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集团 正文 第二八节

cdl1985 收藏 0 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URL] 上文说道陈雨德利用的土匪败退的机会分发弹药,张一森也在想同样的事,刚才的一阵射击,就要数后院的的士兵用的最多,两旁的用的到不多;这就要说这个祠堂的地形了,这个马姓祠堂是旧祠堂,是建在山脚下的;两边是梯田,前面是一片大约长200米、宽50米的开阔地,平常好像被人当作打谷场;而祠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


上文说道陈雨德利用的土匪败退的机会分发弹药,张一森也在想同样的事,刚才的一阵射击,就要数后院的的士兵用的最多,两旁的用的到不多;这就要说这个祠堂的地形了,这个马姓祠堂是旧祠堂,是建在山脚下的;两边是梯田,前面是一片大约长200米、宽50米的开阔地,平常好像被人当作打谷场;而祠堂的后院离山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可能靠祠堂,山上的树木镇上的人都没砍,都是大树,这就造成土匪在后面的人虽然多,可是在树林里无法排队,只好是散乱的出树林,这也让保安队员有了喘息的机会,但是80人也正好够用。

就在陈雨德坐在地上歇息时,张一森跑到他这边了,见他坐在地上想起来,他就说:“没事,你坐着吧,我来看看这边要不要紧的!”他看了看在空阔地上的惨叫的土匪,“看来你这边没什么事,没想到你这边人最少,战果却最大!”

陈雨德见他这样说,就问:“看你轻松的样子,看来你那边情况不错,但是两翼的情况你看过了,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两边的地形虽然适合进攻,可是这些以冷兵器的为主的土匪是不大可能的,我现在担心这些土匪被打成这样还没散,而且明显不是一伙的,他们背后肯定有人,你也听到了,这些土匪可是要你的人头的!”

“MD,不管这些WBD怎么想,逼急了,我来一个反冲锋,正好检验一下拼刺训练的成果!”

“这个主意不错,不过希望土匪不要给我们这个机会!对了,你这边不是有枪手的吗,怎么没人受伤?”

“不知道,就凭昨晚打我这一枪,这家伙肯定是很好的枪手;可是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他就是没开枪!”

“哦,那就这样,我到后面了,这些家伙可能真给我们刺刀冲锋的机会了!“张一森看到对方又开始集结,他对陈雨德说完后就跑到后面了。可是就在他跑的一刹那,陈雨德感觉到一阵危险,他就拉了一下张一森,张一森被他一拉就搞了一个踉跄。

张一森在被陈雨德拉的差点跌倒,就在他想问为什么时,一声“啪”的枪响,张一森感觉有一个东西贴头脑高速穿过,头脑也被风刮得火辣辣的疼,张一森也知道对方的枪手开枪了,他立刻趴在地上,陈雨德也被他带着倒在地上,就在他们想说话时,又听见一声明显是他们用的步枪声传来,两人朝前面望去,就见詹二虎在拉枪栓;张一森刚想开口就听见陈雨德说:“二虎,怎么样?”

“打中了,不过不知道死没死!”詹二虎头也没回的说道,说完就用枪重新寻找目标。等陈雨德跟张一森爬到掩体时,陈雨德看了看前方后,他感觉少了点什么,他就问孙雨恒:“雨恒,我怎么感觉少了什么的啊?你感觉到没有?”

