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高油价问题,一直成为近期媒体关注的焦点。随着国际原油价格大幅度下跌,世界其它各地纷纷跟着国际原没的价格走势相应地下调其内国油价的时候,唯独中国的燃油价格居高不下、只涨不降。在媒体与消费者一致强烈要求降价的高呼声中,有关部门才勉强出来假惺惺地应付一下,说“暂时没有达到下调国内成品油价格的边界要求”。但消费者们迅速反问:什么是边界要求?是谁的边界要求?代表谁的利益的边界要求?所以,这种模棱两可、欲盖弥彰的解释,反而激怒了消费者,无奈的消费者或网友们借言泄愤,戏言发改委成立以来只做了两件事:一是涨价,二是替涨价辩护。



其实,油价问题的“边界要求”究竟是什么,发改委没有给出一个具体的说明。近日,中石化负责人给了一个相对更为细致的解释,称国内油价“涨快跌慢”现象产生的原因在于定价机制,换言之,之所以涨得快而跌得慢,是因为某种技术上的或计算方法与条件设定等非人为原因,即:不是人为因素导致价格不下跌,而是技术因素或天意。如此一来,把油价背后的若干人为因素推托得干干净净,但人们依然想不明白,既然完全是定价机制或非人为因素决定油价的涨与跌,那么为什么同样这一套“定价机制”,在决定油价上涨时就那么灵敏及时呢,导致国内油价涨得从来不比国际油价涨速慢,却偏偏在国际油价下跌时,这个完全相同的“定价机制”怎么就一下子失灵了,不那么灵敏了呢?更何况,在近期国际油价下跌时,中国的石油出口价格是否也因为“定价机制”问题而一分不降就直接出口了呢?如果出口时价格跟随国际油价而降价,这是不是一种吃里爬外?



所以,把油价“涨快跌慢”现象与油价居高不下的人为操纵现象,解释为纯粹技术性原因导致的非人为现象,是完全无法令人信服的。它虽然可以哄骗百姓,解释油价下“跌”需要满足某种先前技术上设定的条件,但它却无法解释上“涨”。所以,“定价机制”的说法完全是胡说八道的小把戏,用来搪塞问题的真相与本质,并哄骗燃油消费者,是根本站不住脚的惊天谎言。如果不是机制问题,那么油价只涨不跌或快涨慢跌的问题根源究竟在哪里?老百姓心里很清楚,其实不是什么玄妙骗人的定价机制,根本就是一个行业垄断问题与既得利益是否愿意放弃的问题,说到底一句话,是体制问题而不是机制问题。



中国的石油行业,一直处于国家垄断当中,并作为国民经济的命脉,以稳定价格等为由交由国家(央企)垄断经营,正是这种体制上的设计缺陷导致今天油价问题百出,一如今天的铁道行业问题百出那样如出一辙。说到这里,有一批假专家会跳出来辩护,说世界上哪个国家的经济命脉或关键性行业不是由国家来经营的,国家是全国人民利益的代表或象征,由国家来经营或垄断这些命脉部门,恰恰是国家为民谋利益、为人民服务的现实表现。但事实果真如此吗?从教科书上讲,“国家”确实是人民利益的代表,它体现着人民的意志,这是人类告别宗教与神治时代,走入近现代的民族国家时代的一个基本的理论假设,这从洛克的《政府论》中可见一斑。但我们要思考的是,理论上的国家模型,是我们中国当下石油部门、铁路部门等真实的写照吗?或者说,石油、铁路等国家垄断行业与部门,是否真地代表着人民的利益?如果敢说是,那么请问:他们为全国人民所作的贡献在哪里?不要告诉我中石化解决几百万人的就业问题了,所以有贡献。试想一下,你把全国石油行业交给民营企业去经营,它们一样可以解决这么多人就业。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油价“只涨不跌”问题的根本原因,不是机制问题,而是体制问题。“国军”(央企)依托于权贵资本主义的社会经济体制,气场实在太过强大,以至于他们的力量足够可以扭转乾坤,让社会其它经济主体无法进行有效的价格竞争,最终让这些垄断企业独享超额的垄断利润。人民,不但不要指望这些垄断企业能够把利润反哺社会,只求它们能少耗一些资源,少带来一些污染,能少涨些价格,就谢天谢地了。所以,事故不了结,火车照样开;油价不下降,需求依然旺。这如果不是因为国民二元经济结构与权贵资本主义的垄断体制,那么还能归因于什么呢?



新一届国资委领导,对于国资发展的规划有了实质性的变化,从过去的“做大”转向“做优”,这是一种进步,至少暂缓过去十多年来国进民退、国逼民退的不良经济结构与发展模式。但仅此做法还不够,我们要的不是如何做优国企,而是要打破一切形式的垄断,无论它是国企亦或民企!与美国不断打击微软为代表的企业垄断现象相比较,我们却在不断地想方设法把垄断企业做强做大,千方百计通过重组与并购来做成“经济航母”,如此黑白分明的对比中,我们不反思一点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