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刺 第二卷 新的征程 第四十四章 观光团(6)

zyxlyc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size][/URL] 火车还在奔驰,小鬼子利用锁上的门,还在继续抵抗,他们心里都在幻想,等到铁甲车的支援,其实他们是悲哀的,他们这节车厢是只有一个门的,本来是为了安全但这样却让他们想跑也跑不了。 战士们听到张天鸣的命令,立刻就扔出了两颗手雷“.....砰.....砰....”手雷爆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


火车还在奔驰,小鬼子利用锁上的门,还在继续抵抗,他们心里都在幻想,等到铁甲车的支援,其实他们是悲哀的,他们这节车厢是只有一个门的,本来是为了安全但这样却让他们想跑也跑不了。


战士们听到张天鸣的命令,立刻就扔出了两颗手雷“.....砰.....砰....”手雷爆炸了,门也被砸的稀巴烂,随着爆炸的冲击波,火车开始剧烈的摇摆,在这一瞬间,双方都没有在射击,努力的握住身边的物体,保持身体平衡。又过了几秒钟,火车总算不在摇摆,激烈的射击又开始了,这个时候张天鸣的心里还砰砰的直跳,“好险呀,幸亏就两颗手雷,要是在多颗手雷一起爆炸,后果就不知道怎么样了,张天鸣的心里,也是一阵后怕与自责,在刚才战士们扔手雷的时候,没有叮嘱一颗一颗的扔出去,还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要是这列火车被掀翻了,所有的人都跟着这点小鬼子一起陪葬,那可就冤死了,也太不值得了。”


此时在看车厢里面,早已经是狼籍一片了,鲜血与人的脑浆子喷溅的那都是,车厢里布满了子弹孔,还有满地的弹壳,两具日本参谋的尸体已经不在完整,随着车厢的摆动,张天鸣走了进去,现在里面已经没有抵抗了,张天鸣看到桌子后面的小日本少将旅团长的脑袋已经被子弹穿得像烂了底的西瓜,随着火车的晃动,鲜血一股股的涌出来,尤其是那深白的碎骨显露出来配合着被子弹撕裂的头皮,呼啦呼啦的上下晃动着,更是渗人。


躲在令一个桌子后面的几个人却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精神上受到惊吓,不时的传出哭泣声,其中有一名德国记者,还有一名日本记者,两名记者看到手里提着枪的张天鸣以后,精神更是紧张,眼睛不敢看张天鸣,不过在两位看到了惨死的旅团长后,这时整个身体在也坚持不住,开始不停的颤抖与呕吐,张天鸣的眼睛皱了皱,刚想问句话,两位就昏了过去。


不过还有三位没有晕过去,其中一位就是苏联小分队要找得这位德国人,他得脸色说是发青也不像,说是发紫更不像,反正是没有血色,身体上还在不停的发抖,而让张天鸣新奇的是,在这个德国人旁边,还有两位日本人,看着穿着,应该是两位日本政府的政客。不过这两位小日本人可没有身体发抖,两个人的两对死鱼一般的眼睛,透露去满腔的杀气瞅着张天鸣,天鸣看这两个人的熊样,心里就来气,每人一脚就把他们两个给踹到一边,抓住那位德国人的衣服领子,就给提了出来。


就在这时,这个德国的大鼻子喊了,“你这是违反条约,你不能杀我,我们两国没有开战。”


听到这张天鸣到是乐了,用德国话会了一句:“你嚷什么,我说过我要杀你吗。”


听到张天鸣一口流利标准的德国话,这个德国大鼻子楞了一下,“你去过德国?”


张天鸣点了点头,“你老实点到那边站着,这次不是我们要你,是you 其他的朋友找你。”


说完张天鸣就没在理他,而是走到哪两个小日本人跟前,用脚踹了踹,:“喂.....小日本.....你们不要用你们那死鱼眼睛看我.......说说...你们是干什么的,在日本是 什么官.”


在张天鸣说完话后,两个小日本,又是一楞,心里想着...“这个人不简单呀...又会说德国话...又会说日本话,是个厉害角色呀。”


不过这两个小鬼子,听到张天鸣的问话,但没有理张天鸣,只是把头歪倒一边,嘴里,“哼”的一声,用日本话小声说着:“支那猪统统死了死了的。”


张天鸣听到这心里这个气呀,在也没有保持,什么绅士的笑容,就像疯狗似的扑向这两个小鬼子,就是一顿狂揍,直到打的张天鸣手都开始发麻了,才停手,再看这两个小鬼子,已经全部躺在车厢的地板上,不停的哼哼,那一对狗脸,被打的在也不像狗脸,而像猪头了。


张天鸣在这边一顿折腾,到是把两位记者给弄醒了,都用着惧怕的眼神看着像凶神恶煞似的张天鸣。


张天鸣向两个躺在地上的日本人,吐了一口,口水:“妈的,你们这些日本猪,就是贱,不揍不老实。”


说完把头转向两个日本记者:“你们说,这两个日本猪是干什么的,妈的要是你们也想犯贱,老子不建议打一次娘们,还有你们没事跑大华来干啥,贱呀”


张天鸣看了看手表,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已经过来半个小时了,张天鸣有点不耐烦了,冲着两名记者大吼了一声:“说......”


看这张天鸣的样子,两名记者都有点着急。就在这个时候,其中的那名日本记者,颤抖着嘴唇小声的用中文说:“我说,这两一位是住德国的大使,一位是住满洲的大使。”


张天鸣听到,是两位大使,这次可笑了,心里的那顿怒气顿时没了影子,心里美滋滋的想,这次看来收获不小,这两个小日本鬼子,脑袋里知道的日本情报肯定不少。


在这位记者说出那两个日本小日本鬼子的身份的时候,之见其中一个小日本鬼子,用撕裂着沙哑的声音说:“你得八嘎,你得大日本的叛徒,你应该去死。”


张天鸣转过身子,又在那个说话的小日本鬼子身上,踹了一脚,完后对着身后的队员说:“通知驾驶室,前方停车,把这几个鬼子都带下去,我们的任务完成,撤退”


“还有,叫战士们,安排旅客们都下车,掩护他们安全撤离.”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书写到现在,真不容易呀,要不是主编的不断鼓励,我还真坚持不下去了,不过现在都写了快20万字了,不管写得怎么样,希望大家给点鼓励,鲜花与收藏,都给我点一点好吗,因为你得鲜花与收藏,都是给我最好得动力还有你们的每一朵花,都是我无尽的精神粮食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