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35章 军校学员

亦浩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王副营长到医院来看柳明全,给他带来一等功的勋章。 柳明全接了勋章看了一眼,就放在一边。 副营长问他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柳明全明白,这是准备要让他复员回家了。 柳明全说,“我就一个要求,继续留在部队。我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副营长很喜欢这个他亲自招来的青岛兵,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王副营长到医院来看柳明全,给他带来一等功的勋章。

柳明全接了勋章看了一眼,就放在一边。

副营长问他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柳明全明白,这是准备要让他复员回家了。

柳明全说,“我就一个要求,继续留在部队。我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副营长很喜欢这个他亲自招来的青岛兵,人很有脑子,打仗也很勇敢也很有智慧,从他当了班长以后,除了他受伤,他们班再没有伤亡,只可惜他战斗伤残了,不能留在部队了,要不然,定是个好军人。

副营长知道,把他留在部队几乎没有可能,战斗部队没有伤兵还在列的先例,就想做做柳明全的工作。

柳明全说,“连长。”他还是习惯叫他连长。“你不用开导我,我都明白,我就是想留在部队,我这半条腿不能白丢了,王明磊崔明李文明都是你带出来的兵,他们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死了。你得帮我,请你给上级打报告帮我想想办法吧。”柳明全这话说是恳求,其实是有点耍赖的成份。


王副营长去青岛征兵的时候,看过柳明全的档案,知道柳明全的爸爸柳铁舟也是个军人,当时,出于对军人子女的考虑,他想过不让柳明全参军了,毕竟要打仗了,他们这支部队肯定是要上前线的,说不定那天柳政委也会开到前线,战争的事情很难说,父子两代都去前线打仗,这太残酷了。王副营长还知道,柳铁舟柳政委原来就是在这个部队的,他推算了一下,现在的王副军长应该是柳铁舟的老首长。

想到这里,王副营长没提复原的话,安慰了柳明全几句,又说了点连队里面的趣闻,逗着柳明全开心笑笑,留下一句,“好好养着”,就走了。

回到营部,王副营长手里拿着复原名单,看着窗外训练场上的战士,想了很久才坐下,摊开印着部队番号的信笺,在上面一笔一划的写道,“关于伤残战士一等功臣柳明全留队的申请报告”,报告的抬头是写给王副军长的。

后来,这个报告几经批转,转到了王副军长手里。


这些过程,柳明全并不知道。

王副营长来看过柳明全以后,几个月来,一些伤残的军人陆续出院回家了,却从来没有人过问柳明全的情况。

这期间,有个十八九岁的女孩来医院看过他,说是柳明全的同学,也就是后来成为柳明全妻子的李敏敏。

柳明全的伤腿好了,安装了义肢,就从外科病房转到康复科。李敏敏又来医院住了两个星期,每天就是帮柳明全打饭陪着练习走路。后来,李敏敏就回去了,说是回去复习参加高考。

柳明全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征服了义肢,把义肢变成了自己的身体的一部分。


终于有一天,王副营长又来了,他现在转正了,是王营长了。

这次,是营长亲自开着车来的,对柳明全就说了三个字,“跟我走。”带走了柳明全。

几十公里,两个人没有对话,柳明全试探着问了几次,王营长也不回答。

当王营长的车拐弯进入营区的时候,坐在副驾位子上的柳明全,首先看到了门口卫兵威严的敬礼,接着就看到了夹道欢迎的战士和一个“欢迎一级战斗英雄柳明全伤愈归队”的红色大横幅,柳明全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他哭了。

柳明全下车来,和每一位欢迎他的干部战士拥抱,流着眼泪相互捶打着,庆幸自己在战争中活下来。


很多年以后,陆军上校团长王建峰对海军少校参谋柳明全说,“你是我骗来的兵,是为国家立了功负伤的,不管我能不能做成,只要你提出来的,我都得试试,不然,我会一辈子都不安生的。”


柳明全留在王营长身边成了一名文书,和其他文书一样白天处理琐事早晨上操跑步。

三个月以后,柳明全接到了入学通知,海军工程学院通讯指挥专业,先后接到入学通知的还有孙明杰和明子强等几个战士,都是打仗立功的,不同的是,孙明杰和明子强他们是通过考试录取的。

从此,八大金刚天各一方。

柳明全还接到李敏敏的信,也被大学录取了,中文专业。


离开部队之前的头一天晚上,柳明全和孙明杰明子强请营长在营部里喝了一场酒,还送给营长一张照片,八大金刚的合影,那是他们刚从青岛武装部领了军装,去照相馆照的,都还是一脸的稚气。

照片的反面写着:

