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十五章 把水搅浑

雪山猎人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叶俊命令林松率部彻底搬空姜家集据点的物质,同时想作为这么一个南来北往的大集市,水陆两便,湘军和中央军都不会放过这样的发财机会,从他们雁过拔毛的作风就不难推测,他们肯定藏有巨额私财。 他派人把湘军连长押来,勒令他交出私藏的资财。 匪连长愁眉苦脸,胆战心惊地说:“红军老爷,我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叶俊命令林松率部彻底搬空姜家集据点的物质,同时想作为这么一个南来北往的大集市,水陆两便,湘军和中央军都不会放过这样的发财机会,从他们雁过拔毛的作风就不难推测,他们肯定藏有巨额私财。

他派人把湘军连长押来,勒令他交出私藏的资财。

匪连长愁眉苦脸,胆战心惊地说:“红军老爷,我们湘军不比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平时一旦三餐都吃不饱,现在还拖着半年的军饷没发,上头财政吃紧,弟兄们都快当裤子了,哪来什么私财,求大人明察。”

叶俊冷冷一笑,“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你还指望有朝一日再来启用私财吗?你做梦,再问一遍,交不交出来?”

“啊,红军老爷,真的没有……”匪连长苦苦哀求。

叶俊一招手,林梅带着特攻队员们将匪连长围在当中,林松、老烟袋似乎发现了异常,想过来查看,全被面沉似水、一语不发的特攻队员们横眉竖目地挡在外围。

叶俊将匪连长揪到院子当中的石桌旁跪下,两个特工队员上来拽住他的胳膊,将他一只手掌五指叉开按在石桌上。匪连长面色变了。

“再问一遍,私藏的资财在哪里?说!”叶俊面无表情,口气却冰冷的吓人。

匪连长心说:“都说红军优待俘虏,我撑着不交待,他还能把我枪毙了?操,我怕他咬我个蛋,当老子是三岁毛孩好吓唬啊。”想着一双鼠眼滴溜溜乱转。

叶俊看在眼里不再废话,一挥手,一个特攻队员二话不说,很利索地“哗哧——”将匪连长的小手指割下,血淋淋的指头滚落地面。

“啊——”匪连长脸色煞白,汗如雨下,狂喊乱叫,鼻涕眼泪往下淌,体似筛糠。

林松和老烟袋一听惨叫声,想拨开面前的特攻队员,但被他们毫不客气地推开了,执行任务时,特攻队员们只服从林梅和叶俊,外人根本指挥不动。

老烟袋拼命摇头“红军哪有这么干的,这不是刑讯逼供吗?咱队长要犯错误的。”他还想冲上来,被林松拉住了。

“老烟袋,你别管了,队长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何况身处险地,时间紧迫啊。”

老烟袋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也是,那咱别杵在这儿碍眼了,来,咱还是看看这回淘出什么宝贝来了。”一边叼着烟袋,慢条斯理地踱着方步走开了。

林松却留下来,竖起耳朵细听,他知道队长一会儿会给他带来好消息,这会儿听着匪连长的惨叫,想着湘军围剿红军时,多少战友横尸疆场,如听天籁之音般觉得非常解气。

只听匪连长连哭带骂“他妈的,共匪真是残忍啊,什么优待俘虏?都是狗屁……啊,痛死我啦……”

叶俊“嗬嗬”冷笑“你还不交代,那就让你的手掌不带零碎吧。听清了,我问一次割一根,割完左手割右手,割完手指割脚趾,说吧……”

一旁的战士举刀欲挥,匪连长浑身像掉进冰窟,血液要凝固了“别,别动手,我招了,唉,这些红军大爷是煞神哪,我认栽了。”

接着他一五一十地交代了暗藏的密室,就在伙房后的柴草房内,搬开柴草,掀开一块三尺见方的厚木地板,叶俊他们走进去一看,眼花缭乱啊,从军用物品到枪支弹药,有三十挺崭新的捷克式,五门未脱炮衣的迫击炮,炮弹一百箱,还有成捆的中正式步枪五百枝。从药品到军服堆成了小山,甚至让叶俊意想不到的是竟有三部未拆箱的电台,除去这些,就是一大箱大洋,估计在十万块上下,还有金条五十根,其余从老百姓抢来的货物数不胜数。

林松、老烟袋许多人挤进来一看,只觉得大气都透不过来,全傻愣了。平时穷怕了,这会儿见到这么多物质,装备一个加强营都绰绰有余啊,真是发洋财啦。

原来这是匪连长的大舅子匪师参谋长秘密藏在他这里的走私军用物品,他们利用水陆两便的交通条件,合伙做生意,却不料在叶俊刑讯逼供下,百般抵赖的匪连长彻底崩溃了。战士们也乐坏了,议论纷纷。

“队长,太好了,咱们发财了。”

“是啊,打这么多年仗,没见过缴获这么多的啦。”

“可不是咋的,咱的秋装都快穿烂了,早该换了。”

林松最近喜欢学叶俊的作风派头了,他模糊感到,叶俊死里逃生之后,仿佛变了一个人,能耐大多了,也变得更加足智多谋了。完全是一个作风狠辣的合格指挥员了。佩服啊。此刻他学着叶俊那样一挥手“别看西洋景了,快让俘虏进来搬东西,要快,别拉下一根布条,便宜了那帮杂种。”

当俘虏络绎不绝,川流不息地往外搬运物质时,看着一旁耷拉着脑袋,哭丧着脸的匪连长怒不可遏地骂开了。

“混蛋,让你喝兵血,让你欺负百姓,这会儿让红军一枪崩了你。”

“狗娘养的,你又有今天啊,活该!”

