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这个问题是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就像前面研究古代人口数量一样,由于古人并没有现代人这么强的统计意识和时间意识,也没有现代的技术手段和工具,所以没有留下大量的详细规范的数据。我也只能是在古人的只语片语中寻找信息,很精确估计是做不到的。


中原地区是平原地形,而且在远古时代就己经开始在各个城邦之间修路,到战国时期,中原的道路己经成为完备统一的网络。另外由于中原地区的地形比较平坦,从一地到另一地不需要像欧洲一样避开山脉或海峡去绕圈子,几乎可以直线前进。虽然古书上留下的有关兵力运送速度的文字记载不多,但没关系,马跑路的速度和人类走路的速度现代与古代相比并没有多大变化,所以我们还是可以较精确地推测古代整个中原地区的兵力运送时间。


在春秋时期中国己经使用大规模的车战,同时还有专门的部队用于运送辎重和粮草,这使得战斗部队的行进速度大大加速。中原地区征兵的速度据《慰缭子·攻权第五》记载,当时“集兵千里者旬日,百里者一日”。也就是说相当于现在长宽600公里的区域只需10天就能把兵力集中起来。而行军速度根据《三国志》与《晋书》中相关记载,孟达在新城起事,司马懿从南阳(即宛)出征,新城与南阳相距1200里(相当于现在的450公里),司马懿仅用8天时间就兵临城下,平均每天行军56公里(司马懿的部队是步兵)。另据《荀子》一书中记载,魏国的“武卒”是按一定条件选拔的,其中就有一条身负武器、甲以及三日军粮,半天必须能走“百里”(相当于现代的30公里)。这几个数据告诉我们古代步兵的行军速度一天“百里”肯定是没问题的,如果加快行军,一天五六十公里也是能做到的。根据这种速度,那古代的步兵从中原西部的长安城出发到达东部的徐州城(总长900公里)估计最多也只需要30天时间,最短则只需要16天时间,如果使用车兵或者骑兵,那所需的时间就只要七八天了。

得出步兵基本速度为百里即30公里,这个明显太少了,日行30公里,但持续时间却是很长的,一般有着步行飞将军之称的军队都是日行30公里持续月余的。所以根据人体数据和急行军的中和考虑,日行军30公里显然太少。实际上,中国一般采取的马步兵编制,一般数万的步兵肯定保有着几前骑兵的先锋骑兵。白起在华阳之战时,曾率军8天行军800里,平均每天100里,虽然没有史料证明秦军都是骑兵,但也无法证明秦军都是步兵。因为当时每个士兵要身负盔,甲,兵器,粮食……如果秦军都是步兵,不太可能。顺昌之战时,完颜宗弼率金军不到7天疾驰1200余里,平均每天170-180里。当时金军留下攻城器械,炮具,是轻装急进。 汉武帝元狩二年,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鏖皋兰下,杀折兰王,斩卢侯王,锐悍者诛,全甲获丑,执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捷首虏八千九百六十级,收休屠祭天金人”。此战霍去病六日内转战千余里,平均每日行程应该在160里以上。 唐贞观九年,李道宗随李靖征吐谷浑,“贼闻兵至,走入嶂山,已行数千里”,而“道宗遂率偏师并行倍道,去大军十日,追及之”,“败吐谷浑于库山”。此战李道宗十日之内行军数千里,令人乍舌!据我了解,库山在今天青海湖东南的湟源县附近,当初唐军的出发地在陇右道的鄯州,而鄯州在今天的青海省东部的乐都,从地图上看,自乐都附近至湟源两地直线距离很近,但是我没有实地调查过,因此我并不能确定从乐都附近到湟源附近究竟有多少距离。 近代长征:红军一年跑了两万五千里,平均下来每天近八十里。虽然都有可能是骑马和开车,甚至是坐飞碟完成的数据,但是都没有完全证明不是步兵为主的军队行军速度。“据四川石柱司总兵秦良玉申称,本司奉调入卫官兵九千零五员名,已奉旨点阅,除沿途溺水病故外,实照点八千八百一十五名,所有应该粮饷,今蒙查议则例,如依辽东则辽东例可查,如依川兵月饷安家花布草料等项则川例可据。但司兵俱属土著,从十月初二在四川领七千五员名,止领六十日行粮,扣至十二月初二日止。今以十二月十八日抵京,照前扣已多行一十六日,押兵赵副使议以解部银那给,本司未领合无请给其。自裹兵两千名,行粮原系自愿报效,不敢更议,”

秦良玉所部七十六天从重庆石柱走到北京,减员不到二百人。要是换成骑兵来走这段路,估计没这么好的效果。

当代解放军拉链行军速度的探讨,解放战争时期就有跑过国军汽车轮子的飞毛腿之称,现在一般70公里。

最后解释战时速度,苏军最高战时速度为昼夜10公里,世界第一战时速度。阿克纠宾斯克战役的特点是:在沙漠地道路稀少、交通工具不足的条件下,战役仍能高速度进行(每昼夜10—15公里)。

中和潜能,则飞将军30公里的行军速度是可靠的。从中只有一句话要说明,你们带着100万军队可以占领一个国家的同时也吃穷了自己的国家。战争不可能有胜利者一说,只能说击败了敌人,但是真正的敌人却是自己。我曾经大言不惭的说过日行军70公里并要保持战时状态,现在看来基本不可能的。德军二战全机械化最后的反击巴拉顿湖战役 ,激烈战斗持续了10昼夜,双方参战兵力超过80万人,火炮和迫击炮12500余门、坦克和强击火炮约1300辆、飞机1800余架。德军仅取得了一些战术成果,即楔入苏军韦伦采湖以南的防御12公里楔入沙尔维兹运河以西的防御约30公里。德军损失了4万余人、约500辆坦克和强击火炮,300门火炮和迫击炮,被迫于3月15日停止进攻,转入防御。 所以在正面突破方面,在势均力敌时刻,基本是做不到所谓行军如天降的目的的,即便空投也无法打开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