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充满喜感的利比亚人,导演了一场国家悲剧

农夫三权 收藏 12 98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69年卡扎菲率领“自由军官组织”发动了一场充满了喜感的“不流血政变”,因为走错了路,没有进入保王派武装的伏击圈;不费吹灰之力就推翻了专制的伊德里斯王朝,建立了“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并出任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兼武装部队总司令。


曾几何时,卡扎菲被阿拉伯世界誉为“民族英雄”,被非洲国家称为“大漠雄鹰”。在其后一个很长时期内,他极力推行自己的治国理念,领导大约有600万人口的国家摆脱了贫困,到1981年,利比亚人均国民收入高达1万多美元,国民享受义务教育和完善的医疗体系。成为非洲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大概是出于对西方长期侵略利比亚的历史认知,卡扎菲在冷战时期选择了苏联阵营——1969年革命成功的当日,他就宣布收回美国设在的黎波里附近的军事基地,不久又将美国在利比亚的石油公司收归国有。


高调的反美立场使卡扎菲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声名鹊起,而两大阵营的对峙又赋予了利比亚足够的自我发展空间。与此同时,他以极大的热情参与并主导了非盟、阿盟的创建,并曾在阿盟首脑会议上公开与其他国家领导人开骂,甚至刻意在右手戴上白手套,以免与“美国走狗”握手时脏了自己的手。


1981,美国海军在利比亚视为领海、美国认为是公海的锡德拉湾举行军事演习。1986年,美国和利比亚船只在锡德拉湾发生冲撞,利比亚又被指涉及西柏林一家迪斯科舞厅的炸弹袭击事件,当中有两个美军士兵被炸死。美国于是对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和第二大城市班加西发动空袭,炸死至少15人,当中包括卡达菲的一名养女。


特立独行的卡扎菲在西方国家领导人的概念中无疑是个“另类”,就如前美国总统就曾骂其为“疯子”。其一意孤行的态势引起了美国的强烈反感,在1986年对利比亚实施了“外科手术”,导致卡扎菲家族多人在空袭中丧生。1988年的洛克比空难后,由于卡扎菲拒绝交出嫌疑人,在美国竭力主导下,联合国开始了对利比亚实行长达11年的制裁。尽管如此,卡达菲并没有被吓倒,他一次次成功躲过了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暗杀,一直挺拔地站在北非的大沙漠上。


但在美国推翻了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之后,卡扎菲就来了一个180度的华丽转身,主动对美国示好。除了自动放弃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外,还把1988年泛美航空公司洛克比空难的利比亚籍凶手交出来,以及主动给予空难罹难者赔偿。此举一度被美国政府誉为“阿拉伯国家的楷模”;此后,利比亚和美国的关系一直保持良好。


卡扎菲制造的洛克比空难得罪了英国,又在军购和地缘政治上得罪了法国;前苏联垮台后,没有靠山的卡扎菲又得罪了中国。卡扎菲除了年轻时在台湾接受过反共培训,掌权的40多年里,有近30年的时间敌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承认台湾的国民党政权。并且,在不得已与中国建交后,还继续与台湾当局保持密切关系,比如高规格接待陈水扁,前年还派大儿子赛义夫到台湾访问等,并在国际上公开指责中国在非洲的活动。


卡扎菲带给世人的喜感,除了骆驼、帐篷、女保镖外,现在最引起轰动的是他向前美国国务卿赖斯的“暗送秋波”。


2007年,卡扎菲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公开说:“我支持我亲爱的非洲女子。我很仰慕她,为她对阿拉伯领导人发号施令的方式感到骄傲……我非常爱康多莉扎、仰慕她、以她为骄傲,因为她是非洲裔的黑人女性。”


2008年,赖斯对利比亚历史性的访问也成为卡扎菲所谓“回归国际社会”的重要转折点。在那次访问中,卡扎菲与赖斯碰面,卡扎菲盛邀赖斯到他家做客并享受***传统开斋美食。并亲昵地称她为“莉扎”。访问期间卡扎菲向赖斯赠送了一枚钻戒、一把鲁特琴、一个刻有自己肖像的小挂盒以及一本自己描绘第三世界理论的特别版“绿皮书”。这些礼品总价值为21.2万美元。


