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 血染长空 正文 二章 鏖战

daixu2453 收藏 0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9.html


日军本以为中国军队会不堪一击;在经过他们稍稍的打击和恐吓后,便会抱头鼠窜;可事实是中国军队仅仅凭借着血肉之躯就地挡住了他们的进攻!并且还主动出击!

八月十四日,凌晨;第一航空战队长高须四郎此时正在熟睡;忽然,卫兵慌忙的将他叫醒;高须四郎揉了揉朦胧的双眼赶紧跑到航空大队的指挥所。

高须四郎走进大队指挥所里;他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的通讯兵在忙碌着接发各种文件……

一张张报告和询问纸堆积如山;通讯士兵见高须四郎走了进来,立刻向这位日军将军报告了八月十四日一天遭受袭击的事:海军陆战队司令部于夜间支那空军遭受轰炸!汇山码头受到支那空军袭击、公大纱厂及海面舰艇都相继遭到了空军袭击!出云号舰遭受轰炸受重伤!……

高须四郎如坐针毡的听着士兵的报告,他的头上不禁渗出几滴冷汗!

“太不可思议了!支那军队尽然主动进攻!”他心里暗叫道。

高须四郎不得不对前些日子做出的关于中国军队是‘东亚病夫’的结论进行新的定义。

他呆呆地怔在哪里,几分钟没有动静……

不一会,刚刚就任上海派遣军总指挥松井石根大将亲自打来电话询问高须四郎;高须四郎含糊回答;表示因为军力不够,所以首尾不能兼顾。

本来是高须四郎的一句托辞,没想到却与松井石根的扩大对华侵略的战略构想不谋而合。

松井石根以此为托词,接着他就立即向东京大本部建议增派军队……

一时间,弹丸之国日本开始疯狂地向上海运送兵力!很快,日军就在上海附近集中了四个师团近十万人的兵力;为了扩大海空军优势,他们又疯狂地向此处增派飞机和军舰。三百多架新式战机运至上海;并且,日军为了彻底消灭中国空军,还向上海前线派遣了一支战斗力极强的航空队——本州大队!

本州大队是日军京都的卫戍部队;主要负责日本东京的防空作战。原是隶属与军部的;后来在松井石根的请求下,东京大本营狠下决心;就将这支部队调往上海前线。

本州大队大队长叫黑岩次郎;是个十足的武士道狂热者;曾留学意大利学习空军。他在意大利接触到了杜黑的军事理论;对杜黑的《制空权》相当着迷。

回国后,他主张建立一支强大的空军来侵略他国。但是不太受到重视;他对日军内仍将空军划归于陆军的做法十分不满。多次上书建议空军独立发展。但是没有受到重视。由于他的军事技术突出。山本五十六就将他调往组建本州大队;很显然,他在这里干的有模有样。

黑岩次郎率先头机队首先飞抵上海;高须四郎对于这个狂妄的青年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偏偏松井石根将他派往自己的部下。高须四郎也没有推脱。在黑岩的先头部队到达上海那天,高须四郎正在指挥前线布局,没有派军官去迎接本州大队;只叫了几个卫兵去引导他们着陆。

本来以为自己是‘救世主’而一股傲气的本州大队被这无理的行为激怒了!黑岩手下佐佐木等几个军官想去质问高须四郎,以借此来惩罚一下这个顽固不化的老头。

在日军中,这样的情况很正常;从‘巴登巴登三羽乌’开始,一大群疯狂的日军少壮派军官就开始把那些老资格的将领当作是国家发展的‘绊脚石’;所以有了后来震惊世界的‘二二六兵变’!

此时,在上海派遣军中;像高须四郎这样的年级的将领已经不多;所以矛头直指他也很正常。

几个人正要发作,被黑岩阻止了;黑岩认为等他们击败中国空军后,在讨回‘尊严!’

