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堕北风中

dd0810 收藏 2 332
导读: 人生没有最痛苦的事,只有己找痛苦的事己去做,这才是痛苦。。.     而林瑞就是个列子。     林瑞是个很本分,确切的来说,是个老实不能再老实的人,可以说应该像大多数人一样结婚,幸福安康来着。     可老天就是不让他好过,他老婆第一个孩子不是他的,他认了,结果和他结婚十几年第二个儿子又不是他的,他沉默了,更可怕的,今天,他居然发现连老婆都不是他的!

 人生没有最痛苦的事,只有己找痛苦的事己去做,这才是痛苦。。.


    而林瑞就是个列子。


    林瑞是个很本分,确切的来说,是个老实不能再老实的人,可以说应该像大多数人一样结婚,幸福安康来着。


    可老天就是不让他好过,他老婆第一个孩子不是他的,他认了,结果和他结婚十几年第二个儿子又不是他的,他沉默了,更可怕的,今天,他居然发现连老婆都不是他的!


    老实本分的是切底发狂了!


    揪出的,想扔到外面,却被老婆连踢带打的给扫出家门,房门紧锁,和野男人行云布雨。


    小儿子十七岁,没有往日的嬉闹,看着跌坐在地的男人却是冷笑连连,眼神冰冷,如同魔鬼。


    恶狠狠的唾弃一口,咆哮的大吼“滚!”


    林瑞被这一声大吼给吓住了,着疼哆哆嗦嗦的逃离开,直到逃离很远的一段距离,背后依旧传来刺耳的讥笑声。


    林瑞觉得心口像被人割了一刀,空洞的,流着鲜艳的血。


    他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都在一起十几年了,前天还是好着的,今天就翻脸了,老婆不要他,儿子不认他,对他就像是仇人一样?


    明明还是挺好的。


    林瑞不敢回家,甚至忘了那个家本来就是他的,他怕撞到老婆和男人偷欢,儿子像仇人一样待他,男人心里很懦弱很胆小,也很怕事。


    他想老婆还是好的,至少从没吵过架要离婚之列的。


    儿子也很孝顺,多多少少会回家看看他。


    虽是这样想着,可心里不知从哪里冒出一股戾气,从来没有过的怨恨函屈压的他喘不过起来。


    林瑞想,他肯定是气疯了,整个人就像一头发狂的野兽,想要狂躁的将所有东西毁灭。


    他是男人,是男人都有男人的底线和尊严。


    小雪当年和己结婚就怀了孩子,他当时还以为是他的,可推算日子不对,见小雪挺贤惠的一个人,人又漂亮,嫁给己这个没前途的穷光蛋是他的福气,所以这事情也就你了了知了,也没提,而小儿子是结婚后怀的,男人找上门要孩子,如同当头一棒,人迷魂了,老婆也跟别人好了。


    好啊,他养了十几年的儿子全是别人的,老婆也是别人的,除了他己不是别人的,林瑞气得胸腔一热,热血翻腾的厉害,两眼发晕发黑,还在没倒下,四处寻找可以出气的地方。


    可他毕竟是个温和老实的人,脾气再大也不会找人干架,所以看到眼前的酒吧,没有犹豫就进去了。


    要是平时,他是根本不会来这种地方,一是不会喝酒二是没有多余的钱,钱都有小雪来去,三是怕惹事。


    现在他什么也没有了,什么也不管了,他想好了现在这里大吃大喝一顿,然后不给钱,让那些人打死他算了,反正他什么也没有。心里想着越是气愤,低着头牛气冲天的往台吧走去,全然没有这间酒吧的特别之处。


    可惜,林瑞现在脑子里一团麻,没顾忌只要稍有常识的就发现酒吧的不对劲。


    因为里面全是一些清一色的男子,这些不算,而是他们相处的方式,拥抱的亲嘴的调戏的办正事的,这些人从门口看到这位年纪稍大的大叔一路横刀阔马进来,几乎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嘴角抽搐的厉害。


    谁来告诉他们,这个大叔是来干嘛的?


    要玩这个年龄有点过了啊啊,不过姿色尚可,看他也没丝毫做作,熟悉的就当己家,拉过旁边的客人就半推半就的玩起暧昧。


    难带是来卖的?还挺豪爽的,白酒香槟喝了酒瓶,更没事人一样。


    “来,喝……喝酒……”林瑞咕噜的大口灌了口香槟,因为不会喝,脸呛得发红。


    那个被他拉住的男人很郁闷,好嘛,他是来玩乐的,这个大叔倒好,把他当成了诉苦的对象。“蔚你可不可以去别的地方,你这个摸样,疽怎么有胃口去吊其他的兔子”


    “兔子?……”咕噜,再灌一口,真是太亏了,他今天才发现就还真是个好东西。


    “……呃,大叔不是兔子?”抱着一丝迟疑,他可以感觉身边好友的鄙视眼神。


    “……”茫然的瞄了眼四周,挺年轻的,哪里来的大叔,兔子大叔?


    他根本就忘了己是这群人中年龄最大的,压根就没想到这人口中说的就是他。


    没回答就是默认了,“那大叔都……都这么大了,是缺钱了?”不然这么老了,还出来卖。


    “我,我没钱”他是来吃霸王餐的。


    “他们都不要我”林瑞很凄苦,脸色布满深深的伤痛恨赖。


    “都更别人走了,不要我,难道我就不好?”


