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承认08年中国拯救了自己 如今由高兴变不高兴

pfyu 收藏 17 9627
导读:在中巴双方做生意的前些年,“互补性”(Complementary)曾是双边津津乐道且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用来形容两国的贸易关系有多么“匹配”。 但现在,这个词至少在巴西已失去了光芒,至少不再那样光鲜了。2008年遇到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人在巴西大把花钱,购买铁矿石、大豆等等,中国大买家的突然出现,使巴西人犹如捞到一根救命稻草,资源性产品的价格以4-5倍的态势不断上涨,大把的“中国¥”让巴西人数钱数到手发颤。巴西人认账,是中国在金融危机中拯救了巴西。 但三年后的今天,曾被双方认为天赐良机的交易,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中巴双方做生意的前些年,“互补性”(Complementary)曾是双边津津乐道且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用来形容两国的贸易关系有多么“匹配”。

但现在,这个词至少在巴西已失去了光芒,至少不再那样光鲜了。2008年遇到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人在巴西大把花钱,购买铁矿石、大豆等等,中国大买家的突然出现,使巴西人犹如捞到一根救命稻草,资源性产品的价格以4-5倍的态势不断上涨,大把的“中国¥”让巴西人数钱数到手发颤。巴西人认账,是中国在金融危机中拯救了巴西。

但三年后的今天,曾被双方认为天赐良机的交易,首先在巴西发生了变化:先是巴西人从以往的买卖中获得的满足感消失了,之后是出现的躁动与不安,再之后表现出了不那样友善的态度。原来彼此间曾共识的“互补性”,现在在巴西人看来,手中拿到的“中国¥”不足以抵消由此而来的长远损失。当巴西人提出要为“我们双边的经贸关系整容”时,我们还一无所知。

巴西人不喜欢钱?巴西人嬗变?巴西人对中国有敌意?都不是。从一般层面上看,“巴西沦落为资源性产品出口大国”让巴西人颜面失尽,当80%-90%以上的出口份额为铁矿石或大豆的资源性产品时,巴西人第一次看到了自己在国际分工链上的劣势。从深层考虑,巴西人不愿依附中国生存,因为巴西一直有大国的梦想,而且实现梦想的距离已越来越近了。

“中国使巴西安然度过金融危机”

英国广播公司(BBC)曾经拍过一个纪录片,题目是《The Chinese are coming》(中国人来了)。

巴西是中国人“来了”并大把扔钱的地方。2010年中国购买了巴西全国铁矿石总产量的60%。巴西北部帕拉州的卡拉加斯铁矿日产30万吨矿石,每吨售价120美元。卡拉加斯铁矿经理坦白,其利润率达到50%。估算下来,该矿的年纯利在65亿美元左右。

自2007年以来,全球期货市场的小麦、大豆和牛奶价格分别上涨了82%、65%和46%;铁矿石价格涨了三倍以上。以巴西淡水河谷为例:1997年每吨铁矿石价格为30.06美元,如今已涨到每吨150-160美元。据淡水河谷半年报称,中国进口铁矿石占其销售量的41.9%。

巴西驻中国大使胡格内(Glodaldo Hugueney)对我说:是中国“帮助巴西战胜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以铁矿石为例,我们曾向欧洲和日本出口了很多铁矿石,当金融危机来临时,欧洲和日本的经济增长放缓,其钢铁产量下降,因此减少了进口巴西的铁矿石,当时(2008-2009年)巴西对美国、欧洲和日本出口迅速下降。而中国保持了稳健的增长,持续进口大量铁矿石,崛起成为巴西重要的市场,这被理解为对巴西出口的帮助,使巴西保持贸易顺差”。(见图1)

正如大使所言,当巴西与发达国家贸易量下降时,是中国的增长补充了这种下降,不仅使巴西保住了贸易顺差,也对巴西的经济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是中国使巴西安然度过金融危机”。

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次年,巴西经济出现负增长(-0.6%),较之2006-2008年4.0%、6.1%、5.2%的GDP增长率有天壤之别。但一年后的2010年,其经济增长率达到7.5%。从全球范围来看,巴西的经济增长率仅低于中国和印度,居第三位,远高于美国、日本和欧元区国家的增长水平。