日军此时定该愤怒;开战之初,日陆军航空队已经多次惨败与中国空军的手下。淞沪开战半个月来,日军被击落战机近四十架;导致多个日军军官切腹自杀。

于是,日军空军在八月下半旬经常大规模主动出击,以希望全歼中国空军。

十五日中午,十五架驱逐机和八架轰炸机组成的空军编队从东南方向扬州飞来……

不错,这就是那支狂傲不逊的‘本州大队’!

这次领队的是本州大队少佐中队长佐佐木!佐佐木是个狂热的军国主义拥护和实践者;他毕业于日本海军大学。身材矮小的他在年少时很是自卑;所以他有一种变态的报复和自虐心理。他不大在乎自己的生命,对别人的生命更是如此。可以想象这样几近变态的疯狗一旦进入中国,会给中国的百姓带来多么大的伤害!

日军十几架陆航轰炸机发出轰鸣的螺旋桨声,伴随着浓浓的烈焰怒气冲冲的向扬州机场扑来!

空军发现日军战机后,立刻准备升空作战;高翔鹰接到警报后,放下疲惫的身躯,穿上厚厚的飞行服;带着一腔热血,爬到飞机座舱里;准备升空迎敌……

上官清本是轰炸科的,但是这天却又和刘云他们一起升空了……

中国空军一共起飞了十二架战机,机队指挥依然是高翔鹰;他在发现敌机后,迅速命令展开成三三队形。

佐佐木几乎也在同时发现了升空的中国空军;这个狂热的武士道暴徒,目光紧紧的盯着前面中国空军!

双方都在向相对的方向飞驰!十千米!八千米!五千米……

进入射程!

打!哒哒哒!!!高翔鹰主动击发,两挺12.7毫米的航空机枪发出怒吼的火舌咬着对面的‘大肚子’日军轰炸机;

那个‘大肚子’还未来得及规避,飞机就失去了控制,一股脑的栽了下去!不一会,在这片妖娆的大地上,燃起了一股浓烈的大火……

此时,僚机刘云和上官清也主动击发,刘云准确的击中了一架日军驱逐机;很快,在中国大地上,又燃起了一句浓烈的大火!

而上官清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或许是初次驾驶驱逐机的缘故吧;他的并未击中日机;反而,他的飞机还被几架日机咬住;上官清不停地做着躲闪动作;刘云和高翔鹰见此,赶紧冲过去;这才解除了上官清的威胁。

佐佐木开战未捷,就被击落两架,击伤一架;他非常恼火;他驾驶战机娴熟的穿插到中国空军队形中;一会降低、一会抬升!

不断地做起了诡异的动作;高翔鹰立马反应过来——他是想用小编对向上抬升攻击!

他赶紧命令机群变更队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佐佐木已经做好回旋动作,将目标紧紧的锁定在一架驱逐机上……

这架驱逐机驾驶员叫沈宪海,也是个有名的飞行员;和高翔鹰是老交情了,早些年就在高翔鹰手下干,一直是高翔鹰的左膀右臂。

此人在开战初就击落日军驱逐机一架,击伤两架。

当他看到日机想自己开火时;他本想俯冲攻击;可是,他坐下的飞机性能不如日军;所以回旋时,又紧紧的被日机咬住。

佐佐木抓住时机,连续开火!沈宪海的座机被日军击中;座机很快失去了控制,在空中剧烈摇摆!他尽力将飞机移向开阔地带;他拉紧操纵杆,飞机移向开阔地带,看到一线生机后,他赶紧跳伞!

佐佐木的编队已经又有几架飞机被击落;现在他的编队所剩的全副战斗力不倒五架;他深知如若在战斗下去,他有可能全军覆没。所以,佐佐木做了一个规避后,带着十来架伤机摇摇晃晃的向上海飞去……

中国空军大获全胜!击落敌机四架,击伤七架;不过本身也有一架飞机被击落;三架被击伤。就当时中国的工业水平来说,被击成重伤是无法进行修复的,国内既缺少应有的零件,又没有技术人员;所以仗打的很是艰辛!