    “…………”要你才怪!你就一老一丑八怪!出来卖的,总是要还的,都老成这样哪能更十几岁的小孩子比,要身材没身材,要外貌,恩仔细看看,不错啊,虽然是老了点,但不失清秀,没想到还有一双大大的桃花眼,一汪水波荡漾,却是分外耐看,男人本想嘲笑他一番,细细一看这大叔是属于那种难看性的,虽不是惊艳一瞥,清秀的样子硬是刻在脑子里,如是这一瞧着男人看的丢了魂了。


    不由主的将大叔抱在怀里,吻了上去。


    旁边的朋友轰然大笑,难得搞得男人郁闷了一把。负气的将大叔推到一边。个找乐子去了。


    林瑞被这一吻给蒙了,大脑一阵空白,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又迷糊的紧,身边都是看戏的,就看着男人一副迷途羔羊的模样,唇角有些红肿,透着水汽,散发的的吸气。


    倒是个好货。众人心里暗道。


    就是老了点。


    这一来,就有几个围了过来,带着戏谑和调戏。


    “大叔,一个晚上大少钱?”二十出头,身材颀长,色,五官端正带着一丝邪肆,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勾起男人的下巴。


    “我的技术很好,包你晚上爽的离不开我”


    “我……我”


    “多少钱?”墨阳语气透着一丝不快,本来今天已经就够令他郁闷,没想到这该死的老头还不赏脸!


    “……不……要钱,可不可以?”


    “……好”倒贴?旁边几个一听乐了,没想到这年代还有这等好事啊“加我一个!加我一个!”


    “不行!”墨阳语气阴冷,心里却是莫名的诧异,他还不知道这个第一次见面就搅乱己的心神。


    “墨阳,你还真不够哥么啊,以前有好东西也是大家分享的啊,现在却为一个大叔伤了和气,墨阳你该不会是喜欢人家?”一个黄毛青年愤愤不平。


    “对啊,对啊”酒肉朋友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很有同仇敌忾的意气风发。


    “你不会是喜欢人家吧?”再次心灵相同。


    酒吧里其他人也过来凑热闹,反正有人多的地方,不管对象是阿猫阿狗的,看着人多了,价值体系就紧跟着出来了。


    如是在众狼虎视眈眈之下,林瑞这个傻大叔乐呵呵的大口大口灌酒,嘴里唧唧歪歪的“……不要……钱……不要钱…………呃”


    众狼乐,哈哈,今天天气真好,碰到这样的好事,虽然这家是干皮肉生意的,但现在干哪行是不收费的,家里有是有,但打打野食是男人的天性。


    不知是谁的手先伸出来,紧接着大家像约好了的似的,伸出狼爪揩油,有的已经伸到衣服里面去了。


    墨阳一伙人脸都黑了,这些都是什么人啊,看大叔没有知觉的傻样,更是气打一出来。觉得大叔应该是己的,再怎么垃圾,也不能让人家给抢先了。


    索性己留着。如是一人已经等不及了,抱起人飞跑了开了一间包间。”好哥们,我先乐乐”看是不等解释了。


    “晕!平时都没看他跑那么快,抱个人倒是利索起来”


    “可不是!跟打了鸡血兴奋成傻样!”


    …………


    墨阳嘴角一阵抽搐。


    和朋友准备离开,怎想的,里面暴出一声声热血沸腾,一阵蚀骨的尖叫,听那声音分明是那大叔的。


    众狼想不到的是,大叔的叫声却是如此好听,心痒痒的身体开始热了起来,有些郁闷的是这声音也未免太大太过于露骨,不说关门,而且还是隔音的。不说这个,里面的声音却是却来却大,越来越发勾人,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血液翻腾,都是不会亏待个的娇贵主儿,急急的敲门想闯进来。意料不到的是,众狼身后突起一阵冷风,就看到一穿黑色披风的男子,大脚一蹬,端是有气势就有都气势,有魄力就有多魄力。


    门摇摆不定,愣是不开。


    一丝阴鸷从风衣男子墨色的眸子划过,恨恨盯了眼,像是要穿透这扇门看到什么,扭身离开。


    外头是热火朝天,当然是野兽的火了,以他们的条件招人来玩玩然大手一挥就可以了,不过那太没意思了,搞点新鲜的玩意尝尝鲜,这是默契。


    可里面切实是可歌可泣,状如寒冬腊月,寒风萧瑟了。


    林瑞是个挺卑的人,可现在他耍酒疯,脑子不正常,胆子也正常了。


    林瑞有个死穴。


    不会唱歌,基本一唱歌就要人命的那种,所以一进来看到有话筒,有点歌的,就唱了起来。


    林瑞喜欢唱京剧,特喜欢唱那种曲调婉转绵长的,但是他喜欢走调子,搞得像那个声音,耍起酒疯来,还导舞。


    那个准备搞乐子的,愣住了,傻了眼,满脸黑线。


    天啊,谁来救救他,明明是唱歌来着,为什么这个人搞的像是口?


    砰!


    门被大力的踢开,身穿黑色的风衣男子端是风行雷电,没等他反应过来,眼前景物一片模糊,身体一轻,被人扔了出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