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如果老蛙班长给我准备的是训练和磨练,那么孙班长当年遭受的就是折磨。

说白了,他就是侦察班长的沙包。散打格斗是侦察兵的必修课,上这种课都需要一种教材,沙包。有的沙包是死的,有的沙包是活的。对于学生们来说,当然是活教材最好了。每到上课时,只要侦察班长说:“孙德凯,出列!”孙德凯就知道,这次他又要挨揍了。

难道不是挨揍吗?侦察班长不光揍他,还一边揍一边说:“战时渗透到敌后方时,一旦遭遇敌方侦察兵,在特定情况下也许无法使用枪械和白刃,那么就只能运用散打格斗将其制服。格斗时腿功较有威力,所以,同志们看好!”

孙德凯捂着肚子蹲下来,侦察班长有模有样地扶起他还问踢疼了没有。孙德凯那个恨啊,他能咋说啊?本来就是训练,就算跟你动真格的了你还能告他吗?训练嘛!连长亲自说的,练为战,一切从实战出发,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侦察班长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如果大家看过李小龙的电影,应该知道李小龙的出拳速度。现在告诉大家,侦察班长的出拳速度比李小龙还快。不光快,而且准、狠。孙德凯从小历经街头混战无数,挨过打,但让别人挨打的时候更多。到了侦察连,以前打到别人身上的拳头全还回来了。要说以前被孙德凯收拾过的混子们真该感谢侦察班长,为啥?侦察班长替他们出气了呀。

就这么练,人家没正经教授孙德凯功夫,倒把孙德凯的抗击打能力给练出来了。孙德凯也不是傻子,他要只会挨打他就不是孙德凯了。虽然侦察班长只拿他当沙包,可侦察班长的一招一式,孙德凯在剧痛中记得一清二楚。晚上熄灯后,孙德凯悄悄爬起来,在院子里不停地演练着白天凭记忆记下来的招式。他练这个,不为别的,就为了有一天能报仇,丫挺的侦察班长狂个鸡巴毛,等有一天看我不把你削的满地找牙!孙德凯这个鸟孩子还挺记仇!

机会终于来了,军区侦察兵散打比赛隆重召开。列兵孙德凯平时被班长打出一肚子怨气,正愁着无处发泄呢,这次是削尖了脑袋要参赛。一个当兵还没到一年的生蛋子想参加军区级别的比赛?开玩笑么?谁知道连长还真把他报上去了。

鸟孩子孙德凯可下找到复仇的机会了,初赛就把一个二期士官(那时候还在用99军衔的称谓)打了个鼻口穿血。随后,一路过关斩将,连带着把侦察班长也给收拾了。当时班长和士兵狭路相逢,别看是一个连的,照样不留情面,况且孙德凯本就有底火。这顿垫炮飞脚,侦察班长猛然发现,跟他对阵的不是一个正常人,完全是一只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猛兽。侦察班长一个恍惚,孙德凯一拳招呼上去,侦察班长只感觉眼前一黑……

鼻梁被重拳打断,伤及运动神经,再多加一成力就完蛋了。

一个鸟兵,差点儿废了一个侦察连最好的班长,怎么处理?按说练为战,一切从实战出发,下手重了些也属正常。问题是,这次下手也太重了。

侦察班长挣扎着从病床上撑起半个身子,说:“连长,指导员,不能处理小孙,咱们一直都要求一切从实战出发,我平时也是这么教他的……”

同在病房里的孙德凯,刚刚还极没有诚意的向班长道歉,这时忽然鼻子一酸,他心想,我是不是办错了某件事情?

连长说:“你这混蛋小子,差点儿废了我最好的班长,滚回去好好反省!”

孙德凯回到连里,反复想着过去和现在。他想起他无心向学的童年,想起好勇斗狠的中学时代。他想起父母的泪,想起自己临走前对父母说的话。他想起他在新兵连时的作为,也想起了解班长、炮兵班长和侦察班长。他耳畔回响着侦察班长的怒吼:“孙德凯,打我!你不是很能打吗?把我打倒你才算打出水平!”他想起他一次次徒劳的反击,却总是被班长打倒在地。当他最终打败了班长时,内心深处填满了复仇后的快感,却从未想过班长的良苦用心。

忽然,孙德凯流泪了。他用头狠狠地撞墙,他大骂着:“孙德凯你就是个混蛋!你不是个东西!”

他跑到格斗训练场,疯狂地击打着沙包,直到早已坚硬无比的双拳也变得血肉模糊,沙包上留下斑斑血迹。

孙班长说,那时候,他好像参透了一些道理,也可以说,他悔悟了。

有时候,让一个混蛋玩意悔悟,不一定非要扯出什么大道理。就像侦察班长那样,只是在病床上艰难地支撑起半个身子,急切地说了那么一句话,那声音瓮声瓮气的,像个没鼻子的人,听起来着实滑稽。一个鸟兵却幡然悔悟了。

孙德凯决定洗心革面,既然来当兵,就当一个好兵。如何成为好兵?第一条,就是听话。不听话,其他什么的都是浮云。孙德凯守在医院,给自己的班长端屎端尿,从此拿他的班长当自己的亲大哥。

以后的日子里,他渐渐从其他战友嘴里得知,他挥刀砍解班长后不久,师里就决定把他开回原籍了,是当时下了他的刀的侦察班长将他的情况反映给了侦察连长,侦察连长觉得他是个好苗子,这才用了好多办法打通了关系把他留在部队,就在侦察连。

侦察连长说,侦察连的兵就该浑身是胆,挨了打就敢于挥刀砍人的兵,浑是浑了些,只要引导得当绝对能当最好的侦察兵,鸟兵怎么了?训好了的鸟兵在战场上最能打仗。

侦察班长说,侦察连有一个算一个,都他妈是鸟兵,简直就是鸟兵集中营,当新兵的时候敢跟班长打架的,你孙德凯绝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从此,鸟兵孙德凯真就服服帖帖的跟着连长和班长了。他努力训练,努力学习,当兵第二年参加军区侦察兵大比武得了个第二。军区级别的第二,是个什么概念?老蛙也没那么牛逼啊。靠这个,孙德凯转了士官。

鸟人终归是鸟人,在侦察连不鸟了,不代表就不是鸟人了。转成士官没多久,孙德凯赶上一次探亲假,穿着崭新的军服仪表堂堂的回家了。回家一看,孙德凯真真是怒发冲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