连长:我们永远都是你的兵。

落款是:柳明全、崔明、李文明、明子强、赵明礼、刘勇明、孙明杰、王明磊。这个顺序是按照八大金刚的排序排下来的。

看着这张照片和后面这八个人的名字,借着酒精的劲,四个军人哭得一塌糊涂,连在一边帮着端茶上菜的文书也跟着哭得稀里哗啦。

第二天一早,王营长站在窗前看着柳明全走了,他没有去送他,他受不了分别的难受,车子启动的时候,王营长向那个方向敬了礼,眼泪同时也流了下来。

柳明全离开了这支呆了一年的部队,带着王明磊的骨灰走了。


离开部队,到军校报到之前,柳明全先回了趟青岛。

回青岛,他有两件事情要办,一个是关于王明磊的,一个是自己的。


王明磊的妈妈早几个月已经收到了烈士牺牲的通知,也按照相关规定领取了烈士家属抚恤金,市里区里的民政部门都多次登门慰问,八一建军节的时候,还请了王妈妈去开联欢会。

开始的时候,王妈妈伤心欲绝,一个寡妇一个儿子,儿子又死了,她成了烈属,烈属又怎么样?她要她的儿子,王妈妈想,就算儿子残了废了,只要有一口气,她也要他回来,她陪着他伺候他。可是,这已经不可能了。

柳明全给王妈妈写信,在信里说,他保存了王明磊的骨灰,他会带着明磊一起回去的。王妈妈就有了一种期盼,期盼儿子回家。

终于见到儿子骨灰的时候,王妈妈反而很冷静,面对柳明全的自责,王妈妈说,“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明磊这不是回来了吗?”就这一句话翻来覆去说了好多遍。柳明全认了王妈妈为干妈,说一辈子替明磊尽孝。


回家以后,柳明全一直没有告诉柳妈妈自己受伤致残的事。当兵一年全身全须的回来了,还要去军校上大学,柳妈妈高兴。

直到还有两天就要离开家了,柳明全才撸起自己的裤腿,把个义肢暴露给妈妈看。

妈妈摸着柳明全连在腿上没有感觉的义肢,几滴眼泪滴落下来,只说了一句和柳老爷子一样的话,“儿子,这没什么,因为你是军人。”


柳明全走了,和他一起走的还有他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女友李敏敏,离开这个从小长大的海滨城市,坐着火车沿着胶济铁路向西。

这条胶济铁路线是德国人修建的。德国人就是沿着这条铁路向中国的内陆渗透,后来日本人也是沿着这条铁路,向中国内陆侵略。

李敏敏到了省城济南就停下了,她的大学在省城。柳明全继续往南,到一个新的城市去学习。柳明全和李敏敏相约,寒假的时候,她在济南等着他,他们一起回家过年。


柳明全上军校的时候,学的是通讯指挥专业。学指挥当然得先学基础,基础就是通讯。现代通讯已经不是柳老爷子抗美援朝时的步话机时代,有了更加广泛和深奥的技术,电子技术、数字及模拟电路技术、电工技术、无线电技术、通讯技术、天线技术以及刚刚兴起的计算机技术,对于柳明全来说,这完全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柳明全很高兴,聪明而又好动,这些正适合柳明全这样的人,而且上过前线,已经对于通讯在战场上的作用,有了深刻的体会,这种体验是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

毫无疑问,柳明全就像一个又渴又饿的孩子,拼了命的吸吮着乳汁一样,吸收知识,无疑,他一定是他们队里最好的学员。

大家对柳明全的评价是,这人什么都好,为人和蔼热情,训练刻苦,聪明肯学,成绩又好,就是有一点奇怪,这一点包括他们同宿舍的学员都十分不理解,柳明全从来不穿短裤,即使睡觉,他一定也要穿一条长长的睡裤,而且穿着袜子,这多少有些违反学员条例。

他这么做是经过学员队领导默认的,柳明全是不愿意让他的学员战友知道他半条腿的秘密,大家都是来自各个部队,还有些是直接从中学高考入军校的,谁也不了解谁的情况。所以,他总是穿着长裤袜子,也从来不和大家一起洗澡,不为别的,他就是不愿意同学把他当成伤残人对待。

也是男人们粗心,一直很长时间竟没人发现问题。

直到有一天,张明强的恶作剧,让柳明全彻底发了怒,才解开了这个秘密。


张明强是柳明全同宿舍的学员,睡在柳明全的上铺。张明强是比柳明全早三年的兵,已经是第四年的兵了,按照现在的军衔制,应该是一级士官,当过几天的代理排长,那会没有军衔,都穿两个兜的士兵服装,他也是这一批学员中年龄最大的。当过兵的都知道,在部队,老兵和新兵的差距是巨大的,新兵要敬着老兵的,何况是差三年的老兵。

这也算是资本吧,张明强有时候也挺蛮横,其他学员多少有点怕他。

柳明全入学的时候,还没有满一年的军龄,标准的新兵蛋子。

柳明全的确很尊重张明强,时时事事让着张明强。就因为他是个老兵。


一天午休,大家都在睡觉,张明强端了一盆水“不小心”打翻了,把正在睡觉的柳明全淋了个透。柳明全醒了,瞪眼看看张明强,明白怎么回事,什么也没说,也没管湿了的床铺和衣裤,反正也是热天一会就干了,继续睡觉。张明强假装好意,要柳明全换下湿裤子,还假装殷勤的强行给柳明全脱长裤。

柳明全终于火了,飞起一脚,把毫无防备张明强踢了个趔趄,起身,两个人就交上手了。

张明强在城市当了四年兵,柳明全当了十个月的战斗兵,而且柳明全从小就是打架的主,张明强根本不是柳明全的对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