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用事实说话:揭秘印度外交的“邻国危机”——尼泊尔篇

wangk0118 收藏 0 2117

印度共和国,世界“第一大民主国家”,有着高居世界第二位的人口总量,位列第七位的领土面积。这个实行“五权分治”和“三权并立”政治制度的国家,在国内外诸多媒体的描述中,有着良好的国际环境和平稳的对外关系。每每在强调中国面临的“严峻周边态势”和“复杂国际形势”时,总要拿印度进行对照,以凸显两个崛起中的大国,在外交领域的显著区别。那么,印度的外交环境真的如此和谐吗?

让我们抛开众所周知的“印巴”问题不谈,这个问题在第一、第二、第三次区域性热战后,已经融入印度国家记忆的最深处,伴随印度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成为描述印度国家体制和历史脉络时,躲不开、避不掉的核心问题。其核心性,如同中国的台湾问题,日本的北方四岛问题,由核心化而常规化,进而不再成为焦点。

在这篇文章中,让我们来谈谈尼泊尔。

尼泊尔,在印度非官方语境中,被成为“小印度”。因为人种上的接近,以及印度教信仰的一体化,在许多印度人心中,特别是印度斯坦族人心中,尼泊尔不过是印度的第二十九个行政邦,或称“编外邦”。“编外邦”这个词,不是笔者杜撰,也不仅是印度人心中的小算盘,而是1988年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为展示尼皇室受到印度政府支持,而引用印度前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的“外交名言”。对于历任印度执政者而言,当政之初莅临尼泊尔(第三次印巴战争后,再加上孟加拉国),就如同走访安德拉邦或旁遮普邦一样平常。

应该说,在上世纪50年代初,尼泊尔人民争取脱英独立和反抗拉腊家族世袭统治的斗争中,印度各界,特别是以准军事组织“印度斯坦族独立联盟”为核心的印度非政府组织,给予了相当大的物资援助和舆论支持。因此,当尼泊尔大会党联合王室获得国家独立行政权后,尼泊尔国内曾一度出现“印度是兄长”、“加入印度”的呼声。但在随后的时光里,尼王室依靠印度的经济援助和准军事支持,一步步削弱、剥夺各政党的权利,并最终于上世纪60年代初,由马亨德拉国王完成“取缔政党”、“政教合一”以及“君主专制”的三大实质性步骤。在这一过程中,印度以政治后援为条件,与尼泊尔签订了《但桑公约》、《皇室协议》等一大批单方面的、倾向性极为明显的不平等条约。条约中的某些条款,如“尼外交权暂交由印度政府外交部门行使”、“尼民事武装机构需聘请印度籍政府雇员为顾问”、“尼对印进口物资关税需与印度财政专员协商制订”等,已不单单是严重侵犯尼泊尔国家主权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印度已经赤裸裸地公开介入尼泊尔内政,行使凌驾于尼泊尔政府之上的监管权力。用上世纪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希尔达·撒切尔的话来说,印度在尼泊尔“享用着类似于19世纪大英帝国在印度所拥有的权力”。

印度声称自己是民主国家,历届印度政府都宣称在印度次大陆推行民主价值观是“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当马亨德拉国王取缔一切政党活动,并通缉反抗英国殖民统治和拉腊家族统治的代表人物、大会党新潮流派领袖穆棱时,印度政府却表示“完全理解尼泊尔国王陛下的深刻用意”,并“派遣有限军事力量”,协助尼泊尔王室追捕“不利于尼泊尔君主制度和印度教”的“扰乱分子”。1964年3月,躲避印度、尼泊尔双方政府追捕达两年之久的穆棱,在印度曼尼普尔邦的一个小村庄被印度陆军抓获。一同被捕的,还有尼泊尔大会党执行委员会秘书长、尼泊尔人民与进步党党魁、尼泊尔争取人民自由与权利联盟负责人等,共计69人。印度政府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在对被捕人员进行初步审核、甄别后,于尼泊尔巴格马蒂专区统一“开释”。当然,尼王室卫队与特别行动队早已等候在“开释”区域旁,一待穆棱等人脱离印军掌控,即行抓捕。1964年11月,未经任何公开审判,穆棱等69人被尼泊尔王室卫队执行死刑,罪名并非“反对王室”,而是“阴谋破坏尼泊尔、印度双边关系”。如今看来,颇具讽刺意味。

也就是从尼泊尔王室取缔一切政党、确立君主统治起,尼泊尔人民反抗印度干涉内政、反对与印度签署不平等条约、捍卫国家主权的爱国行动,从来未曾停止过。据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在2008年9月呈送尼“历史清查与和解”委员会的报告显示,截至2005年贾南德拉国王解散政府,尼泊尔全国具有反印度倾向的民间团体749个,其中在前国王毕兰德拉开放多党议会制后,于国家和地区司法部门登记注册的,有439个,注册人员达112万人。

