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七卷 第十一章 刺杀失败

张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嘶啦”,“嘶啦”,“嘶啦”…… 那些日本手雷都是一股脑朝王亚樵是飞了过去,在空中,那些日本士兵还是在做出这些响声,是一副即将就要爆炸的样子了,要知道,这个手雷和子弹可是不一样的,子弹可是不会在空中爆炸,但是,手雷是可以,而且,日本手雷可是不比中国手榴弹,中国的手榴弹可是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嘶啦”,“嘶啦”,“嘶啦”……

那些日本手雷都是一股脑朝王亚樵是飞了过去,在空中,那些日本士兵还是在做出这些响声,是一副即将就要爆炸的样子了,要知道,这个手雷和子弹可是不一样的,子弹可是不会在空中爆炸,但是,手雷是可以,而且,日本手雷可是不比中国手榴弹,中国的手榴弹可是没有日本手雷的威力大,而且,论质量也是没有日本手雷好,所以,王亚樵是知道自己如果在手雷面前乱来的话,那么,他王亚樵是肯定吃不了兜着走了!

所以,王亚樵在这里的情况是选择了逃跑,王亚樵是瞧见这么多颗手榴弹是齐齐朝自己进攻过来,故此,他王亚樵是知道自己是应付不了这个局面,于是,他王亚樵是做出了这个艰难的选择了。

“砰砰砰砰砰砰”……

那些日本手雷是在王亚樵是跳出了自己的藏身之处的两秒以后是爆炸了,王亚樵是因为距离比较远的缘故,他王亚樵是成功的脱险了,可是,对于王亚樵来说,真正的杀招是在此时才正式开始了,而使用出这个杀招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南川原重将军这位日本剑道第二高手!

王亚樵是成功没有被众多的日本手雷给炸伤炸死的,但是,王亚樵却是因此也暴露了自己的藏身位置了,王亚樵的整个身体也是被南川原重将军给看见看清了,由此,南川原重将军是把王亚樵给引入眼帘,是把王亚樵的模样给印在了心里面了,也因为,南川原重将军是彻彻底底的决定动手了。

南川原重将军是忽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南川原重将军,道:“再见了!刺客!我知道你是来杀我的,我也佩服你这个样子的人,但是,没法子我是你的敌人,是我一定要你死!请你能谅解我?!”

当南川原重将军是自言自语的说完这些话语以后,接着,南川原重将军是左手旋转了几下,这样子,南川原重将军的左手的刀鞘也是跟着旋转了几圈,最后,南川原重将军是轻轻一扬手,南川原重将军的左手的刀鞘就飞向了王亚樵了,是直击王亚樵的背部的“命门穴”。

命门穴的位置在第二腰椎与第三腰椎棘突之间。 经属:督脉。击中后,冲击脊椎破气机,易截瘫。 此穴的主治症状为:腰痛、肾脏疾病、夜啼哭、精力减退、疲劳感、老人斑、青春痘等。 取穴方法:取穴时采用俯卧的姿势,命门穴位于人体的腰部,当后正中线上,第二腰椎棘突下凹陷处。指压时,有强烈的压痛感。

此时的王亚樵是背部对着南川原重将军这个人,后者的刀鞘是直击王亚樵的“命门穴”绝对不是胡乱打的,南川原重将军这么做是大有用意的,命门。命,人之根本也,以便也。门,出入的门户也。命门名意指脊骨中的高温高压阴性水液由此外输督脉。本穴因其位处腰背的正中部位,内连脊骨,在人体重力场中为位置低下之处,脊骨内的高温高压阴性水液由此外输体表督脉,本穴外输的阴性水液有维系督脉气血流行不息的作用,为人体的生命之本,故名命门。

正如南川原重将军刚才所说的,南川原重将军虽然是佩服王亚樵此人,但是,南川原重将军是为了大局考虑,他南川原重将军仍然是为了国家考虑杀死王亚樵此人,这个中国的暗杀大王,所以,南川原重将军此人是下手极狠,只要是王亚樵是被南川原重将军手中扔出去的刀鞘给击中了,那么,王亚樵可以说是不死也残废,落的瘫痪也是可能的!

