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残片童年 第十八章:复仇火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大勇的宿舍我们去串过一次,还是能找到路,二连离我们的三连的驻地中间相隔有40分钟的路程,都是山路,但是对于我们山里来的人,早已经习惯了,再加上血腥王的这段时间的山地越野,使我的速度大大提高了,二狗他们在后面根本追不上我,被我拉开了四五十米的距离,而大龙他们,则被我拉的更远。

四十分钟的山路,我可能就用了二十分钟就跑到了进去,等我刚跑到门口,就看到大毛跟水生扒手他们带着二十几个人就来了,看来这几个小子在一连不错,吼一声就来了差不多大半个排了。

原来,在刘梦雨来向我们通消息的时候,也排了另一个和他们关系好的战友去通知大毛他们,一排和二排的驻地相隔将近,所以也先到。

我们一伙二十几个人冲到大勇他们宿舍里并没有人,我们听见洗簌房里很是吵闹,于是又冲去水房,·一进去,就看见大勇满头是血的正在和二麻子纠缠在一起,麻子和王大顺也在旁边麻子手里还拿着一根棍子,棍子上还滴着血,更让我气愤的是黄兴才也在那里,

他妈的,这小子,在三连的时候就装孙子,看到我们也是点头哈腰的,没想到这狗日的在这里作威作福。

我心里那个气啊,当时就冲上去,向着黄大顺的背部就是一脚,由于惯性,黄大顺一下子就被踹开,我在冲上去就是一记老拳,打在他的嘴角,当时就被倒在地,嘴里吐出一口血,还有两颗牙齿,这一拳算是给刘梦雨还的。

我扶着头正在流血的大勇,把他交给大毛,狠狠的瞪着麻子,当时我真恨不得杀了他,但是理智告诉我需要冷静。

我气的最都歪了,说话的声音也是抖的,狠狠地说道:

“麻子,你兄弟在老子们那边没有动他一下,我的兄弟在这你他妈的就是这样对待的。”

这时候二狗铁牛豺狗他们也到了,一个个都是大口大口的揣着气,看着大勇头上的伤,更是气得不得了,特别是大毛,因为他的弟弟就是因为麻子才没有能当上兵。

当虎子他们进来看见黄兴才也在这里,就要冲上去教训这个装孙子的家伙,被我一把难住了。

我一把拉住虎子,对着他说道:“这是我们跟他们之间的事情,你们不要插手。”

虎子看了我一眼,向后退了去。

麻子看到我们这么多人来,也有点心虚,但是还是理直气壮的说道:

“谁叫你的兄弟不懂规矩。”

大勇听到他这样说,当时就骂口还到:

“你他妈的血口喷人,是你们生事来找老子的麻烦。”

我相信大勇的为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先动手的,而且他也并不是那种惹事生非的人,要说大毛水生可能去招惹别人我相信,但是大勇我是绝不会相信的,这里面肯定有隐情,既然大勇动手了除,非硬是遭到什么事情。

我盯着麻子他手里的棍子,心里气得要死。

“那好,麻子,咱们今天就做个了断。”

我对着周围的人道:“无关的人请出去。”

但是并没有出去的并没有几个人,站在麻子身后的还有二三十个人,我终于懂了麻子的计策,

是我们今天有事情不能来,那麻子肯定将吃大亏,他与麻子之间的打架事件在麻子后面的那些证人嘴里一定讲大勇说成是挑事者。就算是麻子再喊冤,但也是众口莫辩,其他的人虽然为大勇抱不平,但迫于麻子他们的淫威,也不敢讲出实情。

我·盯着麻子道:“你他妈的心好毒。要是我们今天不来,玩的兄弟定会被你干死在这里。”

我向刘梦雨投去感激的眼神,是他救了我们兄弟的命。

然后又对着后面的一竿子兄弟道:“你们说不许插手,今天,大勇兄弟的仇我一个人替他报了。”

说完我便把攻击目标对准了黄兴才,这种做虎做怅的家伙才是更可恨,一记老踢腿踢在他的胸口上,当场就被踢翻在地,然后又是把目标对准二麻子,本来是想找麻子的,但是,麻子离我距离和黄兴才有点远,打了黄兴才就只能打二麻子了,二麻子有所警惕,我一拳砸过去被他让过了,都是打架的老手了,这一点还是有的,我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裆部,现在他妈的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有把心里的怨恨发出来才是硬道理。