高翔鹰他们凯旋而归,赵轩逸依然站机场迎接勇士归来!不过,高翔鹰此刻最关心的是沈宪海的生死!要知道一个优秀的飞行员要比一架飞机更加难得;他刚下飞机,就急忙的将这一情况告知赵轩逸;

赵轩逸听后紧锁眉毛说道:“我去联系一下那里兵站;让他们帮忙找一下!千万不能落在日本人手里!”

沈宪海在跳伞后,落到长江边的一个小村子旁边;他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利索的割断降落绳。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就赶紧向前走去……

这时的沈宪海很迷茫;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也不清楚这里是日占区还是自己的地盘?

“去找户老百姓家看看;不管是哪里?老百姓终归还是中国人!”沈宪海心里默念道,然后径直地向前走去,因为,他看到了远处有些炊烟,他估计那里是有人家的。。

沈宪海没走几步,便看见在不远处的稻田梗边,有十来个扛着工具的农民在那里漫步行走着。

“太好了!”沈宪海又兴奋地默念道。

他快步跑上前去.,想去和那几个农民打招呼……

“老乡!老乡!”沈宪海兴奋地喊道。

那群农民听到后,也停住了脚步;驻足打量起这个陌生人。

“老乡!我是国军。给我弄点吃的,我饿坏了!”沈宪海毫不客气地说道。

哪想到这几个农民在打量他一番后,神情即刻发生变化;他们怒视着这个异样的人。沈宪海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正要向前;忽然,一群人将他围住;几个健壮的汉子果断的挥舞着手里的锄头砸向他……

沈宪海莫名的挨了一顿棍打,他不清楚怎么回事;可是并不能这样让他们打下去;不然自己就要被他们打死了。他情急之中拔出腰里的手枪向天空开了一枪……

“砰!”人群被这枪声惊住了,他们停止了殴打;但时依然围着沈宪海!

“怎么回事?你们要干什么?”沈宪海愤怒地冲人群喊道。

“你这个日本鬼子!就要打死你!你有枪没用!马上宪兵就来了!”一个上半身赤膊中年的汉子冲着沈宪海吼叫道。

原来是这样,敢情这帮农民把他当做日本人了;也难怪,那时空军身上的飞行夹克是有些发黄的;老百姓一般没见过空军;他们印象里日本人就是一身黄色军装。

“狗屁!日本人会说中国话?”沈宪海哭笑不得的问道。

“那咋就不能说咧?”“打死他!”“对!打死他!”……人群中不断的骚动起来;已经有几个青年蠢蠢欲动。人群不断向前……

“砰!”沈宪海又对着人群的前面的地上开了一枪,子弹激起的泥土溅在最前面的几个农民身上。

“狗屁!你们有没有人认识国徽?快站出来!”沈宪海在情急之中只好找到这个办法来证明自己。

人群里大家都在左顾右看,好像都不认识;说实话;他们整天和黄土稻田打交道;哪里知道国徽是什么样子?再说知道那玩意有没有用!知道那东西也不能多收几斤稻谷!

沈宪海无比焦急,死他倒不怕,来参军前他就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了!不过要是被中国人当做日本鬼子给打死了,那也太憋屈了,那样死的就太不值得了……

这时,忽然一个小男孩从人群中窜了出来;他兴奋地说道:“我认识!老师上课时讲过!”

沈宪海看到了一丝希望,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小男孩指着自己头上的‘青天白日徽’对他讲:“这是中国国徽吧?快告诉大家!”

小男孩认真的看着那个灰迹斑斑的白色徽印,然后转过身来对大家说道:“真的!他是中国人;这徽我认得!”

沈宪海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对舒缓着语气对着人群问道:“你们这回总该信我了吧?”

人群中,有的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工具;气氛得到暂时间有限的缓和。但是还有几个人不太相信。沈宪海干脆提议将他送到附近的兵站;大伙没什么好的方法,就默许了……

兵站的人很快的确认了他的身份,因为他们已经接到了上级方面下达的通知;几位农民知道自己弄错了后,都羞答答的向沈宪海道歉!

