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83.html


两人听赵岳说话,各自撤掌,跳下擂台。两人还未及地面,就见从地上飞起两人,空中对了一掌,飘落于擂台。两人飞起时过于突兀,以致众人都没有看清脸面。两人一起落地,向观众鞠了一躬。左首之人说道:“在下马鞍山柴又隆,上台献丑。”右首之人说道:“在下瓶山孙镇淮,领教柴兄高招。”说完两腿叉开,双掌并在一起上举,摆了个举火烧天式。柴又隆左掌向上击去,右腿贴地扫去。孙镇淮不闪不避,右手斜向伸出,去叼柴又隆手腕,抬起一脚向柴又隆腂骨踢去。柴又隆左掌变切为抓,反叼孙镇淮手腕,右手两指并拢,直戳孙镇淮左眼。双脚离地,身子飞在空中。孙镇淮右手改抓为切,去击柴又隆点向眼睛两指,左手径直击柴又隆左掌。左脚抬起,向空中的柴又隆踢去。原本柴又隆横空,及见孙镇淮向上踢来,将身子向上竖起,向孙镇淮那脚踢去。孙镇淮将脚落地,左臂曲回呈半圆状,右臂如左臂姿式,形状就向在空中划了个圆,去夹柴又隆那腿。柴又隆将双腿缩起,向空中升起,双膝下落冲孙镇淮脑袋夹去。台下观众看得兴起,掌声不断。那掌声似要将整个擂台淹没。

孙镇淮身子后倾,一手支地。伸出右脚向空中柴又隆双膝踢去。柴又隆双推伸直,头向下倾,整个身子竖起,一指笔直,向孙镇淮眼睛点去。孙镇淮身子斜撤,伸手抓住柴又隆手腕,向旁边摔去。孙镇淮鲤鱼打挺站起身来。柴又隆正要揉身扑上,却是赵岳站起身来说道:“这次比武是柴寨主输了。”柴又隆满面羞愧,朝观众拱了拱手,跳下擂台。

孙镇淮说道:“刚才兄弟侥幸赢了一局,有那位仁兄上台指教一二?”话语甚虽为谦恭,可在此种场合却颇有挑战意味。台下“嗖”地穿上一人,那人却是安乐山四寨主任未还。观众都是安乐山人,见是四寨主飞身上台,纷纷鼓掌。

四寨主任未还拱手说道:“孙兄,在下讨教一二,还望孙兄手下留情。”孙镇淮拱手说道:“四寨主高抬贵手。”孙镇淮抱拳成半圆状,一腿前跨,半圆向前推出。这一招势道劲疾,沉猛有力。任未还身子向上竖起,集中力量于右臂,右手中指笔直,向孙镇淮右眼点来。孙镇淮左手上举,五指虚握,去叼任未还手腕。右手变拳为掌,平推向任未还丹田处袭来。任未还手向上缩起,身子向上直立,头下脚上,双掌向下朝孙镇淮头顶击来。孙镇淮叉腿站定,变拳为掌,向上迎去。两人上下相对,只不过一个在空中,一个在地上托举。任未还双掌下压,同时丹田气流涌出,只贯于掌心处。台下观众就听孙镇淮上身关节处“咔,”“咔”作响,随着那响声越来越大,孙镇淮双臂竟慢慢向下弯曲,额头汗水淋漓。一下坐倒在擂台之上。孙镇淮满面羞惭,未与观众示意,便跃下擂台。台下观众掌声雷动。

任未还双掌拳状,对观众一躬到地。嘴里说道:“在下在此献丑,有那位仁兄下场,在下在此讨教。”正自转身,忽觉背后劲风袭到。斜向跨出一步,躲过势道劲疾的一招。转过身来,就见一人空中踢来一脚。那人脚到声到:“在下马鞍山梁业,有幸在此向任兄讨教几招。”任未还嘴里说了声:“好”手中动作不停,右手刀状,身子斜侧,左腿笔直向空中梁业腹部踢去。梁业身子上竖,空中翻转身子,双腿并立,向任未还伸出之腿膝盖处踢到。任未还撤去上撩之腿,身子直立,运功于掌,奋力向前推去。梁业眼见任未还双掌向自己腹部推来,急速下坠,待任未还掌风过后,双掌未及撤回之际,身子平躺,就空中向任未还小腹踢去。此招甚是迅疾,任未还未来得及出招,身子便向后飞去。任未还知己已输,再打下去,便是无赖形态。就空中坠下身子,站定说道:“梁兄技艺惊人,在下佩服。”说完飞下擂台。

梁业说道:“在下学艺不精,愿在这里向各位仁兄讨教高招。”扫视台下,竟无人上台。正要下台,却听有声音自台下传来:“我来领教梁兄高招。”梁业看时,却是安乐山七寨主杜阴山自台下飞上。观众掌声甚是热烈。杜阴山人缘甚好,是以观众掌声比以前更加热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