“哦,是少东西了,他们把大炮抬回去了!”孙雨恒听到陈雨德的话,自然而然的说道。

“怪不得,”陈雨德说,“怎么了?”后一句是问张一森的,原来张一森见詹二虎是少尉,他也觉得奇怪,他就拉了拉陈雨德。

“他是怎么回事?”张一森指了指还在寻找射击目标的詹二虎为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杨以军的手下,我也是今天凌晨才知道!”陈雨德对于张一森的问题,也只好实话实说!“你快点去后面,我们掩护你!陈雨德忽然急切的说道。

张一森随着陈雨德的目光看去,原来是对手又开始了,他说了:“好的,你保重!”说完就忽快忽慢、跑着S型离开了。本来陈雨德想掩护的,可是看到这样也就节省弹药了;就在张一森跑到后面时,就听到“嗵”的一声很像后世大口径爆竹发射时的声音传来,然后就听到陈雨德的大声喊道:“趴下,炮击!”再接着就是一阵哗啦的声音,马家祠堂的院墙被砸出一个大洞。

陈雨德这时候知道了,这肯定是被抬回去的土炮的射击,他知道昨晚可是有三个大炮管、四个小炮管的,现在只有一声,接着就会其他的炮管射击了;他知道现在不用刺刀冲锋也不行了,他就大声的喊着:“都TM的听清楚了,全体上刺刀!土炮重新装药要很多时间的,等他们放完了我们就冲锋!”

“可是对方有大炮,队长,我们这不是找死吗?他们的炮弹也不是你说的开花弹,而且开他们的炮弹离我们好远的,躲在这里肯定没事的!”也不知道是谁反驳了一句。

“别想着便宜,铁球也能砸死人的,别废话,上刺刀。刚才是土匪试射,等会你们就知道厉害了。”说完陈雨德就把自己腰间的刺刀拔下来,装到枪上;其他人看到陈雨德已经装上了,知道刺刀冲锋时跑不掉了,都开始装刺刀,一阵钢铁相撞的声音过后,60柄刺刀在寒风中树立起来。

陈雨德说的没错,等这边刺刀刚刚装好,就听见“嗵、嗵、嗵……”七声,然后就是一阵“轰、轰…..”声,他们躲的石头被砸的裂开了,这下所有的小声抱怨都没有了,照这么下去,再来几轮他们肯定有人报销!陈雨德在铁蛋落地的声音都结束后,站起来喊道:“0冲啊!”说完就端着步枪朝土匪的方向冲过去,孙雨恒和詹二虎也跟在他后面冲出去了,其他人再见到陈雨德带头后,心里想:“人家当官的都冲了,我们这些小兵也跟着冲呗!”一时间这六十个人的喊声感人的感觉居然那么雄壮!

也不知道土匪是怎么回事,见到陈雨德他们冲锋居然也舞着大刀、长矛朝他们冲过来!陈雨德见这么好的靶子,就喊道:“前排注意,先打一枪,开枪!”说完自己就瞄准一个舞着大刀的大个子开了一枪,那个大个子显然没想法陈雨德这么阴险,居然在肉搏战力开枪,他看着自己胸前喷着血的枪口,一脸不甘的倒下去了,而陈雨德也没想到自己一枪居然打中大个子的心脏。

而其他人开始也是习惯的听着陈雨德的口令开枪,等发现对面倒下十几个人后,才知道自己出阴招了,一时间都忘记看地上的尸体,他们只是下意识的蹲下拉枪栓。后面的人看到前面的人开枪蹲下后,也下意识的开枪。等所有人都开一枪后,对面有倒下十几个人。

这时候陈雨德连忙喊道:“结阵,TMD结阵拼刺刀!”陈雨德看到有人一个人就冲过去后,就大声的喊道,同时他也不停的拉枪栓开枪,不过他也只是开了两枪不得不跟孙雨恒、詹二虎结阵。等双方人马碰撞到一起时,刺刀捅入人体的扑扑声、大刀砍中人体嗤嗤声、刀枪相撞怦怦声、长矛挥舞的呜呜声、中刀后的惨叫声组合成一首死亡的之歌。

陈雨德面对的是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土匪,可是在他眼里看到的不是小孩的应有的眼神,他的眼里只有阴狠和嗜血。陈雨德的心理是经过训练的,在战场上他的眼里只有敌人和自己人,想到以前的教官的话:只有死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陈雨德荡开小土匪的大刀后,他毫不犹豫的吧刺刀送进小孩的胸膛。看到孙雨恒和詹二虎眼里怜悯的目光,他冷声说道:“在战场上,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人;如果你不想死,就只有杀死对手,不管他是小孩好时大人!”说完他又迎上一个刚刚把刀从一个保安队肚子里拔出来的土匪。