沈宪海大笑道:“没事!没事!!以后碰到这样的人都要送到兵站,不然鬼子真混进来了!”说完大家都跟着笑了。

沈宪海笑着笑着肚子就不知不觉的咕咕了起来;他差点忘了,自己已经很久没吃饭了……

沈宪海便毫不客气地对兵站的人问道:“有吃的没?我饿坏了!”

兵站的人说已经和准备好晚饭了;那几个农民听到后,硬拉着沈宪海去他们那尝尝刚刚打上的几尾鲜鱼。他拗不过去,就跟着去了。

沈宪海此人极爱品尝各地美食,以前驻扎洛阳时,他就经常去吃洛阳水席和黄河鲤鱼。

部队驻扎扬州后,他们一直没有吃顿像样的饭;他知道这是战时,也就没要求多了。可是今天到了江边;他一直都想尝尝长江的刀鱼、鲥鱼和回鱼;这次来到渔民家里,又是盛情款待;他也不客气,反正今天回不去了,就去吧!沈宪海自我宽慰的说道。他便跟着几个农民走了……

到了农民家他才发现这里的农民是这样的贫穷;几处低矮的茅屋,和一条破船陈放在屋子后面。一家人全是朴素的打扮;村子的人见沈宪海来了,都热情的招待着。他们那晚拿出了全村最好的酒菜摆放在酒席上;几个老者陪着沈宪海喝酒吃菜……

酒桌旁边,有很多小孩蹲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桌上的饭菜;这些都被沈宪海看到了,他想真不应该来吃这顿饭;他把村民过节的东西全吃了……

沈宪海没有讲什么,把那几个小孩招呼到桌前,让他们吃桌上的饭菜。这时,中忽然从外面窜出来几个中年妇女,他们抱起自己的孩子就打。然后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似的对着沈宪海一个劲的道歉……

那顿饭,沈宪海吃得很难过;这么多年的兵荒马乱,这么多年的军阀征战;导致中国的农村穷困潦倒。他们连最起码的生活保障都不能做到。可是眼下这情况还是不能得到改变,甚至还要继续恶化下去。因为日本鬼子又要来了……

第五大队的战斗力已经在不断减低,飞机受伤的又不能得到修理;很多飞机已经千疮百孔;飞行员也有些阵亡;可是战斗却越来越紧迫!

在这种双重矛盾中,年轻的中国空军依旧在抗争着、抗争着……

也就是这样,日军在上海不断增派重兵;飞机、军舰、火炮、战车源源不断的向上海运送着!而中国军人并没有被它们吓倒;是日,京沪警备司令部的张治中发表公告,称要与日军抗战到底!

南京方面为此集结重兵向上海方向集结,蒋中正亲任最高指挥。并且还将87、88两个德械师调往上海,参于作战。

八月下旬,中国军队多次主动出击;其中陆军张治中部第9集团军准备围攻日军,中国军队也对上海市区得日军发动全面进攻。

在战争初期,中国军队进展就不太顺利。日军在那里拥有绝对的海空军优势,特别是日军的海军炮舰的火力,那是全球一流!每天都会对着中国军队的阵地,进行近乎摧毁性的密集射击,弹幕的威力可以说是打得天摇地动,阵地上的中国军人是血肉横飞。高翔鹰他们所见到的陆军部队最好的装备也只是仅有的轻炮兵,根本没有还手的力道。

在长江沿岸阵地,中国军队可以说是死伤无数,其中以守宝山的姚子菁营血战七昼夜,全营战死无一生还最为壮烈。其实在罗店争夺战中,中国军队牺牲的程度,几乎也是到了全部队牺牲有死无回的程度,罗店成为名符其实的血肉磨坊。陈诚的第十五集团军,才打不到半个月,就已经少了一半以上的兵员,到了九月十日,中国军队才放弃反登陆的滩头决战,退到河道密布的内陆,防守马路河到蕴藻滨,以及潘泾到杨泾的地区。而对于登陆的日军,只好出动仅有的几十架飞机进行轰炸……

九月,日军开始大规模的在上海沿海各处进行登陆;庞大的登陆舰张开他们那血盆大口不断地向中国腹地输送着一群群张开獠牙的‘疯狗’!

