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烽火燎原 正文 48、草原围猎(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3.html

马三娃是撤了,可赤峰城里乱了套了,第二师团司令部多门师团长以下加上警卫队只活下来一个中佐带着20多名士兵,中佐带着士兵寻遍了大院,通信室内遍地尸体和电台零件 ,作战室内的沙盘被毁坏、地图不见了,7、8个参谋倒在地上流出的血已经变成了黑色,翻来翻去还是没有看见师团长多门二郎,中佐参谋带人来到紧挨着作战时的司令官寝室,除了门外走廊里顺着一个方向倒下的士兵尸体,屋里几乎看不到一点作战痕迹,顺着血迹追到大院后面的大房子外,青砖大屋已经面目苍夷到处是弹孔,手雷、枪榴弹爆炸的烟雾将山墙熏成了黑墙,几处木质的窗户还在燃着火,屋子里散发出阵阵骚臭、烤肉的香味混在一起令人作呕,中佐军官已经顾不得恶心了,带着人急冲进屋里,横七竖八满地被烧焦的尸体,有的还“吱吱、、、”地往外冒着油,中佐一眼便看到了三四个士兵保护着的多门二郎,箭一般冲到跟前,扒开尸体多门司令官的前胸四个弹洞流出来的血已经凝固了。

武藤信义的司令部内也已经开始了骚动,通信室已经紧急呼叫第二师团司令部一个半小时了,仍然联系不上,武藤在指挥部内踱着急促的步子,“八嘎!接着呼叫,运输机派出了没有。”大叫着、咆哮着。

“司令官阁下,30分钟前运输机已经从朝阳起飞,携带了电台飞赴赤峰。”参谋长果断地回答。

“有没有第二师团其他部队最新情报。”武藤问参谋长。

“第三旅团、第十五旅团都已经发来三封询问电报了,他们也在联系师团司令部。”参谋长接着回答。

“难道、、、不可能、、八嘎、、”武藤似乎在自言自语。

“司令官阁下是不是担心再次出现奉天帝国特务机关的情况?”参谋长试探着小声问道。

“不许声张,你的马上命令所有的参谋不许张扬第二师团的所有情报信息,另外以关东军司令部的名义暂时接管指挥第三、第十五旅团,让他们上报作战情况,命令其他方向的部队加紧对支那军队的进攻,向支那政府施加压力,命令关东军飞行大队增加对多伦、和丰宁方向的支援。”武藤信义不甘心就这样承认失败。

“嗨!请司令官阁下放心。”参谋长说完朝屋外走去。

一路疾奔的马三娃带着两个中队,趁着夜色已经驶出了距离赤峰城50多公里,急速行驶和颠簸让16名重伤员血流不止,队员们一个个面色凝重全然没有作战胜利的喜悦,相反连上显现的更多的是失去战友兄弟的悲痛,不错此时车内躺着12名队员的尸体,21名重伤员被战士们不顾生死带了回来,连续的颠簸已经使十几人伤情急剧恶化,止血粉成包的往伤员的伤口上附,血还是从手指缝向外急流,伴随行动的军医、卫生员急忙命令停车。

“副队长,必须降低行军速度,要不然牺牲还会增加,多名重伤员血流不止,已经奄奄一息了。”军医大声向马三娃汇报。

“你是医生,不能采取措施,啊!”马三娃瞪着牛眼问军医。

“副队长,你很清楚,随队军医只能进行简单的手术处置,好几个重伤员已经伤到了脏器,大量内出血是需要在师部野战医院紧急手术的,咱们这里根本没有条件。”军医无奈地回答。

“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不怪你,李天一带上30人掩护伤员沿3号路撤退,做好伪装注意防空,常福虎电台联系大队我们找大队会合,分开走,已经跑出来了日军追不上了。”马三娃对着身边众人命令道。

李二宝带着300多人还在距离赤峰100公里的草原上等着日军运输队到来,与马三娃的联系也已经中断四五个小时了,跳频加密电台不断地呼叫着,就是不见回音,前出侦察的人员报告,日军运输队距离伏击点还有不到二十公里。

“报告,联系上了,马副队长他们正在与我们会合的路上,现在位置距离我们还有不到四十公里。另外马副队长电文中说,大鱼捞到了。”通信兵背着电台在李二宝面前报告。

“立即命令通信分队向军部汇报:斩首成功。”李二宝兴奋地对身边通信员说道。

“命令马副队长,不用着急会合,沿着鬼子行军路线,兜住鬼子屁股,和大队一起前后夹击这帮兔崽子畜生。”李二宝用力采下一把青草接着下了一道命令。

“报告!”参谋的报告声打断了杨国栋几人的讨论。

“进来!”方黎明招呼门外参谋。

“特战大队急电!”参谋将电报文稿交给了方黎明。

“不用再讨论分析了,军长判断是对的。”方黎明看了一眼电报说道。

“你说什么?”杨国栋和戴子翔几乎是同时看着方黎明问道。

“特战大队报告:斩首成功了,不过大鱼已经死了。”方黎明再次重复了一遍。

“好样的,给特战大队记大功,这就对了,第三、第十五旅团停止攻击,电台活动频繁,没有了脑袋他怎么进攻啊!?”杨国栋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