“活阎王,你的好运到头了,让红军活剐了你,该!”

这时一个湘军士兵跑上前来,朝叶俊立正敬礼“红军长官,我是他的勤务兵。我揭发,连长还有一处藏匿地点,我带你们去。”

叶俊微笑地拍拍他的肩膀,点了点头,“小开,你带一个班跟他去。”他一回头朝童晓凯挥手。

回来的结果是匪连长在村里的情妇家还藏有一万块现大洋,十根金条,还有五枝最新型的汤姆逊冲锋枪和二十支美式1911型自动手枪。遵照命令,他的情妇也被押来,尽管当她颤抖着交代情况后,惨叫一声晕了过去,但还是被抽着嘴巴打醒过来,押着出来了。

将货物和战利品全部搬上早已雇来的大车后,老烟袋衔着烟袋带领部分战士押车回去,只剩下林松指挥的两个排和林梅的特攻队,他们在叶俊的率领下跳上了据点外的三辆重型卡车,全部换上了湘军的服装,配上了湘军的制式武器,浩浩荡荡地朝五十里外的板桥镇开去。姜家集据点人去楼空只剩下满地的碎纸屑,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留下,彻底大搬家了。

叶俊亲自驾驶一辆汽车,其他两辆都是被红军战士用枪指着湘军司机开的。

汽车在板桥外五里远停了下来,童晓凯带领五挺机枪和二门迫击炮隐蔽在路旁的小山丘上,林梅带特攻队员们埋伏在附近的竹林中。

叶俊带着林松等人将汽车藏好,排成两行纵队,大踏步走向板桥镇外的中央军据点。此时东方已经发白了,国军七十九军的士兵发现了这群不速之客,立即报告了营长,营长如临大敌,赶紧将士兵从被窝中喊了起来,荷枪实弹,严阵以待。

只见这只队伍来到吊桥边,挥着帽子大喊大叫:“中央军弟兄们,咱们不干湘军啦,咱们改投中央军啦,你们收不收啊?”

中央军营长挺诧异,随即又自作聪明地理解了“啊,他们过不习惯苦日子,不想喝稀的想吃干的,想捞军饷。人无利不起早嘛。”于是喊道:“湘军弟兄们,山穷水尽也得有个见面礼啊,你们弄啥表现你们的诚意啊?你们投咱中央军,咱举双手欢迎,但事关重大,在下人微言轻,要担的风险太大了,你们说是吧?”这小子什么时候也没忘记捞一把啊。

只听吊桥边的叶俊冷笑一声,回头说:“弟兄们,咱本想投靠中央军吃肉,没想这些老爷们还要从咱们这些穷鬼身上捞油水,算啦,咱回家去吧,回家种地也比被别人欺负强啊。走吧……”说着他挥一挥手,扭头就要走。

中央军营长心说,国军和共匪激战这么久,人员损耗太大啊,哪里都缺人,这会儿有这么多湘军带着武器来投靠,军长知道了还不知怎么高兴,高兴了咱就有奖赏啊。这么好的发财机会哪能就从手边溜走呢。想到这,他大喊:“唉,你们别跑啊,咱们好商量啊,别走,快回来啊。”说着带着人就追出来了。

叶俊回头一看,“不好,弟兄们,他们要抢咱哪,咱和他们拼了。”说着一挥手“啪——”的一声将匪营长的卫兵打倒了,又一枪把匪营长的胳膊穿了个孔,手下的士兵也胡乱地开着枪,撒腿就跑。

匪营长原本吓了一跳,看着胳膊上汩汩地淌下鲜血,认为叶俊的枪法并不咋地,而且只听见枪响,子弹乱飞,自己这边只有几个受伤的,并无大碍。心下大定,同时仇恨涌上心头,这还了得,敢杀上门来了,也不看看马王爷长几只眼,老子要挖你们的心祭奠我的卫兵。想着一挥手“弟兄们,把这伙家伙全干了,一个别留,冲啊……”

匪营长带着两个连队尾追不放,追出五里开外,觉得追出太远恐有不虞,正要收兵回去,又被叶俊打伤一个手下,彻底激怒了他,牙齿咬得咯咯响,非追上不可。猛然听到“柔——柔——”的迫击炮划过天空的声音,惊愕的呆住了,“这么回事?他们还有埋伏……”只听见“轰轰——”的爆炸在自己的队伍中炸开了,紧接着又是机枪扫射的声音,平时缺乏训练只会搜刮老百姓的中央军一片一片不断地倒下,待全部趴下时,已经伤损一大半了。

匪营长被手下架着往回跑,他自己不是受伤而是吓得两腿瘫软了。好容易跑到据点外,匪营长刚命令留守部队放下吊桥,打开寨门,只听“啪——”的一枪,匪营长的脑袋开花了,就看着三辆汽车风驰电掣地冲上来撞开门前的士兵,闯进据点,留守部队从没见过这么凶狠的军队,也不知杂牌军湘军为啥这么大开杀戒,惊恐万分之下,举手投降了。

只见湘军打扮的叶俊跳上车头大喊着:“中央军龟孙们,平时你们欺负咱们惯了,这回该咱们出气了,来人,把这里全抢了,所有值钱的都带走。谁敢顽抗杀无赦!”他满脸杀气,气势汹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