三年后的今天,利比亚反对派占领了的黎波里,发现了卡扎菲“亲爱的”莉扎的相册。


再看反对派这边;2011年班加西的反对派受到紧邻的埃及民众推翻穆巴拉克统治的鼓舞,也开始了一场充满喜感的、站在皮卡车上的倒卡运动。


“起义”源自于东部地区,主要是因为卡扎菲偏袒首都和周围地区的部落,使东部部落居民遭受歧视和打压;而东部地区素来也有反权威的文化。不论是意大利殖民时期,还是利比亚君主或卡达菲统治时期,东部一直以来都是永远令人头痛的地区。因为对国家石油利益的分配不满,1991年就爆发了一次不成功的“起义”,结果被卡扎菲镇压下去了。


这次不同了,卡扎菲以为凭他与美国人搞好的“关系”,不会落到埃及那位美国支持的穆巴拉克样的下场;但是北约的战机和特种部队用血淋淋的事实,给他好好上了一课。在强力武装保护伞下,貌似乌合之众的反对派在僵持5个月后就突然发力推翻了卡扎菲政权。


反对派掌控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后,又开始了充满喜感的“打土豪分田地”;卡达菲家族的豪宅成了他们的首要目标之一。


肩上挂着AK47步枪的23岁反对派武装人员内迪就表示,他们攻入的黎波里的第二天,大约有200多人涌入卡扎菲儿子萨阿迪的豪宅掠夺,而他本人拿走了一瓶杜松子酒、一支手把镀金的牙刷和一件迪赛牛仔裤。“我们要拿走他拥有过的东西。”萨阿迪拥有的4辆跑车,分別为宝马、奥迪、白色蓝宝坚尼及丰田都被反对派武装人员各自开走了。


就这样,充满喜感的利比亚人导演的国家悲剧也上演了------利比亚的战事尚未结束,交战的双方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超过2万人,还致使约40万的利比亚人成为难民逃到国外。


与此同时,另一场石油利益抢夺战已悄然开打。


利比亚在陷入今年2月开始内战之前,每天出口130万桶石油,虽然只占全球石油供应的不足2%,但属于优质的低硫原油,是国际原油市场的抢手货。


西方国家,尤其是为反对派提供关键武力支援的北约成员国,正竭力协助它们国家的石油企业锁住利比亚的石油生产。


意大利外长弗拉蒂尼在国营电视台说,意大利石油公司埃尼集团(Eni)将在利比亚占有“第一的位置”。弗拉蒂尼还说,埃尼集团的技术人员已动身前往利比亚东部,以重启当地的石油生产。意大利高度依赖利比亚的石化能源,从利比亚进口超过20%的原油。法国、瑞士、爱尔兰和奥地利则从利比亚进口超过15%的原油。


除了埃尼集团,英国的英国石油公司、法国的道达尔集团、西班牙的雷普索尔YPF公司和奥地利的OMV公司也是利比亚的主要石油开采商。可以预料,利比亚内战结束后,它们的获利最大。


美国石油公司如Hess公司、康菲石油公司及马拉松石油公司也曾同卡达菲政府敲定石油开采合同,但美国从利比亚进口的原油不足1%;所以,美国人至今仍显得有点超然。


在反对派赢得战事前,就已表明,他们会记住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并会根据这一原则谈判石油开采合同。反对派控制的阿拉伯海湾石油公司(Agoco)发言人马尤夫说:“我们和西方国家如意大利、法国和英国的公司没问题,但我们和俄罗斯、中国和巴西有一些政治问题。”


差钱的欧美和“不差钱”的中俄;谁会是利比亚这场国家悲剧演出的票房收益者?中国企业还有机会重返利比亚吗?

本文内容于 2011/8/27 18:04:39 被农夫三权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