理拿剪刀剪剪桌子上一盆花上的杂叶。

高建激灵一下,回头看着那盆花:“我知道。”


武警大队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拔河比赛,操场上不时爆发出阵阵喊声,毛参谋叫过一个比完赛的兵,跟他说了些什么,然后小兵迅速的找到在一旁督战的于晴和陶思然。

“陶队长,于副队长,毛参谋要你们马上去办公室。”一个传令兵跑到正在喊口号的两人面前。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马上赶到办公室,开门的时候里面坐着队里的毛参谋,他盯着面前放着的一个手提箱。

“毛参谋。”两人敬礼。

毛参谋站起身,回礼:“紧急任务,护送数据文件去总队,确保文件万无一失,”他看着面前的两人,“于晴是个有丰富经验的队员,就你了,另外一个不能找你们队的,找三队的薛凯。”

“是!”于晴敬礼,伸手去接手提箱。

“万无一失。”毛参谋拿箱子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一下,郑重的看着她。

于晴接过箱子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陶队长今天就留在队里吧,直到文件安全转达。”毛参谋对在一旁的陶思然说。他们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陶思然回礼,出门的时候她用充满鼓励的眼神看了一眼于晴,于晴重重的点下头。

“报告!”一个声音洪亮的少尉军官出现在门口。

“这就是薛凯,现在在五分队。”毛参谋迎进薛凯。

他把任务重复了一遍,最后说:“于晴是指挥官,一切紧急状况听于晴的。现在立即出发。”他把两把手枪放在桌子上,“你们的武器。”

“是!”两人敬礼,于晴拎着手提箱的手紧紧握住。

“两个小时的路,你们一定要小心,”毛参谋在两人脸上扫视,“你们是经验丰富的优秀军官,祝你们好运!”

两人敬礼之后就离开这个办公室,薛凯驾驶,他发动汽车的时候说:“按照计划路线出发吗?”

于晴点头。

“请保护好文件,中尉。”薛凯看一眼于晴手上的手提箱。

于晴下意识的抓的更紧一些:“以前做过押运?”

薛凯点头。

“那这次你老大,我没有押运的经验。”于晴笑笑,把手枪上的弹夹卸下来检查一遍,然后推上去上好子弹。

薛凯也同样做:“我收到的命令是你是指挥官。”于晴哑然,笑笑。楼上一双眼睛看着车驶出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