据巴西工商贸易发展部的外贸统计,在2009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巴西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达到361亿美元。中国从巴西的进口额为201.91亿美元,巴方顺差42.8亿美元,中国对巴西外贸出口总额为159.11亿美元;美国对巴西外贸出口为201.83亿美元,从巴西的进口为157.4亿美元,巴方逆差44.43亿美元。而1998-1999年的巴西金融危机,给巴西人留下惨痛的历史记忆。两厢对比,正如巴西人所承认那样,源于“中国的购买”使巴西平安度过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

为双边贸易“整容”:巴西为何从高兴变为不高兴

巴西为何从高兴变为不高兴?

《圣保罗页报》是巴西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从2010年底到2011年年初,该报有很多文章开始抱怨巴中贸易问题。有外界评论,如果说“顾客永远正确”的话,巴西针对中国的举动看上去就很愚蠢。也有人说,只有像巴西这样能满足中国未来几十年对资源渴求的国家,才有勇气发出不满的声音。人们会认为:怎么好了伤疤忘了疼?或者是恩将仇报?

但当你看过下面的图,也许就能理解巴西人为何抱怨了。该图显示了巴西对中国的出口结构,2000年资源性产品的出口占其出口份额的68%,制造业产品和半制成品分别为19%和13%;而到2009年,原材料比重上升为77%,提高了九个百分点,而制成品则下降到7%;2010年,原材料出口进一步上升到83%,比2009年又上升了5个百分点,达到83%,而制成品和半制成品的出口下降到5%和12%。资源性产品出口的扩大趋势步步提高,而制成品与半制成品的出口进一步萎缩。(见图1)

巴西从中国进口的情况更不乐观,巴西进口中国制造业产品,2010年达到惊人的97.5%!半制成品和原材料的进口只有可以忽略不计的0.4%与2.1%,2000年的数据也不太好看,制成品进口90.5%,毕竟半制成品和原材料还占了9.5%。

千万别忘了,2010年,巴西已是排名世界第十的大国,其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按照世界银行的分类已接近高收入组。如果仅以巴西进口与出口的贸易结构判断,会误认为巴西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国家呢。(图2)

如此看来,巴西人的抱怨有其道理。巴西外交部东亚司长佛朗西斯·毛罗部长说:“中国现在已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伙伴,巴西向中国的出口是我们目前面临的一大问题,无论是工业产品,还是大宗商品都有所增长,但大宗商品增长的比例越来越大,这个现象引起我们的忧虑。”

里约联邦大学巴中研究中心主席马里奥·瑞普(Mario Ripper)说:“当一个国家有很多人口的时候,如果它持续依赖采矿或农业来维持增长,其不平等程度会增加。不管是采矿还是农业,正在成为巴西主导产业,巴西的经济体系完全被破坏了。我们应该不是仅仅依附在中国身边生存。”

一方面巴西不甘心沦为“资源产品输出大国”,另一方面巴西还有更大的担心。雷纳托·弗洛雷斯教授对我说:“中国从巴西进口大量的铁矿石、大豆、禽类等产品,中国已成为了巴西最大的出口国之一,这大大地加剧了我们对中国市场的依赖性。我们不仅担心对中国进口的依赖会破坏本国的工业,也担心对中国的出口依赖会破坏我们国家经济的稳定性,比如一旦中国认为从澳大利亚或非洲进口原材料会更便宜,而减少对巴西的订单,我们的经济就会遭到很大的破坏,因为过去巴西的出口成就和中国对巴西的进口是密不可分的。”

巴西大概有500万左右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精英,他们大多有美国或者欧洲的教育背景,经历过巴西工业现代化发展历程中的“两个失去的十年”,目睹了经济增长的大起大落以及全面私有化的过程,历史的教训历历在目,这让他们感到再次的不安,他们不想再次丧失凭借中国崛起的历史机遇,以实现巴西大国的梦想。

但弗洛雷斯教授让我不要担心,他说:“首先,这并不是中国的问题,而是巴西自己的问题;另外,中国是巴西重要战略伙伴,我们在处理同中国的贸易关系时会更多考虑同中国的政治关系,因此巴西在处理与中国的贸易关系时会非常谨慎。”他认为,这并非出于他个人的乐观主义,而是基于中巴政治关系的判断,并认为中巴之间“发生激烈贸易冲突的可能性并不大”。

巴西要如何为双边贸易关系“整容”?