因为,王亚樵是背对着南川原重将军的,所以,王亚樵是无法看见南川原重将军扔出的刀鞘袭来,所以,王亚樵是浑然不知危险是对他而言是悄然而至,是在快速的逐渐接近,他王亚樵只是只能在空中短暂的停留,其余的是什么都不能做了,是只能感觉有一股疾风是快速的袭来自己,他王亚樵是只能自己有危险了,其余的是什么都不能做了。

自然然而,在敌强我弱之下,王亚樵虽然是中国的暗杀大王,他虽然是擅长暗杀之术的,但是,他王亚樵可不是不死死神,他王亚樵是会中招和受伤的,只不过,是王亚樵以前遇见的敌人都是没有让王亚樵受伤的水平罢了,而今天现在王亚樵是遇见了一个人有了,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南川原重将军了。

“噗!”,在王亚樵是还没有落在地上的时候,也是没有落下帷幕的时候,南川原重将军手中飞出去的刀鞘是成功准确无误,命中率极高的击中了王亚樵的背部了,于是,对于王亚樵来说,一场不幸是开始了……

“哗!”,王亚樵的背部“命门穴”是被击中以后,两秒以后,王亚樵就感觉到自己的喉头一甜,是顿时吐出了一口鲜血了,然后,王亚樵是面如白纸一样的落在了地上了,身体是经过一阵摇摇晃晃的摆动以后,他王亚樵这才落在了地上,最后,王亚樵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擦干净了自己嘴边的鲜血了!

而南川原重将军到底是南川原重将军,他不愧是日本剑道第二高手,他的的确确是有许许多的过人之处在里面,当南川原重将军是扔出去的刀鞘是击中了王亚樵的背部以后,那把刀鞘竟然是奇迹般的反弹了回来,然后,南川原重将军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南川原重将军手中的太刀是顿时刀柄朝着南川原重将军自己,而刀尖则是对准着刀鞘飞回来的那个方向,而就是这样子,那个飞回来的刀鞘是准准的对准了太刀的刀尖,最后,刀鞘竟然是奇迹般的包住了整把太刀,是把太刀给包装的严严实实,仿佛太刀是从来就没有出鞘过一般似地!

一切似乎是恢复了平静,所有的硝烟声,爆炸声,太刀破空声,刀鞘攻击天空的声音是统统都没有了,所有的杀戮好像是全部都停止住了样子,一切的血腥都停止不见了,在这里只剩的东西几乎是只剩下了呼吸声,和叹息声,以及观望着,这些角色人物了,其余的都全部消失不见了。

当王亚樵是落地的时候,他王亚樵是先擦干净自己嘴边的鲜血以后,然后,他王亚樵这才缓缓的回过身来,他王亚樵是故意站直了身体,挺直了腰杆,肃容看着把自己打受伤的南川原重将军,他王亚樵是忍不住长叹,道:“你是日本人南川原重将军?”

虽然,王亚樵已经成了南川原重将军的手下败将,但是,王亚樵是仍然不想礼失于人,他不想让日本人,东洋鬼子是看见自己一副相当狼狈的样子,所以,他王亚樵即使是没有什么好打扮饿,他王亚樵是仍然要以自己一个崭新的面容示人,所以,王亚樵也才会有这些动作的。

南川原重将军是对王亚樵点了点头,然后,前者是恭恭敬敬的对后者,道:“是的!你好!我就是日本太刀师团师团长南川原重将军,请问你是谁?”

既然,南川原重将军这个日本人是对自己坦白的说出自己的身份和性命,那么,王亚樵此人也是不会对日本人藏着腋着,他王亚樵也是对南川原重将军是坦白的也说出了自己的一些情况了,他王亚樵,道:“小鬼子,你和你的手下们都听好了,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王亚樵,也就是中国的暗杀大王!”

“什么!你就是中国的王亚樵,也就是中国的暗杀大王!?”南川原重将军是听见王亚樵的话语以后,前者是显然有点不敢相信,他南川原重将军是万万没有料想的到,自己今天出手居然能掉到这么大的一条鱼出来,竟然是把中国的暗杀大王王亚樵给掉了出来,这可是南川原重将军是万万料想不到的事情。

当然了,南川原重将军是露出这种表情出来,可不是他南川原重将军是狗眼看人低,而是,他南川原重将军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会这么的好,故此,他南川原重将军是才会如此失惊的!

在这里的日本士兵也是听过王亚樵的名字的,虽然,王亚樵是没有杀过日本太刀师团中人,但是,在这里的日本士兵是久居中国,他们也是对中国的情况和大人物也是多多少少的了解一点,王亚樵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自然的,王亚樵在中国所做所为一些惊天动地的他们有所耳闻的,他们也是对王亚樵此人是又怕又急,并且,他们是对王亚樵这种发自内的恐惧是发自内心之中而来的,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这种表现就在于当在这里的日本士兵是听见王亚樵三个字以后,他们都是露出的骇然表情,而且,他们都是忍不住连连后退,倒退了好几部才停止了脚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