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十六章 湘军惹的祸

雪山猎人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这次是由林梅主持刑讯,中央军副营长看着这个如花似玉,一身戎装的湘军女军官犯了嘀咕,只见林梅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训练有素的军人风格,站如松坐如钟,站在他面前两手背后,双腿微微岔开,眼睛炯炯有神,精神气质非常饱满。 匪军副营长实在是小看了林梅这位红粉金刚,一抵赖就见林梅一挥手,旁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这次是由林梅主持刑讯,中央军副营长看着这个如花似玉,一身戎装的湘军女军官犯了嘀咕,只见林梅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训练有素的军人风格,站如松坐如钟,站在他面前两手背后,双腿微微岔开,眼睛炯炯有神,精神气质非常饱满。

匪军副营长实在是小看了林梅这位红粉金刚,一抵赖就见林梅一挥手,旁边一个高大的战士飞起一脚,他就飞出三米开外,肋骨断了一根,口中溢出鲜血,再拒绝回答一次,又被放了人形风筝,摔倒地上肋骨再断一根,口中鲜血喷出更多,人也昏了过去,被冷水泼醒以后继续逼供,迫于无奈只得如实交代自己和营长的全部财产。林松带人去取,又取出黄金三十根,大洋四万块,珠宝古玩难以估算。不仅如此,林梅还迫令普通士兵交出身上的钱财,细细梳理一遍,一个铜板都不放过啊。

最后叶俊检视收缴的武器弹药,命令将所有自动武器和三门迫击炮,带走配备的弹药,然后将所有的中正式步枪堆放在一起点起火烧了,步枪子弹全部销毁,丢下跪满一地的中央军和嚎啕大哭的匪副营长全部准备上车。

上车前,叶俊跑到一辆卡车的驾驶室前立正敬礼“报告连长,中央军都被我们收拾了一顿,金银细软抢了不少,弟兄们腰包也鼓了,是不是该上路了。”

匪副营长一抬头,那摇下车窗玻璃,探出头来的湘军军官可不是对面姜家集的湘军连长吗?只见他探出头来,微笑着满意地点点头“这帮龟孙子平时猖獗惯了,这会儿也该得点教训,好了,收拾收拾上路吧。”

五辆汽车,包括中央军的二辆卡车满载掠夺来的物质扬长而去,匪副营长爬起来朝天怒吼“王麻子,老子和你不共戴天,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他看着汽车奔向姜家集方向没影了,才转身冲进营部“哗啦哗啦”摇了一阵电话,却根本摇不通,电话线早让人剪了,通讯联络中断了。

他不知道的是湘军连长说那番话的时候,后腰上正顶着一支大张机头的驳壳枪,他那微笑的表情,只要多留心一下就会发现那里面透着无奈和惊恐。

汽车被裹挟走了,想去旅部只好乘马了,他咬牙冲向马厩时,却发现战马都已脖颈中刀,死在地上了,只得挪动两条发麻的腿,跑去旅部告状了。

匪副营长一身泥水地冲进板桥镇,找到马行要雇车去百里之外的蓝桥舖,旅部在那里。可是车行老板因为有大宗买卖等着装货,实在不愿搭载匪副营长,也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急急火火的。管账的陪着笑脸凑上来,往副营长手里塞上两钱“对不住、对不住,敝行人力短缺,车马不足,实在挪不开,这是请您喝茶的钱,一点心意不成敬意。您哪,还请迈迈腿,往别家去看看吧。”

匪副营长火了,把我当叫花子打发哪,“啪”一个大耳光扇过去,管账手中的光洋滚落一地,捂着脸,一抬头看见匪副营长冒火的眼睛闪着凶光,话又咽了回去。匪副营长习惯地去腰里摸枪,嘴里骂道:“不开眼的家伙,你不知死活啊,竟敢阻拦老子的大事,贻误了军机,老子枪毙了你!”手掏了个空,枪早被叶俊手下缴获了,可把管账的吓得直哆嗦。

匪副营长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掏出来,回头对勤务兵喝道:“快,找辆马车,立刻赶往蓝桥舖给旅部送信,老子去找电话。他妈的,还反了天,湘军杂碎敢杀人掠货,骑在咱脖子上拉屎……”

勤务兵赶忙拨开围观的车行伙计,抢过一辆空着的马车,飞鞭一甩,“得儿……”一声上路了。

车行老板才明白咋回事,赶紧出来端茶点烟,又点头又哈腰地赔不是“官长,我们这里只有一部旧电话啊,要想转到军用线路,恐怕不容易啊。您尽管去试试……”