巴西外交部东亚司毛罗部长明确表示,我们要把外贸数量变成外贸质量,这是巴中双边关系的要素,“我们要不断加深合作,虽然我们双边关系已经有了肌肉,但现在要为我们的贸易关系整容”。

那么,巴西的诉求是什么呢?巴西驻中国大使胡格内认为:“巴西不仅仅是农产品[15.51 -0.64% 股吧 研报]、矿产品和原油的生产国,还有很大的工业部门。目前巴西向中国出口的唯一工业制成品是飞机,虽然双边贸易的互补性很好,我们愿意继续向中国出口矿产品、牛肉和大豆等初级产品,但我们希望发展其他的领域”。

很多巴西人重复这样的观点,他们希望尝试使巴西对中国的出口实现多样化。德玛丽斯·蒙迪博士(Damares C Monte)是巴西农科院国际部负责人,她说,“我认为,现阶段的出口主要是原材料,如果有一天巴西能够向中国出口制成品显然更好。”

让中国购买巴西的工业制成品?不是小看巴西,当下的“世界工厂”能够从巴西进口的东西真是不多。那么,有没有可行的选择呢?在巴西采访时,我多次听到人们谈论向中国出口飞机巴中博弈的故事,更多的是抱怨。

无从考证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巴西竟然有机场4072个,其机场数量世界排位第二,是中国机场数量的10倍(中国加上军用机场有400个左右)。机场数目如此之多,除了其国土面积850万平方公里外,一定与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支线飞机制造国相关。

我们很难理解飞机对于巴西的重要性。目前巴西是世界最大的支线飞机出口国,所有的飞机产品都是在巴西研发的,包括设计和制造。因此,巴西人对此感到十分骄傲。截至2010年6月30日,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商用航空市场各产品累计交付1537架(自1996年以来),世界各国包括欧美的主要航空公司都在使用巴西的飞机。

中国是支线飞机的巨大市场,在这一领域的需要有很大的增长。巴西是中国支线飞机市场的传统供应商,不但向中国出口,还和中国合资建厂。

据胡格内大使说,几年前巴西航空工业公司(Embraer)与中航集团合资建厂,以前生产较小的EMB145机型(50座),随后巴西希望进行扩张,在中国生产最大的机型EMB190(98-114座)。在中国进口飞机需要国家发改委许可,航空公司不能自由进口,就这一问题,巴西和中国政府之间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讨论,但现在还没有达成协议。“我们还和中方协商共同生产我们的公务机,因为我们在这一产品上也很有竞争优势,我们希望与中国在飞机制造领域建立起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无论是在中国生产还是从巴西进口都无所谓,我们希望能够延续我们在中国市场的参与。”大使讲这段话的时候非常诚恳,也有些无奈。

巴西对中国的出口结构,飞机是巴西唯一有竞争力的工业制成品。令胡格内大使不能释怀的是,当罗塞夫总统访问中国时,中国政府同意从巴西购买额外35架飞机,但恰逢中国正在发展自己的“大飞机”项目,且与巴西的产品具有类似的运力,此后,购买35家飞机的事便没有了音讯。

胡格内大使说:“中国市场还有很多空间,有给波音的空间,也有给空客的空间,为什么不能给巴西?”

巴西希望出口到中国更多的工业制成品,而巴西只有飞机。这也仅仅是个信号,以此证明巴西不仅向中国输出矿石和大豆。

胡格内大使直言不讳提出,中国可以在增加从巴西进口工业制成品方面提供帮助,消除贸易壁垒,取消对从巴西进口肉类产品、工业制成品的限制。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