二麻子当场脸色苍白就捂住裆部,在地上打滚,大声嚎叫着,他的嚎叫声激起我的快感,把我内心深处欲望给叫了出来,然后又是一肘。对准后面一个偷袭我的人,一肘正击在他的鼻子上,鼻血暴流,这一幕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和麻子他们动手的情景,也是这样,一个被我踢着裆部,一个被我打爆鼻子。

我在找麻子,但是并没有找到,在我有打到前面的两个帮凶后,我又是一脚踢在一个人的下巴,下巴当场脱臼,突然,我听到后面几个声音叫着:

“小心”

然后就是感觉头脑昏涨,视线感觉一黑,身子摇摇欲坠,我强控制着身子转过神来,看着麻子拿着刚才流血的棒子又击打了我的头,我没有倒下,复仇的火焰在我心里熊熊的燃烧着,内心就要膨胀而死,那是因为深埋在地下的岩浆就要喷射而出,我在麻子还在迟钝的时候,用尽最后那喷发出来的岩浆全都喷在麻子的身上。

先是用左手封住他的卡住他的喉咙,然后在右手成拳,先是向着麻子的眼睛两拳,成了真正的熊猫眼,然后再是在他的耳朵下面一拳,脸上被我揍了无数拳。我今天要在他的脸上留下点东西,让他永远的记住这一天,让他记住害我兄弟的下场。让他永远的害怕我。

麻子的脸上被我深深的砸出一个陷窝来,血水也跟着冒出来,估计他的左颧骨是被我干塌陷下去了,在旁边看的人也是看的心惊肉跳,二狗他们生怕我向上次对付黄狼那样,丧生理智,所以快速的把我拉了下来,但是我死死的卡住麻子,他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眼睛里透露出对死亡的恐惧,同时也恐惧的看着我,这次,他是真的怕我了,从骨子里被我的强悍做折服。

我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我的笑声在他们的耳里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声音,让他们听的毛骨悚然,后脊发凉。而由于疼痛跟变态的笑。使我的脸部看起来更加的扭曲,同时也更加的吓人。他们被我折服。而我、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之后的事情我不太记得了,因为我并不是铁人,我也吃了麻子的那一帮,头被砸开了花,鲜血从我的头上流了下来。模糊了我的双眼。但是我并没有倒下去了,我要让他们在心里知道。我就是一个怪物,打也打不到,我对着麻子身边没有躺下的人冷冷地说道:

“要是不想他们都死的话,就送他们去医院。”

站在旁边人这才从惊愕中醒过来,但是我明显的感觉到他们的腰杆没有刚才的直了,他们七手八脚的躺着的七个人抬了出去,今天,我打他们。就像是那次跟黄狼决战,根本没有留有力量。需要的结果不是平手,而是胜与败。

因为麻子他们的罪行不可饶恕,他们理应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我跟大勇也进了医院,大勇的伤势比我严重多了,除了头上被挨了几棍以外,还有胸口,背上,全身都是伤,有的是用棍子打得,有的是被人揍得,还好,我帮他报了仇,而且只是我一个人帮他报了仇,其实我也担心,当初我一个人动手的时候也就是怕大家一哄而上,那非把事情闹大不可,还可能在混战中干死个把,要是死人了,那我们在部队上也没用办法混了。还有可能下半辈子蹲监狱。

但是,即使没有死人,这次闹得事情也够呛,还使得上面派人来了解情况。

这一切后果当时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因为我的复仇火焰已经在心里熊熊的燃烧着,要是当时我不干了他们,把这团焰火散发出去,要不然的话我也会被这团火给烧死。



现在的我,头上缠着纱布,已经被押到了营部的拘留室,而我们新兵连零时的营部就在我们上次呆了半天的营房了。

被关在里面三天了,马上就要过年了,看着还没有放我出去的意思,我在里面一日两餐,吃完了也没用事情干,所以,无聊的时间里我就把二狗爷爷教我的功夫和绝招打上几回。还是不能打法无聊的时间,我就围绕着这间小小的屋子跑起来,然后又是做虎卧撑,立倒桩,他妈的,这人就是贱骨头,被血腥王虐待上了一段时间。身子骨不运动真是难受,就像有千万条虫子在骨头上爬来爬去,让我异常难受。

我想,这就是所谓的虐待症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