匪副营长顾不上和他多啰嗦,抢进里间,摇通了总机,偏偏接线员也不开眼,又是大城市的富家小姐,对于大兵是爱理不理的“长官,您要的是军队的直属电话,和我们民用系统是两套线路,如需转接,您需要核实您的身份,请报出您的军衔、职务,所属部队的番号,以便我们核实……”等等一大堆的话,把匪副营长急得烟熏火燎,七窍生烟,脏话粗话就不绝于口地冒出来了。

接线员火了“长官,请注意您的言辞,注意您的身份,如果您不懂通讯系统的保密条件,请恕我们爱莫能助,无法为您接通,您请自便吧……”

匪副营长怒喊一声:“老子毙了你,臭婊子……”就听见电话里传出“嘟——嘟——”的长音,几欲晕倒,再拨无人理会了,气得暴跳如雷也无济于事。

再说几经周折,勤务兵终于赶到旅部,通过参谋长找到搂着新娶的姨太太看戏的旅长,报告发生的一切,谁知旅长竟然哈哈大笑,对参谋长打趣:“老黄,你兄弟吃了熊心豹子胆,开玩笑开到老子头上来了,你说怎么办哪?”

参谋长也急了,脸红脖子粗“旅座,千真万确,我兄弟已经战死了……”勤务兵也害怕了“我是奉陈副营长的命令前来报信的。”

“那你们副营长为什么不亲自来报告?”旅长也急了,推开了姨太太。

“他说他会打电话给旅部的。”

“胡说,老子压根没接到任何电话,老黄你接过电话吗?”

黄参谋长又摇摇头“旅座,我们和湘军井水不犯河水,如今正值反共戡乱时期,杂牌军恐怕还不至于向中央军主动寻衅,虽说姜家集的王连长的姐夫是何健的爱将,他贪婪成性,干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能不能做还在两可。会不会是红军所为?”

二人带着一班警卫乘车冲回旅部,正赶上板桥镇的匪副营长好容易拨通电话过来,旅长抓起电话就大发雷霆“混蛋,陈汉升,你长了几个脑袋,为什么事后不立即打电话报告?这么大的事你贻误战机,老子要枪毙了你!”

匪副营长在电话那头声音都颤抖了“旅座,我也是好容易才拨通您的啊——我——我们的电话线全被剪断了,有十几里长的一段连电线杆都伐倒了,电线割走了,我们来不及抢修,这还是通过民用电话给您汇报的。“

“我问你,究竟是谁袭击了你们,是湘军还是共匪?”“是姜家集的湘军,绝对是他们。”

旅参谋长要过电话“陈汉升,你胡说是要掉脑袋的,你凭啥那么肯定是湘军而不是共匪?”参谋长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眼睛里透出狡诈、狐疑。

“参座,他们是乘汽车冲进据点的,而且袭击营长他们时使用了很多自动化武器,甚至动用了迫击炮,而且我亲眼看见王麻子那杂种在指挥部队。”

旅参谋长沉吟半晌“他们杀了你们那么多人,为什么不干脆连你们一起干掉?”

匪副营长心中暗骂:“他妈的,老子招你惹你啦,要咱们死光了你才高兴。”嘴里不得不说“弟兄们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对这场一边倒的战争心里还转不过弯来,在他们的威胁之下只得放下武器,等待上面的处理,故此他们没有继续痛下杀手。”

“那他们抢了你们什么呢?你说清楚点。”

“湘军那帮杂碎除了抢走我们所有自动武器和配属弹药外,竟然将我们所有中正式步枪全架起来烧了,末了还抢走我们所有人的私人财物,连个子儿都搜刮的干干净净……呜,参座,请转告旅座为咱报仇,为咱做主啊。”匪副营长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匪参谋长心烦意乱地丢下电话,“旅座,事情初步了解清楚了,不是共匪干的,真的是湘军那帮杂种灭绝人性啊,现在怎么办哪?”

匪旅长也难以置信“目前匪患未平,早已不是中原大战的时候,湘军他们有这个胆向咱们开火呢?”

“旅座,共匪没有那么强大的火力,更不可能明目张胆地乘汽车直冲据点。共匪是优待俘虏的,不会刑讯逼供,也不会去搜俘虏的私人财物,这不符合他们的风格,武器极度匮乏的他们怎么可能烧掉缴获的大批武器呢?这只能是湘军了。”

旅长闻言大怒,一掌拍在桌案上,将茶碗震起老高“反了,反了,老子要向何应钦总长告状,用飞机炸死这群王八羔子。”

电话拨打过去,何总长的秘书回话了“李旅长,你弄错了吧。不是湘军袭击你部,是湘军驻姜家集一部向你们投靠吧?还请您把人悉数交回去吧,戡乱时期以和平共处为要,何健省主席已经告到委座哪里啦,现在总长正和他理论呢。你哪,还是别给总长添麻烦啦。”说完挂了电话。

旅长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啊,勃然大怒地“喀嚓”一声摔碎了电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