孙雨恒和詹二虎这时候也正好看到被捅到肚子的保安队员倒在地上痛苦喊叫的样子,两人又跟在陈雨德后面,不得不说小日本发明的拼刺刀的队形的确很好用,别看土匪人多势众可是都是个自己为战,对与已经组成队形的保安队,这些喜欢单挑的土匪往往是被捅死了也不明白,我明明是跟别人打的,你过来插一脚算什么?

陈雨德这边已经陷入肉搏战,张一森和其他两边都没事可做,原来能看见的土匪也读没了影子;等他们注意到陈雨德这边的惨叫声时,都疙瘩一下,不会是前面已经被攻进来的吧!于是都派人到前面看看,等派的人看到陈雨德他们已经跟土匪肉搏时,都飞快的回去告诉各自的长官。

而张一森和其他两边的负责人听到回报后,都做出了同一个决定:留少数人监视对方,其他人支援陈雨德!陈雨德这时候已经后悔冲锋了,虽然他们已经杀了很多的土匪,但是自己也有十多人被杀了,再加上越来越多的土匪让他们渐渐感到无力;陈雨德知道这时候如果撑不住,所有人只有死路一条,如果自己放弃抵抗四的更快,他只有鼓起力气与土匪厮杀,他这时候还喊道:“弟兄们,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啊!我们已经杀了这么多土匪了,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原来陈雨德居然听到土匪中有人说道:“保安队的弟兄们,投降吧,你们无路可逃了!”

陈雨德的话把那些想投降的也喊醒了,他们想想自己杀死的土匪,有想想自己的官兵身份,知道土匪不可能放过他们的,也都抱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想法与土匪继续厮杀。尽管陈雨德的话起了一点作用,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倒下还是在快速的消耗着保安队否认勇气!

就在他们要崩溃的时候,听到了后面传来的喊杀声,让他们知道自己的人终于过来了,本来萎靡的精神也陡然高涨,居然把土匪打的退后!张一森没有像陈雨德那样让所有人都进攻,他让几个枪法好的在旁边放冷枪,自己则带着剩下的人加入到战场上。

土匪看到就快被消灭的官兵居然来了援兵,而且自己身边的人经常莫名其妙的倒下,都开始畏缩不前了,也不知道是谁喊道:“大当家的跑了啊,大家伙逃命啊!”这句话把本来就是散沙的土匪推向了深渊,先是一个两个的跑,最后所有的结果就是土匪完全溃散!陈雨德这些从一开始就参加肉搏的人在土匪溃散后,都筋疲力尽的坐到地上了,有的居然就坐在尸体上!

后来的保安队员在张一森的带领下追着土匪,在里战场的不远处就看到七门土炮架在那里,操作的人则没影了;看着漫山遍野的土匪,张一森居然学着先辈喊道:“缴枪不杀!”等他发现土匪没枪后,喊道:“投降不杀!”,那些跑不动的土匪把手里的刀扔了后,就抱着头蹲下喊道:“我投降、我投降,别杀我!”到底是没有进过训练,土匪们跑着跑着居然看到那些官兵渐渐追上来了,再加上看到那些蹲下的人真的没事,不少的土匪也学着投降了!

等视线里再也没有土匪后,张一森带着缴获的大刀、土枪,压着投降的土匪回到战场时,就看到那些原本好好的人都在呕吐,等追土匪的这些人看到满地的血、残肢、残破的尸体和痛苦嚎叫的伤员时,除了孙刘两村的人其他人都吐了,倒是那些跟着陈雨德冲锋参加肉搏否认人没有吐,也许他们的精神已经麻木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