“你们看,小鬼子下一步肯定会加大空袭力度,攻击谈不上了,掩护两个旅团撤退才是武藤信义的首选,多门老小子死了,第六师团成了空架子,再把第二师团打光,他武藤老小子切腹十次,狗屁天皇都不能解恨,想撤没那么容易,小鬼子后勤运输有我们特战大队盯着,再说脑袋没有了,就算是武藤接管指挥两个旅团,可是短期内小鬼子除非靠空投维持部队供给,此时不反攻。岂不错失良机。”方黎明用手里的红蓝铅笔在地图上比划着,斩钉截铁的说道。

“马上通知同盟军冯将军,就说我部奇兵突袭赤峰鬼子司令部,第二师团师团长以下指挥官被杀,未防鬼子撤退,请求连夜对敌人反攻缠住日军,我部将在围歼第十五旅团以后,支援同盟军作战,反攻时间同盟军自定,及时告知我部,我部两小时以后,也就是凌晨三点准时对第十五旅团展开攻击。”杨国栋对着参谋长方黎明说道。

“还有命令第一二步兵师、骑兵装甲师不用再隐藏实力了,全线反击,命令第二师不惜一切代价收紧袋口,截断日军第十五旅团的撤退路线。军部统一呼号“泰山”,第一师呼号“长江”,第二师呼号“黄河”,骑兵装甲师呼号“草原狼”。”杨国栋紧接着又发布了第二道命令。

“旅团长阁下,关东军司令部急电,命令我部停止攻击前进,就地构筑工事等待天明以后航空兵配合我军撤退,已经查明多门师团长阁下和师团司令部遭到不明武装袭击,指挥部已经被摧毁。”参谋长拿着电文大声报告。

“八格牙路!命令第16联队在旅团部西面,第30联队在旅团部东面构筑防御工事,骑兵第二联队作为预备队,第二炮兵联队在旅团部后5公里构筑炮阵地全力支援两个步兵联队,战车大队向旅团部靠拢。所有的皇协军全部配置在一线工事,指挥部与联队、大队指挥部合并。”田野六郎发布命令时惯有的猪肝脸色被夜色掩护着。

“报告师长,日军已经在距离我部15公里的二里沟构筑防御工事。”一名参谋大声向刘五报告敌情。

“参谋长已经打开了地图,二里沟地形多数为丘陵和草原相结合,没有太大的高地支撑点,小鬼子怎么会选在此处展开防御?”参谋长疑问着。

“不管他,狗日的小鬼子自寻死路,立即将情况上报“泰山”,丘陵草原正好对张师长的坦克装甲车影响不太大,张路那老小子早就背地里骂了几次了,这回他可拣着便宜了。命令炮兵团向前前进10公里集中构筑炮阵地,高炮营布置在炮兵团周围防空,各团攻击前进,在小王庄占领攻击出发阵地集中一点攻击日军防御阵地。”刘五自从歼灭了骑兵第四旅团就一直带着部队休整,早就急坏了。

“师长,这是“长江”发来的电报。”一名参谋将电报递给了张路。

“刘师长,就是心急,告诉刘师长,我的122榴弹炮团归建了,他的炮兵团照顾好鬼子步兵就行,鬼子炮兵、战车大队、骑兵联队交给我们师了。”张路挥了挥手里的电文对着身边的参谋说道。

“呼叫参谋长!”张路对电台兵说道。

“灰狼、灰狼!狼头呼叫!收到回答!、、、”电台兵转过头将耳机和话筒递给了张路。

“你就在炮团吧,注意日军的炮兵阵地,必须第一时间将其摧毁。”张路对着话筒说完将话筒递给了电台兵。

“灰狼收到,第一时间摧毁日军炮阵地。”耳机里传来参谋长的回答声。

“命令“长江”、“黄河”、“草原狼”汇报所部现在位置。’方黎明对着参谋说道。

“报告!“长江”已经占领小王庄做好了攻击准备,“黄河”目前正在机动中距离日军防御阵地还有30公里,“草原狼”已经占领七棵树。’参谋一边报告,作战参谋就将最新态势完成了图上和沙盘作业。

杨国栋、方黎明和戴子翔看着沙盘和地图,“还有40分钟,凌晨三点战斗必须打响,天亮以前完成对日军的包围态势,压缩敌人阵地步兵师与日军形成犬牙交错的对峙状态,这样日军飞机就不敢肆无惮忌,另外告诉各师,白天只围不打,做好防空即可,夜里才是我们的时间。”戴子翔也老道的说道。

“军长,多伦来电,正在做反击准备,目前日军已经撤出多伦炮兵射程之外,各部正在集结做攻击准备,同盟军将竭尽全力缠住日军,等待与人民军合力歼敌。”通信参谋念完电文将电文交给了方黎明签字。

方黎明将钢笔盖子打开正要签字,“报告!特战大队电报,日军13辆汽车、20辆大车组成的运输部队被我不阻击在距离赤峰城100公里处草原,现正激战中。”参谋顺势将念完的电文一并交给了方黎明。

“太好了!小日本鬼子,老子看看你那什么跟老子打仗,告诉李二宝马三娃,把草原给来看死了,不让小鬼子一粒米一发弹经过草原。”方黎明签完字接着对送电报的参谋说道。

“好了,这下好了,马上要开始了,我们都淡定一点啊!好消息马上就会雪片一般飞回来喽!”方黎明拍着巴掌,扭着屁股全然不像在指挥等着大战,倒像一个农村里跳大神的巫师神汉,闹着怪样,出着怪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