第五大队又接到了轰炸上海汇山码头的命令;连续半个月来;第五大队几乎每天都会出击作战;现在能够作战的飞机不到二十架;弹药和用油也得不到充分的补充。高翔鹰透着疲惫双眼,捏着南京的作战命令对着传令官果断地说道:“通知人员到位!准备起飞!出动九架;我依然是领队!”

传令官默默地记下他说的话,然后转身向飞行员休息的房屋跑去……

十几分钟后,扬州机场上九架战鹰翱翔展翅;向东飞去……

所有的飞行员像往常一样,驾驶着那千疮百孔的座机。去执行他们已经习惯的任务。他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看到战友的牺牲,他们已经不在情绪激动;他们只会、低着头默哀!然后说一句:“后死者某某敬上!”

九架战鹰排成三个战斗梯队,透过浓浓的云雾,迎着阳光的照耀,在飞行着……

“一号!一号!发现干扰目标!是否排除?是否排除?”刘云发现了几架的日军飞机;这种情况很常见,每次执行任务都会遇到比自己多的敌机;现在的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对于日机;他们一般会果断出击;空战有时就是如此:狭路相逢——勇者胜!

高翔鹰听到僚机刘云的报告后,向前观察了一下;不错!的确有几架日机;不过他们并不像是与高翔鹰他们展开空战的;他们一直在做俯冲动作;估计应该是轰炸地面上的中国军队的。

看来,陆军兄弟打得比我们艰苦!高翔鹰心里念叨着;不过今天你们被我赶上了;来而不往非礼;也不给你们两下子,是不是不太合乎道义了!

于是,高翔鹰果断打开对讲命令道:“三梯队!三梯队!驱逐前面目标;一驱逐队二轰炸队继续执行向目标地飞行!目标区会和!目标去会合!”

“收到!”“明白!”……队员们痛快的回答道。

三梯队共有三架驱逐机组成;长机是个叫赵青的江西小伙,身高不到一米七;平时话很少;大家都在谈论时,他往往喜欢站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静静地听着。可你要小看了他,认为他是满脑袋高粱花子的汉子,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赵青的飞机驾驶技术相当娴熟;不技能熟练的掌握着各项动作;还很有特别的先见。

开战来,他六次驾机迎敌;击落敌机一架,击伤三架;还轰炸过日军的重要据点。这样的战绩;在他那个年龄的飞行员中;恐怕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数的。

赵青让三架飞机成梯形向前扑去,那几家日本轰炸机还正在专心致志去轰炸着下面的中国军队呢?忽然,远处扑来了几架如饿虎般得飞机;他们顿时惊讶极了,赶紧拉升!准备升空作战。

赵青哪能放过这个机会?就在日机向上爬升时,他赶紧跟上咬住;紧跟着就是一排排密集的机关炮弹;几道火光对着那架飞机直扑过去,飞机被连续击中;一溜烟的功夫就一头栽了下去……

其他的飞机见状,赶紧准备掉头回旋;另外的两架僚机也开火跟上;可惜时机晚了些,那两架日机只是受了些轻伤,他们赶紧加大马力,拖着冒烟的尾巴,向东逃窜了……

地面上的陆军见状后,纷纷走出工事;他们挥舞着手中的枪械;表达着对空军兄弟的感谢!赵青他们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向目标去飞去……

九架战鹰转而向东;继续在这片被日军肆虐的天空中航行……

地面上的汇山码头一片忙碌;一群群狂热的军国主义士兵正在兴致勃勃的登上上海这片饱受创伤的土地;码头上不断的还有从舰船上卸下大量的武器弹药。远处海域里停泊着几艘巡洋舰等大型舰船……

这次登陆的士兵是日军的一个整编师团;这群狂热的‘疯狗’今天兴奋的踏上中国的土地,他们或许不曾想到:八年后的同样的时节、同样的地点他们回去时,每个人能带回的只有挂在胸前的一大盆骨灰。当然这是后话。