112万,在尼泊尔是何概念?尼泊尔最近一次人口普查显示,该国总人口共2760万人。也就是说,参与各类反印度组织,鲜明表达反对印度的政治倾向的人,占全国总人口的二十分之一弱。这里,还不包括时常在电视、报纸等公共传媒中,发表对印度批评意见的温和派知识分子,以及将反对印度干涉内政、争取国家主权独立当作基本斗争方向的议会第一大党——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本身。这一数字,已不能用“惊人”来形容。

当今的尼泊尔,几大主要政党对印度的态度略有差异,但面对尼泊尔民众强烈的反印情绪,基本没有政党敢表现出明显的亲印度倾向。

1、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是最坚定最坚决的反印度政党,在它的党纲中,明确把“摆脱印度帝国主义”侵略,争取民族独立和主权独立列为首要斗争目标。在其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领导发起的游击战争中,借以激发普通民众支持的宣传口号,就有“印度是印度,我们是我们”、“尼泊尔是尼泊尔人的”等。尼共(毛)在2008年短暂组阁时期,曾发布政府文告,宣布“逐步修订、废止前政府与印度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并提请联合国大会反殖民主义委员会派遣独立观察员赴尼泊尔勘定相关条约的不平等性质。这一计划,因尼政局变动暂未实施。

2、尼泊尔大会党,是老牌的反印政党,其领导人吉里贾·普拉萨德·柯伊拉腊,是印度军方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以“武装袭击印度公民”为由暗杀的前任大会党党魁之子。大会党被马亨德拉国王取缔后,其主要成员被印度军方支持的王室卫队连年追捕,有超过750名高层党员先后被执行死刑或暗杀。因此,该党可以说和印度有“杀父毁党”之仇。虽然大会党在继尼共(毛)后组阁执政时,出于现实政治需要,发表了缓和对印关系的通告。但其同样热衷于修订所谓“不平等条约”和“将中国作为外交优先方向”的方针,却不熊不被认为是一种“策略性的反印度主义”。

3、南方民主同盟尼泊尔部,准确地讲,它不是一个政党,而是一个具有相同政治信仰的松散联盟。同南方民主同盟印度部、南方民主同盟巴基斯坦部一样,该组织属于右翼团体,一直以来信奉选举制度,并反对共产主义。该组织在成立之处,曾是印度右翼政党在尼泊尔的准代言人,并曾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对尼泊尔王室发起并获得印度军方支持的清缴尼共(毛)游击队行动表示支持。但该组织近年来涌现出众多具有强烈民族主义观念、反对外国干涉尼泊尔内政的知识分子成员,又被称为“右派中的反对派”。在2009年3月加德满都爆发的15万尼泊尔市民参加的反印大游行中,该组织正式宣布,部分支持尼共(毛)的对印政策,并号召南亚各国知识分子支援尼泊尔人民的正义举动。

4、特莱民主解放阵线,这是从尼共(毛)分裂出的一个左翼组织,主要宗旨是寻求“特莱地区”自治。该组织从指导纲领上说,与尼共(毛)一脉相承,同是反对印度干涉的激进派代表。但在实际斗争中,该组织出于自身需要,于近年来屡次谋求印度政府的政治支持和经济援助,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反印的调门。可以预见,如尼泊尔现任政府不能妥善解决困扰该国已久的“特莱问题”,这一组织及其支持人员,很有可能成为印度在尼利益的新代言人。

近年来到访过尼泊尔的朋友,在同普通尼泊尔人交谈中,可能常会听到一个词:“老爷”。尼泊尔人常说,我们想干什么,但“老爷”不许;我们想要什么,可“老爷”认为不配。“我们”,当然就是尼泊尔人民;而“老爷”,则指印度。可以说,在当下尼泊尔的主流民意中,印度是当之无愧的瘟神:哪个政党和印度沾边,绝对选举大败;哪个公司和印度沾边,一定被消费者抵制;哪个明星和印度沾边,一定被媒体封杀。这一现象,在加德满都稍微好些,在首都圈以外,愈演愈烈,燎原之势已成。在未来的几十年内,印度如不能顺应历史潮流,果断调整对尼政策,势必将面对一个越来越棘手的外交难题。

作为国人,我们有理由关注两国关系发展情况,特别是关注尼泊尔的国内政治情况,并作出理性判断。只有如此,才不会随着公共媒体人云亦云,轻言外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