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会上:李承鹏假大空是耍王八蛋的过程

君临苍穹 收藏 1 499
导读:据说李承鹏的贴子关注度很高,看看他文后众人的评论,几乎全是顶他的,放眼望去,青一色的“支持大眼”。这帮人之所以支持大眼,据说是因为他“敢说真话”。     真是好一个“敢说真话”!          如果认为这四个字的侧重点是“真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它的侧重点正是那个“敢”字,至于是不是“真话”,实在无所谓。因为在我们中国的言论方面,只要“敢”,即使满篇假话,也会给人以“真”的感觉。看客们所真正喜欢听的实在并非什么真话,只是喜欢听“敢”话而已。看客们的根本心理,就是“敢”话能使自己感觉更爽些,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据说李承鹏的贴子关注度很高,看看他文后众人的评论,几乎全是顶他的,放眼望去,青一色的“支持大眼”。这帮人之所以支持大眼,据说是因为他“敢说真话”。


真是好一个“敢说真话”!


如果认为这四个字的侧重点是“真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它的侧重点正是那个“敢”字,至于是不是“真话”,实在无所谓。因为在我们中国的言论方面,只要“敢”,即使满篇假话,也会给人以“真”的感觉。看客们所真正喜欢听的实在并非什么真话,只是喜欢听“敢”话而已。看客们的根本心理,就是“敢”话能使自己感觉更爽些,更通俗一点地说,就是“有好戏看”。看水浒,为什么特别多的人喜欢李逵,就是因为他最能“敢”,因为他常常搅乱宋江的事情,虽然他抡起板斧砍起来的时候,并不分清红皂白,砍的却常常是看客。很多黑帮片中的大哥们之所以让孩子们崇拜不已,也是这个原因,在这就不一一举例了。


为什么“敢”就会让看客们感觉爽呢?这是个教育方面的问题。


一般人认为我们的教育只会让学生们变得更“奴才”,是驯化教育。其实不然, 我们的教育是正儿八经的“主子”教育。虽然我们常常听到“枪打出头鸟”之类的训戒,但我们无论受怎样的教育,我也不讳什么言,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方为人上人”。怎样方为人上人呢?我们不要以为真是“吃得苦中苦”(当然也确实没几个人这样认为),其实很简单,就一个字:敢。——一句话,就是要做“出头鸟”。


枪自然要打出头鸟,不过只是虚晃一枪。这一虚晃,吓退了一大部分想出头的鸟,留下几只没被吓退的,自然就功成名就了——一部中国历史,就是一部鸟儿的出头史——在其它方面这出头鸟可能还比较难做,但在文娱界就相对简单多了。文娱界的出头鸟只要做到两大标准之一就行了:“敢”美或者“敢”丑。现在看客们都“审美”疲劳了,所以主角就不用“敢”美了,于是另辟蹊径,就是咱们现在就看到的“审丑”现象的出现,主角改“敢”丑了。


由于我们全受的是“主子”教育,骨子里都有种“出头鸟”的情节,而这出头鸟骨子里也只有“敢”,所以大家一看到“敢”,就有种亲切感,有种认同感,所以就“爽”了。


话再回来。李承鹏的文章,确实就是能让看客爽的“敢”文,光看那些标题,就有春宫图招牌的效力:像什么“反面看是强奸,正面看是坚强”、什么“你把马化腾给我叫过来”,什么“车轮滚滚,几多头颅凋零”……文里的“敢”话当然也是层出不穷,一文中《恰恰》,就有“像屁一样出生,像屁一样死去,不放一放,愧对屁民一生”这样的经典“敢”语。


李大眼如此地“敢”,倍受大家的青睐,出头鸟做得相当成功。可我觉得他还有点瑕疵,就是他光顾着“敢”了,却忘了说“真话”。


尽管他文中有“信我,我每次都说得很准”的话,但写杂文不是算命,一句推论三生就可以打发了事,况且李承鹏的别名是“大眼”,并非“春哥”,凭什么信你?每一次的博文,科学的证据没有,拿出一堆猜测在那炒,搞得一帮看客还挺入戏,弄得还真正义似的——特别《恰恰》文中还举纳粹杀犹太人,731部队的例子企图证明自己的正确,我就郁闷了,这些事情之所以能被“断定”,跟你在不在场一点毛的关系也没,而是这些事早有科学的证据证明其是存在的——如果什么事情能凭个人感情来断决地话,那还要科学来干嘛?虽然我和你一样,都为钱爷爷的事情难过,但我还是希望用事实来说话。质疑当然是应该的,但做为名人,你应该让大家跟你一块质疑而非起哄。


李承鹏还特意在文中说自己爱国,反对什么独什么裂的。这不用说,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个人就特别相信,因为我也爱国,我能体会出来。但爱国的名义虽好,只能满足一般看客们的爽,并不能借此就遮掩了凡案要靠科学证据的事实。


最后我想说李承鹏的文章实在太过流于文字游戏了,虽然写文章不一定非得要一本正经,但这样地贫嘴,也太幼稚了吧——仿韩寒?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