此时,赵青他们已经和主队会和;他们已经飞临汇山码头的上空。

在汇山码头,日军的防空系统相当严密。他们的防御分为三级:高空使用战机防御。码头不远处就是本州大队的一个飞行中队的驻地;他们主要是为了保卫这里的防空。

佐佐木上次损失惨重;他带着几架破碎的飞机摇摇晃晃飞回航空队后,黑岩次郎把他狠狠的骂了一顿。“八嘎!皇军的脸面让你顷刻间丢失殆尽!你如果在这样,就准备切腹以谢天皇吧!”黑岩次郎狠狠的骂道。

“哈衣!”佐佐木有气无力的回道。随后转身走出房间。

在骂完佐佐木后,黑岩次郎就静静地思考起来,他已经明白:中国空军不是一个简简单单就能摆平的对手;这支部队无论是飞行格斗技术,还是军人意识和顽强精神都是十分可怕的。他不得不对这支引航灯都要用煤油代替的部队敬仰起来;但是,一定要消灭他们!黑岩次郎心中暗暗的发誓道。

在中低空,日军布置大量的防空炮;一门门高射炮在伪装的掩护下窥视着天空。地面低空还有大量的高射机枪……这样严密的防空网络是在日本航空队司令长谷川清的指挥下布置的。这样严密的防控系统在当时亚洲国家是难得一见的。

“发现目标!发现目标!准备进行攻击!准备进行攻击!”

“一队明白!”“二队明白!”“三队明白!”……

第一梯队三架战机降低高度,将一枚枚重磅炸弹投掷到这群疯狗的头上!地面上不断升起爆炸后的一团团疑云!

日军反应很快,在挨过一波轰炸后立刻反应。轻重防空武器一齐的向天空中开火;地面上的飞机也迅速起飞;本州大队这个中队一波次升空了十几架飞机……

飞机在进行完轰炸后迅速的拉升;准备甩掉这群日机返回;但是也有几架飞机因为拉升太慢与日机搅在一起。

上官清的飞机就是因为升空太慢和日机搅在一起,这个轰炸科毕业的飞行员硬是凭借着勇气和不怕死的军人意识打落了一架日机。打完后顺利完胜爬升……

可是赵青就没这么幸运了;他在轰炸时就被日军的防空炮击中;飞机顿时失去了控制,赵青本想驾机撞向日军集中地;可是飞机已经失去了控制。情急之下,赵青选择了跳伞……

他跳伞后,很快就被日军包围;一大群身着黄色军装、头戴钢盔的日本士兵将他围住!赵青拔出腰中的手枪就打……

几个日本兵应声倒下!可是日本兵还在不断的向自己涌来……

“妈的!这是要抓活的!老子没那么傻!”赵青心里暗骂道。

“支那士兵!我们敬重你的军人勇气;放下武器投降吧!皇军将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一个戴着眼镜的翻译挥舞着手臂喊叫道。站在他旁边有一个身作戎装的日军军官——这人正是本州大队三中队队长仓井川西。他是日军空军中赫赫有名的飞行员,也是个狂热军国主义者。

赵青对着仓井川西就是一枪,不过被经验老道仓井川西躲过了;而他后面的那个士兵则被打中脑袋,当场毙命了。

“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投降吧!”眼睛翻译接着古惑道。

赵青望着身后如血的残阳,又摸摸自己身上的空军徽标;他大笑一声骂道:“吾不能尽杀日贼,实乃遗憾;今日之的以身殉国!!哈哈……”说罢,他举起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回荡在上海郊区……

这次行动,空军又损失几架战机;还有的被击坏;导致无法飞行。但是,也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战果。那些被军国主义熏陶而自认为天下无敌的日本皇军,在中国空军的重磅炸弹中被撕得粉碎。

时间已经进入至九月份,中国军队合围全歼日军的计划已经破产;由于日军的不断增兵,此事前线的官兵由原先的合围歼敌转至成了‘一寸山河一寸血’的防守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